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大佬频频“爆雷”,都炸在了哪?

标签: 影视资本 来源:影投人作者:马思遥2019-02-04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2018年是影视圈刻骨铭心的一年

2018年是影视圈刻骨铭心的一年,影视寒冬、资本退潮、政策收紧、补税风波,在轮番轰炸下,影视人焦头烂额。万没想到,进入2019年后,余波犹存。1月31日,上百家上市公司密集发布2018年预盈利为预亏损的业绩“爆雷”公告,影视公司则成为了“重灾区”,涉及众多大佬。

(部分影视公司2018年业绩报告和2017年净利润对比表)

华录百纳:控制变更

在众多爆雷的影视公司中,华录百纳亏损33亿,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这家成立于2002年老牌影视公司,曾经出品过《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影视作品,以及《最美和声》《女神的新衣》《旋风孝子》等综艺节目。去年三月,美的何剑锋以18亿元购得华录百纳的控股权,实际控制人从国务院国资委旗下的华录集团转变为何剑锋的盈峰投资控股集团,万万没想到,控制人转变的第一年,就出现了亏损33亿元的“爆雷”现象。

华录百纳宣称,引起2018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有四点:

1、综艺部分招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出现较大亏损;

2、为了控制经营风险、加快应收款周转,暂缓了部分经营不稳定迹象的商业客户和内容销售服务,这部分收入大量下滑;

3、出售了北京蓝火和喀什蓝火100%的股权,形成了投资损失,光这一点华录百纳就损失15.88亿元;

4、由于部分客户经营状况的变化以及公司裁撤经营不善的业务,公司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5亿元左右。

华录百纳的“爆雷”,“炸”在了投资失败,早在2016年蓝火就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

印纪传媒:风波不断

2014年,印纪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借壳高金食品完成了上市。此后公司的主营业务就变更为整合营销服务,通过影视剧的投资、发行以及相关业务,印纪传媒的股价迅速飙升,从3元上涨到最高时的44.6元。

自2011年以来,印纪传媒与好莱坞制作公司合作的影片9部,其中包括了《钢铁侠3》和《环形使者》,印纪传媒还为《钢铁侠3》举办了中国区的首映礼。国产片则有《建国大业》《杜拉拉升职记》等,近年来火爆荧屏的《军师联盟》也是出自其手。

印纪传媒号称“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自上市之后,2014年-2016年三年里印纪传媒的平均年收入比2013年增长39%。

自2016年以来,印纪传媒的风波就没有停止。公司财务总监、董秘和几位董事相继辞职。2018年2月,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影视公司股票出现跌停情形,而7月复牌后已跌去市值的65%,140亿元!要是从停牌前算起已经跌进去160亿元市值。此后印纪传媒一蹶不振,印纪传媒集团总裁吴冰声称因病无法归国,而实控人肖文革所持股份已被轮候冻结,12月肖文革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月1日上午,浙江省高院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印纪传媒名下700万股票已被南湖法院强行平仓,套现2000余万元,案件执行款在20余天内悉数到位。印纪传媒的大起大落让人不胜唏嘘。

华谊兄弟:深陷漩涡

2018年华谊兄弟处于寒冬的旋涡之中,业绩受波动也在预料之中。华谊兄弟方面给出的解释包括:

1、影视作品方面的票房不利;

2、电视剧项目转型升级且部分剧集未播完;

3、各项目之间进度存在时间差异,收款进度影响。

最大的原因圈内人讳莫如深,无需多言。即便抛开这部分因素的影响,华谊的2018年也很冷淡。《神探狄仁杰》《云南虫谷》的票房远低于预期,《江湖儿女》和《找到你》的文艺气质也无法弥补票房市场的失利。2018年华谊发行的6部电影中,累计票房不足15亿。就连2019年的春节档,也不见华谊兄弟的身影。

如果缺席春节档并不能证明华谊兄弟的窘境,那么借款是不是可以从侧面说明华谊兄弟真的缺钱了。

1月24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同时为公司实际经营的需要,拟向阿里影业申请人民币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双方合作内容包括华谊主控项目合作、华谊集团保证在协议生效之日起5年内,华谊集团应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的产能。华谊兄弟以冯小刚旗下公司东阳美拉70%的股权和华谊兄弟旗下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享有的某投资公司合伙份额收益权作为担保,并关联王忠军、王忠磊及二人妻子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慈文传媒:商誉减持

在众多“爆雷”的头部影视公司中,慈文是最让人意外的。作为中国第一批被授予电视剧(甲种)制作许可证的民营公司,曾经制作出《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爆款作品。凭借多年来的积累,慈文曾经是增长最快、最受期待的影视制作公司。

慈文传媒方面的解释是:一方面是为商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另一方面是影视业务在第四季度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未充分预计而未达预期的情况,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慈文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赞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由于受到去年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的监管政策影响,游戏版本号审批暂停导致其新产品无法上线运营,导致了2018年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下滑。慈文业绩调整中的亏损,包括了对该子公司的商誉减持。慈文传媒2018年度拟对赞成科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为8-9亿元。

华策影视:逆风生长

在众多大佬纷纷“爆雷”,调整自己2018年预盈利为亏损时,也有公司在2018年持续盈利。华策影视2018年的净利润有2-3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6.3亿扔有大幅度下滑。

公司称,业绩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保持战略定力,深化SIP战略内涵,持续聚焦爆品,以规模化爆品生产能力为依托,提高了爆品版权价格、提升了内容产品海外售价、带动了经纪业务和整合营销规模快速增长。

2018年,华策影视共推出了13部剧集,《天盛长歌》虽然播放量不尽人意,但是高口碑为华策守住了品牌价值。其他作品如《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最热爱的你》《橙红年代》《盛唐幻夜》《老男孩》等题材涉猎广泛,市场表现可圈可点。2019年,华策还将推出《长歌行》《悲伤逆流成河》《绝代双骄》《独孤皇后》等大IP的制作,今年表现几何,还待市场检验。

商誉减持究竟是不是“背锅侠”?

影视行业公司绝大多数都属于轻资产,即便是刚成立的影视公司,估值达到数亿甚至数十亿元也并不稀奇,随之而来的是公司商誉水涨船高,成为发展隐患。

2018年证监会发布了《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对商誉减持有了更明确也更严格的规定,上市的影视公司几十亿的商誉已经形成了比较大的业绩风险。所以很多公司趁这次机会进行大规模商誉减持,引导公司健康发展,降低运营风险。这样一来,虽然看上去影视公司2018年的业绩“惨不忍睹”,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不堪,除了印纪传媒的情况外,其他公司的“爆雷”不过是一种商业策略罢了。

2018年已经过去了,资本寒冬已近尾声,此时正是影视圈洗牌重塑格局的良好时机,所谓“没有寒冬,如何赶上大佬”。头部影视公司纷纷与BAT互联网巨头形成深度合作,互联网公司的影视版图将会进一步扩张,他们雄厚的资金将借助头部集团注入影视圈,同样也将掌握更大的话语权;腰部公司正是迎头进入头部集团的良好契机,抱紧平台方的大腿也许可以早一步实现飞越;至于处于底层的小公司,退圈还是挣扎,量力而行吧。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