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影帝”徐峥沈腾吴京及王思聪喜提“站子”:传统艺人营销新思路

标签: 电影艺人营销 来源:娱乐独角兽作者:Mia2019-02-17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粉丝能不能给沈腾一点排面#排面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粉丝能不能给沈腾一点排面#排面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转发抽奖两张腾哥电影票,《疯狂外星人》Or《飞驰人生》,不定期产图,希望大家一起快乐追腾。”这是沈腾站子的首条微博,不仅有附带Tag、作品安利、转发抽奖等常规操作,还一口气附上了4张“绝美”精修高清写真。

继沈腾抱怨自己“发了一上午微博说没人接机,结果真的有两个人去机场接我了,你知道两个人接机还不如没有人”“怕是我瘫痪那天也等不来机场瘫痪”之后,“亚太区最帅100人”“前任校草”沈腾于2月13日,迎来了自己的站姐群体“腾妹”,首个个人粉丝站“三冘一腾_沈腾个站”, #粉丝能不能给沈腾一点排面#也登上热搜,话题阅读量为3.1亿。

同样喜提人生首个“站子”的还有另外两位“叔圈百亿影帝”:徐峥和吴京,并且都融入了个人特色:去年因《我不是药神》C位出道的徐铮粉丝站名为“山争哥哥|徐铮个站”,粉丝群体称为“蒸饭”,吴京拥有3个粉丝站“情义战狼吴京个站”“火眼京京|吴京个站”“战狼营|吴京个站”,粉丝群体称为“京妹”。

在近日意外拥有专属站姐的非典型流量中,“娱乐圈纪检委”“国民老公”王思聪获得了流量小生标配待遇:不仅有个站“限定热狗|思聪”,还有中文首站、专属资源博、反黑站。

这些充满戏谑和喜感意味的“站子”除了搞笑担当,也向非饭圈群众普及了以微博为阵地的饭圈文化,为传统“实力派”艺人提供了新的营销思路。

2015年,微博依靠泛娱乐化而二度崛起,此后以微博站子为载体,以新生代偶像为核心的粉丝经济规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从圈地自萌到多次登上风口浪尖,万物皆可用应援传达喜爱,用娱乐消解严肃的饭圈思维,为传统影视行业带来了什么?

饭圈文化对“叔圈”墙头的戏谑与解构

“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道。“万物皆可饭圈”正是这种娱乐精神的真实写照。

粉丝经济、站子文化的形成与九十年代H.O.T等第一批“韩流入侵”密不可分。韩剧《请回答1997》描绘了当时韩饭追星的盛况。国内一小部分韩饭自发为偶像集资,租赁服务器搭建网站,形成了一个个亚文化圈。

受此影响,千禧年之初,国内早期走红的一批明星都拥有过自己的个人网站,如胡歌的“古月哥欠”。这些粉丝向网站有一定的准入机制,需要注册或者邀请,更近似于论坛性质,粉丝间互相交流、上传新闻资讯或偶像相关资料,形成今时今日站子的雏形。

2009年,微博诞生,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从各个维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追星方式和娱乐活动。2014年前后,EXO四子归国发展,TFBOYS开始走红,挟巨大流量点燃了整个粉圈生态,站子从此时开始蓬勃发展,并细分出打榜博、资讯博、公益博、图像站、综合应援站等种种类型。

2018年“偶像元年”两款现象级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更将偶像经济推向了顶峰。“站姐经济产业链”由此产生:机场、活动现场跟拍偶像-微博站子发图-制作PB(相册)-发售以弥补追星费用,甚至借此盈利。一本PB售价几百,销量上千,站姐借此每月吸金几万到十几万者不在少数。

到了今年,已经成熟规模化的粉圈,将站子萌化戏谑之风吹向了娱乐圈的中年大叔演员们与国内最知名富二代,并大规模出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叔圈站子显然距盈利还遥遥无期,重在造梗与自娱自乐。新四大中生代叔圈F4墙头:徐峥、黄渤、雷佳音、沈腾已正式形成。

徐峥个站的口号是“山争哥哥放心飞,蒸饭永相随”“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山争哥哥”,王思聪个站转发抽奖送“哥哥同款热狗”、并设计了粉丝专用爱豆头像,声明“本站追公开不干预哥哥的私人行程(因为我们怕被告,我们没有钱请不起律师),我们不图钱,只图哥哥的人”,个人简介为“千军万马我替你挡,经济危机你替我扛”,沈腾个站设计了标准控评模版,打榜投票,做数据一样不落。

目前,徐峥个站粉丝数为573个,沈腾个站粉丝数为5万,吴京个站粉丝数为451个,王思聪个站粉丝数为21万,粉丝数差别原因除了王思聪本人亲自关注并与个站互动带来的影响、目前有无电影作品热映之外,也反映出这几位公众形象、受众的差异:常年出演喜剧的徐峥和沈腾,以及自带“国民老公”“娱乐圈纪检委”光环的王思聪,更易获得女性粉丝和“站姐”,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吴京本身直男粉丝居多,在“造梗”“话题冲突性”“吸粉力”上稍弱于其他几位。

当然,这样的粉丝量级与真流量们动辄上百万的粉丝量级,上百个站子相比,堪称“微不足道”,也折射出叔圈站子的玩笑性质。电影票房从不相信流量,流量也从来不属于不靠脸吃饭的实力派。

传统实力派艺人营销新思路:放下身段,拥抱饭圈

传统上,娱乐圈艺人存在着一条隐形咖位鄙视链:电视剧咖高于综艺咖,电影咖高于电视剧咖,但这一规律并不适用于一切以流量为中心的时代。

大部分出没于综艺或电视剧当中的新生代偶像综艺感、演技频频遭受质疑,有流量而无实力,而中年墙头们:沈腾、黄渤、徐峥、吴京、雷佳音、段奕宏、潘粤明……则有演技实力而少流量。当实力派获得热搜、打榜、拉票等偶像派的待遇,在年轻市场的影响力和个人IP形象得到提升,其出演作品的非目标受众也得到了更广泛的覆盖。

从去年刷屏的“叔圈101”到今年的“叔圈个站”,追星女孩们的进击用戏谑重新解构了饭圈文化,以“彩虹屁”与演技派们朴实无华的外表形成的强烈反差萌制造了娱乐喜感,而演技派艺人们放下身段,积极参与粉圈互动,在树立幽默亲民人设、增添国民好感度的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帮助了自身作品出圈。

数据显示,“山争哥哥C位出道”发酵期间,徐峥活跃粉丝中的主要“爬墙粉”中,6.6%来自刘昊然粉丝,6%来自朱一龙、易烊千玺粉丝,杨超越、吴亦凡粉丝各自占比5.6%。这足以说明流量饭圈、年轻市场与叔圈粉的互相渗透。

7月2日,徐峥微博活跃粉丝环比日增长610.2%,打投、签到、做数据、反黑、搭团队、粉推CP、捆绑营销等依次严格启动,徐峥本人回应了“超话签到”事件,叔圈101海选正式启动,7月3日,徐峥超话冲入榜单前十,证明了饭圈的力量。

流量圈与中年实力派打破次元壁,为传统艺人营销提供了新的思路:“大头哥哥”雷佳音是叔圈当中最早出圈的,如今的商业号召力和路人好感度,除了演技作品这些硬实力以外,也与高情商、和粉丝的互动这些软实力不无关系,他和自己图博站姐相爱相杀的故事广为流传。这些票房保障的实力派演员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新流量时代,同样也可以借鉴流量小生的运营方式,以更有网感的互动扩大粉丝群体。

对微博来说,叔圈站子刷屏或许是其多年来深耕粉丝经济,娱乐化战略行之有效的证明:粉圈思维早已被微博站子固化重塑,并以此“站子化”一切,包括中年大叔电影演员等看似严肃而不带流量的对象。尽管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群狼环伺,大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至少在明星粉丝生态上,微博地位依然不可动摇且难以取代。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