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游联动背后的核心是什么

标签: 电影游戏内容 来源:深壹作者:六出瑛琭2018-12-28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电影和游戏真的可以互相转化共同促进吗?它们的渊源究竟有多深?今后又会有怎样奇妙的交集?

商业电影和游戏之间似乎有天然的联系。一方面是越来越多优秀的游戏被改编成电影,例如《生化危机:终章》《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据说连俄罗斯方块都已经在做电影改编。另一方面,基于热门影视剧开发出来的游戏(主要是手游)虽然质量参差不齐,但数量仍持续增加。

但是,电影和游戏真的可以互相转化共同促进吗?它们的渊源究竟有多深,今后又可能会有怎样奇妙的交集呢?

从游戏到电影

把游戏改编成电影的操作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电子游戏的历史只有短短三四十年的时间,无论是受众规模还是影响力,都难以与商业电影这位前辈相媲美。因此,“游而优则影”,将优秀的游戏IP电影化,对游戏开发商和电影制片厂来说,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早在二十多年前,好莱坞的制片厂们便打起了游戏IP改编电影的主意。1993年,一部惊天动地的《超级马里奥兄弟》真人电影横空出世。这部电影改编自任天堂的王牌游戏——1985年的《超级马里奥兄弟》。

然而,与躺在神坛中的原作相比,这部游戏改编电影的成绩一塌糊涂。该电影4800万美金的投资在当时不可谓不大,上映后却仅仅收回2090万的票房,舆论的评价更是惨不忍睹。

次年,《街头霸王》诞生,收获了1亿美元票房,成为第一部广受影迷喜爱的游戏改编电影。好莱坞似乎摸到了观众的类型偏好,在之后的几年陆续将格斗类游戏搬上大银幕,包括大家所熟知的《街头霸王》《双截龙》《真人快打》等等。

但这些电影普遍制作粗糙,情节幼稚荒谬,人物的行为缺乏合理的动机、内心情感单薄,所有角色就像没有灵魂的“游戏人物”,而非“电影人物”,因此饱受诟病。

在20世纪末,又出现一波魔幻、科幻题材游戏改编的电影,如《铁翼司令》《龙与地下城》,虽然剧情低幼的问题有所改观,同时也充分发挥了电影的视觉效果技术,但依然难以让人印象深刻。

直到新世纪,游戏改编电影才迎来一个正面案例。2001年,由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茱莉主演的游戏改编电影《古墓丽影》正式上映,在北美狂收了1.3亿美金的票房,截至今日,这个记录依然没有被其他游戏改编电影超越。

时光网评价,“这部电影改编中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让安吉丽娜·朱莉扮演劳拉,无论性感的外形和带有野性的气质都与游戏主角颇为贴合,散发着过人的魅力。”

据说劳拉的扮演者朱莉,是由数万名资深游戏玩家在网上投票选出的。电影的女主形象深入人心,以致后来新的《古墓丽影》游戏,仅仅因为女主角的形象和安吉丽娜·茱莉差别过大而遭到无数影迷和玩家的吐槽。

不过女主形象的成功没有掩盖《古墓丽影》在故事方面的羸弱,情节没有新意,叙事焦点不清晰,人们称其为“游戏改编道路上的倒退”。真正算是该类型的成功之作,应该是2002年的《生化危机》。

该片最大的亮点是不拘于游戏原有的剧情设定,大胆创造了原作中并不存在的女主爱丽丝,而原作中玩家的“化身”吉尔、克莱尔等人则成为无足轻重的配角。

该片导演保罗·安德森在开拍前就宣布,自己不会为了迎合游戏迷的口味而让影片充满僵尸。实际上,这部电影充满了悬念,还原了游戏的解谜特点,调动了观众的参与性,从内在上忠实了原著。

同样大胆原创的,是由iOS爆款游戏《愤怒的小鸟》改编的同名动画电影。由于原作本身没有主线剧情,这部电影基本搭建了故事线,并通过巧妙的设定丰富了游戏世界观,比如通过剧情解释了“鸟儿们为什么这么愤怒?”这一游戏设定。

这个游戏当时已经处于垂死挣扎的边缘,但改编电影却获得了意外的成功——全球票房近3.5亿美元,北美本土票房也超过1亿美元。

21世纪之后,游戏改编类电影逐渐变多,而且成为了好莱坞大制片厂的宠儿,出现了《魔兽:崛起》这样1.6亿的大制作,当年以小搏大的情况几乎不复存在。这类影片基于庞大的粉丝群,即使口碑不佳,多数依旧能稳赚不赔。

游戏改编模式主要分为“移植”和“原创”两种模式。由于媒介性的差异,游戏文本提供更多是一种“情境”,至于情节常常没有电影那样明确的因果联系,也因此直接把游戏情节模式“移植”到电影中,就容易形成混乱或荒谬感。游戏主角本身没有太鲜明的性格特点,因为这样玩家才能将自己代入进去,如果原样“移植”到电影中,得到的就是扁平化的人物。

游戏改编电影得益于庞大的受众基础,但也可能因为过分讨好游戏受众,反而得不到观众的认可。其实游戏受众在看电影时,也希望看到一部符合电影规律的作品,因此创作者应该敢于“原创”,为电影化做出更多努力。

纵观游戏改编电影这25年的历史,其实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所以说还属于拓荒期。但目前游戏改编电影的潮流不减,甚至有壮大的趋势,相信未来这一模式会更加成熟。

从电影到游戏

相对于游戏的电影化来说,电影的游戏化是近几年逐渐流行起来的一种操作。

假设你是一位电影的主创,对自己的作品非常自信,那么怎样才能让这个作品的价值最大化呢?答案很简单:做周边。

当然,现在这种商业行为有了一个更加高大上的名字:“IP开发”。而这几年,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应用的火爆,让电影公司看到了“IP开发”的一条新途径,那就是电影周边手游的开发。

漫威影业就深谙此道。如果你去苹果手机的APP Store上去搜索漫威人物“蜘蛛侠”,会找到七个漫威官方授权的手机游戏。

这其中的四个都是漫威全明星大乱斗式的游戏,蜘蛛侠只是作为可用角色出现。而另外三个以蜘蛛侠为主角的游戏,是这样自我介绍的:

《超凡蜘蛛侠》:2012年《超凡蜘蛛侠》官方授权游戏;

《超凡蜘蛛侠2》:《超凡蜘蛛侠2》官方授权游戏;

《蜘蛛侠:飞越无限》:跑酷游戏,内容随着漫威电影同步更新,最新的版本已经引入了《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故事。

事实上,这些用着漫威电影里的人物和故事,介绍里写着“正版”“官方”的手游们,和其他漫威的周边一样,都是“授权+外包”的开发模式。例如上述提到的这几款“蜘蛛侠”手游,其开发商就是手游界的元老级公司“Gameloft”。

也正是仰仗着漫威的名气和Gameloft这种级别的大工作室扎实的游戏制作功底,漫威系的手游绝大多数都能在热度消退之前牢牢坐稳各大App Store的编辑推荐栏和下载排行榜前列,得到市场的认可。

这些游戏一方面为游戏公司增加了大笔营收,另一方面也为漫威的电影提供了强大的宣传效果,巩固并增强了漫威IP的市场影响力,一举多得。

而在国内,影游联动也有着相当成功的案例。2015年暑期档,跟随着《花千骨》热播而上架的同名手游在一个月内获得了1000万名玩家,收入达到了足足2.5亿。

类似漫威和花千骨这样成功的案例迅速被后来者们效仿。从15年往后,无论中外,用手机游戏来给热门电影造势似乎成了新兴大作的标配。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电影IP都有漫威人物的影响力,也不是所有的合作游戏开发商都是Gameloft或者EA,绝大多数电影IP改编类手游都相当平庸。

这类手游的基本操作模式是,游戏玩法模仿市面上比较流行的某个游戏,然后把电影里的人物或情节往这个玩法上一套就大功告成了。

2016-2017年是所谓“影游联动”爆发式增长的两年,期间无数制作低劣,内容无聊的手游顶着电影的热度上架,趁着电影的热度捞一把之后迅速销声匿迹,关服的关服,停运的停运,留下一地鸡毛。

观众和玩家的耐心毕竟是有限的,今年国内外对于“影游联动”的追捧明显降低了好几个热度,市场重新趋于理性。

电影与游戏的互相融合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受众需求的变化,“影游联动”已经不只是游戏和电影之间的互相转换,游戏本身就在加入更多电影的元素,而电影也在尝试增加“互动性”向游戏靠近,游戏和电影的边界在逐渐打破。

总所周知,随着游戏的更新迭代,大型游戏的画面效果已经无限逼近大片的质感,很多单机游戏都会安插纯观赏性质的剧情段落。

比如《刺客信条》开头就有长达数分钟完全模拟电影镜头的剧情。2016年的爆款手游《阴阳师》本身就注重剧情和世界观的搭建,声音方面更是请到了国际知名电影配乐师梅林茂来创作背景音乐,再加上一众动画声优为角色配音,视听体验不亚于动画大片。

在这样的趋势下,很多人把游戏称为电影之后的“第九艺术”,甚至有取代电影的可能。但与此同时,可能是察觉到受众需求的变化,电影也在向游戏靠拢。

游戏区别与电影最大的地方在于它的“互动性”,玩家可以自由选择剧情线。但早在1967年,电影就在尝试加入“互动性”,那是由捷克导演拉杜兹·辛瑟拉拍摄的《一个男人与他的房子》。观众在看这部电影时,可以通过座椅上的按钮来决定每个关键节点的剧情发展。

到了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游戏的“互动性”以更巧妙的方式融入到电影当中。

玩过《愤怒的小鸟冲冲冲》的受众,在观看电影《愤怒的小鸟》时将会有意外收获,因为电影结尾出现“胖红徽章”字幕时,可以用手机识别音频来解锁游戏的新关卡。这种联动的模式将受众在两种产品中的体验进行了无缝链接,实现了游戏与电影的双赢。

VR电影被看作是电影的未来,威尼斯电影节以及北京电影节都开始了VR展映单元。从目前受众的体验反馈来看,VR极强的互动性让电影更加接近游戏。

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影游联动”这个概念,其中真正的核心不是电影,也不是游戏,而是内容(IP)。而“内容”本身的培育才是重点。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