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告别金主

标签: 影视投资 来源:棱镜作者:李超2019-01-02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影视正在冰冻,而内容的回归则是那一点星火,如果2018年是影视行业“流量为王”转向“内容为王”的开始,那么,它还是值得怀念的。

段总身着黑色休闲西装,坐在角落。他是当晚饭局的主角,虽然家里有矿,但并没有什么架子,每次点烟前,都会给每个人先发上一根。

几轮推杯换盏后,场子慢慢热了起来,制片人刘哥开始介绍自己最近筹备的一部电影:“我们这部电影已经立项一年,一直在打磨剧本,准备充分,市场反映不会差。”

这是2018年横店的一个冬夜,刘哥是混迹影视圈二十年的老江湖,正在为“万事俱备、只等开机”的新戏寻找投资。段总则是准备触电娱乐圈的新玩家,正在为自己这笔2000万的投资做着最后决定。

这样的“谈判”曾经在横店的无数间包厢里上演,但今年,大多在饭后没了下文。

回想年初春节档,《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两部票房超过30亿的爆款出现,让人们对整个影视行业充满期待,然而未曾想到,2018年却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荒年”。

3月开始,大批影视上市公司股价垂直降落,质押爆仓、业绩巨亏、重组失败、信披违规,背后是整个行业贯穿全年的“钱荒”,资本逃离、泡沫破灭,叠加税务风波和天价片酬,大批影视项目陷入停滞状态。但泡沫褪去,在不少人的眼里,这个行业也许会涅槃重生。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是21年前葛优在《甲方乙方》中的著名台词。2018年即将过去,它会成为那些影视甲乙方们怀念的日子吗?

资本“伤心”退潮

“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的日子,因为相比房地产和互联网,他们除了要求找演员从不干涉内容。”今年年中,编剧汪海林的这一句感慨,道出了影视行业如今的迷茫。2018年被称为“影视寒冬”,资本的退潮,则是这场寒冬凝结出的雪花。

究竟有多寒,可能连煤老板也不值得怀念了。就在那个横店的冬夜,从内容创作聊到市场格局,从查税风波侃到天价片酬,编剧、统筹、导演陆续发言,谈论着各自对于影视行业的理解,菜已冰凉,段总却一言不发。

“这两天您打算怎么安排?”刘哥最后问道;“看看演员吧!”段总终于开口。

然而,刘哥这口气并没有松多久。在横店,筛完一遍演员后,段总仍未拍板,这让准备春节前开机的刘哥始料不及。如今,即便是容易搞定的土豪们,掏起钱来也不像从前那样豪爽,他们不再张狂,却也更加谨慎。

“资本正在撤离影视市场,目前很多影视项目的融资都出现了问题。”在今年6月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光线传媒(300251.SZ)王长田预言,在未来一两年内,几千家影视公司将会倒闭,影视公司创始人坐头等舱、开party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在选择投资者的时候,也不是能骗就骗。

“被骗过。”徐总叹了口气说。他从事产业基金生意,投资各行业准备短期上市的公司。2015年,一个影视圈好友邀请他投资电影。“那时候不懂,对方说得天花乱坠,承诺2到3个月翻倍”,投资经验丰富的徐总砸了1000万进去,结果血本无归,最后闹得与朋友反目成仇。

王刚既做影视项目投资也参与内容制作,在他看来,影视投资遇冷属于自食其果。前几年影视投资热吸引大批行业外的热钱进来,结果十部有八部亏损,老板们现在亏怕了。“这个行业很乱,不像以前的电影制片厂,要有一定门槛和资质证明,现在什么人都有,良莠不齐。”王刚对腾讯《棱镜》感慨。

在今年10月份的腾讯AT投资沙龙上,一壹影视资本总裁苏敏提到,“钱荒”背后,信用风险是资金对于影视项目望而却步的重要原因之一。她曾经谈过一家影视公司,成立一年估值就达到16个亿,对方说没有为什么,就是自己资源好。“资源是需要积累的,现在国内很多影视公司成立一两年就希望能有很大收获,这让我特别不能理解。”苏敏说。

如果说曾经的影视行业是一个被名利娇惯的孩子,那么,2018年可以说是他青春期的到来。一方面,内容创作者们哀嚎着家中断粮,对资本冷嘲热讽,另一方面,投资人们则摘下墨镜,开始认真打量这个顽皮少年究竟为何物。也可以说,2018年是中国影视行业的一场成人礼。

大玩家花式“跳水”

影视行业的特性,注定了这是一个八仙过海、各有活法的江湖,但在今年的寒潮中,几乎无人幸免,就连那些高居庙堂的头部公司,也在集体性的花式跳水。

唐德影视(300426.SZ)曾因绑定多位明星股东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然而在2018年,却以比电影还戏剧化的方式迅速陨落。唐德影视大作《巴清传》本该上半年在东方卫视播出,但先是男主角高云翔陷入性侵丑闻被封杀,随后制作方临时邀请李晨救场,制作出抠图翻拍版应急,没能想到,女主角范冰冰又曝出税务问题,最终导致该片胎死腹中。

2017年,唐德影视已经确认《巴清传》收入6.17亿元、结转成本2.98亿元,2018年上半年又确认了该剧收入7087万元、结转成本3558万元,到今年上半年,该剧累计实现毛利3.54亿元,同时尚有4175万元作为存货余额未结转完毕。据计算,一旦播出方解约《巴清传》合约,唐德影视已经确认的将近7亿元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为坏账。

唐德影视在公告中表示,鉴于电视剧《巴清传》主要演员受到相关传闻影响,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电视台对于该剧的排播通知,若该剧未能在2018年播出,公司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会因此受到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公司对其他影视剧项目的投资进度。

华录百纳(300291.SZ)则“套”住了美的集团的创始人何享健父子。今年3月,何剑锋、何享健父子接盘大股东华录文化所持有的上市公司17.55%股份,1.42亿股股份总共斥资18亿元。随后,鲜有佳作出品的华录百纳股价跳水,今年9月,更是有股东质押爆仓,截至12月27日,华录百纳股价由今年3月的20元/股左右跌至4.5元/股,账面浮亏12亿元。

同样遭遇的还有文投控股(600715.SZ),这家本来主营汽车零部件业务的公司,在2015年以40亿元价格完成对耀莱影城和都玩网络的全资收购,摇身进入影视行业,并通过并购扩张迅速催肥业绩。

去年7月,文投控股计划收购海润影视、悦凯影视和宏宇天润三家公司,因涉及到孙俪、蒋欣、杨洋、宁财神(陈万宁)等众多圈内明星受到关注,随后,并购监管收紧以及影视资本退潮,该笔重组一拖再拖,标的公司和估值不断减少,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今年6月,文投控股表示终止对悦凯影视15亿元的并购,长达一年的计划终于宣告泡汤。

失去并购输血,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增速在300%以上的文投控股,在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95%,股价从年初的22元/股跌倒如今不到5元/股,可怕的是,因连年并购,市值缩水到87亿的文投控股,仅商誉就有37亿元。

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300027.SZ)也不太平。如果要总结2018年的王忠军、王忠磊兄弟,“爆仓”或许是最贴切的关键词。关于他们股权质押的争议贯穿全年,根据wind系统最新数据,目前王忠军和王忠磊的质押率分别为92%和98%。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有文章报道兄弟二人爆仓跑路,随后王忠军发文紧急澄清,表示质押不等于“套现”,自2014年以来,其与王忠磊不仅没有减持,相反总共增持华谊兄弟股票6.4亿元。然而在11月华谊兄弟的公告中显示,王忠磊于当月27日和28日通过二级市场总共减持了375万股公司股份,套现将近2000万元,这也是王氏兄弟二人近几年来首次套现。华谊市值已由年初的270亿元缩水到了最新的130亿元。

一位头部影视公司高管表示,目前影视上市公司普遍存在现金流问题,一方面是由于融资环境愈发困难,另一个方面是整个影视市场也不景气,其所在的上市公司就因为几部重金打造的电视剧效益不够理想,在今年入不敷出。

年初收购蒋雯丽首映时代失败、继而又传出大股东爆仓的长城影视(002071.SZ),一直深陷造假传闻、因信批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欢瑞世纪(000892.SZ),以及装入上市体系三年未果、估值不停缩水的万达影视,2018年影视公司的资本故事,远比他们创作出的文艺作品更加生动。

“小镇青年”红利褪去

艺恩数据显示,截至12月28日,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596亿元,同比增长6.8%,去年因《战狼2》爆红而勉强保持在双位的增速,今年终于跌破,这是十五年来增速首次不足10%。

在国产单片票房榜上,《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和《我不是药神》三部电影票房超过30亿元,分别为36.5亿元、34亿元和31亿元,《西虹市首富》和《捉妖记2》则以25.5亿元和22.4亿元分列四五位,包括这些影片在内,超过10亿票房的影片全年总共有10部。

“黑榜”中,号称7.5亿制作成本的《阿修罗》因未能正常上映,票房不足5000万元;赵丽颖、冯绍峰夫妻档的《西游记女儿国》制作成本5.5亿元,票房不到7亿元,不计算宣发费用的情况下,片方亏损超过3亿;而《捉妖记2》虽然票房超过20亿,但总成本预估接近10亿,对投资人来说也是空赚吆喝。

票房之外,一组数据值得关注。首先是在今年暑期档中,三四线城市票房占比为41.1%,与去年同期持平,而到国庆档,三四线城市占比由去年同期的42.9%下降到40%,这也意味着,持续院线建设和票补等推动下的电影市场下沉趋势正在停滞,人口红利散尽,“小镇青年”在2018年对于票房带动突然放缓。

电影市场遭遇瓶颈,一方面来源于受众对于影片质量更加敏感,另一方面则是影视作品整体质量的下滑。以今年国庆档为例,评分在9分以上的影片仅有《找到你》一部,高分影片数量占比创近三年新低。

电视剧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2018年可以用“荒年”甚至“死年”来形容。今年初,东方卫视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在一场演讲中曾认为,为应对制作成本整体上涨,制作方追逐高盈利,导致制作周期越来越短、剧情越来越糙、剧集越来越长,观众愈发难以忍受。

2018年剧集网络播放量单月冠军。数据来源:艺恩

但多位影视投资人和制作人均表示,在投资泡沫破灭、抵制天价片酬等接踵而至后,传统“玩法”消失,行业正在经历洗牌和重建,这或许将加速影视行业对于内容质量的回归——不再迷恋流量明星、制作成本合理分配、以剧带人取代以人带剧。

以今年的刷屏爆款电视剧《延禧攻略》为例,总制片人于正曾表示该片3亿成本,演员片酬仅为2400万,只占1/10,大部分预算用在了服装、道具、化妆等制作环节上,以满足看惯英剧美剧观众对于画面的挑剔,最后还捧红了吴谨言在内的多位新人;相反,即便赵丽颖、冯绍峰、梁朝伟加持,也没能让《西游记女儿国》和《捉妖记2》这样走明星路线的影片赚到钱。

“AngleBaby花两天拍个广告可能就要800万,片酬远远高过三四线的实力派演员,如果有好的故事加上好的导演和制作团队,让低线级实力派能够卖力去演,把故事诠释好,得到市场的认可,作为投资方,肯定是看中赚钱和商业本身。”一位影视投资人表示。

在他看来,中国真正能靠一己之力撑起票房的演员不超过4个,内容为王时代,烂剧本好演员也不会轻易去接,因为“失败一两个后会影响自己后续片酬”,而制作方一旦拍出两部烂戏,也会迅速砸烂招牌,被投资方抛弃。

可以说,影视正在冰冻,而内容的回归则是那一点星火,如果2018年是影视行业“流量为王”转向“内容为王”的开始,那么,它还是值得怀念的。

(段总、刘哥、徐总、王刚均为化名)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