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饶俊:从《花千骨》到《不良人》,IP改编如何练就“避雷”大法?

标签: 编剧电视剧 来源:艺恩作者:耿耀2016-12-30
本文为艺恩网原创专稿,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摘要]

继去年打造IP爆款《花千骨》后,今年饶俊又一口气推出了《寂寞空庭春欲晚》、《飞刀又见飞刀》、《重生之名流巨星》、《画江湖之不良人》等剧集,下一部作品《醉玲珑》更是在拍摄期就吊足粉丝胃口,早早锁定了2017年的“剧王”宝座。

在网上搜索饶俊,得到的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头衔——从新派系公司最年轻的副总,到最新出炉的“PPT神兽”,是IP改编第一人,也是虐情小王子……

新派系副总裁饶俊

乱花渐欲迷人眼,但饶俊说自己最享受的身份依然是编剧。继去年打造IP爆款《花千骨》后,今年饶俊又一口气推出了《寂寞空庭春欲晚》、《飞刀又见飞刀》、《重生之名流巨星》、《画江湖之不良人》等剧集,下一部作品《醉玲珑》更是在拍摄期就吊足粉丝胃口,早早锁定了2017年的“剧王”宝座。

IP改编时有何妙招可以“避雷”?网剧的下一个风口又是什么?且听饶俊一一道来。

改编IP的“避雷三招”

怎样的IP适合进行影视改编,一直是业界热议的话题。饶俊认为,一个合格的IP需要满足三类要素:故事完整、概念新颖、人设出色。

以自身的作品举例,饶俊认为《花千骨》由于故事相对完整,改编时只需删繁就简,将主线整理合并,因此上手难度并不大:《画江湖之不良人》则胜在人设不落俗套,每个人物都有故事,通过人设可以衍生和外延出更多的故事;而《飞刀又见飞刀》属于概念先行,原著虽然只有几万字,但拥有一个天然的“戏核”,“男女主角是世仇,但最后相爱了,却因为家族恩怨两个人又反目了,它是一个没有细节的小说,但你依然可以发挥创作。”

《花千骨》中的“画骨”虐恋

一些知名IP由于成名已久,站在今天角度看,故事相对陈旧与“套路化”,改编时,饶俊的建议是用一个符合当下审美语境的全新视角切入,用新的元素把故事重新“拎”出来。音乐剧《猫》便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它脱胎于一首诗,却能变成如此完备经典的音乐剧,其实是它找到了戏核,找到了自己想要什么,成了非常富有创新和创造的作品。”

今年不少大热IP在影视转化时纷纷遭遇“水土不服”,表现并不理想。改编IP要如何做到避免雷区,饶俊直言,除了符合创作基本规律,创作者最重要的是去牢牢抓住IP的核。一言以蔽之,就是“找到最初打动自己的初心”。

“每个人对IP的看法和喜欢的角度千差万别,在创作中会收到各种各种的意见和想法,这种情况下,你的创作特别容易失控。所以必须坚定最初打动自己的东西,一旦找准就要往这条线一路走到底,否则在中途稍有摇摆,就会出问题。”

改编《花千骨》时,饶俊也曾经历过一段“杂音”太多的灰暗时期,“电视台的人看完剧本说,这个世界我完全没法想象出来,太飞太飘。那是我和果果第一次写仙侠剧,所以对特效这些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天马行空,往飞了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甚至还有原著中的蛮荒百兽,结果导演看完剧本说,天呐,全是特效,这个东西基本实现不了,但是后来在导演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这本小说打动我们的是花千骨与白子画的爱情故事,那么与此无关的我们就大胆舍弃”,最终,便有了最后的剧本呈现。

“PPT神兽”的烦恼

除了虐情小王子、爆款小王子这些头衔,在多部热剧带动下,饶俊也一跃成为今年新晋的“PPT神兽”。有段时间,经常有人带着“这部戏是你写的,怎么那部戏又是你写的”的疑问找到他,让饶俊很是苦恼。

这也让他更看清了娱乐圈的现实性。

“其实《花千骨》之前,我就已经在写作了。但当别人有一天发现其实你是被大家所接受的,原本那个不打算开机的项目,马上就会被提上日程。”今年,饶俊同时有四部戏先后播出,但有两部戏都是两年前写的,“只是刚好到了这个点,所以大家都去抢热度了。”

今年饶俊同时有4部剧先后播出

除了在被追捧与被遗忘之间游离,让饶俊困扰的还有各种PPT上不断出现的自己名字,“大家都会说,好像他的东西都已经被做烂了。但作为编剧,我没有办法去反驳,我只能拿更好的作品说话。”

《花千骨》火了后,来找饶俊的古装剧特别多。好脾气的他不善拒绝,有次在北京,有个投资方慕名而来,在酒店楼下苦等他到凌晨两点,只为邀请他出任编剧。“其实我知道我没有精力写,但再不见我心里过意不去,见完我又接不了,那种时候真的非常难受。”

将心比心,他也理解投资人的那种求贤若渴。曾经为了签下一个自己看好的编剧,当年还是责编的饶俊也曾一路转车,从上海追到河北深山之中,才最终将对方说服。

分身乏术之下,饶俊的选择是组建起一支自己的编剧团队,共同参与创作。今年上海电视节上,饶俊携旗下编剧团队首次齐齐现身,同时亮相的还有《醉玲珑》《独家占有》《颤抖吧,阿部》《禁区左转90度》等数十个新派系未来的影视项目,让人眼前一亮。

饶俊和他的新派系编剧团队

对于团队的合作模式,饶俊笑言并不神秘,“就是大家一起聊,再各自分工创作”。但最终出炉的文字,一定会经由饶俊来亲自把关。这时候笑容灿烂的他,偶尔也会展现“铁面”的一面,“我是一个比较喜欢亲力亲为的人,如果是团队创作最后给出去的那一稿,不好的我一定会废掉重新再写。”

把好奇心带进工作

饶俊说,当编剧之前的自己是个相对传统的人,“根正苗红”地看各种经典文学名著,很少接触网络小说,甚至连漫画也不怎看,“以前都不知道,漫画是要从左边看起还是右边看起……”

这两年在抢购IP的热潮下,饶俊才开始被迫慢慢“触网”,没想到自此“入坑”,“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重生之名流巨星》是饶俊第一次写网剧,也是他看的第一部耽美,剧集播出后在腾讯视频点击量突破20亿,把一群90后时而虐哭时而逗乐。总结原因,饶俊觉得是占了自己“年龄”的光,“大概我在编剧里年龄比较小,好像跟90后完全没有代沟,跟五六十岁的老奶奶也能做好朋友。嗯,很多人说我这点是个神奇的存在,可能是从小跟奶奶一起长大的缘故吧。”

《重生之名流巨星》是饶俊的第一部网剧作品

私底下,饶俊也爱在B站潜水,了解粉丝评论或者弹幕找寻网感,“你会发现每个人的关注点都特别不一样。”改编《醉玲珑》时,因为女主角启动了刘诗诗,很多粉丝给饶俊发私信,表示“不想再看一遍翻版《步步惊心》”。这些观点在饶俊看来,其实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是一个微博刷得比较多的人,每次都会点热门新闻看,也会点开看大家评论。另外文学网站看得也比较多一些,比如百度每天的小说榜,还有天涯和贴吧。”朋友圈里一有人转发好玩帖子,饶俊会第一时间点开一探究竟,“就是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人。”

这份好奇心带进工作,成了饶俊保持高产又叫好叫座的秘诀。只要和不同搭档合作,他都会默默观察学习对方优点,纪录在一个专门的小本本上,“比如跟Fresh果果合作《花千骨》,我就会学习她对感情戏的把握,怎么去更好地塑造人物。”

饶俊笑谈道,有一次还特意给果果发微信说感谢,说“我要感谢她的不是这部作品给我带来多少的名气,而是在这部作品里我学习到怎么去写感情戏,以至于让我有了让自己继续生存下去的本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吧。”

抱着虔诚的心各司其职

今年IP当道,在大量资本和热钱入场后,不少编剧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饶俊坦言,资本对目前编剧生态起到不少积极推进作用。对于那些体量巨大的魔幻仙侠类作品而言,资本的介入对创作是好事一件,“当你好不容易把一个世界观搭完整了,只做一部其实蛮可惜的。这时候很需要资本的助力,让一季一季做下去,可以继续深度挖掘。”

另一方面,资本真金白银的大把投入,也让电视剧在投资量级上不断攀升,“放在以前,三四个亿的电视剧投资是根本不敢想的,几千万都已经很多了。”但在饶俊眼里,“一部剧的好坏,最终还是要看这个钱怎么用,大家不要急功近利就好。”

饶俊的下一部作品《醉玲珑》被视作明年的“剧王”之一

但在饶俊看来,大多数编剧的话语权依然很低。辛辛苦苦打磨两年的剧本,最终被改成饭局里两个小时里调侃出来的点子,这个听起来有几分魔幻色彩的段子,依然每天都在影视圈中上演。

“最尴尬的是,有些制片方说,你要根据电视台的意见改,但当我改完后,电视台又不买你的剧,然后去找别的电视台,他们说这不是我们要的东西,编剧就傻了。”而总是渴望按照自己逻辑来修改剧本的霸道演员,在饶俊看来也是一件荒诞和头疼的事,“开机前,我可以接受演员有商有量地去微调剧本。但开机后,演员经常眼里只有自己,想着怎么让自己的角色更好看更完美,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一部剧要好,一定是每个人物都出彩。”饶俊还说:“在《花千骨》拍摄过程中,赵丽颖还说过,只有大家都出彩了,这部戏才会出彩”。

面对纷纷扰扰,饶俊始终相信一点——没有人比编剧更理解他自己的剧本。所以对埋头影视创作的编剧而言,最大的温柔,也许就是外界的不打扰,“电视剧和电影都是团队协作的艺术,不要去别人的领域干涉太多,因为深入进去你就会发现,隔行如隔山,每个人都可以抱着虔诚的心,才能做好自己分内的那份工作,最终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

Q&A/快问快答

艺恩:如何入行做编剧的?

饶俊:我大学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本身学的就是剧本创作,不过大学主要偏向舞台剧剧本的创作。话剧、戏曲什么的。大学毕业后是在影视公司做文学编辑,也跟了一些项目,为编剧做服务工作,工作的时候也有在写,可真正进入剧本创作是大学老师那会儿在写《妻子的秘密》,但她那时候已经怀孕了,所以找我去帮忙,从那部戏开始真正开始电视剧的创作。

艺恩:明年二次元漫改可能会是一个风口,在具体转化路径上存在哪些难点?

饶俊:做2.5次元剧最重要的是“避雷”。有些动画片在动画世界里是非常美的,但是真人来演就会很雷,所以有些没办法硬搬过来的就不要硬搬,不然就变成了cosplay,两边都不讨好。所谓的2.5次元其实是两个点——看动画时的爽感和看真人剧的代入感,如果能找准两个点之间的平衡,会是2.5次元剧成功的方向。

艺恩:在你看来,目前网剧发展进入哪一阶段?

饶俊:现在处于一个过渡期,从一开始靠题材的福利过渡,到开始要走精品化的过渡。之前网剧不用审查,会做一些比较出格或者电视剧过不了的题材,但现在这个初级阶段已经过去了。以前的网剧是比较糙的,但现在你会发现网剧越做越大,越做越精品化。网剧的将来应该会发展成HBO那样的精品阶段。

艺恩:平时创作的节奏和习惯是怎么样的?

饶俊:我会先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创作。看完小说,先有一个大概想法,然后给我空间去创作,大家再来一起提意见。创作节奏方面,我是不太挑时间和地点的人,基本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写作,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基本上不会拖稿。

艺恩:除了写作之外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饶俊:其实就是旅游,打打乒乓球、羽毛球,或者拍拍照片。我还挺喜欢瞎拍拍的,以前不会拍老被吐槽,后来拍着拍着就拍好了。其实我是一个比较工作狂的人,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作,你会发现写着写着总有另一个东西想写,所以就挖了很多坑,还没得及填。

艺恩:接下来最想尝试哪类题材?

饶俊:现阶段来比较想写现实主义题材,比如行业偶像剧这样的作品。或者像《魔戒》、《霍比特人》,或者《权力的游戏》这样的系列剧,我特别喜欢《哈利波特》,你会发现一季一季做下去,其实是会陪伴一个人成长,像我们这代人是看《哈利波特》长大的,作为一个剧作家,如果有一天我陪伴了一代人的童年和成长,那是非常美好和了不起的事情。

编辑:nanc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