《庆余年》的诞生-艺恩网-聚焦娱乐产经 

《庆余年》的诞生

标签: 腾讯影业腾讯 来源:艺恩网作者:2018-02-12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在腾讯影业的计划中,这个项目以网络文学白金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庆余年》为IP核心,将采用“五年三季”的模式打造影剧联动的多文本产品。

整套流程循环下来之后,相当于以腾讯影业为核心形成了一个IP泛娱乐生态的闭环,IP在里面生生不息,不断二次创作和生长。“这是腾讯带给整个影视行业一些新的活力,也给了其他合作伙伴更多的想象空间。”

最近,腾讯影业的IP全版权开发试验田中又多了一个对象——《庆余年》。

在腾讯影业的计划中,这个项目以网络文学白金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庆余年》为IP核心,将采用“五年三季”的模式打造影剧联动的多文本产品。

截止目前,已经公布的主创阵容有:主演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编剧王倦,导演孙皓,由腾讯影业与新丽传媒联合承制。此外,还有深蓝影视、阅文集团、华娱时代三家出品方,以及海南广播电视总台、海南电广传媒影视两家联合出品方。

在腾讯影业副总经理陈英杰的口中,他们都是“合作伙伴”,是腾讯影业在未来长期发展中保证开发连续性和多元化的同盟军。

在2012年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提出“泛娱乐战略”后,腾讯开始尝试围绕着一个核心IP、多文本协同开发的战略打法。这六年来,腾讯互娱相继完成了游戏、文学、动漫、影视平台的搭建和相关布局。以《择天记》为例,这个同样起源于阅文旗下猫腻同名小说的IP,就涵盖了文学、动漫、影视、游戏等多种形态的作品。

如今的《庆余年》是腾讯这套泛娱乐战略布局的又一个探索。在开发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除了延续围绕IP进行多文本联动开发的思路,腾讯影业也开始探索针对一个作者开发他多部作品的方法和“五年三季”的制作方式。

IP方法论

为什么腾讯影业会选择《庆余年》?

一个偏情怀的答案会是:《庆余年》从出品人程武和曹华益、到编剧王倦、导演孙皓,乃至主演张若昀,都是原著的忠实粉丝,这是一部“粉丝剧”。

而站在腾讯泛娱乐战略的布局高度来分析,作为行业头部文学作品,《庆余年》也许是腾讯泛娱乐实践的绝佳案例,“在猫腻能够进行影视化呈现的作品里面,目前《庆余年》是排在第一位的”,陈英杰说。

同时腾讯影业也开始尝试一种新的开发模式——针对同一个作者的多部作品进行系列运营。

之所以提出这种开发模式,是因为腾讯影业发现,一旦一部作品成功,观众和读者就会提高对这个作者下一部作品的期待,何况猫腻本身就有非常高的粉丝黏度。因此,他们决定先对猫腻进行多作品系列开发。

“到目前为止,除了猫腻没有对外授权的作品,他的作品里面都有腾讯影业制片、投资的身影存在。”陈英杰告诉《三声》

在陈英杰看来,腾讯影业在做猫腻作品时是有布局的:“我们之前拍了《择天记》,今年会筹备《择天记》的续集;去年开始我们就跟合作伙伴一起开始筹备《庆余年》,今年年初开拍《庆余年》;同时我们今年下半年开始会筹备猫腻的另一部新作,也参投了猫腻另外一部非常出名的作品,叫《将夜》。”

围绕作者的运营只是腾讯影业在《庆余年》身上实践的其中一种打法。另一方面,围绕IP本身,腾讯也很早就提出了泛娱乐战略中的多领域联动开发模式。“如我的老板程武先生提出的'不孤立做影视',我们的目标绝不仅仅只是打造一部影视作品。”陈英杰说。

一部作品的经济效益和影响力都是有限的。所以,对于一个好IP,除了做一部电视剧以外,还有很大的价值挖掘和打造空间。

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正是瞄准了这一点。这种开发模式可以归纳为,以小说为基础,然后进行电视剧和电影的影视改编,同时辅以动漫和游戏开发,以此实现一个IP可能的最大化的增值。

虽然腾讯目前仍在积累这种开发模式的方法论经验,但因为有了之前《择天记》试水的基础,《庆余年》的开发会相对从容。腾讯目前的想法是,先把小说进行剧集的转换,在第二季的电视剧结束后推出一部大电影,保留大部分的主创班底,同时再辅以动漫、游戏,让更多的观众对故事有更全面的了解。

而在动漫的开发上,因为阅文集团和猫腻本人在剧本改编上有更多的参与,因此能保证动漫番剧的联动层次会相对丰富。不同于《择天记》在动漫和电视剧上出现的较大故事差异,《庆余年》的动漫会更像是一个故事不同的载体影像呈现方式,保证动漫的故事会依据电视剧整个线索故事作为参考,放大一些小说里“脑洞”更大的地方。至于游戏等其他形态的产品也在规划中,但是腾讯在这一方面的开发节奏会走得更谨慎。

《择天记》和《庆余年》这样的项目浮现,慢慢揭开了腾讯的“泛娱乐共生”布局的面纱。据陈英杰透露,除了这两部作品以外,腾讯还有很多部的作品在做这样的探索——《上海堡垒》在做影剧联动的科幻题材开发,试图填补科幻在中国影视作品当中的空白;《从前有座灵剑山》,是基于漫画、小说、动画、超级网剧的开发,未来还有游戏;《藏地密码》有电视剧、电影、游戏、舞台剧和纪录片;而对于《网球王子》、《美食供应商》,腾讯不仅有它们的剧集,还在做综艺节目的开发。

腾讯希望通过大量项目的累积后,再进行方法论的沉淀,去指导未来更多项目的孵化。“在目前阶段,我们各种方法都在尝试,不同的项目、不同的泛娱乐创作模式都有机会,但是哪种更好,可能要等到结果出来以后再来做判断。”

《庆余年》的诞生

《庆余年》是一个有超过十年历史的老IP了,而且它的故事本身存在一定改编难度。

影评人“木易电影”曾在悟空问答上评价过《庆余年》这个IP影视化的难度:“它构建了一个格局宏大的故事,无论是里面的庆国还是庞杂的人物关系,都是需要付诸想象力去实现的,里面的自然环境、角色服饰、权谋斗争等场面,表现起来并不简单。”

在制片人平泳佳看来,如今推动《庆余年》影视化改编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导演孙皓。“孙皓导演主动找到我们,提出了一些突破性的方法,让这个项目一下子柳暗花明了。”

主演方面,为了邀请陈道明出山,腾讯影业和新丽没少花力气:四个月的沟通时间,不下七八趟的面对面探讨,直到根据陈道明意见对剧本进行了改编,给他看到整个美术方案,双方共同完成了细致到人物角色的发型、胡子的设计与确认,最终才邀请到陈道明出演深藏不露的庆帝。

在原著小说中,整个故事主线是讲述主角范闲历经家族、江湖、庙堂的种种考验与锤炼的成长过程,以此串起庆国的几十年风雨起伏,融合了家族纷争、江湖较量、庙堂权谋等元素。

以此为基础,《庆余年》电视剧本改编的核心仍然是范闲不甘受命运摆布的励志成长过程。

平泳佳透露,因为范闲是整部剧的核心,所有的故事都围绕着他展开,因此主角的挑选非常重要,很多一线艺人都在考察名单里。最后张若昀脱颖而出的原因是他有着对人物独特的理解和志在必得的信心。

为了配合主创班底基本固定参与创作五年三季的电视剧和一到两部电影的计划,他甚至推掉了很多重大活动。

选择多季播出,同时不更换主创班子,被陈英杰视作是腾讯影业在IP开发的方法论中的又一次探索:“这个以前我们在英美日剧里面看到过,中国影视少有先例。”

不同于英美电视剧动辄五六季的体量,目前中国市场上很少有一部电视剧能超过三季,那么《庆余年》又如何保证它五年三季的质量和热度呢?

陈英杰认为,目前中国市场上续集常有失败的原因是在编写剧本的时候缺少长远的架构,更多因为第一部播得比较好,接着就推出续集,但每一次启动都是全新创造,难免出现创作枯竭。

《庆余年》试图避免这样的情况。这个项目有400多万字的原著小说作为基础,因此决定了它在长叙事上的可行性和必然性。同时,较为耐心的制作周期,既能够保证内容质量水平,也有助于培养观众对这部剧集在不同阶段的期待。

如果按照40集到45集一季来计算,《庆余年》的总集数应该在150集到165集左右,剧本也按照每一季有一个阶段性的完整故事阐述,又留有下一个阶段故事悬念的方式来创作。

“目前第一季的故事基本上把范闲前面的伏笔跟人物关系已经交代的特别清晰了,范闲的这个人物已经立起来了。所以后面就是他去另一个国家展示才能的故事,其中有后续的成长和一些谜团的解密。所以我们其实写第一季的时候已经想过第二季讲的是什么,第二季到什么时候结束。”

实际上,这种围绕一个IP做若干部系列剧开发的方法有很大的风险和困难,由于创作时间的不连续,对于剧本开发、演员的表演、档期安排、场景搭建和后期制作都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但是,陈英杰表示,腾讯影业愿意去探索和尝试。

不只做攒局者

“腾讯影业有海量的项目储备,所以目前有很大比例的项目采用的是连接行业内最优秀的制作公司,一起来合作开发的方法。”陈英杰介绍道,腾讯影业在尝试这种新的创作管理机制,制片人负责对IP故事做好品控,进行剧本的一个孵化,定下开发的布局,并找到合作伙伴。

换言之,作为IP的主控方,腾讯将手握一个好的IP和足够的资金资源,负责确定方向,将各个环节的合作方招揽入局。

制作过《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大丈夫》和《虎妈猫爸》的新丽被腾讯视作是“有优秀品控能力”的合作伙伴,不仅与腾讯影业结成战略合作伙伴,也成为《庆余年》的联合制作方。

值得一提的是,在内容出身的曹华益带领下的新丽传媒,通过签约模式深度绑定了包括导演陈凯歌、编剧申捷等在内的二十余名创作人才,担任《庆余年》编剧工作的王倦也新丽旗下的签约编剧之一。“《庆余年》的电视剧本如果成功了,这部剧基本上就有了70%的成功率。”陈英杰说道。

除《庆余年》系列合作外,腾讯影业和新丽目前还有其他两个合作项目,即腾讯影业在2017年的年度发布会上公布古装剧《赘婿》和现代剧《我真是大明星》。

联手新丽这样具有较高制作能力的公司,也反映腾讯影业追求的内容品质呈现更高、制作规模更大、周期更长、领域更广。

除了新丽和阅文以外,在《庆余年》这个项目中,出品方及联合出品方还有深蓝、华娱、海南台、海南电广传媒,他们都是腾讯影业口中的“合作伙伴”。

多方入局,一个必然会产生的问题就是,双方的责任和权益该如何平衡界定?腾讯影业给出的方案是,大家会形成一种更长期更深入的合作关系。这也符合腾讯影业去年提出的“开放的内容平台”定位。

从时间跨度上和开发产品的种类上,《庆余年》都必然要求合作伙伴与腾讯的战略眼光一致、有耐心做长时间的版权深挖,而不是急于收割IP的流量变现。同时,双方也愿意共担风险,把蛋糕做大,如深蓝将负责《庆余年》的海外发行。

“毕竟,这个项目要跑三到四年,甚至五到六年,但整个行业市场上版权的价格是会有波动的。那就需要合作伙伴愿意跟我们一起来承担这样的风险,最终做出一个有品质的系列剧集。”

相对应地,他们也将与腾讯影业一起共享项目开发的后续收益。陈英杰强调,腾讯影业将全盘构架《庆余年》IP开发,在剧集的部分,新丽传媒与腾讯影业是共同承制的角色,“而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将一同助力,分享收益”。

腾讯影业对于《庆余年》的版权从2018年3月开始生效,而此前的版权掌握在深蓝和华娱手上。在很多情况下,面对着一个将要到期的IP,前版权方会选择赶在版权到期前把那部剧集拍完,但往往这样仓促上岗的作品质量难以保证,反而对IP造成很大的伤害。

于是,腾讯影业在当时就找到前版权方的核心深蓝影业,各方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都认为不能把这部作品做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前后版权方决定合作,共同开发这个IP。

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保证《庆余年》不受前版权方仓促开发的伤害;另一方面,也可以让整个项目提早进入筹备阶段,达到多赢局面。

至此,这个局中各方在这个项目中的角色已经初步展现:新丽有内容制作上经验丰富,深蓝、华娱等携之前持有的版权入局,深蓝还会负责海外发行,海南台的角色应该更多在播出端,那么腾讯影业除了IP架构、投资出品、联合承制,还拥有什么具体的核心竞争力呢?

陈英杰给出的答案是:大数据、游戏、动漫、影视等泛娱乐联动开发,腾讯系社交媒体的宣发助力,以及连接众多合作伙伴带来的更大的想象空间。

如果把这种优势放在一个常见的IP开发流程中来理解——从选择IP开始,当其他影视公司和版权公司还在追着市场的风向或者政策走势时,腾讯所独有的海量用户数据和用户画像就可以让腾讯影业站得高看得远,对潜在的大热IP早早地进行规划和布局。

例如,腾讯2017年年初开始就布局如悬疑鉴宝题材的《古董局中局》、和人工智能题材的都市剧《我的机器人男友》。

当找准了IP方向之后,便以制片人为中心开始对IP进行孵化,之后便是选择合作伙伴。从2017年以来,包括新丽传媒、工夫影业、五元文化、海纳影业等影视公司都成为腾讯影业头部作品的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敲定后,就是确定具体的产品开发形态了。由于腾讯近年来在泛文娱产业中的发力,给了腾讯影业更大空间进行一个IP下的多文本协同开发。目前,腾讯旗下拥有全球用户规模第一的腾讯游戏、目前国内最大的内容源头阅文集团、拥有月活跃用户9000万的腾讯动漫、国内新媒体排名会员用户排名第一腾讯视频、还有赛事用户已超过1.7亿腾讯电竞。

“不孤立做影视”的腾讯影业有机会联动上述业务,和腾讯系各方面资源,根据IP不同的特性,进行相对应的文本开发及用户触达。

也许就像腾讯影业CEO程武曾透露的那样,腾讯影业最理想状态是,一个IP可以先以文本形态在阅文上进行网文的发布,或者以漫画及动画的形态出现,同时也进行着长线影视剧的孵化,大电影的制作,游戏的开发,甚至于未来还有更多的互动娱乐的呈现。

整套流程循环下来之后,相当于以腾讯影业为核心形成了一个IP泛娱乐生态的闭环,IP在里面生生不息,不断二次创作和生长。“这是腾讯带给整个影视行业一些新的活力,也给了其他合作伙伴更多的想象空间。

 

编辑:queeni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