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微:动画是我做过最难的事,比土豆网难十倍

标签: 动画电影追光动画 来源:虎嗅网作者:娱乐淘金2017-07-21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历史5年的《阿唐奇遇》将于7月21日上映,时隔一年追光动画再创新作,卷土重来。

原标题:历时5年的《阿唐奇遇》终上映,王微:动画是我做过最难的事,比土豆网难十倍

2016年1月1日,“土豆网创始人王微转型之作”《小门神》上映,这部被BAT同时投资的动画电影,没有得到与其关注度相匹配的回报——亏本了。

时隔一年半,王微创立的追光动画第二部作品《阿唐奇遇》卷土重来,于7月21日首映,同样延续了王微自编自导。不同的是,整个团队对动画电影的理解更进一步,王微认为,“《阿唐奇遇》是比《小门神》有巨大提高的一个片子”。

《阿唐奇遇》首映日预排片比为8.8%,低于《父子雄兵》(23.4%)、《绣春刀II:修罗战场》(21.8%)、《悟空传》(15.7%)。该档期内,动画电影《大护法》定位成人且排片量不高,相比之下,与《阿唐奇遇》同样走家庭路线的《神偷奶爸3》更具威胁。

不久前,记者专访到王微,聊了聊自《小门神》以来,他学到了什么,又如何将这些应用到新作品《阿唐奇遇》。

投资不菲的《小门神》,为何让王微失望?

2016年1月1日,追光动画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小门神》公映,当时距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造9.5亿票房神话已半年有余。动画市场正是资本热土,《小门神》顶着“土豆网创始人王微转型之作”的光环被外界高度关注。

当时有人帮忙算账,“《小门神》投资额为 1.3 亿元,要收回成本至少需要4亿左右的票房。”最终,《小门神》的票房止步于7800万元人民币。

正如王微所说,《小门神》“运气不太好”,首映排片量达11.4%,却与《唐人街探案》、《老炮儿》、《寻龙诀》对战,不具优势。上映第四日,《小门神》票房表现已趋于平淡,累计票房6000多万,又逢粉丝电影《神探夏洛克》首映,排片量降至3.7%。

如今追光动画的第二部动画电影《阿唐奇遇》上映,不妨回头看看《小门神》当时究竟做错了哪些事。

记者:去年的《小门神》,当时据说要3、4亿票房才可以说收回成本,但最后票房只有7000多万?

王微:8000万不到,肯定亏本了。

记者:算是意料之外的结果吗?

王微:肯定比预期的低。我们(当时)这么算,网络收入大概几千万,海外还有些收入,国内也用不着3亿,1亿七八千万就够收回成本了。

当时首周末(票房)还可以,有6000万的票房。通常情况下,一个片子的首周末票乘以2.5就是最终的电影票房,特别好的(电影)可能乘4,不太好的乘1.5.结果我们发现(《小门神》)连1.5都没乘到,有很多因素在里面。我们有点失望。

记者:您觉得是哪些因素造成的?

王微:最主要还是作品本身,《小门神》是追光第一部作品,我们本想做家庭向的电影,但是《小门神》太沉重了一些。

另外定位(也有问题),开始预告片宣传的时候,吸引了一大批特别年轻的男性观众,这其实不对,那不是我们想要的第一批的观众。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

王微:预告片不是我剪的,宣传都是阿里交给外面的娱乐公司,他们是出品方之一,可能大家对定位有一些认知上的差异。我们跟他们都是新团队,他们期间换过好多人,到后来也搞不清楚谁是谁,负责人换了有三拨。我们自己也不懂,磨合、执行上的问题还蛮多的。

我们认为《小门神》就是一个家庭电影,他们可能觉得《大圣归来》火了,想定位偏年轻的男性观众。那个片子肯定不是针对年轻男性观众的,所以第一批观众带动了一些负面口碑。

还有排片上运气也不太好,我觉得有很多因素,运气不太好,片子定位有一些问题。

记者:《小门神》上映前没有做调研吗?

王微:我们第一次做(动画电影),其实也调研了,但是得到的结果分析不太有用,没太看得出(问题)来。电影虽然是古老的行业,但在中国相当于新兴的行业,很多时候观众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们也找不到观众是谁。

我们这次再做调研的时候,就花了非常多的时间推敲该怎么样去设计调研问题,不是泛泛的那些东西,也没有找调查公司帮我们去弄。

哪些坑,《阿唐奇遇》不想再踩了?

《阿唐奇遇》总投资8500万人民币成本,耗时5年,制作人员同时投入的峰值是160多人。2016年3月起,《阿唐奇遇》先后做了四轮试映,试映电影算是半成品,没有最终混音、一些东西没有颜色、没有动画,就连配乐都是临时的。

王微告诉记者,“一般观众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事”,之所以这样做是为进一步修改作品流出空间,“离最终的电影还差很远”。

《阿唐奇遇》每隔3个月做一次试映,观众观影后填写调查问卷,电影相应地再调整,最后一版在去年11月份敲定。

对于追光动画来说,《小门神》更具教科书意义,除了以上这些看得见的准备,更多的来之不易的养料被融入在《阿唐奇遇》的每个制作环节中。

记者:《阿唐奇遇》的目标受众会是25岁到30岁左右的女性,包括家庭观众?

王微:我们最主要的受众还是家庭观众,35岁上下的父母、5岁以上的小孩。年轻女性可能是相对次要一些,因为金猪那个角色比较受女孩喜欢,年轻男性就不是我们想要的观众。

记者:您觉得这一年多以来,观众有成长或者变化吗?

王微:我觉得观众的变化蛮大的,在电影行业大家最常谈到的:没想到像《冈仁波齐》、《摔跤吧!爸爸》居然会这么火,不少人在说,打动人的一个故事,不要明星也是OK的。

观众真的成长得非常快,现在很多观众进电影院之前知道自己要看些什么片子,而不是因为电影票是5块9而去看。

记者:《阿唐奇遇》吸取了《小门神》哪些教训?

王微:教训说了别人也听不懂,自己做一遍就知道了。

我觉得《阿唐奇遇》是比《小门神》有巨大提高的一个片子,是温暖、幽默,还挺东方的一个故事,光靠教训没用的。《小门神》做得很痛苦,观众看了能感受到创作者的痛苦,整个团队都非常痛苦,都没经验,就是二十七八岁的平均年龄没有多少经验。(问:没有想请一个大神过来?)

那都是扯淡,如果你身在其中就知道这都是扯淡的。最主要的,我们一开始的目标是中国团队做中国故事,面对中国的观众,我们就只能这么去做。

记者:您认为什么是中国风呢?

王微:我们现在都很混淆,没有一个人能够上升到理论层面,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观点看法。最后我们不争论了,《阿唐奇遇》就是中国的角色、发生在中国的故事,我们把它表现出来就好了。在视觉上,我们多做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记者:比如表情、动作,你们都在摸索中国人是如何表现的?

嘉宾:对,做《小门神》的时候,就在(摸索)表情的事情,要笑到多高、眼睛要放到多大,大家都说中国人的表情相对比较少一些,美国人表情会丰富一些。你觉得角色的动作幅度合理了还不够,还就要讨论为什么这个可以。

做个茶宠(动画电影),我们买了几百个茶宠回来,淘宝上面所有能买到的都买了。我们在分析它的时候有几个目标:第一、要做出12个茶宠角色,第二、任何一个茶宠的角色都不能是在淘宝上已经可以买到的。

记者:所谓中国人的动作、神态等,你们总结出规律了吗?

王微:有一些,但这个也没有什么用,最后角色都是动画师表演出来的,做动画之前都要让动画师表演一遍。

比如画一条狗,动画师要自己爬一遍,大家互相探讨是不是这样的感觉。表演我们会拍下来,剪好,大家一起坐那看,不能只凭想象。的确有一些通用的规则,但每个角色都是活生生的,有自己的身份特点跟动机,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不一样。

记者:现在您看《阿唐奇遇》满意吗?

王微:大家都说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动画电影尤其是的,我一般做好就不看了。比如说游乐场,现在再看,我觉得它有很多问题,它的结构设计可以更有特点一些。

做动画比做土豆网难十倍,王微:太累了,要歇几年

王微说,动画电影要下慢功夫,四、五年出一部作品。

然而,由于动画制作流程长且严格细分,说起来,只要工作人员把某项目属于自己环节的事情做完,就可以进入到下一个项目了,不必等整个动画制作流程结束。因此,追光动画几乎每年有一部新作品上映。

《阿唐奇遇》后,王微坦言制作动画开始有些得心应手了,但这成长过程之痛苦,却比当年创建土豆网还要难上十倍。

记者:追光的动画是几部同时在做,是怎样运作的?

王微:动画电影我们分周期做,一部电影下来差不多将近5年,这5年里有3年时间在做故事大纲、剧本设计,1年时间做故事板绘,1年时间制作,在制作期每天开10多个会。

比如说《阿唐奇遇》,过去一年是密集的制作期。如果两个电影同时在制作期,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制作《小门神》的时候,您写的《阿唐奇遇》?

王微:要更早了,阿唐的故事得是5年写的。差不多在成立追光前后,追光正式成立是在2013年4月份。成立前一个多月写了一个《小门神》,阿唐差不多是2013年二、三月份有了一个故事大纲。

剧本其实写起来很快的,大纲是非常费时间的。《小门神》的时候是没做过动画电影,我当时想象动画电影是什么样的,但是里面有很多的错误,现在再来,我肯定不会这么去写,动画电影有它的特点,要扬长避短。

记者:如何扬长避短?

王微:很简单,动画电影最好是一个想象出来的事件,越是超出正常的物理环境,越容易发挥动画电影的优势。动画最好是不要碰人,普通人太普通了,很多非常了不起的动画电影,用了人之后就是讲一个普通人的故事,观众的接纳程度和影响力相对就差很多。

你看吉卜力的很多片子都是这样的,《侧耳倾听》我非常喜欢,它用动画形式做了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但是你用奇思妙想的东西会更好、更容易一些,我是说容易发挥。

《侧耳倾听》剧照

记者:什么时候意识到《小门神》的某些东西可能做错了?

王微:前后有差不多三四年时间(制作《小门神》)。每个阶段都有(意识到失误),断断续续的。

一开始做故事板,你会发现故事哪里不太好,要马上改。但一旦有了结构,再改动就很难,要把很多东西废弃掉,就要做评估,值不值得改。到了制作环节我发现有些东西应该让它们在另外一个场景里面。比如神界人间通道,如果再写的话,会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会让角色只是跑过去而已。

记者:如果发现哪里不对,能进行大改吗?

王微:看情况,有的是完全不对,那就麻烦了,一个角色从建模型、板定上颜色再到动起来要半年时间。你要大改半年的时间就废掉了。

记者:到动画行业之前,有没有想过会这么难?

王微:之前美国非常知名的一个电影公司人过来,他们说在美国很多人觉得自己有资源、有能力(去做动画),最终不到5%的项目能够做出来,非常难。我们做出来了,而且不是只有一部,第三部也在进行中。

动画电影是你全身心投入进去还不够,因为不单是你一个人,一说到创作跟艺术,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各个环节)有太多东西可以改变,从剧本到故事板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东西。大家可能要好几年时间天天在一起(磨合),反正(动画电影)是我做过最困难的一件事情,比(做)土豆(网)难十倍,这么说大家会觉得好像有点夸张,真的是难十倍。

记者:什么时候您感觉有些得心应手了?

王微:我觉得一直到《阿唐奇遇》做完吧,完全做完,差不多(今年)四、五月份,最后混音都完了。《小门神》吃过的亏,我在《阿唐奇遇》基本避免了一些,这样基本上算是知道动画电影是怎么回事了。

记者: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是?

王微:最就成就感的时刻就,对我们来说都是这个角色第一个动起来的镜头。从开始构思,到第一个角色做出第一个动作,(要)三年半的时间。你都已经对它非常熟悉了,当看到它活过来的时候,大家会觉得就是它,或者说,不对吧?这个人怎么长成这样?

记者:您之前说三部电影之后,可能就不亲自导了?

王微:我先歇一阵子。因为很累,真的非常累,第四部电影就是我们原来动画总监(导演的),他已经十几年经验了。(问:全部放手给他?)

也没有完全,因为很多东西其实没那么容易了。他已经(在动画行业)十几年了,从动画师开始做,(如今)接手动画导演,终于到人生巅峰了。结果干了一个月,抱着我都快哭了,说“我才知道这事情这么难”。真的是,(他)整个脸上都是包。

记者:之后您做什么?

王微:我歇几年再做一个。公司还有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市场、宣传,还有VR产品。导演我还得帮帮忙,(动画电影)很多坑,他至少知道有哪些坑,比我一开始强多了。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