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阵营大牌导演云集 欢喜传媒离"丰收"还有多远?

标签: 欢喜传媒 来源:财华社作者:彭小留2018-09-14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随着多部投资影片陆续上映及取得优异票房,欢喜传媒正在以眼见的速度迎来投资收成期。

  今年五月,拥有宁浩、徐峥等明星股东坐镇的欢喜传媒 拉来了国际知名的大导演张艺谋入伙,令声名赫赫的张导成为公司新晋股东导演阵容的一员,不过当时欢喜传媒并不是直接签下的老谋子,而是与拥有对张艺谋若干部网络系列影视剧制作独家投资权的唯臻订立合作协议。

  据当时欢喜传媒的公告,按协议唯臻将促使张艺谋向欢喜传媒方提供与合作协议所载的若干部网络系列影视剧制作相关的若干服务、投资及其他权利,而老张也已签署并同意执行合作协议中适用于其个人的条款及条件;欢喜传媒则向唯臻方配发及发行1.5亿股并向张艺谋指定团队或机构支付1亿元人民币的合作项目运营费,并获得张艺谋执导的三部网络系列影视剧独家投资权。

  成功吸纳张艺谋加盟股东导演,股价“欢喜”上扬

  上月末欢喜传媒在其今年中期业绩报告中还提及,公司正在落实吸纳张艺谋加盟成为股东导演,以壮大集团导演团队并藉此为其开发网络系列影视剧及电影作品。近日,在距5月份双方搭上线之后,时隔4个月,欢喜传媒与张艺谋的合作终于有了更深一步的进展。

  9月11日欢喜传媒公告宣布与老谋子及唯臻修订了合作协议,协议修订的内容包括:

  1.将张艺谋纳入合作协议的订约方,与唯臻各自共同及连带履行相关责任;

  2.人民币1亿元运营费分三期向张艺谋指定团队或机构支付:
  3.运营费须据张艺谋作品实际运营需要合理使用;

  4.于合作期届满后20个营业日内,若唯臻未能于合作期内完成三部张艺谋作品,则张艺谋工作室将就未完成的作品向欢喜传媒退还运营费;及针对任何一部张艺谋未完成的作品,唯臻将须对欢喜传媒支付一笔金额相当于5000万股新股于新股发行日的市值的款项,以向欢喜传媒作出赔偿;

  5.合作期修订至经修订及重述合作协议生效之日起计6年,若三个目标项目的任何一个项目未能在首个6年期限结束前完成,则合作会自动续期2年(原本为4年)。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协议修订,欢喜传媒正式将张艺谋纳入集团股东导演阵容,并且对运营费的使用计划有了较为明晰的安排,双方合作终于有了落地的实感。在11日夜公布这则消息后,12日欢喜传媒股价表现上进,扭转了前两日的连续跌势,在盘中一度高见1.83港元,涨幅6.4%,虽至尾市涨幅稍稍收窄,不过截至12日收盘仍报1.8港元,全日升4.65%。

  易主转行进军影视业三年,超强大导演阵容吸睛

  话说回来,目前欢喜传媒除了宁浩、徐峥及张艺谋以外,旗下股东导演还包括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无不是在影视界声名赫赫的大人物了。那么欢喜传媒究竟有何魅力,可吸引这众多业界翘楚级别的股东玩家?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欢喜传媒,真正转向传媒业也就三年时间,在2015年易主转型之前,公司名为“21控股”,是一家主营物业代理及证券买卖与投资的投资控股公司。2015年4月,21控股宣布通过配股引入新股东,此后公司易主包括阿里影业(0.91, -0.01, -1.09%) (01060-HK) 前主席董平、知名导演宁浩、徐峥等在内的九名认购人,并开始进军影视传媒行业,同年公司更名为“欢喜传媒”。

  自此,欢喜传媒开始在新业务方面积极布局,在初期迎来宁浩、徐峥两大导演力量后,2016年欢喜传媒继续发力,相继引入了多位知名导演,使其股东阵容越发强大,堪称星光熠熠,这其中就包括观众熟知的陈可辛、王家卫、顾长卫、张一白;除了引入股东导演外,欢喜传媒在2016年还与包括李杨、刘心刚、陈大明及王文俊等在内的亚洲知名导演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到如今2018年,欢喜传媒麾下再添一枚重量级股东,即是文首提到的国际名导张艺谋。不仅如此,2018年7月欢喜传媒还获猫眼入股15%成为战略股东,众所周知猫眼主要股东包括光线传媒、腾讯、美团及微影时代等,堪称“背景”强大。
  业绩与实力不相称?三年半劲亏15.5亿港元

  然而世事不能尽如人意,虽然欢喜传媒三年来为公司招揽了一众名导为后续作品产出做好了强大的导演储备,股东阵容堪称豪华,但回看欢喜传媒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可就没有这么热络了。

  其实在2015年之前,原来的21控股多年业绩也是以亏为主,但自2015年变道发展以来,欢喜传媒的亏损态势也并没有停过,甚至较过往表现更加不济了。如下表所示,欢喜传媒近三年交出的成绩单可是一点都不“欢喜”:
  正如欢喜传媒历年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的三年半时间里,公司累计亏损净额达到15.54亿元(港元,下同),尤其在2016年,欢喜传媒收益暴跌逾9成,年内录得毛损445万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扩大至12.54亿元,这一数据简直像是在本就泄了气的皮球上戳了个窟窿,这亏空架势能不吓人吗?况且虽然公司次年亏损大幅收窄,但今年上半年的亏损数据复又扩大,教人胆战心惊得很。

  且说,这么多优秀大牌导演在手,合作项目的质量也普遍有保障,为何欢喜传媒还是亏了个“底朝天”?这倒是个值得详议的地方。

  其实细究起欢喜传媒近三年半以来的亏损情况,其真正来自经营业务发展的亏损数额远没有财报面上反映的这么多。公开资料显示,近年公司大额的亏损更多是填进了向财务顾问就认购股份而发行的一次性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上;加之从2015年到2017年,公司逐渐收缩原来的物业代理业务,而影视投资方面的业务由于制作周期及后续分账等有一定的延期效应,因此欢喜传媒目前整体业绩仍录得亏损。

  若撇除一次性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欢喜传媒2015年及2016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179.6万元及1.18亿元,2017年的亏损则主要由于年内没有重大电影上映,使得电影收益未能弥补相关成本及开支。而2018年上半年,欢喜传媒撇除一次性股份基础付款及汇兑影响,业务层面的亏损净额为3664.7万元,这算下来三年半的亏损数额也就只有2.6亿元,竟好像也没那么不好接受了。

  投资影片票房大爆,迎投资收成期

  话虽如此,但大手笔引入了这么多具真材实料的股东导演的欢喜传媒岂是个吃素的?其实人家倒是个可以吃“后福”的。

  今年5月初欢喜传媒公布其电影版权投资的相关情况,其斥1350万元(人民币,下同)投资,由“奶茶”刘若英执导的处女作电影《后来的我们》于2018年4月28日全国上映,该片上映后勇夺5月首周票房冠军,并在上映两周后就拿下超过12亿元票房,最终创下13.6亿总票房的好成绩。今年上半年欢喜传媒收益从2017年同期的仅10.7万港元大增近800倍至8498.8万港元,就是受惠于《后来的我们》出色的票房表现。

  而欢喜传媒斥2000万元参与投资、由宁浩徐峥联合监制及由徐峥领衔主演的剧情片《我不是药神》亦已于今年7月5日上映,该片公映后取得票房及口碑的双丰收,并最终以逾30亿元总票房跻身内地影史最卖座电影TOP5位置。据悉,欢喜传媒来自《我不是药神》的收益将于今年下半年入账。

//s3.pfp.sina.net/ea/ad/1/4/320189e74f98d93d588b9beb4e727a83.jpg
  另外,欢喜传媒投资1260万元、由贾樟柯执导的爱情片《江湖儿女》预计将于9月下旬全国上映,该片于今年4月入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可以说是备受期待。而公司今年7月初签下28亿元保底发行协议、由宁浩执导的“疯狂系列”之《疯狂的外星人》也预计将在明年春节上映,该片录得的收入将于明年上半年入账。

  应该说,随着多部投资影片陆续上映及取得优异票房,欢喜传媒正在以眼见的速度迎来投资收成期。另一方面,其手头沉甸甸的股东导演储备尚未完全发挥效应,随着与这些知名导演的影视剧合作项目陆续落地,相信欢喜传媒后续的成长动力会更加突显,便就期待其早日实现盈利了。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