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在戛纳的“聚会”散场,西方黑色类型+中国江湖侠义的新尝试

标签: 电影节类型片 来源:艺恩网作者:孟佳2019-05-26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这欧洲两大电影节风格不同,但都对刁亦男表示了认可,这对一位华人导演来说是一份罕见的殊荣。

万众期待的第72届戛纳电影颁奖终于在法国当地时间25号晚揭晓,获得金棕榈奖的是韩国电影《寄生虫》,《南方车站的聚会》最终惜败。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入围主竞赛单元本身就体现了戛纳对电影的认可,使命已经完成。从柏林擒熊到戛纳入围,这欧洲两大电影节风格不同,但都对刁亦男表示了认可,这对一位华人导演来说是一份罕见的殊荣。

戛纳的首映已经让世界各地的影迷见证了这部来着中国的黑色类型片的独特之处。被安排在戛纳黄金时段的首映结束后,观众们给予影片与主创长达4分钟的掌声,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观影中大笑数十次,映后与刁亦男导演握手祝贺,毫不掩饰对影片的喜爱。

《INDIEWIRE》赞赏:“匠心独具的黑色电影,足以证明刁亦男的导演魅力!”、《HOLLYWOOD ELSEWHERE》称其为:“前所未见的黑色电影,创新的视觉效果、聪明的情节安排让人惊艳。”

相比《白日焰火》,《南方车站的聚会》对类型的融合更加复杂和多元。电影的视角从警察转到逃亡这边,打造了一个梦境与现实交织,黑色类型与江湖侠义结合的另类黑色犯罪类型片。

刁亦男:社会巨变期的中国是黑色电影的土壤

欧洲电影节,刁亦男已经“攻克”了两个,5年前,刁亦男凭借《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一举擒熊。

实际上,刁亦男并不是第一次来戛纳,早在2003年,他主演的《明日天涯》就曾入围戛纳的“一种关注”单元,2007年,他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作品《夜车》也入围了“一种关注”,这次他是以导演的身份出现。

从这一复杂的经历就可以看出,刁亦男并非一个横空出世,从一开始就受万般宠爱的导演,在站到监视器之前,他有过漫长的蛰伏和探索期。

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专业毕业后,他曾当过很长时间的编剧,创作过《爱情麻辣烫》、《洗澡》、《将爱情进行到底》等优秀剧本,是中国先锋派戏剧的代表人物。这几乎是很多新人导演共同路径,因为没有任何经验、作品背书,没有人愿意把剧本给你拍,也没有投资方敢投资。直到有一天刁亦男意识到,不自己当导演永远无法把剧本的想法100%实现,于是下定决心自己当导演。

然而,即使有很多优秀的剧本作品傍身,由于他独特的风格,找投资并不容易。“于是跟自己较劲,最终自然而然想到把商业性跟作者性做一种结合。”这种结合就是现在呈现的从《白日焰火》到《南方车站的聚会》的风格。

刁亦男很喜欢美国导演大卫·林奇和科恩兄弟,这二者风格颇为相似,都关注小人物、犯罪,作品阴郁,夹杂黑色幽默。不难看出他们的风格对刁亦男有很深远的影响。

在前人的经验引导下,他希望通过这种风格,在中国实现个人表达和商业的结合。在刁亦男看来,中国完全有实现这种类型的土壤,因为在社会巨变中,价值观的割裂让中国出现的离奇事件,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这正是我们生活本身。保持对社会、对人性的严肃态度,同时将创作者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二者结合编织一个有表现力故事,就是他心目中的创作。

黑色犯罪与江湖侠义的结合

电影中死了10个人,用了100袋血浆。刁亦男对《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描述简单直接。

从《夜车》、《白日焰火》到《南方车站的聚会》,刁亦男一直在进行着他的黑色类型片实验,他身上黑色、犯罪的标签也越来越清晰。这其中的逻辑不难理解,尤其是《白日焰火》获奖后,他感受到市场的认可,于是坚定了自己的道路。

相比之前的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风格化更加明显,这是一部西方黑色犯罪电影框架+中国江湖电影灵魂的电影。总制片人李力认为,电影在探索商业和类型的结合上有了新的突破。电影的节奏更快,犯罪更加直接、抓人,同时对光影形式的追求也更加极致。

“创新之处在于,不仅仅是讲述单线的故事,而是展示当时社会的全貌。有很多信息,让人产生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刁亦男补充。

《南方车站的聚会》延续了刁亦男对探索复杂人性的兴趣,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只有情感、欲望和宿命。而且相比之前的作品,人物关系更加复杂,对人物内心的刻画更加深刻。

与《白日焰火》一样,《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灵感也来自于一个真实的事件,而且早在《白日焰火》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最初的灵感只是他躺在沙发上幻想出来的被人悬赏追杀的逃犯的故事,当时觉得故事设定有点矫情,就放在一边。拍完《白日焰火》后,他某天无意间看到一个新闻,在东北有个越狱的逃犯,杀了狱警逃出来,无意间看到自己价值10万元的通缉令后,当机立断决定让小姑抓到她,让她获得赏金。刁亦男震惊于新闻跟自己幻想的接近,于是就决定将它拍出来。

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主角身上带着中国武侠电影中的侠义精神,有着浓重的江湖气。在刁亦男看来,源于西方的黑色电影和中国武侠片对浪漫调性的追求是一致的。只是武侠片更多追求“诗”的表达,是审美的;黑色电影更多强调宿命和对黑暗(夜景和罪行)以及欲望的揭示。如果说有变奏,那应该是对人性的复杂和阴暗面的关照,英雄也有不堪和恐惧,“侠”与“义”的诞生也并非那么信誓旦旦、准备充分,更像是日常的、突如其来的期遇,人物在不知不觉中、一下子就被内心的冲动裹挟而去。

《看电影》盛赞其“近乎执拗的视觉光影,为暴力着上如梦似幻的脚注,更制造了专属于他的血腥奇观”。

影评人magasa说:”“仍然是标准的黑色电影,视听语言太强悍了。开幕以来我个人的第一名,第二名是阿莫多瓦。胡歌很拼。”

高额投资和完片担保

柏林擒熊后,刁亦男的导演之路顺畅了很多。《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出品方列表里满满当当,除了主投主控方和力辰光外,还包括光线传媒、《白日焰火》主投资方幸福蓝海、腾讯影业、万达影视等行业内头部的大公司。

和力辰光创始人、董事长,同时也是《南方车站的聚会》总制片人的李力与刁亦男相识多年,平常对刁亦男以“老刁”相称,剧本也是最早看到的,当即就决定投资。

和力辰光在《小时代》系列爆款后,更加专注现实题材作品,投资了《冈仁波齐》、《皮绳上的魂》等现实作品。当初张扬拍摄《冈仁波齐》的时候,跟李力说的是,这是一部没有剧本、没有演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拍完的电影。导演“任性”,李力更“任性”,毫不犹豫投资,电影拍了一年多,最终口碑和票房都还不错,是当年的一个热点。

刁亦男在采访中称赞李力,“他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老板,从一开始对剧本表现出极大热情和兴趣,让我很感动,就直接选择合作。后面的创作也非常自由,基本没有受到干预,个人的创作欲望得到充分表达,非常感激。”

刁亦男所说的“热情”并不是虚的,仅制作层面,和力辰光就为《南方车站的聚会》投资了1个亿。相对于题材类型的电影而言,这是相当高的投资,这也让他的很多想法得以实现。

对于一个现实题材的电影,这么高的预算花在呢?作为总制片人的李力解释道,“首先是因为电影中80%都是夜景,对于设备、调度、拍摄周期都有很高的要求,因为每天能拍的时间就那么几小时,时间很紧。”

“比如一场摩托车追逐的夜戏,片子只有几分钟却拍了一个月。晚上工作的时候,经常拍了半天,只有几秒能用,如果预算不够的话,没办法拍出这样的效果。”刁亦男补充道。

刁亦男对夜晚、光影、水的执念形成了这部电影独特的风格,也造就了该片较高的预算。《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开场就是一个雨夜中的郊区小火车站,这也正是电影整体基调的铺垫和名字的由来。

片子的拍摄地选择武汉,也是因为牵涉到大量的水面拍摄,而武汉市区的湖非常多,有“百湖之城”之称。“我想拍一部场景里有水的电影。”刁亦男说。

但拍水并不耗费预算,真正耗费预算的是大量的场景搭建、做旧。

近几年,武汉在轰轰烈烈的搞城建,剧组半年前选定的场景可以在拍摄的前一晚荡然无存。刁亦男想拍摄城中村,但被以为在搞拆迁,对方怕激化矛盾,死活不同意拍摄,不得不自己搭建或者调整剧本。从文艺的角度来说,剧情和现实空间形成了某种伴生关系,让电影更具有黑色现实意义,但从实际来说,这带来高昂的预算。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因素是天气。拍摄是在夏季,武汉的夏天随时遇到暴雨来袭,拍摄经常不得不中断。李力笑称,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老天爷”。经常什么都准备好了,大雨来袭,不得不停工或者改变拍摄计划。

在这一过程中,和力辰光的完片担保起到了重要作用。完片担保是和力辰光的后盾,目前和力辰光主投主控的很多项目都采用了其完片担保服务,很多的合拍片也都由和力辰光提供完片担保。这可以极大的规避风险,尤其是对于投资较高、制作周期较长的影片而言完片担保的意义更大。譬如在《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制作中,从一开始就会做好各种预案,对包括天气、人员、机器等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进行预防和预案设计,对电影拍摄进行全程监控。几乎所有意外发生时,都能立刻迅速反应,减少不必要的资金和时间浪费,保证电影如期完成。

实际早在2014年,和力辰光便提出要做中国特色的完片担保的概念,但由于当时市场过热,热钱太多,行业欠缺规范,资本成本很低,完片担保的推行并不顺利。

不过李力认为,得益于市场调整,完片担保即将进入突破发展阶段。随着行业遇冷,泡沫破灭,想要获得健康、利息低的钱越来越难,这时候,完片担保就有了市场。

在这种无形的“限制”中,刁亦男反而觉得拍摄很自由,因为所有的意外都提前想到了,就算发生也不用担心,反而可以更加专注创作。“之前不能实现的场景可以实现,之前可以实现的可以更加精细。”

李力透露,戛纳归来后,电影今年会在国内上映,尽快让更多国内的观众看到。

编辑:queeni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