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财报解读:影视寒冬中,谁在“逆风飞翔”?

标签: 财报 来源:艺恩网作者:崔阳,张嘉慧2019-03-30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总有人寒冬绽放,总有人迎风飞翔。

覆巢之下,难有完卵。

在经历规范税收、逃离霍尔果斯、天价片酬治理、票补整顿等一系列压力过后,大部分上市的影视公司都经历了噩梦般的2018。各大影视公司公布的2018财报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时至3月底,许多影视公司都已经陆续公布了2018年财报或业绩快报。在影视行业进入寒冬的大环境下,大部分财报都并不好看。但财报中也并非都是坏消息,对于熬过寒冬的影视公司来说,春天也就不远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整个影视行业处境究竟如何呢?谁在逆风飞扬?谁又在黯然神伤呢?

2018大盘点:总有人在寒冬绽放

2017年于香港上市的阅文集团近日公布了2018全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8年实现总营收50.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81.4%。其中,在线业务营收38.3亿人民币,版权运营业务及其他同比激增100%至12.1亿人民币。在基础业务在线阅读和战略业务版权运营两大板块的驱动下,阅文经营利润率大增7.1个百分点至22.1%。

阅文集团2018年财报

阅文集团表示,2018年公司全面扩展“全内容生态体系”,实施IP全版权运营战略,该战略不仅稳步提升了平台上作家、文学作品和读者数量,亦显著提高IP版权开发力度和商业化水平,实现两大关键业务双双高增长。其中,在线业务营收突破38.3亿元,阅文自有平台在线业务营收达22.1亿元,同比增长13.9%,在线阅读稳步发展。

2018年,阅文还积极投身于影视内容制作行业,公司斥资155亿元收购了新丽传媒。

另外一家在2017年上市的企业——金逸影视也在近日公布2018业绩快报。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0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24%。主要原因是:一方面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明显下降,而2018年银幕的增长速度基本延续了前几年的增长态势,银幕数的增长远高于票房的增长,全国单银幕票房产出持续下降,公司单银幕票房产出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根据新建影城成长周期的规律,2018年新增票房贡献主要来自2016年、2017年、2018年的新增银幕,但公司近3年的银幕增速远低于全国银幕增速,使得公司2018年的营业收入较上年略有下降。

金逸影视2018年业绩快报

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4.64%。主要原因是:依据公司行业特性,公司经营成本相对固定,营业收入的变化对公司的营业利润影响较大,同时2018年公司新建影城重新进入稳步增长阶段,新建影城的成长周期对公司利润形成了一定影响。在中国屏幕数量增长率(+14.5%)超过票房增长率(+9%)的情况下,这个变化也实属于正常。

集游戏、影视等业务与一身的完美世界也在近期发布了业绩快报。

完美世界2018年业绩快报

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0.3亿元,较上年增加1.34%,报告期内公司优化资产结构、处置院线业务,剔除院线业务影响,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增加6.24%;实现营业利润18.4亿元,较上年增加15.92%;实现利润总额18.9亿元,较上年增加15.0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0亿元,较上年增加13.16%;实现基本每股收益1.30元/股,较上年增加14.04%。

光线传媒在影视业的一片寒冬中获得盈利,近日公司公布了2018年的业绩快报。报告显示其2018年营业总收入为15.3亿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7.23%。对于营业总收入的下降,光线传媒表示,其主要原因是公司本年度不再合并视频直播业务,较上年同期减少了视频直播业务收入。

光线传媒2018年业绩快报

2018年,光线持股的新丽被阅文以155亿元的价格收购,光线从中套现获得了不少实惠。而在猪年伊始,猫眼的上市也为光线提供了不少的资金。

2018年对于华谊却并不顺利。从其最近公布的业绩快报中可以发现,公司2018年的营业利润为-7.5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192.75%;利润总额为-6.9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164.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8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219%。联系上近日华谊质押东阳美拉全部股份,以从阿里获得7亿元借款的情况。影视寒冬这一说法在华谊身上确实显露无疑。

华谊兄弟2018业绩快报

华谊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电视剧方面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以及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对华谊业绩的惨淡,王中军发表了反思声明,并表示公司发展重心会继续聚焦“电影+实景”。不知道这家处于风口浪尖的公司,能否在2019逆风飞翔。

2018年参与了《我不是药神》等高票房电影,并且刚刚接受猫眼欢喜传媒最近也公布了财报。

欢喜传媒2018年财报

2018年财报显示,由于电影《后来的我们》、《我不是药神》票房大卖,欢喜传媒去年实现收入1.75亿港元,同比大涨228%。

但欢喜传媒2018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4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9亿元)。至于电影《疯狂的外星人》,虽然欢喜传媒现在已经收到该片的保底收入7亿元人民币,但这笔收入无法计入其2018年财报,而将反映在2019年财报中。

值得一提的是,欢喜传媒在2018年财报中还透露,宁浩导演《疯狂的外星人》片酬为3000万元,比徐峥导演电影《囧妈》的片酬2700万稍高。但徐峥在《囧妈》中还拿了兼职费、编剧费、演员片酬,合计高达8700万元。

主打票务平台的猫眼娱乐也在近日公布了2018年财报。财报显示,猫眼娱乐实现收入人民币37.55亿元,同比增长47%,但年内亏损1.38亿,同比扩大82%。同时,猫眼娱乐2018年实现经调整溢利净额0.89亿元,同比下降27.7%。

猫眼娱乐2018财报

如今猫眼基本已经从票补中抽身,线上发行也已经成了体系。但2018年猫眼与片方围绕发行中间的种种乱象却并没有被根治,未来会走向何方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美股双雄”亏损加剧,盈利遥遥无期

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爱奇艺总营收达到2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同时,由于在内容和研发等方面的持续投入,全年净亏损91亿元人民币,相比2017年的37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增加。作为国内最早推出会员制度的视频网站,爱奇艺的会员数量和会员收入在2018年实现稳步增长,付费会员约8600万,年度新增会员3660万,打破了Netflix保持的单年度增长2900万付费会员的纪录,创造了全球流媒体行业会员年度增长净值的新纪录。2018年爱奇艺全年会员收入106亿,中国视频行业付费会员年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大关。


对于爱奇艺年度亏损量的增加,爱奇艺CEO王晓东解释道,“2018年是爱奇艺的过渡年,我们投入更多资源用于制作优质原创内容,虽然这对利润率造成短期压力,但从长期看,我们相信对优质内容的投入是非常有价值的,将使公司获得长期增长。”

同样是视频平台,同样在2018年3月赴美上市,哔哩哔哩也公布了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2018财年B站总营收达4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但高速增长的业绩背后成本是激增的。B站2018年的财报显示全年亏损5.65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1.84亿元扩大了3倍多。B站如何控制亏损,将会成为2019年的新命题。


哔哩哔哩上市1年来股价走势图(月K线)

实际上不单单是在中国,包括Netflix在内,亏损都是摆在互联网视频平台面前的一个大问题。上市对于爱奇艺和哔哩哔哩来说只是解决了燃眉之急,未来当5G时代来临,视频平台的经营逻辑很可能会被颠覆。对于平台来说,与追求高大全相比,小而美可能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