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押东阳美拉,华谊“拼了”

标签: 股票华谊兄弟阿里巴巴 来源:烹小鲜作者:梁观2019-03-31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华谊手上还有多少子弹?

近日,澎湃新闻报道,华谊质押了其持有的东阳美拉350万元股份。今年1月份华谊曾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这次质押是对这一借款的增信。于此,华谊的人设再次闪烁,引人注目。

这几年,华谊在财经媒体面前的人设,似已日趋固化。对它多元化、去电影化的批评,几乎已经成为他们一年四次财报季的必备打卡话题。因操练次数较多,甚至生成了一套固定的话术,每次把新料放进去就是一篇现成的报道。

不幸的是,财经媒体对华谊的预期,竟在它的经营中一步步应验。在持续遭到批评多年之后,2016年华谊净利亏损,这是它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此后的一段时期里,营收几轮起伏,媒体依旧念叨如常,至2018年,华谊公告这一年预计亏损近10亿。

华谊终究还是落尽了这套路般的人设窠臼里。

与之相比,美股公司阿里的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2018年度亏损214亿。纵使如此阿里方面依然语气平淡地表示:对其投入不设上限。对此,媒体竟安之若素。

为什么对两者区别对待。会不会是因为他们一个叫“阿里”影业,另一个叫华谊呢。

如果你这么想,你正在接近真相。

近日,澎湃新闻报道,华谊质押了其持有的东阳美拉350万元股份。东阳美拉,由冯小刚创建于2015年。同年,华谊耗费10亿并购东阳美拉70%股权,总计350万元股份。所以,华谊这次出质了其持有的全部份额。

本次质押的质权人中联华盟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股东为中联京华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它是阿里影业的子公司。简单点说,华谊把东阳美拉的股份质押给了阿里影业的孙公司。

2个月前的1月,华谊曾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本次质押应是为这次借款提供担保物。这一在2015年的交易中对价10亿的股份,并非是华谊方面提供的全部担保物。在这之外,华谊还以其持有的上海云锋(有限合伙)合伙份额收益权提供质押担保。

更加引人注意的是,王忠军、刘晓梅(王忠军妻子)、王忠磊、王晓蓉(王忠磊妻子)拟对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为了这救命的7亿,为了保住这份经营了数十年的家产,王家已是全家赤膊上阵。还在2005年华谊上市前夕,崇敬金庸的马侠客就曾出资700万美元为它解困。此时,面对这份诚意,马云还能拒绝吗。

此外,1月份的借款协议中还写明:

在双方战略框架协议生效起5年内,华谊集团应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不包括网络大电影和罗素项目);

在合作期限内,阿里影业对于华谊主控项目享有优先投资权,且阿里影业可自行或通过其关联方行使该等优先投资权;

……

与签订这些条款同期,王中军宣布,“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我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5年、10部、主控,全家人对债务的连带责任,参与所有……”这些关键词和重要信息,表明华谊已将今后最有份量的业务,清仓倒箱地捧与阿里影业共同开发。甚至可以说,华谊已近似于阿里集团的电影事业群。而持有数百亿现金的阿里影业,也将成为华谊今后营运资金的无限额度流量包。

还需引起注意的是,华谊的股权变动。

如上图显示,在2019年第三季度,腾讯系增持华谊股份至占比9.97,阿里系(阿里创业+马云)则增持至占比10.12%。两者的持股原本不相伯仲之间,而现在因为这7亿条款以及由此而来的项目合作,无疑让华谊与阿里的绑定得更加紧密。

继外卖、共享单车等领域的O2O企业择阿里系或腾讯系的良木而栖之后,现在到影视公司站队的时候了。

在2018年,影视股一气下跌之时,有些人接连抛售逃生,而有些人则接盘不疲。后者逆势进场并非为了股价涨跌的小利,而是谋划常人所不及见的大局。

还记得于东说过什么吗,影视公司最后都要给互联网打工。他少说了一句,因为缺钱。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末,华谊兄弟负债约有69亿。并且,在今年1月29日和4月11日,将有两笔总计29亿的债务到期。这其中的22亿元到期中票,已于今年1月28日。这之后,华谊仍担负着37亿元的有息债务。

同时,2018年6月17日,华谊兄弟公布了一项“H计划”,发布了2018、2019年的片单,其中2019年包括了《手机2》《阴阳师》《749局》《循环》《A Simple Favor》《Peppermint》《Chaos Walking》《Radioactive》《闻烟》《龙岭迷窟》《八佰》以及潘安子导演作品和田羽生导演作品等13个项目。

这些项目中,《手机2》、《八佰》等估计已制作完成。接下来,需要公司投入每部数千万资金宣发。其他的项目中多有大制作,需要充足的资金推进。

放眼望去,都是钱。

这是钱的去处,明晃晃地横在眼前。那么,钱的来处在哪呢。

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华谊声明这一年净利亏损,同时历数原因是:

首先是影视娱乐和实景娱乐这两大主要业务板块不达预期。去年华谊兄弟上映的几部主要影片例如《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没有达到票房预期,电视剧也在开发过程中,没有完片播出;其次是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在实景娱乐上的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

可见,各主营业务线的表现俱不理想,钱有去无回。此外,华谊多次用以减持续命的掌趣科技的股份,也已出清。如今,经营和出售资产都已无法提供资金,华谊只能借了。

在上文提到的7亿之外,今年1月份,华谊宣布拟向银行总计申请4亿元的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为一年。3月份,华谊公告称,拟向另一私营公司借款0.26亿,借款6个月。

1月份,阿里影业7亿资金期限5年,银行4亿的授信期限只有1年,到了3月份,私营公司0.26亿借款期限6个月。

华谊还在不停融资,只是因为已将房产、子公司股权等优质抵押品抵押给了最早的出借方,再也无力大额借款。而且在已借款11亿之后,还需要再次小幅借款0.26亿。会不会是因为大额资金消耗过度,只好不问金额多少,先行借入缓解一时的资金紧张。

需要说明的是,前文提到今年1月28日,华谊曾偿还22亿元到期中票。那11亿的借款可能已所剩不多。钱流出的速度超出预期。

这笔造成华谊资金紧张的22亿负债,始于2016年。在此之前数年里,为刺激经济发展,激发市场活力,有关部门发力为企业部门和私人部门加杠杆。当时,国内资金泛滥,其中相当一部分流入了股市。

那几年,国内票房以年度超30%复合增长率大幅增长。高速大幅扩张的市场规模,让人们对影视公司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影视类公司一举成为时代宠儿,行业龙头华谊也成为人人趋之若鹜的当红头牌。

此情此景下,钱来的太容易了。

在那样举世狂欢的热潮里,有多少人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呢;又有多少在面对铺天盖地、无边无际的繁华盛景时,具备超凡的、甚至反人性的视野,能够眺望目力所不及的触发宿命翻转的红线呢?

更何况是处于所有聚光灯聚焦的中心,无数人钦羡追捧的影视类公司。最终,他们借了太多的钱,花了太多的钱。

当这一波宏调周期拐点豁然在目,债务周期转过顶点,相关部门放下货币的闸门时,曾许下的宏大愿景在真实世界里却没有PPT上那样光彩耀眼,而必须清偿的债务还是生硬如铁,沉沉压顶。

时至今日,王中军回归,阿里系资金上将给予华谊大力支持,华谊新项目正陆续启动,我们将看到由优质项目释放盈利的修复周期正缓缓展开。艰难的日子不会轻易过去,但只有当你想它会更好时,他才会更好。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