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讨论:一剧两星后时代的核“剧变”

标签: 电视剧IP 来源:艺恩网作者:2015-11-04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无论从编剧角度还是影视制作人、投资人角度来说,大家都是盈利机构,再往后面发展一到两年的情况,IP好与不好的决定权在用户手里。

2015年是中国文娱产业,尤其是国产电影产业崛起的一年,也注定是中国文娱产业全面进入泛娱乐时代至关重要的一年。经济结构的调整,国家政策的倾斜,消费者的客观需求都将文娱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作为影视大数据平台的领航者,由艺恩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文娱创新峰会于10月27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饭店拉开帷幕。来自国内外业内领军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近1200名,就当下热门话题展开深入交流,参会人数,议题深度、广度,与热点的结合度皆创历届艺恩文娱产业峰会之最。

在27日下午泛娱乐分会场,艺恩副总裁侯涛作为主持人,嘉宾百度文学CEO刘丰先生,完美影视江河工作室总监何静女士,宋城演艺投资总监许耀文先生,上海耀客传媒副总经理葛鸣玥女士,中文在线数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内容中心总经理孙香娟女士就“IP”,“一剧一星”,“一剧两星”等热门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讨论。

侯涛:非常高兴大家能继续参与我们的论坛讨论,刚才听过互动环节的演讲,对泛娱乐的市场特别感兴趣,刚好我们有这样一个嘉宾,首先第一个环节,给每位嘉宾一点广告时间,介绍自己,介绍自己的公司和产品。

孙总:大家了解数字出版行业的话会知道它在创业板市场上唯一一家上市的数字出版企业,股票代码是300364,最高的时候达到198元,曾经被称为神股,也可以称为妖股。重点说一下公司业务,我们有几十万的写手,拥有非常好的IP资源,除了做数字阅读外也已经进入了影视、游戏行业,今天特别来到现场,也要恭喜艺恩,同时也是向各位专家、领导学习。

许耀文:我今天过来得比较早,也是抱着学习的目的过来的,我是宋城演艺的投资总监,是中国最大的演艺公司,目前主要做旅游演艺,在杭州、三亚、丽江、九寨沟、泰山都有我们的景区。今天收了六间房,进入线上互联网秀场的领域。影视这块我们是门外汉,但是我们对这块非常关注,去年底《爸爸去哪儿》大电影是在我们三亚的景区拍的,今年4月份《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第二期是在我们景区拍的,以后欢迎影视剧的同仁多探讨影视旅游的结合点,谢谢大家。

何静:谢谢侯总的邀请,恭喜艺恩每年一度的年会,都会给行业带来很多的指导。希望我们这样的年会能够再多一些,我刚刚从三亚飞回来,因为我们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的一部电视剧《神犬小七》,年底要开拍它的第二季,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在海南岛上为小七第二季选景。我们这个月中旬刚刚杀青的一部电视剧叫《麻辣变形记》,已经确定在湖南卫视12月8日播出,这次创造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奇迹,7月26日开机在北京拍摄,8月12日遭遇天津的一次爆炸,10月14日杀青,12月8日播,目前我们的团队正在紧急开宣传会。预期这部剧在今年跨年播出。《神犬小七2》已经定档明年暑期档。我是来自完美世界,母公司是很大的公司,是中国出口最大的游戏公司,我们手里有很多大IP。影视这块,今年年初完美环球的股票已经出现,目前正在做重大资产重组,股票代码是002624,这支股票值得大家期待,现在正在做重大的资产重组,当它打开的时候应该会给大家带来意外和惊喜。

大家好,我是耀客传媒的葛鸣玥,现在正在热拍由郭敬明小说改编的《幻城》,我在公司负责的板块有点杂,发行、宣传、投资、广告、各种新项目的研发。耀客大家不是特别熟悉,但是说到《离婚律师》《幻城》,大家都略知一二,打个小广告,《幻城》确定在2016年湖南卫视周播剧场播出,同步的第一次让目前国内最活跃的五大视频网站腾讯、爱奇艺、优库、PPTV、搜狐五大视频网站联合购买一部剧,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我们还很年轻,希望和各位前辈多学习,谢谢大家。

侯涛:谢谢葛总,葛总去年参加过我们的年会,分享了离婚律师,一会儿可以聊聊《幻城》那些事,您的剧也是明年湖南卫视周播剧场。今天请了两位电视圈的大拿,何老师何总,请了网络文学圈的大拿,有一位还在路上,孙总,还有投资圈,他看问题的角度会不太一样。今天我们可以把各位看成普通的影视观众,各位关注作品关注IP,第一个问题,您认为什么是好的IP作品?为什么这是一个好的IP作品?每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观点,可以先从你们最熟悉的说起,比如何总先介绍《幻城》那些事。

葛鸣玥:当时我们买《幻城》版权是三年以前,当时还没有像现在说的那么火,IP这样一个概念,作为一家内容制造公司,我们很纯粹,我们就是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作品,当时看到幻城小说的时候,因为它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这是一部比较不一样的小说,我们想拿回来之后进行一定的改编,把它搬上荧屏。

侯涛:囤积了三年。

葛鸣玥:是,我们认为现在是大风口,我们顺势而为,二来因为目前的制作技术和团队,我们觉得可以支撑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好,因为任何一个IP项目的开发都要有足够的创作团队和制作团队的能力。如果今天我们再选择IP的话,我们公司内部有讨论过,更希望做一些面向互联网、面向年轻人、面向未来的剧。

侯涛:面向互联网、面向年轻人、面向未来的剧,待会儿有时间我们再接着探讨,请何老师。

何静:我刚才非常同意葛总对IP的解读,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团队是不是在繁杂IP的制作,因为我们在自己创作IP,而不是我们的题材改编自小说。

侯涛:你是搞原创的。

何静:对,我是搞原创的,可能这条路会更难,我自己深有体会,因为要去培育,而且要快速的培育。我个人的理解,好的IP应该是有代际传播的基因,现在全面进入了新的时代,这个时代不能简单地说进入的是什么互联网时代、新媒体时代还是怎样怎样,这个新的时代在此时此刻我们还无法准确地定义它,但是新的时代下新的诉求每天都在呈现,而且这个变化的节奏可能都是我们始料不及的。这个前提下我觉得一个IP无论是改编、原创,都觉得它的基因特别重要。如何让这个雪球能越滚越大,能够在一个泛娱乐化平台上上它充分地释放它与什么样的受众,这个受众在哪些方向上,都能产生巨大的化学反应,而且它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不是一过性的。无论原创还是改编,能够呵护好这个IP,呵护好IP中的那个基因,我觉得是至关重要的。

侯涛:我再追问一点,您觉得《麻辣女兵》《神犬小七》核心的价值,您怎么孵化出来的,给我们介绍一下。

何静: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多事情我会采取比较随缘,这份缘分是不是我和神犬的缘分,我和麻辣系列的缘分,是不是恰好发生在此时的当下,而且它又是比较契合当下。困扰我两周了,我还没有合作的两个大牌已经把人家重重地得罪了,我可以跟大家诉苦了,《麻辣变形记》也是《麻辣女兵》后的第二系列,我跟马克签了120集三季,要在两年内拍完,今年第一季12月8日播,第二季是明年6月份开机,湖南卫视大家也知道我们合作了很久,合作得特别好,没有让我有任何理由,别的台尤其是湖南台的竞争台向我伸出橄榄枝,拿出更好的甚至于让我都觉得有点瞠目结舌的合作方案、合作诚意,我觉得我绝对不能见利忘义,我在《麻辣变形记》最后一刻两个大台的角逐下最终选择了湖南卫视,湖南卫视也是跟我在和约中,这么短的时间既要做出一版精英剧场的版本,一版周播剧场的版本,看我们怎么安排,在我们去三亚之前得到文字的通知,定位在青春进行时剧场,把对我非常好非常有诚意的东方卫视的一票领导们得罪了,我在这先道歉,我必须做的决定,另外是《神犬小七》,第二季刚刚来的路上,我堵在四环两点多钟就出来,四点钟到,这一路上我都在不停地和浙江卫视的领导沟通,浙江卫视领导说必须拿下《神犬小七》第二季,我各种纠结,从内心来说那份缘分是我需要尊重的,无论是怎样,我相信我们的题材,麻辣和神犬包括不限于三季,在这两个原创IP上给它的布局,这是一盘很大的棋,接下来关于神犬、麻辣,我想我不想占更多的时间,但是我想让大家看一下我们创造它的结果,阶段性的结果都会一一呈现给大家,希望能拿出一个结果给大家,过程我刚才也在感慨,无论是改编IP还是原创IP,步履维艰,需要的是我们不断让自己知道是从哪儿出发的,方向其实在心里,我特别认同那句话。

侯涛:谢谢何老师,我总结一个不是核心观点的结论,在何老师这里湖南卫视跟东方卫视PK,您选择了湖南,刚刚登上台的嘉宾,百度的刘总跟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

刘丰:非常抱歉,北京的交通大家都能理解,百度文 学成立的时间并不长,2014年年初成立,百度文学包括的重要的两个部分,纵横中国网有五到六年的历史,在原创文学这块是很强的小说的网络平台。第二块是熊猫看书,百度文学之前走的道路跟所有的文学网站是一样的,主打的商业模式是做商业用户订阅付费等等,但在今年发生了市场的很多变化以后,百度文学在这块开始整合百度系的很多资源,例如贴吧、百度音乐、手机百度、百度视频,跟他们一起整合开始做IP的运营。到年底会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案例出来,跟大家见到面,使大家看到一些新的变化。

侯涛:谢谢刘总,百度文学跟完美有一些关系,一会儿我们再聊这个话题。继续刚才的问题,请孙总讲一讲,您属于原创系列还是改编系列?

孙总:侯总的问题特别好,什么是好的IP,从好莱坞的影片来讲叫好又叫座,刚才有嘉宾演讲超级IP的标准,我介绍一下我们中文在线的17K网站,在业界排名前三,有一个IP叫我的美女老师,它从前项看为什么能看出是好的IP,可以从前项后项分别验证。它在网站上阅读的点击量是非常高的,这也是网络收费的小说作品,所以有这样一个大的群体的粉丝,刚才有嘉宾介绍的时候,因为这个粉丝大家都知道它的转发率非常重要,一般判定IP的时候先看它有多少粉丝就能反映到它的电影包括游戏衍生的时候能有多少人来看,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数。我们拥有这个作品的版权,但是制作确实不是我们,我们和爱奇艺合作,爱奇艺制作。这是一部网络剧,上线十天点击量1.3亿,百度搜索指数超过11万,新浪微博话题量超过900万,从结果来看这是非常理想的IP,用数据的结果可以验证,从前项和后项都验证了这是一个好的IP。

我们分析了它的人群,收看这部网剧的人群年龄在30岁以下占据了87.3%,所以我们特别看好,在我的美女老师第二季的时候,我们跟进了投资,刚才侯总问我们到底是原创还是改编,我们有几种方式,一个好的IP,我们可以领投或者跟投,我们已经上市了。另外一方面可以做版权贸易,所以我们的方式比较灵活,具体到什么是好的IP,从我的角度来看,有那么多的指数大家都讲过,但是从中文在线的角度,我们合作了全国2000位畅销书作家,他们有很多的作品。我们跟全国的600家出版机构有很好的合作,他们很多的作品都及时和我们进行了签约。我们有一个17K的网络平台,曾经在最高峰的时候网络流量排过第一,我想是不是瞬时的,这个平台有很多原创作者,他们每个月有5万多部作品上传上来。还有一个移动创作端的产品叫汤圆,汤圆月活跃用户作者数据超过10万,有很多特别优秀的中短篇,中文在线一定会产生更多更好的IP。

侯涛:谢谢。

刘丰:游戏开始跟大量的网络小说联姻,这时候游戏的制作人、项目策划者觉得什么东西能够让用户不断地练习,不断地升级打怪,能够吸引大量的用户去看,这就是个好IP。到的最近这段时间,好IP的话语权又开始交到影视方手里,在我看来这也是一个阶段,很简单,无论从编剧角度还是影视制作人、投资人角度来说,大家都是盈利机构,再往后面发展一到两年的情况,IP好与不好的决定权在用户手里。

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感慨?很简单,我想无论是中文在线还是纵横中文网,我们书的库存可以算得上一百万,是这样一个过程。最后市面上谈话的永远是Top10或者Top50,大家认为Top里面的书有很多用户看,这段时间开始往下一层看的时候,很多Top200、300的书,我做了一些测试,Top200的书百度指数维持在800左右,Top300的书维持在3000到4000。我把百度贴吧的资源做一些调整,给一批这样的书籍进行导量,导完量以后发现一个事实很有意思,用户来了以后发现这个书真的很有意思,用户会留在上面看,指数就会往上走。什么是的IP,最后一定会进到一个阶段,百度文学会借助百度大的资源体系,开始给更多有好的故事情节、描述手段的书,给他们数据的支持,使得他们表现出一系列面对游戏的特征,他们被游戏看中被影视看中就会变成好的IP。《亮剑》《花千骨》并不是一开始集聚所有眼光,经过影视放大被大家接受,他们也变成了好IP。

侯涛:不同IP的产品对于创作制作要求极高,请葛总分享同一个作品不同类型和题材开发的难度究竟在哪里?这样的项目本身对于耀客来讲,拍个离婚四五六七比《幻城》的收益更高,我不太清楚,请葛总分享他的观点。

葛鸣玥:《离婚律师》是我们原生的IP,网络点击非常高,效果也非常好。耀客一定把《离婚律师》继续做下去,我们也有做同名电影的打算和计划,现在公司人员不是那么多,当我们做《幻城》的时候,今年关注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第一部玄幻作片,之前看到《花千骨》播得很火也非常好,但它其实是在仙侠的领域,我们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为什么今天我要去做这样一个东西,因为我们觉得整个团队,一年多前就跟好莱坞的制作团队有接触,制片部门吸纳了非常多好莱坞的人才,我也是跨界引入了不同国家的顶尖人士来到耀客,现在年轻人的口味一直不断地变,我们想做面向很多年轻人的作品,但是它又是有大量的粉丝基础,当时我们就把《幻城》这个项目拿出来了。拿出来以后对于我们压力特别大,《幻城》小说突破1400万册,对大家来说它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IP,就是因为它有那么多的粉丝群,使得我们的压力也非常大,所以我们在做前期的过程中开发这个IP的时候用了很多模式,创作团队的理念是创新的,引入很多好莱坞的想法,整体的宣传和产业链上的布局我个人认为是创新的,做幻城的时候引入了互联网的概念,半年前招募了很多《幻城》天使粉丝建立幻城社群,跟粉丝做充分互动。

过往只是看的人多,很多粉丝的意见没有办法纳入制作环节中来,基于那么大IP创作过程中,我们吸纳了大量的天使粉丝或者关注这个作品粉丝的意见,反向运用在我们的制作过程中,每天有这样一个群,粉丝跟我们做非常充分的互动。这是我们想开发大的IP不一样的地方。最近我们播《三个奶爸》,浙江和深圳播出,网络点击和电视表现也不错,明年有开发《三个奶爸》大电影的计划。我们在原生的IP自己的开发上,挖掘一个大的IP或者线性的IP上的基础上齐头并进。

侯涛:非常好,您拍《幻城》的压力更多是来自于外部。

葛鸣玥:因为大家的期待高了,如果我拍对来说中小型的作品,大家的期望值没有那么高,今天大家的期望值高了,我们必须突破大家的期望值,大家才会有更好的口碑。

侯涛:问一下何老师,您在马上要上的麻辣新系列中是不是有很多外在的压力给到您这边?

何静:的确是。

侯涛:不考虑播出平台的压力。

何静:对,这个已经做了决定,我已经释然了,再补充一句的是我跟两个台的领导都在表达我会根据契合他们平台气质的创新领域上做我应该做的贡献。更大的压力来自《麻辣女兵》是湖南卫视2012年全年的收视冠军,两年内我充分地跟麻辣这部剧的粉丝互动。我现在体会到跟他们互动之后每天都有意外和惊喜,尽管经常被吐槽,经常挨板砖,但我觉得那个过程特别有趣,用户的参与无论是吐槽还是建设性的意见,对你都是有价值的,而且那份价值释放再一季的故事中的时候,你觉得你跟他们一起在做这个故事。

去年暑期在湖南播了《神犬奇兵》,前暑期是湖南的首轮,后暑期是山东二轮,刚好和耀客《离婚律师》在一个时间档上,挺好玩的。第二只神犬出来的时候,已经从军营进入到都市,第二季的麻辣也同样从军营到了都市,在这一路走过来,一个月了两年多,一个月了一年,一直是粉丝、我们的观众、我们互联网上的用户不断地给我们推,尽管有这份压力,但依然让我觉得方向更清晰。在今年年底播出第二个麻辣的时候大家会看到,我们尽管没有军营的围墙再限制我们的创作,因为它不是行业剧了,但是它比以往你们看到的所有当代军旅题材都要好看,当然在当下的颜值经济下两位主演又这么契合当下,麻辣第二季情节性更强,更具当下性。这个前提下,这部剧我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

我更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无论我们做古装题材、年代题材还是当代都市题材,都要关照当下,这是我们自己影视创作者特别重要的事。可能大家都会笑我,我有的时候早上起得比较早,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去游泳,再起得早一点的时候,我会把去年这个时间点上习主席的13000字的讲话反反复复看,每次都能读出一些信息来,很希望将来能通过艺恩这个平台,是不是可以就13000字做一个交流和沟通,可能会有帮助。

侯涛:非常谢谢何老师,我们对于政策解读这方面缺少专业的平台,下次请你做专门的评论员。下个话题留给孙总和刘总,我之前跟朋友做过沟通和交流,真正的版权出售方跟项目开发进度会有衔接上的矛盾,怎么去理解?今天上午开会,乐视的张昭总也谈到过他们在策划一个项目《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网剧、电影、电视剧,一个公司全盘操控,有一点好处,作品间相互的协调、时间预热对这个作品充分发挥效果会有很大的支持,要拿游戏、电视剧、网剧的改编权对多数公司还是很难的,但对于项目方、文学网站还是有开发周期的限制或者限定,为了维持这个作品更好更大的收益,你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刘丰:从文学网站角度出发,可以先把困难抛开,最简单的是利益链的分配,引流联动,有一个文学IP经过影视的放大,用户可以上一个数量级,其后再通过游戏的行业把它进行高价值的变现。文学网站、影视方、游戏方相对孤立,文学网站以前做的还是版权买卖,一票把这个版权卖给你你爱干嘛干嘛。其实游戏和影视之间也非常孤立,实际很简单,这三个方面都是内容创造体,三个方面都有自己创造内容的不同特性,也有不同的时间安排,做到最后大家也发现我赚我自己行业内的钱就够了,别人怎么回事爱怎么玩怎么玩,不关我的事情。尤其像影视剧这块,他们面临两个封闭体,一个是线下的卫视,一个是电影院,这两个相当封闭,线下卫视,线上用户评论怎么样不关心,有没有小鲜肉,浙江台广告部主任说有小鲜肉就行,我们就能搞定一切。

游戏这方面,它在很大的程度对于小说和影视来说,很多时候只需要更外在的东西,比如视觉上的设计、名称的叫法、招式或者副本的大概情节。三个不同行业共同开始想的从文学到影视到游戏,使以前10分的打分变成100分,有了这样一个基础才会产生您这边的问题,三面的协调。如果大家有共同的预期,在我遇到的项目里协调起来非常简单,道理很简单,文学可以写三年,要求作者拼四年也行。游戏开发周期,如果根据市场上的需求,最快是三个月到四个月搞定,精良制作可以一年甚至一年半,游戏为了达到上线后的投资回报率,绝对可以等。我目前觉得影视这方受到另外两个行业最尊重的行业,它能够把用户群扩充到最大,到最后发现一个事实,三个行业最后共同的纽带会变成我们怎么运营用户,运营用户的周期和要求、项目进度该是怎么回事,三边坐下来谈。

侯涛:孙总有什么补充?

孙总:其实这个问题特别好,如果是纯粹版权贸易的话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但恰恰是有版权,又要和别人合作来制作,再到最后的发行,就像一个女孩找男朋友一样,有这样一个过程。前期的规划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对这件事情要达成有效的共识,目标是什么,到底要做成什么样,先期都想找到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第二就是一个协议,和约这层大家会把相应的各方面的事情有一个稍微详细的规定。第三,刚才刘总也讲了,事情进展的过程中,尤其大家都说影视的水其实特别深,前几天我听一个嘉宾说电影只有10%的人赚钱,后期有很多不可抗的因素,很多因素影响非常大。这个时候既然是同一个目标,大家有共同的收益方向,所以互谅互让地去解决这是通常的道路。

侯涛:今天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到年底了,2016年,你们觉得最期待的IP作品是什么,有一个前提最好不要讲自己公司的作品,除了自己公司的作品之外2016年最期待哪部作品?非常简单的问题,先从许总开始。

许耀文:这个问题有点难,现在比较多的关注像《三体》。

侯涛:您可以把自己认为我就是一个IP目标受众,我关注什么。刘总的答案呢?

刘丰:这个问题挺不好回答的,你问我明年最期待的IP、最好的IP是什么,我没有明确的目标,我反而期待看到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今年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去年整个文学行业放在前面的95%都是玄幻类、仙侠类,很少有都市类,但是这一年以来随着影视力量的加强和对不同特色的IP进行开发以后,整个IP市场开始再次活跃了,开始多样化。明年会不会有更多更好的像《琅邪榜》的剧出来,但是我想有资源有资金有好想法注进去,中国不缺好本子,大家用心把它做出来,黄金年代已经来了。

侯涛:谢谢,真的期望2016年有不一样的作品表现。

孙总:何总和葛总不好意思打她们的广告,我帮她打,《神犬小七》和《幻城》,我很期待《摆渡人》。

何静:明年可期待的剧目真的很多,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创作的,我们完美这个平台创作的,完美真的会给这个市场带来一些惊喜和奇迹,我预测2016年是一个重要年份,这个年份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现在还不好确定是一个什么时代的到来,但2016年Q2和Q3会有相对清晰的答案。无论是哪一类题材,它所说的故事是在哪一个年代,还是想重复一下我的期待、我的愿望、我的呼唤,希望有这个时代的故事、时代的精神,特别是电视机前、互联网上受众和用户,跟他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的,这样会更好。当然影视产品是造梦的,无论是穿越还是玄幻,当代的情怀、当代的精神、当代的主流价值观,我个人觉得会越来越重要,我很期待2016年的这个时候在艺恩的平台上能分享更多的收获,验证此时此刻的预期。

葛鸣玥: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我觉得我跟大家一样,我期待目前市场上所有的同行的作品,我也希望包括我们在内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做一些捕捉大众情感共鸣的作品、好的IP,更希望大家可以做一些作品,用我们的认知推动整个社会前行,这是我所期待的,我也希望能够明年更多的IP孵化的作品中看到这些东西。

侯涛:谢谢大家,最后两位嘉宾说的话有点沉重,压力会非常大,今天的论坛到此为止,谢谢。


编辑:vian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