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培训进入一对一时代,就业难题能否就此解决?

标签: 动画电影市场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作者:子航2017-07-28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从两年前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到近期上映的《大护法》、《阿唐奇遇》,虽然票房有时不能令人十分满意,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二次元领域正在一辆快速前行的列车上。

从两年前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到近期上映的《大护法》、《阿唐奇遇》,虽然票房有时不能令人十分满意,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二次元领域正在一辆快速前行的列车上。

《阿唐奇遇》剧照

据统计,2015年中国二次元行业获得的融资金额约14.46亿元,到了2016年,中国二次元领域共有71家企业发生77起融资事件,企业融得的资金总额约24.5亿人民币。

大量资本的涌入,使二次元领域获得了更多的发展和关注,因此也催生了更多制作人才的需求。在获得发展之余,数字艺术教育行业也面临着变革与挑战。

尚未解决的就业问题

“我们不能随随便便扩大规模。”在一次专访中,火星时代创始人王琦对记者说,当时他给出的理由是“我最怕学生找不到工作来找我”。

其实,王琦的担忧不无道理,同所有职业培训行业一样,数字艺术教育行业也是一个强就业导向的行业。但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三维技术开始逐渐在国内普及,如何培养符合制作公司需要的人才的问题一直没有被很好得解决。

丝路教育相关负责人顾鹏指出,培训行业正在随着制作行业的发展而发生变化,在行业早期,制作公司对人员的要求并不高,而现在对制作公司人才的要求正随着行业的进化而提高。尴尬的是,“企业需要的是中上层人才,但培训机构培训出来的是基础人才。”数字艺术教育公司奇迹曼特创始人王博总结道。

王博将出现问题的原因归为两个方面:首先,艺术工作具有一定的创作过程,个人因素往往占比较大,因此艺术培训很难用标准化课程的方式完成;其次,许多培训机构与企业需求脱钩,机构的考核标准是学员退费率、满意度与续费率。“这样的机构单价在两三千块钱,不需要给学生承诺结果,只需要让学生高兴。”王博认为,这套逻辑下建立的教育机构,自然也就无法解决企业的需求。

与此同时,顾鹏认为,培训机构与企业需求脱钩还具体表现在教学模式中,丝路教育在早期也曾遇到过类似问题,“我们早期做CG教育的时候存在一个误区,就是按照我们对软件的理解进行教学,但学生进入公司后就存在很多问题。”

因此,尽管大多数培训机构的课程都具有实训环节,但毕业生距离能够直接上岗工作仍有一段距离,制作公司们仍需对基础制作人员进行再次培养,最终大量的基础人才是在制作公司中获得成长。

记者了解到,三维动画公司中影年年就是将制作流程进行模块划分,选择基础的部分交由初级制作人员完成,随后根据其成长性相应地进行人才培养。创始人郭勇曾在十年前参与创立国内最早的三维动画实训基地,“我们当时在市场选择人才很困难,就想不如我们自己培养。”

一对一教学或成下一代教学趋势

2013年,火星时代开始研究双师课堂,以期解决正在从北京向外扩张分校的师资问题。事实证明,双师课题也确实帮助火星时代解决了相应的问题。2015年,火星时代开始大规模应用双师课堂,其当年营收达到3.2亿元,较之上一年翻了一倍。

“整个教学过程分为知识的传递、沉淀、消化、联系、形成技能几个部分,在这其中知识传递只占10%-20%。”在王博看来,虽然能够覆盖成百上千人的双师课堂在要优于传统录播课堂,但并没有解决数字艺术教育目前存在的问题。因此,王博将数字艺术教育行业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1.0时代:公司满足学生基本学习需求;

2.0时代:公司开始加大教学投入,进行成本优化,研发优质课程;

3.0时代:公司开展一对一教学,进行个性化学习。

王博认为,数字艺术教育行业已经到达2.0时代,下一个时代就是一对一教学的“个性化学习”,与企业合作紧密的公司将成为主流。

“艺术教育必须得因材施教,师父带徒弟的形式,”这是王博提出“个性化学习”的原因。他认为,现在市场上的基础人才已经趋于饱和,一旦基础人才饱和之后,其对中高端人才需求就会更加的旺盛,而一对一的教学恰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符合数字艺术教育对于个性化学习的需求。

奇迹曼特采用的正是这种模式,学生的学习分为两个部分,前期进行基础课程学习,后期由制作公司的一线技术人员一对一进行线上指导。“我们把企业资源拿到学生学习的面前,提高学生直接和企业对接的效率。”王博说。

此外,为了解决缺少物理场景约束的线上教学的完课率,奇迹曼特采用了游戏化教学和项目式推进的管理方式。王博认为,约束力的来源一定是做某件事情要有足够强烈的动机。受到做游戏站长经历启发,他希望通过游戏化的竞争机制来激发学生学习动机,奇迹曼特的每个课程都按照项目进行划分,同课程的学生之间存在互相竞争关系。

虽然一对一授课的成本确实没有直播划算,但王博告诉记者,这正是奇迹曼特的竞争壁垒,即使交付一对一教学辅导产品,公司的毛利率仍然能保证其商业模式正常运转。“我们能做到1对1还能挣钱,这是我们能够融到资很大的原因。”王博说。

另一种模式:企业定制培训

对于线下机构来说,若想实现一对一的教学模式,必然要付出大量的成本,这个成本可能是许多培训机构不愿意见到的,那么另外一种可行的解决方式就是与企业进行深度合作,让学员真正接触到企业的需求,而要做到这点,优质的师资和充足的企业资源对于培训机构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例如,美国三维动画教学网站Animationmentor的师资力量就来自于Pixar、迪士尼等著名动画工作室。

Animationmento官方网站

归属于丝路集团的丝路教育用的也是深度合作的模式。目前,丝路教育与丝路集团所属的制作事业部,或者相关制作公司合作,按照企业的要求来制定相应的课程,并在后期学习及项目实训阶段由制作部门派出人员参与教学。顾鹏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的建筑可视化事业部不要求学生学习动画效果,那我们就不教,而数字营销部门要求学生学习动画效果,那我们的重点就是这个部分。”

他告诉记者,“原先集团会安排人力资源部门在全国高校进行招聘,因为招过来用不了,所以我们现在不招了,而是直接录取通过丝路教育培训过的学生。”

同时,线下机构也要面对如何提高学生完课率的问题。“现在需要设班主任这个岗位了。”这是顾鹏从事CG培训十多年来感受到的最明显的变化之一。丝路教育在2013年左右开始为每个班级设立班主任职位,负责监督班级成员的考勤、监督学生完成课程。

顾鹏发现,相较于具有明确规划的前一代学生,90后学生更需要监督和人为推动。“以前的学生自己回来上课,仅由老师组织课堂,但现在的90后,如果是放任管理的话,课程结束后你就会发现学习效果十分糟糕。”

线下培训机构的未来

数字艺术教育行业同样受到了来自在线教育技术的冲击,那么如火星时代一般拥有诸多线下学校的线下培训机构应该如何适应这个时代。

“线下培训更多需要考虑的是成本问题,像我们这样的纯线下培训成本很高,利润低,公司很难依靠培训来盈利。”顾鹏坦言,在丝路集团的盈利体系中,教育业务的占比很小,集团还提供了各种相应的政策来补贴教育业务,教育部分的任务就是为集团培训人才,做人才储备。

丝路教育实训课堂

顾鹏认为,线下培训机构在扩张过程中的核心难点仍然是师资问题,每到一个新城市需要用于培训老师的精力和成本十分高昂,“如果像我们这样的CG培训机构想要扩张到全国,远程视频教育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芥末堆了解到,火星时代在向全国扩张分校的过程中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2010年,火星时代在从北京向上海扩张的过程中,由于没有足够的人力储备,本地老师成长得又相对较慢,使得上海分公司的发展速度一度十分缓慢。创始人王琦带着家人在上海整整住了两年,直到王琦在2012年回北京前,上海分校才终于收支平衡。

但毕竟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够像火星时代一样投入大量的成本来解决师资问题,如何控制线下成本是每一家线下培训机构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此,王博的观点是,大型线下培训机构会越来越难做,大型机构的问题在于受制于产能和模式,难以支持个性化教育,必须通过自己革命来进行改变,而这并不是每个大型机构都能够过度的。

“和K12领域不一样,艺术设计领域的个性化太强。”王博认为,大型线下机构一定要做的是研究一对一教学的成本结构与交付质量,但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大的格局是线下的大机构会被打散为一个一个的小机构,会产生很多小而美的面授机构。”王博这样总结未来线下培训市场,因为小机构的运营成本低,对规模化要求不高,没有资本诉求,他们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得很好,而且会具有对大型机构极强的相对优势。

不论选择什么样的模式,能够培养出适合产业发展人才的公司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市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还没有到互不影响的地步,说白了还是看谁的经营水平。”王博说。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