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业绩下滑,剧场转型电影的拧巴之路

标签: 开心麻花电影 来源:燃财经作者:晓通2019-05-0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近年来,相声、小品、话剧,从这些传统喜剧行当起家的玩家们,正在从线下的小剧场走向线上的大银幕

电影不就是讲故事吗?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这样说道。事实证明,同样是逗观众开心,大银幕的故事比相声难讲多了。近年来,相声、小品、话剧,从这些传统喜剧行当起家的玩家们,正在从线下的小剧场走向线上的大银幕,但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转型并不顺利。在喜剧电影的路上,开心麻花的成功是少数案例。然而现在,开心麻花的业绩也开始下降了……


相声、小品、话剧,从这些传统喜剧行当起家的玩家们,正在从线下的小剧场,走向线上的大银幕,但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转型并不顺利。

4月18日,已经宣布要从新三板摘牌的开心麻花公布了2018年财报,其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达10.09亿,同比增长17.36%,净利润达1.09亿,同比下滑71.76%。年报显示,净利润较上年减少2.78亿元,主要是影视及衍生业务毛利减少1.82亿元,大于演出和经纪业务带来的毛利增量0.41亿,同时各种费用及税费也较往年有所增加。

喜剧人在大银幕上的故事似乎并不好讲。去年大年初一,郭德纲导演的电影《祖宗十九代》上映。对于这部集结了吴京、林志玲、王宝强、井柏然、大鹏等一众演员的喜剧片,老郭信心满满。

“我说了这么多年书,听我故事的人,上亿人得有。”老郭在接受采访时谈及自己执导的电影,言辞间成竹于胸。“电影不就是讲故事吗?”

事实证明,同样是逗观众开心,大银幕的故事比相声难讲多了。《祖宗十九代》最后票房1.7亿,同一天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和《捉妖记2》等喜剧电影的票房分别为33亿和22亿。

不仅是相声团队,小品和话剧也同样如此。本山传媒的经典IP《乡村爱情》拍到11部,口碑和影响力远不及前作。开心麻花团队最新电影《李茶的姑妈》也遭遇口碑滑铁卢。

郭德纲、小沈阳、沈腾,分别代表三种不同的喜剧形式。相同的是,他们在走向大银幕的过程中,并不像剧场里的演出一般游刃有余。

喜剧人转型做电影,大概率会失败

喜剧人做喜剧电影,看起来顺理成章。如郭德纲所说,相声是讲故事,电影一样也是讲故事。

然而事实证明,剧场舞台和银幕演出还真不一样。开心麻花2018年上映的电影《李茶的姑妈》由话剧改编而来。搬上银幕之前,话剧已经排演过700多场,演员和剧本都经历了充分的打磨,但电影票房只有6亿,豆瓣评分仅4.6,是目前开心麻花影视作品中的最低分。

2017年,开心麻花的影视业务营收占全部营收比例达到51.94%,成为新三板的影视公司中最有上市潜力的一家,到了2018年其影视业务的营收比例下降明显,和演出及艺人经纪业务比例相近。

在喜剧人转型影视的队伍中,开心麻花虽然去年成绩平平,但同比其他喜剧人团队已经算是可观。

德云社目前出品的四部电影,无一例外难逃“烂片”的评价,豆瓣平均3.4分。最近于谦主演的《老师好》口碑逆袭到6.9分,但跟德云社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乡村爱情》开启了农村现实题材电视剧最长寿的记录,今年第11部上线以来,不少老粉表示“应该尽快剧终,见好就收。”除了电视剧,本山传媒出品的电影也没有激起水花,自制喜剧电影《大笑江湖》评分仅4.6。

这条转型之路并不顺利。似乎有一条清晰的界线,一边是持续快速增长的喜剧电影市场,另一边是传统喜剧人无法参与其中的尴尬。

分析师李明认为,喜剧人转型电影制作,失败是大概率会发生的情况,像开心麻花这类初试转型就获得成功的是少数案例。“开心麻花首先是剧本质量过关,剧本经过反复打磨,在线下剧场演出成熟之后,才会开发电影。另外开心麻花团队都是话剧出身,表演能力足够优秀,即使跟电影演员相比也不逊色。”

票房为剧场演出的6.5倍,谁能不动心?

1月26日,《乡村爱情11》在优酷开播,这部长跑13年的电视剧,不仅将本山传媒的众多二人转演员推向了荧幕,更成了本山传媒在影视行业的代表作。

2002年《刘老根》上映,赵本山团队正式开始布局影视开发。2003年,本山传媒前身辽宁省民间艺术团成立,赵本山带领建团的28个人在辽宁巡回演出。此后本山传媒在线下迅速拓展演出产业,至今在全国一共开设8家“刘老根大舞台”,去年营业收入达到2.5亿。

截至目前,本山传媒已制作并播出了33部电视剧,12部电影以及3档综艺节目。

同时,一个相声团队也在另一座城市尝试和本山传媒同样的发展方向。

1995年,郭德纲创建相声社团“北京相声大会”。2003年,社团更名为“德云社”,迅速在相声市场站稳脚跟。2005年环宇兄弟成立,第二大股东为郭德纲妻子,且公司主要客户就是德云社。

年报显示,2018年环宇兄弟的演出门票收入占据总营收比例高达97.46%,但是德云社一直都有着向影视行业进军的野心。

2010年,德云社出品了第一部电影《三笑之才子佳人》,评分3.9,上映后有观众直接说“请郭师傅放过电影”。到目前为止,德云社共出品了4部电影,平均分只有3.4。

和相声、小品相比,话剧团队涉足影视的起步时间要晚一些,但是成绩却最显眼。2015年,电影《夏洛特烦恼》一跃而出成为当年票房黑马,也让观众记住了开心麻花团队。后来团队接连出了《驴得水》《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等话剧IP开发的喜剧电影,票房和口碑成绩不俗。

相声、小品、话剧,传统喜剧三大行当瞄准的是一片广阔的市场。数据统计,近三年来,喜剧电影的总票房呈现明显的增长趋势,《泰囧》开启的中国喜剧市场热潮,依然没有衰退,这对于传统喜剧团队来说,一定是不能错过的阵地。

微影资本合伙人张熠告诉媒体,传统喜剧人尝试喜剧电影制作,是行业发展和演员成长的必然趋势,“过去像小品、相声等喜剧内容都是在各自的领域内做垂直型发展,随着整个喜剧行业空间越来越大,演员需要培养综合能力,寻求更大的发展,公司需要追求更大的发展前景和体量,必然会选择跨界发展。”

喜剧表演扎根的线下市场本身也足够巨大,但是和近几年的影视市场相比还是稍逊一筹。《2017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演出市场中,剧场演出票房收入为77亿,而同年的电影票房收入则超过500亿。

舞台和银幕是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这为喜剧人的转型制造了困难。一位喜剧表演行业从业者称,相声和小品本质上是语言的艺术,电影则需要更全方位的表演,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隔阂。

逃不开的内容和变现问题

舞台到影视,不止是艺术形式的转变,也是公司商业模式的转型。开心麻花目前已形成“演出+影视+艺人经纪”的三驾马车,从话剧演出团队成长为影视公司。

“其实对喜剧行业来说,线下业务是更稳定的,”某头部喜剧内容制作公司人士刘颖表示,拓展线上影视业务的可能性虽然更多,但是风险也更大,演员个人口碑对作品和公司的影响都很大。“但是每个玩家都想尝试一下,都认为没准自己能成为下一个幸运儿。”

2018年开心麻花利润同比去年下降明显,有文娱行业投资人告诉记者,部分原因是受到去年文娱行业税收政策的影响,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李茶的姑妈》市场表现未能达到预期,本想借电影推出新人,效果并不理想。

影视制作的路并不好走,对于跨界进入影视行业的喜剧人来说更是如此。

“喜剧行业目前来看产能仍然不足,因为人才不够,喜剧的最大产能是人。”一位脱口秀行业从业者称,从上游的剧本开发到下游的拍摄制作,人才缺乏是首要问题,这不仅是脱口秀行业,也是整个喜剧内容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

刘颖认为,线下演出的影响力终究有限。以剧场演出为例,数十人的团队,表演一场两小时的剧场演出,可以辐射到的观众规模平均在百人左右,但是在线上放映一部作品,可以用更低的人员成本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

就目前而言,喜剧人尝试电影制作的案例中,成功的作品尚属少数。张熠表示,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不管是相声、小品,还是话剧、脱口秀,内容生产能力和商业变现能力都是考验喜剧人转型最重要的因素。

“如今已经不存在绝对的垂直喜剧内容公司,大多数喜剧公司都在尝试多元发展,所以判断一个品牌是否能持续发展,只要从两个维度考虑,第一是不断创造优质内容的能力,第二个是商业拓展性和变现能力。”

今年春节档落幕后,沈腾成为“百亿先生”——主演电影累计票房超100亿。“百亿先生”诞生的背景是中国喜剧行业近年来的繁荣,传统喜剧人一定不甘心缺席这场盛宴,只是需要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姿态入场。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