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立摸索和不断试错中,开创国产工业大片新水平

标签: 电影电影类型 来源:艺恩网作者:文/皮皮诺2018-06-28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尽管作品不多,但从《第一次》到《肿瘤君》,韩延导演对青春爱情片的驾驭能力以及兼具个人特色的影像风格还是在青年导演中独树一帜

三年前,暑期档的一部治愈系影片《滚蛋吧!肿瘤君》成为黑马,取得5.11亿票房的同时还收获不俗的口碑,代表中国内地参选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评比,影片导演韩延就此被更多的观众所熟知。

尽管作品不多,但从《第一次》到《肿瘤君》,韩延导演对青春爱情片的驾驭能力以及兼具个人特色的影像风格还是在青年导演中独树一帜,当华语青春爱情陷入创作瓶颈和制作禁锢时,韩延导演的两部作品确实将观众来源于外片熏陶下对该类型的喜爱带入了华语片,之后便“圈粉无数”。

但时隔三年,韩延并没有延续自己所擅长和观众喜欢的题材和类型,反而带来了一部风格迥异且放眼整个华语电影都少见类型的《动物世界》。作为今年暑期档的开篇作品,无论是从影片的质感和题材,还是韩延导演的掌控力及演员阵容,都是观众今年期待值最高的影片之一。艺恩网也在上映前,和韩延导演聊了聊《动物世界》的创作始末和感触。

拍《动物世界》完全是一次冒险

韩延现在回想起拍摄这部对他来说有非同寻常意义的电影,仍旧对整个团队能够在没有任何经验和同类型借鉴的情况下,完成如此有难度的作品心怀敬畏和感激。

“对我而言,拍摄《动物世界》是一次非常大的挑战,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前车之鉴,无论是制上还是经验上。”韩延也透露之所以选择这部存在巨大风险和挑战的影片作为新作,而放弃了也许对他更熟悉也更容易掌控的青春爱情题材,是由于在《肿瘤君》之后,有太多同类型的青春爱情都市题材的剧本给到他,但都没能像《肿瘤君》一样打动他,且同质化的故事和题材也很难再拍出新意,遂即选择了《动物世界》。

同样是漫画改编的作品,韩延并不认为《肿瘤君》和《动物世界》的改编有相似之处,而这也是影片在本土化的操作过程中一个大的难题,“熊顿的漫画跟自己离得比较近,偏现实一些,但《动物世界》它是一个在二次元里重新架构的世界观,而且这个世观和其中人物的关系,只是在二次元里面才成立,要把它改编成电影,还要做很多的补充,比如说情感线、角色的生活境遇等等。

像在电影中,郑开司这个角色,在漫画中是一个经济困难的青年人,我们在改编的时候就给他加入了一些由于经济困境所带来的情感困扰和人生困境等等,让观众有更多的投射感。

因为是自己完全不熟悉且没有拍过的题材和类型,且从漫画改编到电影落地,差异还是比较大,所以韩延在拍摄和剪辑过程中,就会格外谨慎,每剪一部分都会找不同的观众来看,然后填问卷,根据每位观众的反馈对影片再做一定的修改。

这并非是韩延很“怵”这个题材,而是作为电影导演对自己影片负责人的态度,毕竟没有尝试过大制作加持下科幻冒险动作综合类型的题材,从剧本到拍摄都亲自参与完成,一边剪一边根据观众的反馈进行修改,也有助于导演的压力释放和影片最终的呈现效果。

《动物世界》的题材和类型在华语电影范畴中不曾出现过,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之谈,韩延导演在筹备和拍摄过程中,基本都是和整个团队一起摸索与试错,也没有去选择一些国外的经典案例来参考,这是韩延认为中国本土市场和海外的不太一样,“中国观众是一边看着好莱坞大片,一片又看着小成本影片成长起来的群体,这两种类型都能够接受,因此中国观众是有自成一派的审美体系的。”

因此对韩延和整个团队来说,拍摄《动物世界》的经历就是不断地克服困难并找到解决方法的过程,“现在回想起,应该说影片拍摄没有一个地方不困难的,这种困难不是因为我们做不了,而是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比如说有一场追车戏,就现有的工业体系和能力是无法支撑我们像港片一样去拍的,但是在拍这场戏时,我希望能够有一些动漫感的视听风格,但却没人能告诉我如何去做,还得自己去摸索。

另外,作为一个青年导演,包括我的制片人在内都是一帮八零后,要去HOLD住一个一千多人的剧组,也许对很有经验的前辈来说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剧组里还有许多国家说不同语言的演员,需要我们去管理和安排行程,这也很难。“

漫画感强烈的视听风格

《动物世界》在当下华语电影的体系里一定会是不一样的存在,除了它的视听语言、影像风格和题材类型,影片整体夹带的浓烈“工业化”气质,对华语电影来说,也是一个弥补。

韩延在拍摄影片前就意识到工业化是中国电影的必经之路,身在电影行业里,能够深切感受到电影行业的每一个变化为创作者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工业化能够让创作者从繁琐的制作中抽离出来,专心于创作本身,因为每个部门都规范了,每个部门知道自己做什么,怎么去配合,怎么去按照流程去衔接,那导演就不用操很多去沟通协调管理这方面的心。 ”

由于影片是改编自漫画的作品,韩延在对场景、服化道等方面的设计也是尽可能地还原了漫画的原始风格,因此观众在看影片时,就能够感受到强烈的漫画风,比如慢镜头、主角的臆想和异域风的背景等。

而在韩延的解释下,这些很有特色的元素却是他和团队自己设计完成的,有些并非是原作漫画的原样,像主角的臆想段落,因为郑开司是“有病”的,韩延就设计了一些快速剪辑的镜头和夸张的慢镜,制造出一个独特的蒙太奇结构,眩晕的感觉,让观众和主角一起“犯病”,增加了观众的体验感和投射感。

据韩延透露,原作漫画在郑开司臆想时,是将主线叙事停止,再开脑洞,这对于电影的改编是非常困难的,也近乎不可能实现,因此韩延就用第一人称视角去一一展现主角的臆想画面,让观众跟随主角,感受所有能够看到和想到的画面。

影片是从漫画到电影改编的一个过程,尽管影片尽可能地还原了原作漫画的面貌,但韩延却没有在拍摄过程中始终拿着漫画去对比影片的每一个环节,“当我完成剧本之后,将漫画中想要的东西都提炼到剧本中,之后就没有再参考漫画了。”

在韩延看来,若是在剧本完成之后,还仍然对照漫画去做拍摄和对照,那剧本的意义就不大了。“这个剧本在写作的过程中已经做了很多落地,主创都会按照剧本去表演,我也并没有鼓励他们再去对照漫画,毕竟这两个是不一样的语境。包括有的人会认为漫画改编的作品是有现成的分镜的,这都是错误的概念,漫画的分镜和电影的分镜逻辑是不同的,属于两套叙事系统。我们影片的服装造型、船的外形、美术上的一些细节,全都是我们根据剧本一点一点去找到一种属于影片的美学方向。”

另外,影片最出色的部分还来自于特效,根据片尾字幕显示,影片特效团队是制作了《指环王》系列的维塔工作室,这是其制作的第一部华语电影,也是韩延导演和专业特效团队合作的第一部电影。

和过去华语电影制作特效部分不同,《动物世界》既然和全球最顶尖的特效公司合作,自然就有专业的特效制作方式完成。“其实在与他们谈合作之前就已经开始设计特效的部分了,所以这些环节都是前置的,在拍的时候只剩执行。他们是派了一个最有经验的现场视效总监来,和我们的视效总监沟通搭配完成的。”尽管影片的特效非常出色,但韩延却不认为影片会对华语电影改变什么,他认为影片也许会在特效的制作和一些拍摄模式上,为华语电影提供借鉴和参考,让这些工作变得更可控。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