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卢梵溪:从流量时代到付费时代,接下来是超级网大

标签: 网络电影网络剧 来源:三声作者:查沁君2018-11-19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网络大电影可以去掉最初信心不足的那个“大”字,变成真正以网络平台为基石渠道发行的真正的“电影”。

  作为早一批的网生内容拓荒者,十年前卢梵溪就曾先后发起和监制过《嘻哈四重奏》、《老男孩》、《万万没想到》、《名侦探狄仁杰》等自制内容,定义了微电影、网剧、短视频等网生内容形式,并扶持过肖央、五百、叫兽易小星等网生代青年导演。

  如今,卢梵溪以耐飞联席CEO和兔子洞文化创始人的身份重新归来。

  兔子洞文化是耐飞旗下的青年厂牌,于今年诞生。“兔子是一个生命力顽强的动物,它可以快速地去成长。我们说这时代,年轻导演和年轻产业链同样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而如今很多内容和行业看似乌烟瘴气、凄苦潦倒,但是穿越后的世界会是一个神奇美妙的仙境。”卢梵溪对记者表示。

  在业务上,兔子洞文化切入超级网大、付费网剧、短视频以及动漫四大赛道,专注打造Z世代(欧美流行用语,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的网生付费内容。“新的观众有他们新的审美和爱好,谁抓住他们的关注度,谁就掌握了下一个风口。”

  在网大板块,相比那些经历过行业四年沉浮的公司,卢梵溪认为新生兔子洞文化的核心壁垒在于资源:通过链接行业内平台、投资人、精品团队,共同打造的“超级网大”——即以超级IP提升网大的剧本水准,以超级团队保证制作精良,以超级投入(单部网大不低于1000万投资)升级网大的制作条件。

  七月,“兔子洞文化”的首部网络电影《伏狐记》在爱奇艺上线。上线20天,收获数倍的回报率。“第二部作品《怪兽》不是‘保险收入’的网大类型,但我们希望做到领先半步。比方说用户渴望一个创新的现实题材或升级女权意识的女频题材,传统影视公司基于风险可能不会做,但兔子洞文化未来会做这些。”

  在网络电影这套工业化流程体系中,各个环节上需要高效配合。卢梵溪用篮球队作比网络电影:“导演相当于灵魂人物,但团队最高分的获得一定是集结所有人的力量。需要完整的步伐,配套要给导演做好。”只有编剧、分镜、导演、设计、美术、灯光、武行、后期、特效等,每个环节都有成熟和完整的配套,行业才能获得真正的上升。

  卢梵溪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网络大电影可以去掉最初信心不足的那个“大”字,变成真正以网络平台为基石渠道发行的真正的“电影”。

  以下是部分对话整理:

  从流量时代到付费时代

记者:网络电影的发展阶段你是如何划分的?从数量和质量上看,这些年网大经历了怎样的蜕变?

  卢梵溪:从最早的微电影开始,发展到现在所谓类型网大,可以划三个阶段。最开始的产品来自民间生长、自我碰撞,它们可能带一些暴力、情色,这是民间的这些导演们或者公司们,为了求生存,去摸索到的那个时候网站观众的需求。也是1.0野蛮生长的时代。

  第二个阶段大概是从2015年左右开始出现一些案例。一方面,大量资本进入,包括爱奇艺也推出来这样的模式和机制。当资本进入到各种网大公司里面,逐渐形成了网大建的片场,今天像淘梦、新片场、奇树有鱼等公司都逐渐开始机构化、规模化。另一方面,后来政策的一些调整,大家逐渐在类型上自我升级,这是另外一种求生欲。这一时期,行业好像不差钱了,也不差出口了,但是可能面临着题材类型的多元化,制作的升级这一些(问题)。

  从春节档以来,我们提出超级网大的时代。最终野蛮生长完了之后,一定是会淘出所谓的头部(内容)和相应的分级。头部(内容)跟后面的差距明显拉开,无论制作、投入、回报产出、口碑,对于平台的贡献度等。

  实际上今年也已经冒出这样的迹象。某种程度上,平台过去几年为这个事投入了很多补贴,但现在网大逐渐开始反哺平台。像爱奇艺杨向华也提到说,希望有一百个《灵魂摆渡?黄泉》,这是他们最需求的(内容),也是我们在提的(超级网大的代表)。

  记者:制作超级网大需要哪些条件?

  卢梵溪:一个是好的题材和内容,IP是一种补充,当时我们提的超级IP.第二好的团队,第三相对充沛的制作预算。

  记者:如何看待同为网生内容的网络电影和网剧,为什么网剧能提前发展起来?

  卢梵溪:网剧从2009年的《嘻哈四重奏》,当时优酷第一步自制网剧,到现在十年了,《万万没想到》第一季应该是在2013年,《心理罪》也差不多。但是网大实际上它的发展时间更短,这过程经历了大概只有三四年的时间。

  其次就是平台在升级,这是最核心的元素。最早平台是以流量为主要的收入,我要创造多少点击量、播放时长。为什么剧老创这种天价,5亿、8亿、10亿,而电影不可能。你没听说过哪一个电影版权上亿了,电影是一个单片,单片意味着你再怎么看,就是一个播放,一部剧可以创造几十个。流量时代大家以前在讲播放量,所以网剧天然就比网络电影有优势。

  但是到今天,比方说爱奇艺已经取消前台播放量呈现了。实际上今年大家也不那么去看流量了。现在我们到了付费时代、会员时代。对于平台来说,在会员没有贴片广告的情况下,它产生的价值差距没有那么大。

  这其实是网大的一种新的发展机会,这是核心问题,我就说从流量时代到付费时代,那就是网剧和网大的差距会进一步缩小。

  记者:今年的网络电影市场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趋势,比如涌现出一些头部作品,你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哪些?

  卢梵溪:《黄泉》我个人觉得具有代表性一部超级网大。在累积观众圈层的基础之上,它是相对精良的制作,而且很经济实惠。实际上有很多在不同维度上很突出的还有《镇魂法师》。

  另外一个《大蛇》主要是新类型的,因为这些东西大家一直在说,但是谁去做了并且呈现出来了?那像《怪兽》其实立项很早,两年前就开始在准备剧本。但是《怪兽》可能跟《大蛇》不同,《大蛇》是比较简单纯粹的寻找类型元素,非常精准有效。《怪兽》实际上是一个科幻怪兽包装下的温情故事,讲责任感、成长,都是不同类型的探索。

  记者:你在选择IP有什么样的喜好或者说硬性标准吗?

  卢梵溪:IP最重要的一个首先是它的独特性。因为大量雷同的比方说热血向的、玄幻向的,拔掉它的文笔之后,剩下都是雷同的模式和架构,所以独特性很重要。比方说《火神》讲述奇人异事,跟所谓盗墓探险也不是一种风格,那么在中国其实是缺少这样的作品的。

  另外一点就是人设,人物很重要,IP未来实质上是能持续产生高关注度和曝光的。比如欧美的整个系列下来最后令人印象深刻的基本上都是人物。《哈利波特》第三季讲了什么,可能记不清。但我们记住了人设、造型、典型性格和他的一个大致的形象。所以一个好的IP,在中国当下雷同的情况下,有性格魅力的人物是最重要的。

  记者:在内容生产这块,网络电影跟院线电影二者区别最大是什么?

  卢梵溪:如果说从院线电影来看,他们会觉得拍网大是小孩子过家家。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最大区别可能在于,大家还处于年轻阶段,可以肆无忌惮,没有那么多压力。

  同样的道理,我们说2.0阶段资本进入了,但资本的关注度并没有在这,如果说你同时投了一个2亿的电影和2百万的网大,你的精力肯定在电影那一头。这反而是给网大创造了更多迸发创意和想法的空间,有时候很多东西就是在过家家中去产生出来的。

  记者:兔子洞文化的变现模式主要还是to C端的付费?

  卢梵溪:首先短期内来看,付费内容。无论是付费剧还是付费网大,你可以理解为是票房,就是票房的收入。长期来说我觉得是人才和IP的。我拥有了一群优秀的人才,他们可以持续不断的去生产更优质内容。然后,我们把一线IP逐渐打造起来,让他升值。其实这些就不是特别想重复所谓的迪士尼模式,但是它需要一部一部去做。

  培养人才像“沙海淘金”

  记者:其实很多青年导演,他们没有资本或者说去进入院线,网大也是他们一个比较好的出路。现在网大在人才培养这块方向是什么?

  卢梵溪:其实跟以前说网生内容是一样的,不管网剧还是网大,无外乎就那么三种。一种就是自学成才的,所谓是非科班出身,但是因为热爱自己锤炼,这在我们看起来好像也不少,其实都是万里挑一了。像当年优酷、土豆,今年我们说快手、抖音,多少可以说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人在拍,如何能出来?为数不多的能坚持下来,就很不容易。坚持下来还要能够形成自己的故事和风格,进而产生到拍摄网大这样的长片。

  第二种就是所谓科班,各大艺术院校的。你看网大也有非常多的电影学院学生的,上戏、中戏,一些非艺术院校的艺术专业,这样的学生,短期之内还没有在大组里面或者说在大组里面还没有独立的,这是一拨主要的力量。

  第三个就是降维,曾经在传统影视里面,不管说是在哪个行业,导演、编剧,还是设计、美术,他们可能降维下来,当然对他们来说可能也是一种空间。你可以看到很多可能是在电影、电视剧里面担任副手,到网大里面来。这一个加入从去年一开始特别明显。因为觉得水平在增加,预算在增加,加上传统影视剧相对低谷,他们分流过来,明显把网大的整个技术水准提升得非常高。

  记者:你早年做青年导演计划,也是为了培养人才这一块吗?

  卢梵溪:没有。因为自己最早做青年导演没人管,所以感受深切。昨天晚上还在看一个网剧导演的剧本,跟制片人聊天,说青年导演就像在沙子里面掏金砖,掏半天能掏出半克,一克,银行有现成的金砖,不是又贵又俗嘛。其实,俗,实际大家也不见得俗,你给我个大金砖我也不嫌俗,那不是贵嘛。

  青年导演实际上他们带来了很多很重要的品质。一个就是首先他们无比热爱,愿意全身投入,这是传统的影视行业已经开始越来越欠缺的,尤其在当前收入状况比较好的时候。一群从业者如果失去了对行业敬畏,行业肯定崩。

  所以我们说真正青年不光是导演,而是这一拨人,大家自己有这样的热情,有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和敬畏,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拘束。为什么以前、包括最早在优酷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专注去做院校毕业的导演?因为已经被老师教了好多桎梏,尤其是传统的。因为我自己电影学院毕业的,我就说母校,你们不教点实用的东西吗,让学生能够出来后,或者说在校期间就能够有成熟的,而且是面对市场的(技能)。

  记者:除了导演人才之外,还有编剧、制片人才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和生存状态?

  卢梵溪:对,所谓影视,它是一个工业化的产品。其他艺术里面,只有影视是最最工业化的,音乐、诗歌、文学、绘画、雕塑都是可以以个人为单位完成的,只有影视是不可能的。你说极端当然有,我们说一个全概,这可能就概了8个职业。但是,也没有一个人能把这个事情全部做完。

  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说,即使篮球就5个人,当公牛队拿冠军的时候,往往乔丹拿的分都没有他以前拿的高,他是一个team.那影视有一个更大的团队,这一个团队里面,你说光是导演特别优秀还是说光是制片人特别优秀,是不行。当然是有一个动态平衡是一起上去的。你首先要把灵魂人物定出来,先找到一个乔丹,再给他配他旁边的还有谁,这才是一个团队。

  青年导演的价值行业大家已经意识到了,实际上我们真正希望在做的是产业上不同的结点。这也是当时紧要做的事情,包括编剧、概念设计、美术、特效、特效化妆。真正的一个行业的上升,需要完整的这样的步伐,这是兔子洞文化或者N基金接下来重点关注,导演不能丢,因为是一个影视的灵魂,但是配套要给导演做好。

  记者:N基金主要做哪些事情?

  卢梵溪:N基金我们说是Nice Partner的简称,partner首先一个是人,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大家应该是平等的关系。因为他们有他们的才华,我们可能有一些他们现在暂时缺的资源、经验,所以说它会有包括对项目的投资,大家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需要有粮草的。

  包括说对一些上升的潜力公司的股权投资,也包括大家现在关注不到的,比如说他们下一部片子,已经找了十几个摄影指导了,全部都在戏上,可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那最后通常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想找个好编剧,发现好编剧用不起;或者好编剧请来了之后,并不是自己认真在干,各种改。然后,刚开始各种挑,到最后要快开机了,跑了,编剧也凑合,剧本也凑合,甚至带着未写完的剧本就在做。

  这些东西实际大家意识不到,大家老在批评说,我们的国产的东西怎么那么差,特效5毛钱,剧本混编乱造什么样,好多东西就是因为人才供应不上。所以说,我们也会说N基金有部分会关注这一些。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