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讨论:国产动画电影距离好莱坞还有多远?

标签: 电影动画电影 来源:艺恩网作者:2015-11-04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真正能够生产出优秀作品的公司一定是资本和市场结合的公司。每一个在动画产品和项目里面找到自己合适、正确的位置才是对于整个动画作品的彻底的推动。

2015年是中国文娱产业,尤其是国产电影产业崛起的一年,也注定是中国文娱产业全面进入泛娱乐时代至关重要的一年。经济结构的调整,国家政策的倾斜,消费者的客观需求都将文娱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作为影视大数据平台的领航者,由艺恩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文娱创新峰会于10月27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饭店拉开帷幕。来自国内外业内领军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近1200名,就当下热门话题展开深入交流,参会人数,议题深度、广度,与热点的结合度皆创历届艺恩文娱产业峰会之最。

以下是现场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互动讨论环节将邀请动画界的大佬们一起来集思广益进行思想上的碰撞。

我们这个环节邀请到的主持人是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大圣归来制片人路伟先生。有妖气动漫总裁周靖淇。原力电脑动画制作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赵锐先生。深圳市环球数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勇先生。Gener8执行制片人保罗·贝克尔(Paul Becker)。每日视界动画董事长黄健明先生。 Base创始人兼CEO-Chris Bremble。

路伟: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每一位人,现在把一些问题开始就抛出来,大家诚恳地来说,发自内心的。

第一个问题,在今年暑期档之后我们看动画电影,什么样的创作和运营状态才是理想的状态?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一个动画电影更好地呈现在大家面前?这个话题大家都可以说,我刚才问的问题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分别回答,让每个话题深入地沟通一下。黄总要不然你先聊聊。

黄健明:我是来自于每日视界。谈到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从我的体会来讲,一个完全市场化自由竞争的环境就是最好的环境,它应该是让优秀的作品能够有机会优先露出头来,这个选择我觉得应该是让市场自然而然的选择和倒台。我相信这样一种竞争机制能够培养和创造出好的作品,也能够培养和创作出国内好的动画品牌和动画形象。

肖勇:路伟问了一个理想的环境,许个愿的话我是希望三个“三”。希望有三年的时间,给我300人的团队,这300人的团队都要三年以上的实战经验。有这个条件的情况下,我觉得可以创作出一部自己觉得非常称心,能够给观众看的动画电影。要有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创造一个好的动画电影?我觉得要有想法、有钱、最后有充分的时间去让你实现这个片子。

路伟:我们知道贝克尔做了很多大片,中国电影这个市场上动画电影这个最好的创作和运营状态是什么样的?

贝克尔:不好意思我本来要讲中文,但是中文退步太多了,所以要请翻译小姐讲。三个观点,第一需要一些时间去创作一些非常好的剧本,让我的剧本有非常好的连贯性。第二,需要有一些对这个剧本或者对这个电影有一个非常深入的了解,包括动画师需要知道我怎么样才能作出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动画电影。第三,大家要作出努力,如何在吸引儿童的同时也能吸引成年人。

路伟:我们知道Base在中国电影工业里面做了非常多优秀的作品。我和Base还聊了一些,也知道你们准备一些原创的动画电影。你对这个电影环境期望是什么样子的?

Chris Bremble:从人才方面来看,我们中国的动画人才经过很多年的发展,目前来说数量终于达到了一个可以去支撑这个产业。第二,故事还是相当重要,怎么样有耐心反复修改一个故事让它达到一个成熟的程度,为这个市场做一些改变,调整它。第三,就是速度。我们的创意和人才,怎么样迅速的执行才让这个创意能够在市场的环境之下表达出来,为观众所接纳。

路伟:那现在是周总他们也在做准备一些动画电影或者是跨界的电影。我们想听一下周总,定对于现在创作环境和运行环境的一些看法。

周靖淇:首先我对环境已经别无所求了。整个大的市场空间也好,观众的观影也好,包括出现大的极端案例也好,都给予这个市场充分的信心,并且让所有人充满了信心去做这样一个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环境上,可能已经不能再要求这个市场为我们做更多了。你刚才提到的耐心非常重要,一群人在一起只要付出足够多的耐心一定能够创造奇迹。一个团队在一起哪怕经历了很多次的失败,但是只要有耐心,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下面能够专注创作的话,它就一定能够收获到它想要的奇迹。谢谢。

路伟:谢谢分享。我们知道业内特别著名的公司就是原力动画一直在国际合作上做了很多。刚才我和赵总沟通他们也正在准备一些原创的作品。

赵锐:市场角度来讲已经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了。制作层面上来讲中国公司已经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有能力做了。站在市场角度如果有更多成功电影,真正以为正我们这个行业走向成熟了,我希望更多像《大圣归来》这样成功的影片。

路伟:正是因为《大圣归来》这一部电影给我们团队甚至很多投资公司或者出品公司有很多的启发,这些启发都是教训。我们看电影的字幕有很多是出品人制片人,监制、导演,有非常多的角色。在电影的投资和运行、决策以及对市场的沟通方面,我相信并不是特别清晰。我想就这个问题问问两位国际友人,一位是贝克尔一位是Chris Bremble,你们对于出品人、执行人、导演和监制的看法,他对一个电影运行过程中的作用和他们职责的分工。我相信这是一个特别朴素而又特别重要的问题。中国很多制片方没有把这个职责理清楚。谢谢。

贝克尔:所有角色对于一个非常成功的电影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导演来说它需要有非常好的创作性,创作是它的一个核心。其次,导演不仅仅需要创造力还需要一个执行力。导演需要注意到整个流程是怎样进行的,同时还需要激励或者鼓励工作人员进行以下的相关工作。当遇到困难或者说当遇到差错出现问题的时候,导演在解决问题和弥补差错的时候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路伟:谢谢。

Chris Bremble:对于我来说,制片人相当于机械师的角色。它必须要知道一个电影拍摄出来最后的原理以及如何运用技术去完成这件事。而出品人应该是协调前几集电影的出品的相关事宜。

路伟:这个问题看上去特别的傻,特别普通,其实我认为特别重要。中国电影下一步它到底是以制片为中心还是以导演为中心。我们在一些项目上已经开始遇到这么多的问题,我希望这么多的问题能够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能够通过市场的发展,慢慢形成一个具有我们中国市场特点的解决方案。

黄健明:正好说到这个话题,和陆总所说的一样,在中国我觉得目前这个所有动画公司分两种类型,第一种是老板或创始人自己就是干动画、干制作的,他想做一个动画作品,他们做的作品往往有原创或者创作情怀在里面的。另一种公司发展更快一些,他们由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看到陆总挣钱了,他也马上投一个动画公司,这两类公司都很难成功。我认为,真正能够生产出优秀作品的公司一定是资本和市场结合的公司。每一个在动画产品和项目里面找到自己合适、正确的位置才是对于整个动画作品的彻底的推动。可能我们还得失败一两次才能找到自己我是干该什么。

路伟:谢谢黄先生的补充。从业了这么多年特别是刚才赵总和黄总你们俩位,对当下中国电影,你们觉得哪种动画电影更好卖?

赵锐:类型分为两种,一类当然是家庭类的动画电影,除了孩子能够欣赏,更多父母、成年人从动画电影里面获得他们的感情的需求或者是娱乐的需求,我觉得这类电影他们可能更容易成功。《大圣归来》大家应该知道他的观影群体更多的是成年人的观众,年轻人去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驱动力。我们自己开发的类型,家庭类型是我们最主要的方向。还有另外一个电影,我们跟郭敬明电影正在合拍一部电影是《爵迹》,大部分的粉丝可能都不太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电影?我们最近才开始做宣传,这是一个完全用电脑动画技术实现一个全CG的电影,应该说是一部高科技的电影。就我们自己体会而言,传统的家庭动画电影一定是未来高票房的动画电影类型,另外一种还是视觉效果,要颠覆大家对动画片的认识,有更多完全以视觉效果为主,同时魔幻或者是科幻CG动画电影类型出现。

黄健明:我接着刚才赵总的问题。我也觉得是家庭类的、合家欢的类型是最好卖的。合家欢电影才是未来动画电影最好的票房电影。

路伟:我想问一下,皮克斯动画是北美知名的动画厂商,今年他的一部作品《头脑特工队》在北美上映后获得了不错的反响,但是来到中国后,市场反应并不理想,皮克斯这样顶级工作室出品的《头脑特工队》在中国有这样的表现,我想听听您的看法。

贝克尔:我觉得《头脑特工队》是一个非常好的作品,我看到它的时候非常震惊,它是一个非常适合孩子适合儿童的电影。说到它的《头脑特工队》的表现,电影公司会在意它的表现,有的时候会很高,有可能是一个不稳定的状态,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

路伟:中国市场能够容纳多少动画电影,大家对动画电影的预期有没有一些新的变化?

周靖淇:首先是这个样子,动画电影整体的市场表现和去年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很大的因素是因为从品质上来讲我们整个动画电影和去年相比虽然出现了《大圣归来》这样的黑马,但是整体市场上影片的风格、类型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它的不增长是因为我们整个行业或者说整个行业面向我们推出什么产品,动画电影都是很难破亿的。我们第一次来尝试打造中国的青年观众市场,这样的话也就还算是取得了一个成绩。    

路伟:您从这几年的经验看一下,动画电影投资和动画电影期望也好,对市场也好,对投资也好,你大概有什么样的观点?

肖勇:我觉得动画片的市场还是非常大的。就统计去年,应该有47部动画电影,我觉得今年数量更增大,可以达到60部左右。如果明年、后年有更多动画片出来,虽然部分可能去复制《大圣归来》这样一个奇迹,但是相信也会有一些新的方式创造出一些新的奇迹。这样子来看,国产的动画电影,我觉得后面大家的期待值它至少是要过亿,能创作好几亿的票房,这都是有可能的。动画电影现在基本上最低投资都得在三千万左右,要想达到良性循环,影片的票房必须过亿,这是保持动画电影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至于说动画电影是不是要年轻观众?相关数据说明了这个问题,现在年轻观众群体,情侣占了70%多,家庭观众才占了不到四分之一。北美趋势来讲,70后90后这些家庭观影的观众越来越多,我相信未来的动画电影将以加速度前进,这个加速度可能会跑过我们整个电影平均数。

路伟:谢谢。这个问题抛给克瑞斯和赵锐,Base是我见到在中国最大的电影特效公司了,那么多人,几层楼。这是一个成功的,在中国市场上做全球顶级CG水平的公司。赵锐在美国投资了一个公司,也是做动画电影这是两个不同的角度。我想听听两位在这个话题上的碰撞,关于中国动画国际制片。

  Chris Bremble: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和我的经历类似,我们在企业成长过程中都助力了与国际间的合作,我们也有过很多的国际上的合作伙伴。《捉妖记》我们参与了绝大部分特效制作,是中国最大规模的特效电影。接下来,《星球大战》这是一个全球破纪录的影片,我们也做的非常多的工作。所以和国际上的合作,使中国的电影也好,中国电影行业同行们在走向国际化以及不断壮大自身的过程中,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路伟:谢谢。

赵锐:我可以跟大家说一下我们为什么做国际化。原力做国际化一开始是一个逼不得已的。我们建立这家公司之前,我们的目标就是做最高质量的动画电影,这是我们很多公司里面的核心骨干的终级的目标。当时我们发现做高质量的影片中国的市场太小了,可以说这个市场上面充斥了很多可能成本非常低,质量也很低的这样一些影片。站在我们的角度,原力整个运作体系已经不能在市场上找到生存空间。有人问我为什么投这么多的钱到海外做这样的事?我们有很重要的两点:

1,海外的市场比我们的市场成熟非常多。我们影片如果能够在海外上映,它的风险、高投入、高质量的风险反而比较小。我们选择海外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实际上我们是为了降低风险而不是为了增加风险。

2,因为我们希望做高质量的影片,不仅仅是在中国市场。我们希望真正跨界,不仅仅在中国成功,也希望在在国际上成功。我们所有影片都是我们有100%的知识产权,完全是我们自己的IP。

  还有一个做国际化的原因是,我们希望打开一条通道,自己的影片能不能进入好莱坞发行?你必须要在当地落地。中国电话生产和制作还是在中国完成的,所以这也是我们原力国际化的模式。

路伟:关于这个话题其实我还特别想听一下贝克尔,你将来有没有在中国建立工作室的计划?

贝克尔:我对进入中国市场有这样的计划,而且有非常高的期望。对于2D转3D,3D转2D来说,中国质量可能做的很好,需要海外的帮助。好莱坞的指导以及基础的支持。我现在有这样的打算,把新的产品引入到中国,让3D电影和转制,效果看起来更好,质量上更有保证。劳动力方面,我们需要一些相对来说价格低廉,比较廉价的劳动力。所以我们会用印度,包括印度、加拿大、中国的一些劳动力让3D的转制、3D的电影质量更好,至少来说要保持它的质量标准。

路伟:谢谢。大家对动画电影衍生品怎么看的,什么样的动画电影适合做衍生品。我希望你们两位可以回答一下。

黄健明:衍生品最重要的是你的影片里面的形象是能够吸引观众的,它是可爱的,它是有娱乐的价值和视觉独特性。你那个产品放在那儿,能够在所有类型产品里面,它的形象是能够独树一帜的,我觉得才最有价值。如果大家都长得差不多,可能这个识别性就会差一些。整个影片前期开发和设计的时候,需要提前为自己的衍生品将来的推广做一个准备。这个准备不包括资金运作上的准备,包括视觉形象上的准备,如何在同质的产品里面脱颖而出。

肖勇:我觉得还是以电影为中心。观众去影院并不是考虑你的衍生品而是想享受那90分钟。本身我们目前没有考虑衍生产品,纯粹就是把它作为一部三维电脑动画,而是视觉立体的三维电脑动画,这些片子很是都是打着立体,但是很弱的立体。但是我们这部3D电影,给大家真正立体视觉的冲击。这是衍生品与游戏的活动,以用户为中心开发,这是现阶段国产动画电影的特征。

路伟:请贝克尔在国际视野上看这个问题。

贝克尔:我认为在衍生品这个领域我需要一个非常谨慎的态度。整体上来说大家需要对衍生品有一个非常小心、非常谨慎的态度。像电影《冰雪奇缘》,他们花的钱,想让衍生品在电影上映之前赚到钱。大家看到一些电影之前就看到衍生品的玩具。在衍生品领域,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动画电影的定位是怎么样的,如果你的电影定位是成年人可能在这个方面你需要更谨慎一些。

路伟:OK。虽然时间不多但是我还是想听听剩下三位嘉宾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

  Chris Bremble:对我来说衍生品它其实是一个跟观众的互动方式。在观众走出影院欣赏完90分钟故事以后如何持续的给他们一个体验?持续和他们有一个交流,衍生品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在做衍生品方面喜好和眼光非常重要。第二准备方面,真正操作实战阶段我们目前来说在市场上还是处于初期阶段,怎么样去预计衍生品的销量,怎么去设计各种衍生品的产品以及怎么去准备它的库存、销售渠道等等,都是我们需要去实践的地方。最后,大家如果关注《捉妖记》,虽然《捉妖记》这个电影取得巨大成功,但是衍生品方面做的还有欠缺的地方,没有达到让市场满意的程度。

路伟:您对成人化衍生品怎么看?

周靖淇:很可惜,《十万个冷笑话》没有在同时间内推出衍生品,于是错过这个市场机遇。什么样的动画适合做衍生品?一个适不适合,一个叫做不做得好?适不适合蛮简单。所有有想象力的产品就适合做衍生品。有想象力的作品,哪怕不是动画片,《星球大战》大家很想有它的衍生品。另外一个,适合做不适合做,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衡量标准,第一是动画片都能做,第二适合做不适合做,就是观众有多喜欢你,你就有多适合做,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赵锐:你过分相信你的衍生产品给你带来巨大收益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风险已经产生了。我问过好莱坞的一些专家,他们说在好莱坞也不是每部动画电影都有自己的产品,应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去谈产品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本身回收的渠道有限,我们认为电影票房不足以让我们收回原来的投资。所以我们希望把衍生产品算起来,让收益更好一些。

路伟:谢谢。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非常到这儿。刚才听到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观点,我相信通过网络媒体更多人可以看得到。经过这个暑期,对于中国动画电影来讲,投资人更有信心了。电影院也更有信心了,观众更有信心了。我希望中国动画电影会越来越好,

谢谢大家,谢谢各位。谢谢。


编辑:vian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