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贡献TOP20电影票房41.1%的新生代导演!

标签: 导演电影 来源:影投人作者:Fuki2019-01-04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新生代导演们,冲鸭!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里,中国电影市场不仅创造了600亿票房的新纪录,还出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现象:2018年反响不错、票房可观的影片中,很大部分出自新生代导演之手。从杀青五年后重见天日的李芳芳第二部院线长片《无问西东》,到跨界拿起导筒的刘若英、黄渤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一出好戏》,还有才华横溢的新人导演苏伦、文牧野的长片处女作《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来自戛纳遗珠毕赣的新片《地球最后的夜晚》等等。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给了新生代导演们一个可以充分展现自我的舞台。

数据显示,2018年票房TOP20电影中,新生代导演贡献了TOP20的41.1%票房,其中《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斩获了超过30亿票房,《西虹市首富》《后来的我们》《一出好戏》也都突破了10亿元大关。这五部风格迥异的电影作品不仅都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其中还有些作品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我不是药神》上映后,白血病人的用药贵难题成了全社会的焦点,还在无形中推进了片中焦点救命药“格列卫的降价进程加快。

跨界做导演在行业内不是新鲜事,然而导演这个职业不比其他,没有金刚钻还真就揽不了瓷器活。名人效应自带流量,跨界导演们往往有着其他新生代导演不具备的高关注度,不过论作品市场表现仍要靠品质见真章。有些跨界导演实力平平,如《胖子行动队》的包贝尔、《猛虫过江》的小沈阳、《祖宗十九代》的郭德纲,尽管最终票房顺利破亿,但口碑表现平庸。也有些跨界导演展现了超出大家期待的优秀表现,如刘若英的《后来的我们》和黄渤的《一出好戏》,口碑票房双收,体现了他们作为跨界导演的扎实功底

新人导演也有着精彩表现《超时空同居》的导演苏伦和《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都是首次执导长片,作品质量和市场表现都十分优秀。除了主流商业电影以外,还有近两年在国际各个电影节上获奖的新人导演作品也成功登陆院线公映鹏飞的《米花之味》、周全的《西小河的夏天》、蔡成杰的《北方一片苍茫》、王学博的《清水里的刀子》等等低成本影片的出现,让喜爱文艺电影的观众多了许多可选项。

这就不得不要说到这些小体量电影背后的“推手”。在中国文艺片市场不够成熟的过去,“筹资、发行、口碑”是摆在新生代导演前的三座大山,但近几年这一状况有很大改善。

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First青年电影展、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等电影节开始发力挖掘优秀新人导演;蒸腾、狮鼠、无限自在、寰宇、放大等宣发公司入局小众文艺电影市场;宁浩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宣布签约14位新导演;艺联旗下院线不断发展,大象点映、黑猫看电影等C2B购票平台的诞生。在行业内各种力量的助推下,许多新人导演不必再如从前一般为资金发行疲于奔命,发行渠道拓宽后,他们的作品让观众获得了新选择,也促进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多元化进程加快。

底气足了,新生代导演在拍摄作品的类型选择和制作上也更为自由。韩延将《动物世界》打造成好莱坞味十足的商业大片,尽管最终破5亿的票房不足以补上3亿成本的缺口,却仍被业内外无数人看好,如今已将续集制作提上日程。曾凭借《心迷宫》走进大众视野的导演忻钰坤在2018年推出了他的新片《暴裂无声》,还是他擅长的内敛悬疑风格,但这一次创下了5300余万票房的好成绩,相较前作有了很大进步,同时也显示出了国内市场对艺术和商业的强大兼容性

对比2017年新生代导演的作品成绩,可以更直观地看出2018年的转变。2017年新生代导演头部作品以吴京的《战狼2》为代表,斩获了56.39亿的刷新影史级别票房,但全年票房超10亿的作品仅有《战狼2》《羞羞的铁拳》《乘风破浪》三部,从数量到总票房都低于2018年新生代导演头部作品。

跨界导演如王宝强的《大闹天竺》、苏有朋的《嫌疑人X的献身》,大鹏的《缝纫机乐队》、黄磊的《麻烦家族》,有票房过亿的卖座商业片,也有票房惨淡的处女作,总体与黄渤、刘若英的作品成绩有一定差距。新人导演方面,卢正雨的《绝世高手》、路阳的《绣春刀Ⅱ:修罗战场》、王冉的《闪光少女》都在小范围内获得不错评价,但与《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低成本影片方面倒是变化不大,有依靠口碑发酵以1.7亿票房成为首部票房过亿纪录片的《二十二》,还有《嘉年华》《不成问题的问题》《八月》《老兽》等小众电影,尽管成绩不佳,但都收获了较好口碑,可见艺术电影的生态模式已初步正规化。

2018年是属于新生代导演的一年。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曾在一次活动中提到这个群体:“这些导演没有‘第五代’导演以启蒙者的姿态述说精英话语的欲望,也不用体验‘第六代’导演在工业与艺术之间无处安身的迷惘,他们在票房和口碑等方面取得不俗成绩得益于他们游走于电影工业化生产体制内,并能处理好与个人风格表达之间的关系。”

这些在各国商业电影、类型电影耳濡目染下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导演,拥有前辈们没有的商业敏感度,更加尊重观众与市场,能够更好地将电影艺术性表达与商业诉求相结合。同时,伴随市场的不断细分、正规化,愿意扶持新人走进主流圈的行业领军人物也为新生代导演群体提供了很大助力。市场在进化,导演在进化,观众也在进化,如今的观众愿意尝试更多类型的影片,这对创作欲旺盛、自由度高的新生代导演来说是个很好的机遇

新丽电影CEO李宁在谈及2018年电影市场时曾说到:“2018年有一个特点,口碑差、票房高的片子基本没出现,新导演、新类型、中低成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在几个群体的共同作用下,新生代导演在2018年以井喷之势在横扫了中国电影市场,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好成绩。

与其说是新生代导演在中国电影市场崛起了,倒不如说是中国电影行业生态在向好发展。在资本寒冬下,我们迎来了内容暖春,这无疑是一剂令人振奋的强心针。

新生代导演们,冲鸭!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