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屏潮流:“硬通货”准备好了吗?

标签: 视频手机 来源:烹小鲜作者:洛弟2019-06-06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国内制播平台“竖屏时代”来临,但播出形式的噱头终究不能替代内容的吸引力。

拎着手机录个抖音,是业余爱好,专业剧组拍电影、电视剧,是吃饭本事。

要这么来看,因抖音大火而生的“竖屏电影”“竖屏剧”就有点硬着头皮冒险了:拿一种精良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在任何门槛越来越低的行业,都必然出现,也必然被淘汰。

但只要它能存在,能成型,就有为它探讨合理性的可能。

竖屏影剧脱口秀

谁的“兼容性”更高?

2018年当然不是“竖屏内容”元年,但可以确定的是,去年下半年,是国内制播平台真正的“竖屏时代”开端。

第一是去年10月,爱奇艺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分析师电话会议上,CEO龚宇明确表示:“爱奇艺将以专业团队,推进竖屏内容从草根型主导变成专业型主导方向发展,同时创新性的竖屏形式,将开辟新的营销模式和商业空间。”

这等于为制播平台产出高标准、高预算竖屏内容吹响了号角,竖屏内容的时代,将不止有人手一机,“谁都能拍”的简易手工制品。

当然,竖屏内容不可能与抖音、小红书短视频脱开血缘,所以,第一批尝试的成果,是竖屏剧:在抖音上,具备一定情节性的短视频播放量更高,竖屏剧自然与之关系最近。

这就是2018年竖屏内容的第二件大事:爱奇艺竖屏喜剧《生活对我下手了》,成为第一档较有影响的竖屏短剧。

短剧由短视频创作者、喜剧演员辣目洋子主演,在每集3-4分钟,彼此独立的故事里,辣目洋子一直扮演不同的角色:靠美颜直播的网红、治疗包贝尔的心理咨询师、电影院被逼疯的观众……

每一集的故事内容含量不大,能够展开的笑点也有限,总之小火了一阵,但随着剧集结束,也没掀起太大波澜。

当然原因之一是,很多竖屏喜剧的模仿成品,品相实在太次,以噱头为主,也就没能出名。

之后不久,爱奇艺开始在更多领域内尝试竖屏内容。

4月2日,国内首档竖屏脱口秀《金口玉阎》在爱奇艺播出。

脱口秀的主持人,是德云社近来声名鹊起的相声演员阎鹤祥,但所聊的却是汽车题材。

在同一代相声演员中,阎鹤祥是出了名的“肚囊宽绰”,知识面广,能说会道,又是出了名的理科男、汽车迷。

每期五分钟左右,一期一个话题,聊选车、聊汽车历史、聊考驾照、聊师父师兄弟以前开什么车……关于汽车的话题,普及性的也好,周边的也罢,阎鹤祥都能跟你“聊十块钱的”。

无论从汽车层面,还是脱口秀演员的素养层面,《金口玉阎》都算是找对了人。

在首档竖屏脱口秀开播一个多月后,也就是5月23日,第一部影响较大的竖屏电影也出炉了。

当日,华为终端官方微博发布了时长30分钟的竖屏电影《悟空》,导演为《北方一片苍茫》的导演蔡成杰。

故事讲述了90年代,一个山里娃为了进程去电影院看《大闹天宫》,离开父母独自上路,却在山岭之间经历了时空漫游,来到了他从未想过,也不可能发生的境地。

影片继续了导演的奇幻现实风格,加之全程由华为P30 Pro手机拍摄,新款手机的人气,连同华为近日在风波中表现出独特姿态的特殊背景,让影片在面试一周后,也冲上了几家社交媒体的热搜。

《悟空》的发布,连同《生活对我下手了》原班人马新作《导演对我下手了》近日开播,让“竖屏”短时间又成了热词。

问题是,就这样能热多久?

竖屏哪里比横屏强?

先搞明白“姓什么”

现在对竖屏内容来说,关键的是要解决存在身份问题:它究竟是微电影、短剧、综艺,还是短视频?

因为从目前来看,哪怕起了“竖屏剧”“竖屏电影”“竖屏脱口秀”的名号,它们的形态,依然跟短视频难以脱开关系。

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竖屏剧,因为它跟一般的热门短视频“血缘”最近,在形态上,也就越纠结。

它的“短平快”内容,一方面来源于抖音、小红书竖屏短视频的制作和欣赏习惯。

笑点不宜过多,也无法容纳铺设时间较长的包袱,需要在短时间内,以最快最密集的方式,让最多的观众笑出声来。

《导演对我下手了》里,讽刺电视购物的段子来源于生活,无需再造一个喜剧情境

它的形式是短视频时代给的,但以上的内容要求,其实早不是原创了:自从德国“段子剧”《屌丝女士》火爆网络后,搜狐视频与大鹏工作室出品的《屌丝男士》《如果没有》等一批喜剧,就成了国内“段子剧”的领军者。

每集时间不长,由几个段子式的短小喜剧场景构成,随便截出一段,都足够在抖音上作为素材传播许久(当然,没有官方授权的截取传播是不合法的)。

而这“段子剧”佳作能红极一时,所依靠的是相当强大的喜剧原创能力,以及变野生网络段子为喜剧影像的精准二度传播能力。

无论屏幕横竖,是16:9还是9:16,这都是根本——换句话说,虽然这种段子适合竖屏传播,但竖屏形式本身,对于这种喜剧的传播,其实并没有太大助益。

真正的好段子,是不分横屏竖屏的。

相反,限于竖屏剧的短小形式,喜剧形式的发挥,也受到相当局限:当喜剧的笑点,一味流于“短平快”,容不下更大的包袱、更多的含义时,很容易成为“拿无聊当有趣”的“水货”,笑点稍高的观众都会不满。

《生活对我下手了》剧本遭人诟病,连同后来被称为“剧本升级”的《导演对我下手了》也依然在喜剧尺寸上存在问题,跟这种形式确实存在关系。

另一方面,竖屏脱口秀也仍然存在“身份迷思”:一期25~40分钟的脱口秀,和一期被压缩到5分钟的脱口秀,谁比谁更好笑?

一个优秀的脱口秀演员、主持人,或是一位浸淫舞台表演多年的评书、相声演员,能够视情况将节目时长任意伸缩,且保持一定的精彩程度,是优秀从业者的基本技能。

好比一段评书,同样的故事框架,长则说三天,短则说一天,都可以。

可对竖屏脱口秀这样的“短书”而言,除了随时可以拿起放下的时长之外,比起时长半小时的节目,它有没有更多优势?

如果没有的话,竖屏脱口秀的存在价值,也仍是问题。

目前来看,竖屏电影《悟空》起码在电影语言上,做出了一些革新。

导演蔡成杰说,新手机的微距与广角镜头,在拍摄中比摄影机更加灵活,防水功能也便于水

下拍摄,甚至还可以通过在后置摄像头滴一滴水,造成主观视角泪眼模糊的效果。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悟空》创下的竖屏电影工业指标,今后所有的手机竖屏电影,是不是都要用华为P30 Pro来拍摄?

《悟空》剧照

这倒达成了《悟空》的目的之一:对华为的广告品宣作用。

归结起来,特制的竖屏内容,真正亟待发展的,是这样一种方向:内容上,形成更适合竖屏传播的优质内容,探索独具特色的“竖屏故事”;形式上,具有独立于传统横屏内容的不同特色,把握手机拍摄的灵活多样。

做不了独立艺术

就先围绕艺术吧

但这些要求,也不是一时能够满足的。

那么,在我们希望的“竖屏独立”到来之前,什么才是竖屏内容目前更合宜的产出方向呢?

其实,早期的特制竖屏内容,一大部分被用于影视、综艺宣传。

此前的《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等综艺热播期间,爱奇艺也曾发布过“竖屏现场直拍”,作为方便传播的一种宣传物料。

《青春有你》竖屏直拍

除此之外,包括一些竖屏拍摄的影视拍摄、综艺录制的后台花絮,由于竖屏使用手机拍摄的“特殊介质”,也更富有临场感。

但临场感的来源,则是距离感的消失:由于手机录像现场实拍的方便、人人可拍的视角,也容易造成一种“偷窥感”,用于拍摄明星现场,显得更加真实亲切。

因此,竖屏短视频的制作,也可以成为一种影视、综艺短视频宣发物料。

毕竟,之前不少首映礼、发布会现场,以及观影现场的短视频,客观上已经造就了不少“抖音宣发”的成功案例(但同时,观影现场的“屏摄”作为扰乱观影秩序、侵犯影片版权的行为,不应当被提倡)。

而这种篇幅较短、传播方便的短视频,也可以用于更多产品的广告、宣发上,作为一种特制的宣发物料。

想一想,华为的竖屏电影《悟空》,不也是新款旗舰手机的一种广告新形式吗?

在这里,竖屏内容的特制,也许可以围绕其他传统内容而存在。

而竖屏电影、竖屏剧、竖屏综艺,要想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成熟发展,目前仍然前途渺茫。

单纯把竖屏形式作为噱头,试图掩盖内容本身的短板,也未必是长久之计:刷抖音的人,未必会看竖屏剧,一种新的制播形式,要想打破传统,分一杯羹,需要的还是内容形式相得益彰的“硬通货”。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