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票房明涨阴跌 票务平台垄断导致服务费上涨?

标签: 在线服务在线购票 来源:艺恩网作者:queenie2019-02-20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所以,真实情况是今年春节档票房比去年下降了,这也是近年来,春节档去服务费票房首次下降。

按照官方口径,今年春节档全国电影票房为58.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实际上,如果扣除服务费,今年春节档票房应为54.5亿,而去年春节档扣除服务费的票房为54.6亿。

所以,真实情况是今年春节档票房比去年下降了,这也是近年来,春节档去服务费票房首次下降。也就说,今年春节档票房明面上的增长完全来自于服务费的增量。

春节档服务费比去年高9000万,单张影票服务费高达30元

艺恩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总服务费收入为3.98亿,而去年仅为3.09亿,今年相比去年增加了9000万的服务费收入。在观影人次减少的情况下,服务费还增加了,毋庸置疑,单张电影票的服务费增加了。

艺恩数据显示,2017-2019年春节档每张票的平均服务费分别为2.09、2.13、3.04元,2019年相比2017年增长了近1块钱 。

平均值也许看起来并不惊人,但是如果我们看一些个案,就会发现服务费乱象。在微博上随便搜索电影、服务费的关键词就能看到全国各地网友晒出的票根,服务费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最多的甚至高达近30元。这一方面说明服务费价格高,另一方面也说明,不同地区,不同影城,乃至不同影片的服务费极为不统一。

网友晒出在某票务平台分两次买的5张电影票,总价和服务费各不相同。

 跟票房一起下跌的还有观影人次,2019年春节档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1500万人次。人次的减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高票价。

早在去年9月份,曾传言有电影发行新政策推出,其中包括对在线售票平台的手续费限价。具体内容是第三方线上售票手续费不高于2元(原来通常是2-5元不等),其中系统服务商收取1元,网络售票平台收取1元,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目前看来,这一政策并未推行。

不过,对于这种乱象,在线票务平台也叫屈。据知情行业人士透露,很多票面显示的服务费都是影院在系统里自己改的,并不是平台收取的。比如特种制式厅、VIP厅等等,影院都能在票务系统里修改。第三方平台跟影城签订的协议服务费不会有这么多,特别是那种几十元的。用这种方式可以逃避分账,全都放进了影院自己口袋。

票务平台双寡头带来的权力博弈

在经历了2014-2016年的群雄争霸后,在线票务市场不断洗牌,最终形成了猫眼、淘票票双寡头对立的局面。2012年时,在线购票率还不到两成,到如今在线购票率已经超过了90%。在线票务平台膨胀的话语权,引发了市场的不满情绪。幽灵场、锁场、退票门等一系列暗箱操作被扒出,“《后来的我们》退票门”事件更让猫眼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正常改签说、黄牛囤票说、地推刷票说、竞争对手下套说,各种解释层出不穷,真相最终也没有定论。猫眼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收入为18.95亿元,亏损2.31亿元,调整后亏损1560万元。就在今年除夕,猫眼终于成功登陆港交所,但却在短短半个小时大跌4.05%,市值缩水5.87亿元人民币。

高企的服务费进一步揭露了票务平台与影院之间的矛盾,在票务平台高出票率的影响下,影院自有会员体系全面瓦解。影院一方面失去了会员,另一方面也失去了对现金流的掌控。此前就有影院经理曝出,票务资金被某票务平台“扣押”十几天、甚至几十天才是常事。此前《后来的我们》的退票事件正是票务平台与影院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影院也各出奇招,如前文所说,影院也通过自己修改服务费的方式,逃避分账,导致票价越来越高。最终受害的还是观众。

提高服务费对用户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今年春节档流失的1500万观影人次已经敲响警钟。如果服务费无序继续增长触到监管部门红线,预计限制服务费的政策将不日出台。

编辑:queeni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