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电商化”,你是否会为“抖商”付费?

标签: 短视频电商移动电商 来源:娱乐资本论作者:剁主2019-04-06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继淘客、微商、播商之后,“抖商”正在成为另一个日益庞大的群体,有自媒体称现有3000多万抖商活跃在抖音平台,且获利颇丰。2019年1月,有人在360图书馆分享了一篇标题叫《做抖商多久,可以买房买车?》的帖子,更是将抖商与财务自由直接挂钩,明晃晃的,很诱人。

这种诱人,不仅表现在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人都在争相收割抖音的流量,还体现为一条围绕着抖商从上游付费培训,到下游刷量的服务链条已经悄然形成。

只要你愿意花钱,不仅能迅速开通直播、购物车等权限,短时间内搭建起自己的店铺,还可以享受“专业的课程,一对一运营辅导”,让“电商大佬”为你出谋划策,帮助你“适应”规则,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抖商,完成流量的收割。

但美梦之下,现实难副。

钱花了出去,可成功孵化自己的抖音号的,却似乎寥寥无几。反倒是那些抖商服务机构赚得盆满钵满。他们通过抖商大会造势,后续开通自己的社群甚至线下课程,轻易在几个月时间内以“抖音的爆火”吸引到了上千的学员,轻轻松松就有百万收入。

无论是“课商”、“服务商”,还是期待大赚一笔的抖商,都是在抖音超5亿的流量中生生长出来的“薅羊毛人”。而至于在薅羊毛过程中,谁收割了谁,则显得已然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别让那只羊跑了。

而至于羊被薅秃了会怎么样,或许没人关心。这只羊薅秃了,还有下一只,从淘宝、到微信、直播、再到短视频,互联网似乎永远不缺下一只羊的出现。

抖商过境

今年的1月14日,青山会创始人胡应邦打造了首届两千人规模抖商节,而据其官方称,“由于许多行业伙伴的强烈要求”,两个月之后,胡应邦在广州又再度举办了第二届全球千人抖商联盟大会。事实上,在杭州抖商大会举办的同时,抖音官方对外发表了公开说明,称官方从未授权。

但无论如何,伴随着这些大会的“成功举办”,抖商也成为去年下半年以来迅速兴起的新词。抖商,从字面意思理解,就是用抖音做生意的人,是抖音电商化的产物。宽泛的说,凡是在抖音上有带货需求,或盈利目的的都能算在抖商的范围内。

“抖商”的来源很复杂,据记者潜入多个抖商社群调查,他们其中有的是传统的通过微信和朋友圈卖货的微商,有的是自己开淘宝店,微店的店家,有的是个体私营业主(比如线下开店的卖服装的,或者卖自己家生产的东西),还有之前通过其他直播,短视频等带货的网红,有的之前甚至没有相关经历,但看到抖音的流量想在上面做生意的小白。

而抖商的火爆又和抖音在电商变现上的加速跑有着直接的联系。去年中旬,抖音先是试水了店铺入口,随后又向企业号开放了入驻。

一位在抖音上孵化了好几个百万粉丝企业号的MCN机构负责人告诉剁主,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做抖音线下变现的。“MCN机构的变现方式是以广告为主,这种变现方式对粉丝基数要求比较高,所以我们就想到了引流卖线下的母婴用品、旅游门票等。”

此后,抖音又分别接入了字节跳动旗下的内置电商平台以及小程序,并在去年12月份开放了购物车的申请。不到半个月后,抖音又宣布上线好物联盟招募计划,报名参与扶持计划的账号可以免除粉丝的门槛。

对于电商从业者而言,抖音做电商的门槛正在变得越来越低。加之庞大的流量池,给内容电商带来较高转化率。据抖音官方的数据,截止到去年12月,抖音上已经有超过6万用户使用了购物车功能。

但对其中大部分商家而言,抖音的逻辑并不容易掌握。短视频电商转化的根本是内容,而做内容显然是这些抖商极其生疏的事情。据卡思数据统计,即使是在抖音认证的蓝V当中,1万粉丝以下的企业号占据了60%以上,而30万粉丝以上的企业号仅占7%。

一面是瓜分庞大流量的美梦,一面则是对平台玩法和门槛的难以摸索。抖商们渴求着流量转化的秘笈,自然也有人盯上了他们的渴求,以谋取利益。

别让抖音这只肥羊跑了!

事实上,抖音商业化也不过才不到一年时间,但目前市面上已经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数十家做这类培训或服务的机构。这些培训者们多半自称“有数十年电商实战经验,曾经成功孵化多个抖音号”,甚至声称自己是抖音官方认证的MCN机构。

但据调查和询问,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是从抖音商业化开始,便瞄准了机会做培训的原MCN机构,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此前是微商、播商、淘客的培训者,他们辗转于各个平台,企图从每一波流量爆发中捞到红利。

比如前文中所提到的抖商公社,在做抖商培训之前,它就是一个专注于淘商、每日一淘营销技巧的平台。更为典型的例子,则是那些进驻抖音以及发起抖商大会的昔日微商培训大佬们,比如杜子建、龚文祥、胡应邦等。

杜子建从微博时代走来,被誉为“微博营销教父”,2018年6月开始入驻抖音,杜子建在抖音上开通购物车,售卖《情商密码》、《父子密码》等书籍,据说曾实现单日销售最高转化1000多本。但其显示现有粉丝量1498.7w,平均单个视频的点赞量只维持在三位数或四位数。

电影《商海通牒》中的华尔街大佬John Tuld有一句台词,“干这一行有三种谋生之道:动作快,够聪明或者会欺骗。”杜子建、龚文祥们无疑是深谙其道,懂得包装自己、顺势而为的“老炮”。

从微博营销、到微商、再到如今的抖商,再或者以后的X商,平台和规则在变,但掌握底层逻辑的投机者们,永远有办法变流量为热钱,继续吹嘘着、鼓动着下一波的“韭菜们”,跳入滚滚不息的“创业”大潮中,为了所谓的的财务自由、个人价值实现,而折腾不止、奋斗不息。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更重要的是抖音官方的态度,是否任由这些抖商以及抖商的服务商们,继续繁荣下去?

目前,不少服务商往往打着抖音的官方合作商的旗号,表明自己提供的“服务”是经过抖音默许的,一副以共同推动抖音繁荣为己任的模样,实则在破坏着抖音的规则和生态。

当然,对于这种破坏抖音规则的灰色操作,抖音也做出了一经发现给予限流、封号的处置,严重的还会被显示“已重置”,之前的温婉、莉哥都遭遇了账号被重置,一夜间归零的“待遇”,抖音在这一块的政策也会显示出越来越严的趋势,有些人刷量后没有被抖音处置,也只是因为账号比较小没有引起注意,但持续刷一定会被平台监测到。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抖音一边出台新规,下游的服务商就马上就会找出新的方法来。这种双方的“博弈”估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正所谓流量令人盲目,暴富令人疯狂。

“所有自媒体,都将在“抖音时代”被重新演绎一遍。”这话就像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值得被小程序重做一遍一样,确实不假,但被用来作为割韭菜的宣传语令人感到惋惜。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