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至近一元,最惨影视公司诞生了?

标签: 业绩股价 来源:毒眸作者:张娜2019-07-28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印纪传媒成了比乐视网股价都低的传媒股。

印纪传媒成了比乐视网股价都低的传媒股。

7月26日,印纪传媒以1.19元的最低股价收盘,无限接近着均股一元的红色警戒线。

过去一年里,印纪传媒股价一路从最高峰的12.8元降到如今的不足1.2元,市值也从2017年超过400亿元的高光时刻,缩水至如今的21.06亿元。2年时间,其市值缩水了95%。

根据印纪传媒的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的印纪传媒营业收入为3.62亿元,同比下滑83.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7.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32.37%。报告解释,2018年下半年,受整体市场环境影响,印纪传媒下半年业务几近停滞。但实际上,印纪传媒因行业环境等因素计提了20亿元大额资产减值准备,是致使2018年出现大额亏损的原因。

如今在最新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印纪传媒预计亏损0.9亿元–1.35亿元之间的成绩,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就在两周前,印纪传媒还因为“无视”深交所关于2018年报问询被再次下发监管函,而这也是今年印纪传媒收到的第二封监管函。

根据问询函内容显示,深交所认为印纪传媒大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中期票据、公司债券、银行借款及供应商欠款等均出现逾期,员工大量离职并已拖欠工资,生产经营停滞等情况均表明印纪传媒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资金冻结”、“业务停滞”,印记传媒为何会这么惨?

成立于1993年的印纪传媒,由丹·密茨、肖文革和吴冰共同创立,2014年借壳高金食品上市后,参投了多部影视剧和电视栏目的开发、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但真正做到让印纪传媒在资本市场里声名鹊起的,是与好莱坞制片公司的合作(包括联合投资、制作、发行或买断大陆地区发行权),包括《环形使者》《生化危机4》《终结者2:审判日》《钢铁侠3》等多部知名影片。

其中,《钢铁侠3》在国内揽获7.54亿元票房成为2013年中国电影总票房排名第二,而其在中国地区的首映礼也是由印纪传媒一手包办。有人猜测在这部电影里“印纪传媒做为主要投资方投资了1.27亿元人民币,盈利超过60%。”虽然公司从未正面回应过此事,但那时的印纪传媒确实风光无两。

借壳上市后,在2014—2016三年里,印纪传媒以每年超额1%左右的净利润精准完成了业绩承诺。但辉煌是短暂的,在2017年印纪传媒的业绩开始有了下滑的趋势,当年实现的净利润为7.69亿元,增速已经下滑至5.16%。到了2018年,大幅下滑的迹象更加无法扼制,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了83.44%和349.85%。财报显示,因为业务发展低于预期,经营业绩下降,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预计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

2018年印纪传媒拟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高达20.07亿元,所涉资产类别包括12.74亿元应收账款、1.27亿元其他应收账款、1.85亿元存货和4.21亿元预付账款。严重依靠债务融资的做法,让印纪传媒在没有偿还能力之下,只能看着业绩大幅下滑,债务也成为悬挂在印纪传媒头上的一把利刃。

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印纪传媒发布的一笔3年期,本金金额为4亿元的中期债券“17印纪娱乐MTN001”,于2019年3月10日已到付息日,但未能按约履行分红承诺。不能按时兑付利息,印纪传媒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又因与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印纪传媒被冻结5000万元人民币资金。

截止2018年年末,印纪传媒流动负债高达105.12亿元,流动资产25.98亿元,盈利能力大幅下降,资金紧张。因为逾期债务本息超过9亿元,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

除了债务问题,深交所在监管函中还特别提到,“印纪传媒董事长、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代)吴冰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这位身兼数职并以借病为由长居国外的董事长,只是印纪传媒内部混乱的冰山一角。

早在今年4月,就有媒体现场勘测后发现,印纪传媒办公区的多数工位已经空置。根据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此时的母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仅剩两人。“因资金问题影响,致使2018年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80%,已无法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印纪传媒在4月3日晚间发布的公告对此做出解释。

负责印纪传媒审计的会计事务所也直言,“人员的快速、大量离职,导致工作交接不及时、部分文件缺失、函询等工作难以有效实施等问题,亦导致了印纪传媒内部控制失效的事实”。

今年4月,因为印纪传媒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及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公司被更名为“ST印纪”。4月30日,又由于2018年年报被非标,印纪传媒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再次“披星”,由“ST印纪”变更为“*ST印纪”。

印纪传媒的影视业务板块业绩也持续下滑。早在2018年财报里,主营业务上原本占据王牌位置的影视板块,从去年同比占总营收的56.94%下降至13.16%。而公司今年的一季度报显示,印纪传媒参与投资的《断片之险途夺宝爱的速递》《幸福照相馆》《如若巴黎不快乐》等剧,2018年上半年在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接连播出后均反响平平。印纪传媒业也提及,自身投资的部分电视剧及部分由海外引进的IP未能按原计划在报告期内完成制作、发行并确认收入。

公司业绩虽然不断下滑,资金链断裂,大股东这几年却在不断减持套现。

2018年2月2日,印纪传媒公告开始停牌,原因是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但此时印纪传媒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先后将持有的1.07亿股股份转让给了安信信托,根据《关于控股股东协议转让股份完成过户的公告》显示,肖文革与安信信托签订补充协议,将《股份转让协议》中的转让价格由原12.744 元/股调整为12.75 元/股,转让总价款为1.36亿元。

同年六月,肖文革又将持有的8142万股股份和印纪华城持有的708万股股份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了自然人于晓非,套现10.44亿元。另一个公司监事张彬,近几年共累计减持超过4000万股,实现套现近9亿元。

根据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前十名股东持股中,肖文革所持全部公司股份7.79亿股和张彬的0.75亿股均被冻结,轮候冻结期为3年。印纪传媒方面表示,若肖文革所持有的被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会导致公司实控权发生变更——不过,看起来公司的实控人已经根本不在乎公司的实控权了。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