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讨论:电影投资热背后的滤光镜

标签: 电影IP 来源:艺恩网作者:2015-10-29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在电影+分论坛的第一场互动讨论环节,多位嘉宾都提到了,不能只把眼光放在时下主流观影人群的价值IP,你可以看的更长远些,关注即将成为未来主流观影人群的IP,去开发那些曾伴随90后成长起来的IP,宣发重心也要多考虑他们的观影习惯。

2015年是中国文娱产业,尤其是国产电影产业崛起的一年,也注定是中国文娱产业全面进入泛娱乐时代至关重要的一年。经济结构的调整,国家政策的倾斜,消费者的客观需求都将文娱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作为影视大数据平台的领航者,由艺恩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文娱创新峰会于10月27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饭店拉开帷幕。来自国内外业内领军企业代表及专家学者近1200名,就当下热门话题展开深入交流,参会人数,议题深度、广度,与热点的结合度皆创历届艺恩文娱产业峰会之最。

在27日下午的“电影+”分论坛的第一场互动讨论环节,优酷土豆集团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总裁刘开珞做为主持人,与来自业界的各位大佬讨论了电影投资背后的问题,分享给参会的业内人士宝贵的意见和经验。其中,恒业影业额总裁陈辉先生就提到,未来中国电影的发展当然是跟原创分不开的,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的观众年龄层相对比较年轻,80到90后是现在电影主要消费群体。目前85跟90后的这些孩子们正在伴随着IP成长起来,这些伴随了他们成长的IP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累积了很大的粉丝群,使这些IP有了他们的价值,我们应该将目光放在,开发将成为未来主流观影群的这些年轻人的价值IP上,在电影领域多条腿去走路。

以下是现场实录:

主持人:我们今天互动讨论第一个话题就是,电影投资热背后的滤光镜。邀请到互动环节主持人是优酷土豆集团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总裁刘开珞,参与讨论嘉宾有恒业影业总裁陈辉,腾讯视频电影业务部总监常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限公司创作部主任唐科,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讲武生,万合天宜CFO陈伟泓,华视网聚常务副总裁金永全,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bennet。

刘开珞:很高兴今天跟电影大佬以及同仁们分享一些今年关于电影的热词。就前面刘总跟路总的讲话,我觉得今年第一个热词应该是黑马。今年的电影市场下面出现了很多我们原来意想不到的一些票房成绩。包括《战狼》《大圣归来》和《夏洛特烦恼》这样的一些电影。我希望从在座嘉宾都分享自己的观点,先从讲总开始。

讲武生:首先,从我个人感觉黑马其实它的背后不黑,整体来说都是按照一个基本的市场规律做的。首先影片的品质和质量大家都看的到,其实黑马本身是品质上的过硬。第二,我特别赞同刚才陆伟总所说C2B的大概念,粉丝助推市场形成票房和排片,证明资本涌动之下观众的观影人群本身对市场的影响依然是存在的。第三,任何一个影片发行过程起片高和低在今年的市场当中有很多的因素影响他,包含资本的力量,网票的力量。但是最终会遵循一种规律,这要求发行公司持之以恒的心态把这个影片做好,首先简单分享这么几点。谢谢。

刘开珞:先介绍一下讲武生先生,他是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接下来陈辉先生,恒业影业的总裁,讲讲另外一个黑马《战狼》。

陈辉:我想它成为了黑马,就必然有它的必然一面。因为从刚才讲到的三部电影,无论从电影的制作,从电影的市场上类型的需求还是从影片的宣传到发行,都需要每个环节做到位,才会在电影起篇开始逆袭。三部电影在起片阶段不一定会被市场看好,大家对三部电影的预估都是低于一亿的。但是他们确实在逆袭,最后票房成绩都不错。这里面也存在着偶然的原因,偶然的原因让三部做了很多必然工作的影片成为一匹黑马。两部电影,一部《栀子花开》和《小时代》都是属于青春片,观众群体分类很单一。相对于成熟的观众群体进了影院之后,他做宣传其实很难做第二个选择,这个时候《大圣归来》恰巧在那个时间补了缺,在那个时间在排片很低的情况下很快爆发这也是一个偶然的原因。

刘开珞:接下来先跳过bennet,我们请腾讯视频电影业务部总监常斌先生,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电影创作部主任唐科博士来说说,以媒体属性怎么看待这个今年电影黑马属相?

常斌:我先说一下这里面偶然性,像《战狼》包括《夏洛特烦恼》都有偶然性。先说《大圣归来》上映是7月9日,恰恰是在《小时代》和《栀子花开》两部粉丝电影上了三四天以后的排片开始逆袭,如果这两个粉丝电影达到一个全民电影的观影程度,《大圣归来》应该达不到目前的成绩。一开始我们也是先把这个东西做好,包括保证电影的品质。我们有了这个信心,才敢把它投到国庆档这样一个档期里面去。如果紧盯着偶然性其实是非常危险也是非常可怕,还不如踏踏实实把心态放平和,真正做一部靠谱的作品,让这个作品经得市场的经验,这样风险低一点,成功机会大一点。

刘开珞:因为我们两家公司有近似的地方但是我们在电影属性上面并不是完全从营销热度角度考虑,还是从电影本题的制作、创意内容本身,请唐先生谈一下吧。

唐科:关于大家谈到几部黑马式电影成功经验分享,我觉得陈辉和常斌先生分析的非常到位,在这里我不想赘述了。中国电影黑马诞生可能性,它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几率的增加,除了宣传平台播出平台之外,我想还有别的原因。我们电影频道在过去十几年里面,每年大概拍摄一百部左右的超低成本电影。我特别感兴趣跟在座很多已经有成功案例合作方一起,把我们中国低成本电影通过非常市场化的运作,通过非常尊重目前进电影院的、平均年龄21.5岁的年轻观众口味,把票房黑马诞生的可能性向更大的平台推进,达到一个对于电影在市场上映环境更加有利的程度。这样的话,其实是给我们中国电影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我觉得更有价值和意义在这儿。

刘开珞:接下来我们请华美银行执行副总裁bennet,来谈谈。因为他并不是电影的直接投资者,我觉得从一个投资人角度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市场现在这样一个黑马频出或者中国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状况?

bennet:谢谢。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艺恩的邀请,这一年对于中国电影市场我们觉得是非常有趣的一年,在前半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好莱坞这样的西方大片非常强势进入中国的市场,也让很多美国的制片厂担心说,会不会第二年不让美国的影片进入到中国,因为美国影片总票房可能会高出中国的影片。

所以在今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也非常的兴奋和高兴能够看到,像一些中小成本的影片,像《滚蛋吧!肿瘤君》和《夏洛特烦恼》取得不错的成绩,也很期待中国华语电影可以得到非常好的票房。对于中国市场来说,有一些影片华美银行有参与,这些影片本身的体量和制作质量都挺不错,但是影片上映后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中国市场可能需要对内容本身有热情、的这样一种制片的情怀在里面,而不只是为了商业价值制作出来这样一部电影,今年市场对这种类型的电影表现出认可。

刘开珞:谢谢。下面请华视网聚常务副总裁金永全,我知道华视网聚并没有直接参与电影投资,更多从版权的运营角度看看怎么看待今天的这个电影市场?

金永全:我对于影片偶然和必然的考虑呢,希望大家从必然角度去看。首先是影片的质量。所有的影片只要是票房高的,质量首先是首当其冲。把心思放在影片本身本质上,这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像惊悚片《京城81号》战争片《战狼》包括《致青春》这样的青春片,之前票房体量大概一个亿以内,现在五个亿、十个亿的票房量级的影片都有。一方面显示了电影市场不断的壮大,带动起了票房的迅速增长,另一方面,中国观众欣赏水平和互动性也在不断的提到。通过各种媒体传播、形成口碑对于质量非常优秀的影片起到了推进的作用,助力影片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票房。截止到目前为止,超过10亿的票房已有好几部了。我相信,对于中国电影未来的投资,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影片的质量上,票房的预期会更值得我们各位投资人的期待。

刘开珞:接下来请万合天宜的陈总,接下来有年底一部重量级的电影《万万没想到》快要上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是大家年底期待的,有机会成为爆款的项目。我也想请陈总对这个黑马讲讲你的感受。

陈伟泓:艺术产品背后有一个规律,需要时间。它不是砸钱马上能够砸出来的,要给艺术家时间,培养人才。另外,市场越来越公平,不好看的,观众不会买账。一开始排片不好,如果是部好电影,上午上映,下午口碑就开始发酵,你再到电影院看,排片市场立马就会调整,非常公平。我们想做一部好看、好笑、好玩的大电影呈现给大家。我们只希望大家看到我们的诚意,调剂大家对我们票房的期望值。

刘开珞:我相信《万万没想到》都是大家值得期待的一个电影,多支持这部电影。刚才我们聊的关键词是“黑马”,今年还有一个新的热词,一个是“IP”,是我很感兴趣的关于“新”的问题,不管是新的类型,还是新产生的“IP”。像刚才讲的这些项目里面,《夏洛特烦恼》是有观众基础的,《万万没想到》也有一定的互联网的基础,但《大圣归来》和《捉妖记》却是新的。大家如何看待“新内容”和“新IP”之间的关系?

陈辉:大家都在聊IP,随着过去两三年当中有很多的IP电影,特别像青春小说改编成校园青春电影之后获得成功,大家把很多的目标投向了这里。其实大家现在好像感觉到,在各个领域大家都在谈IP、抢IP。要将一个IP最终孵化、转化成一部电影,这也是一个相对比较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大浪掏沙的过程。一个IP成为一个电影的话,第一要做的很重要工作就是评估,像《栀子花开》是歌曲,《左耳》是小说,这些IP都是集中在青春效应,其他领域当中,电影获取成功相对不多。最终转换成一部电影,这也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小说毕竟是一个篇幅很大的,涵盖多个故事的叙事表达,电影要在90分钟内要进入小说故事的核心。在那么短的一个时间当中,让我能够体现这样一个电影。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开发、改编的过程。未来中国电影的发展,成熟的发展当然是跟原创分不开的,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的观众年龄层相对比较年轻,80到90后是现在电影主要消费群体,现在更多是85跟90后的这些孩子们一直伴随着IP成长过来,这些IP有了他们的价值。因为他们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积累了很大的粉丝群。我们在电影领域应该是多条腿去走路。

刘开珞:陈总讲的是IP固然很重要,它有非常好的基础,如何跟电影本体的结合?包括在新类型的结合上面和原创的结合上面可能我们还是要并重。讲总怎么看?

讲武生:首先IP范畴特别广泛。好的制作团队也是一个IP,包括去年好的主创团队,《泰囧》的“三剑客”(徐峥、黄渤、王宝强)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个IP。什么适合转移,什么不适合转移?看类型适不适合转。另外,转移过程当中,你电影的类型跟你电影本身的表现方法存在着什么关系。IP转化后的成品和原创最初所具备的粉丝价值之间有怎样的关联,但不是必须要形成等号。如果有新的原创的价值,消费者依然买单。像《九层妖塔》一样。IP是可以进行再挖掘的,它本身是一个创作的过程。我个人认为IP不能神话,当然有一个好的IP是我们创作的基础和信心,本身把它转化成一个电影作品的时候是一个重新创作的新过程。

刘开珞:两位不约而同谈到了IP本身的价值重要性,其实更重要的是未来新的开发过程。我知道腾讯跟电影频道现在都有一些已经发布和正在酝酿当中,新公司企鹅影业的计划能不能请常总分享一下。

常斌:因为《夏洛特烦恼》热卖,企鹅投资的这部电影累计票房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投资大或者投资效果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这个项目本身品质或者这个主创团队是不是靠谱,这个电影是不是有话题性?这也是我们企鹅影业的目标。明年1月1日的《小门神》我们也参与了投资,还有《西游记之三大白骨精》也有参与等等。谢谢。

刘开珞:常总发完言我就有点后悔,不应该让他说那么多。今年我们在很多的项目上大家也共同的去投资,希望大家都能有非常好的一个成绩。也能通过各自平台为在座所有电影从业者起到助力的作用。接下来唐主任。

唐科:电影频道确实正在注册成立电影频道影业有限公司中。我们目标是希望在2016年以后,每年大概能够生产4-6部院线电影,另外,院线成本是两三百万这样超低的电影,我们将保持在30部左右。我想我们已经跟一些排名非常靠前的视频网站,还有一些民营的影业也进行过洽谈,我们希望跟这些大的视频网站和民营公司一同,把五百到一千万投资阶段每年40部做起来,我们非常感兴趣。刚才在谈到,不管是第一个关于黑马的话题,还是第二个关于IP的话题,其实我的理解就是因为我们作为国家专业电影频道,我们有这样的责任,给所有有电影梦的年轻电影从业者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他们能够出来,让中国电影产业更加丰富多元。我希望通过这个合作,把五百到一千万左右的较低成本的电影做起来。每年大概40部的体量,欢迎社会各界跟我们电影频道合作。

刘开珞:就着唐总再讲,合一影业除了大的电影上面,也投了年轻导演新的作品,包括像今年暑期放的《少年哪吒》,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取得很好票房,从一个电影从业的公司角度来讲,对于一些新型创业者扶持我觉得还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至少,从今年目前为止电影票房排前五的电影都是新导演,可能除了徐峥导演是第二部,剩下都是第一部。这种新型事例是我们应该关注和给予支持的。

陈伟泓:为什么IP会这么热,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很慢?票房每年30%的增长速度,5、6年之后成为超越美国全世界第一的市场这是没有悬念的。这样应该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但资本进入有一个难题。因为大家知道电影行业有一个二八规律,美国80%电影不赚钱,20%的电影是赚钱的。大家认为一个IP会降低风险,如果资产价格很高,反而会造成风险。我们的目光还是专注于这些艺术家本身的,我们关注在怎么培育这些艺术家。我们是一个大的人才孵化器,我们的团队都是对艺术有追求、有梦想的大学毕业生。我们每做一部网剧,网剧本身就会建造起一个IP和粉丝群。我们做《万万没想到》的时候培养子默。明年我们还做一季,如果过了一亿点击量,就会拍电影。很多投资方问我们,你们商业计划是什么?准备多少的产量?多少销售额?我跟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一件事情:我们扎扎实实生根,培养人。五年十年之后,希望中国最好的导演、编剧和演员之一,都是从我们这里出来的。只要做到这些,我们就是成功的,收入、销售这些东西都会上去。

刘开珞:把整个公司产品作为人员和项目孵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产生核心的创作者。这样的一个新模式带给这个行业一些新鲜的血液。

金永全:现在IP的竞争非常的激烈,我所知道的一些,已经过了千万级的级别。如果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说,考虑一下,IP进到自己手里面以后,怎么深度挖掘才是我们重点要去考虑的。不仅仅是电影,一些好的IP我们可以把大做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综艺、游戏等等。把这些节目在更多范围里面挖掘出来,这个是能够把IP价值最大化的条件之一。另外一个,不仅仅把这些IP在国内用,也可以考虑全球范围里面。还有一个IP到的自己手里面一定要做成精品,有一些IP花了很高价值买回来以后,但是在国内做的并没有那么好。作为我们公司来说,对这一块儿更多考虑新媒体领域里面。有很多的电影大家想看的时候可能已经下线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的经典的电影都是通过网络、手机或者是其他互联网电视的方式。因为通过手机、数字电视等等渠道观看人越来越多,大家既然观看到了、享受到了就要为这个买单,也希望大家在投资电影的时候从多领域来考虑它的回收,把IP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刘开珞:金总说的很好。我们电影除了有传统的院线的模式,还有新的一些盈利的可能性。通过互联网或者通过其他形态。时间快到了,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留给bennet,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在今天这样一个中国市场上面看到有哪些新的投资机会?

Bennet:我可以向在座的各位保证,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您唯一的重心还只是在制作和发行传统内容上面,可能您要在想一想您的决定了,现在年轻观众群他们观影习惯可能和现在的大部分的或者是传统观影的渠道很不一样了。五年十年之后他们会成为这个观影市场的主力军,他们会对这个市场产生多大的改变和冲击?所以华美银行对于市场更多是广义整个市场的观察来说,我们可能不只是仅限于做传统的内容发行的渠道,请大家真的仔细想一下,现在移动终端的发展其实是非常迅速,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不管是在美国,像是优步或者谷歌的公司对整个社会产业造成一个很大的影响力,移动终端的发展对未来电影市场也会造成一个非常大的影响。

刘开珞:虽然是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分享了观点,但是却透露给我我们许多产业新的方向和可能性。套用一些人的话,电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永远面对新的市场,新的挑战,每天都有新的创作者、新的演员新的IP产生,这样一个时代里面,我想,各位应该用一种更新的观念去获得更好新的成绩。谢谢大家。


编辑:vian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