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亏掉48亿,这些上市公司怎么了?

标签: 上市公司娱乐资本 来源:三文娱作者:2019-02-22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2月20日,奥飞娱乐发布了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

2月20日,奥飞娱乐发布了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

公告信息量非常大,比如有妖气2018年度收入7525万、净利润518.84万元,《十万个冷笑话2》手游预计2018年收入1575万,实际收入41.64万;喜羊羊手游预计第一年收入1300万,实际没能上线;《刺客信条》电影海外票房分成预计收入8605.05万,实际收入0……可以说是游戏、影视、玩具、婴童全面受挫。

2018流年不利的上市公司很多,比如预计亏损73-78亿元(接近两倍市值)的天神娱乐。最近它们当中也有多家发布公告,对亏损情况进行了解读。

从这些资料,我们能看到文娱行业的各种坑:

比如限韩令,影响了印纪传媒,它有一部摄制完成的影视剧发行困难,计提存货减值9419.38万元;另一部主演是韩国明星的影视剧迟迟未获得发行许可证,计提4500万元的预付款损失。

比如大环境不景气业务难以为继,做好的电视剧卖不出去,广告业务找不到足够的客户,IP授权有签约但客户自身难保回不了款。

比如投资基金的合伙人涉嫌挪用资金……

今天三文娱这篇文章,就以印纪传媒、骅威文化、ST中南、慈文传媒、华闻传媒和晨鑫科技为例,看看A股的上市公司们是如何亏掉这么多。

华闻传媒,亏38-48亿

华闻传媒2018年度亏损主要原因包括子公司商誉减值及金融资产减值等。

华闻传媒2014年前后收购或控股的精视文化、澄怀科技、掌视亿通等公司,业绩承诺都能基本完成,但到了2018年全部遇到比较严峻的发展问题。

因而,华闻传媒对这三家公司要进行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精视文化、澄怀科技、掌视亿通的商誉账面余额分别为28612.59万、57379.98万、109298.98万元。

掌视亿通、澄怀科技为华闻传媒全资子公司,华闻传媒在精视文化持股比例为 60%。掌视亿通、精视文化的业绩承诺期间为2014-2016年度,澄怀科技业绩承诺期间为2013-2017年度。

精视文化业绩

对于精视文化的衰退,华闻传媒解读是:

2018 年以来,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国内经济大环境不景气,户外广告市场整体缩减;楼宇广告行业原主要大客户政策性变化;受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影响,国企的预算费用缩减,银行、汽车、医美、互联网金融理财行业等行业都随政策影响进行收缩,使得行业整体面临大客户广告预算的缩减导致的行业发展状况及经营环境发生变化影响。

导致由于行业竞争更加激烈的背景下,运营成本越来越高,销售成交单价越来越低,在大客户的招标上也没有了任何优势;楼盘租赁费用上升,楼盘资源丢失严重,部分地区业务已经关停等情况。

澄怀科技业绩

对于澄怀科技的业绩下滑,华闻传媒说法是:

2018年澄怀科技在美国留学政策收紧、市场竞争压力加剧及市场趋势发生变化的背景下,管理层发生全面变动,加之现金流的紧缺,导致大量员工出于对自身未来职业发展方向的考虑申请离职,以致销售人员更为紧缺,市场宣传未能到位,直接造成销售额的大幅下降;因开展广告业务的资金问题,澄怀科技2018年停止了广告业务; 旅游业务虽然基本正常,但由于基数较小,并未能对澄怀科技业绩形成显著贡献。

作为澄怀科技长期持续经营的留学业务,2018年销售额较2017年下降44.34%(未经审计),毛利同比下降了93%(未经审计)。

掌视亿通业绩

掌视亿通2018年净利润数字不到2016年的1/4,华闻传媒认为主要是因为:

2018 年以来中国经济大环境不景气,传媒产业增长缓慢。传媒产业融合交叉使未来传媒业的去中心化 特征愈发显著。掌视亿通原有的主要业务是运营商视频业务,受到运营商政策影响较大,整体业务收入持续下降。

华闻传媒的亏损中还包括其他项目:

投资东海证券,预测减值80918.95万元。

投资运营“草根投资”平台草根网络1亿,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投资海南国文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10亿,“无法按预期收回所有底层资产的债权本金及收益而遭受损失”,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这只文旅基金,购买了常州恒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债券资产包。然而,在文旅基金收到约1763万元收益款之后,常州恒琪就再也没有支付其他收益或本金,还联系不上了。

投资义乌商阜创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3.3亿,因商阜创赢的其他合伙人可能涉嫌挪用无法全部收回,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印纪传媒,亏21.4-32亿

印纪传媒把2018年度计提的大额资产减值准备的资产类别、金额、形成主要资产的 具体事项、时间和性质列在如下表格:

印纪传媒表示,进行资产减值的具体原因如下:

ST中南,亏18-27亿

通过疯狂并购从制造业转型影视的中南红文化,此前已经因为亏损挂上ST,2018年收购来的业务受影响较大,更是巨亏。

ST中南计划对大唐辉煌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3-3.5亿,对千易志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1.5亿元,对新华先锋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4亿,对值尚互动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5-5.5亿元,拟对极光网络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2-2.5亿。

公告表示,2018年中南文化所处的游戏行业受版号影响,影视行业受监管政策趋紧、从业人员税务风波以及内容消费习惯转变等多方面不利因素影响,具体表现为行业资本流出、项目延期、库存剧增、下游渠道端内容预算收紧。

1)子公司大唐辉煌受限于流动资金短缺,2018年主控主投项目较少;剧集发行方面仅有2017年主投的一部当代题材大剧取得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

截至2018年末,大唐辉煌尚未完成该剧首轮发行合同的签订,导致该剧未能按原预计在报告期末确认发行收入。预计大唐辉煌2018年全年业绩将大幅下滑,出现亏损1.5亿左右。

2)子公司千易志诚,主营艺人经纪与电影、电视剧的策划、投资。由于近些年来部分艺人单飞或合约到期,2018年艺人经纪业务出现萎缩;影视剧业务方面,2017年重点投资的一部当代题材大剧至2018年末尚未完成该剧首轮发行合同的签订。预计千易志诚2018年全年业绩为亏损4000万左右。

3)子公司新华先锋主要从事文影游全版权运营,2018年该公司项目投资计划由于缺少流动资金的支持无法推进,同时核心管理层人员流失,预计新华先锋2018年全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由上年的盈利4923.14万转为小幅亏损。

4)值尚互动新游戏项目推迟上线,主要以存量游戏用户收益为主,预计2018年全年业绩下滑幅度超过65%。

极光网络2018年存量游戏已进入衰退期,版号暂停审批导致新研发的游戏无法上线产生收入,2018年全年业绩下滑幅度超过60%。

骅威文化,亏11.2-13.5亿

骅威文化的业绩变化,主要来自收购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及深圳市第一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以及持有天润数娱的股票产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骅威文化将2018年末梦幻星生园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初步确定为6.8-7.8亿,第一波的数字则是5.2-5.8亿。

原因是“2018年度,梦幻星生园所处的影视行业及第一波所处的网络游戏行业的政策环境及市场环境均发生较大变化”。

1)梦幻星生园先后投入拍摄的两部剧《幕后之王》和《他看见我的声音》于2018年上半年完成剧组杀青,但下半年仅《幕后之王》一部剧实现交付母带并确认收入,《他看见我的声音》尚未在2018年度内交付母带,导致梦幻星生园全年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2)2018年度,第一波取得游戏版号的游戏款数显著低于预期,且游戏产品的获取成本、推广成本持续上升,其游戏产品未来几年的利润空间可能会被进一步压缩。

3)骅威文化通过出售深圳市拇指游玩科技有限公司30%股权给湖南天润数字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而持有天润数娱17749042股股票,由于后者股价波动,此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约为-4616.06万元。

慈文传媒,亏9.5-11亿

慈文传媒的业绩变动,主要来自收购的游戏公司赞成科技,慈文传媒拟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另外也有市场环境变化对2018年经营的影响。

2015年11月,慈文传媒以现金方式购买了赞成科技100%的股权。

赞成科技的业绩承诺为2015-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1.1亿、1.3亿元,实际完成情况是8627.07万、12731.37万和11924.82万,业绩承诺实现率分别为107.84%、115.74%和 91.73%。

2018年赞成科技经营业绩同比明显下滑,游戏新产品无法上线运营,流量推广运营等业务的推进和拓展未达预期。

2018年文娱不景气对慈文传媒的影视业务也带来影响:

报告期末指的是2018年末

慈文传媒投拍的一部当代题材大剧和出品的一档大型综艺节目均未能按原预计在2018年内确认收入;

出品的一部当代都市题材大剧和一部古代传奇题材电视剧播出时间、方式和集数出现调整,以及公司宣传推广费用增加;

受外部市场、行业整体环境变化及相关剧目播出档期调整等影响,慈文传媒原预计在2018年第四季度可收回的大额应收账款发生了延期。

晨鑫科技,亏5.94-7.3亿

晨鑫科技也是通过收购转型文娱,原有的业务是海参养殖。

晨鑫科技2018年业绩变化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子公司壕鑫互联的商誉减值约为3.5-4 亿元;二是出售海珍品养殖、加工、销售业务的坏账,计提坏账准备约为3-3.5亿元。

在收购时,壕鑫互联承诺2016-2019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600.71万、1.91亿、2.92亿和4.01亿元。实际上其2016年和2017年实现净利润9235.68万元和 1.98 亿元。

2017年12月28日,壕鑫互联还宣布推出全球首个“区块链电竞加速基础服务”——壕鑫竞斗云,让晨鑫科技跻身区块链概念股,股价再次大涨。

2018年,壕鑫互联的实际情况较预测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实际利润完成情况与业绩承诺的利润完成情况存在较大差异。

晨鑫科技初步核查后预计壕鑫互联在2019-2021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75亿、2.78亿和3.06亿元,以后年度自然增长。由此,壕鑫互联的公允价值评估值大约在19.8-20.5亿之间,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3.5-4亿元。

2017年9月5日,晨鑫科技与刘德群签订协议,将拥有的海珍品养殖、加工、销售业务相关资产及部分负债出售给刘德群。然而,刘德群应于2018年内支付的第二笔款项1亿和第三笔款项3亿元尚未支付,剩余款项 3.71元将于2019年底到期。

刘德群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被常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采取强制措施,多项对外债务已发生违约,其本人目前财务状况恶化,大量到期债务无法偿还,主要资产处于被查封、质押、冻结状态,已没有其他资产或资金来源。所以,晨鑫科技拟对此计提坏账准备约 3-3.5 亿元。

以上是三文娱从这六家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摘取并整理的内容,基本都是它们自己对业绩变化的说辞。

然而,如果我们把观察的范围扩大到本文开头表格中列举的这些公司,再回顾它们过往的动作,不难发现,有多家上市公司当年一边通过并购和炒作概念来进行市值管理,另一边高管趁机高位套现,让股民韭菜接盘。如今只不过是泡沫破灭,人们终于发现只是画饼一场空而已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