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投资网易云音乐,BAT再次齐聚资金和版权博弈

标签: 音乐产业版权BAT 来源:36氪作者:韩依民2019-09-06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在线音乐领域,没有版权且缺钱的网易和没有用户但多金的阿里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在线音乐领域,没有版权且缺钱的网易和没有用户但多金的阿里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9月6日,网易与阿里巴巴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同时,阿里巴巴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此轮7亿美元的融资。

  三个月前,有关网易与阿里正就音乐业务合并、投资的消息开始在市场传播,对此,网易方面彼时的回应是“不实传闻”。 阿里与网易的联手,意味着平静已久的在线音乐行业迎来了一个真正重磅的玩家,而在2015年最严版权令后几经调整的在线音乐,兜兜转转后,最终还是变成了巨头的游戏。

  人+钱的整合游戏

过去四年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是痛并快乐的四年,一方面,通过激活社区属性,网易云音乐获得了众多用户的认可,根据网易在2019二季报电话会议上披露的数据,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破8亿,同比增长50%,其中付费有效会员数同比增长135%。但另一方面,内容储备上的不足,也为其的发展制造了重重困难。

  2013年4月23日,丁磊出现在网易云音乐的发布会现场,在当时,音乐并非网易核心业务,即使是核心业务游戏也少见丁磊到场站台,因此,丁磊亲自为网易云音乐造势,让外界颇感惊讶。

  丁磊对音乐业务的重视,一方面源于其自身对音乐的喜爱,更重要的是,当时尽管网易游戏业务蒸蒸日上,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却全面落后,打造一款移动端的音乐应用,是网易为自己选定的移动互联网入场券。

  社交是网易云音乐上线之初着力宣传的重点,但有丁磊站台的网易云音乐在最初的两年里发展并不如人意。原网易云音乐产品负责人王磊曾表示,“与其它产品以高价获得歌曲首发权的作法不同,网易云音乐和歌手之间的合作建立于提供更多创意性的宣传”。

  但在线音乐产业格局正是从2013年开始发生显著变化,变化最直接的原因在于互联网巨头加大了对版权的投入,平台、唱片公司、监管方均在合力推动在线音乐向正版化方向发展,网易在版权这一环上没有占得先机。2015年的最严版权令,让网易云音乐薄弱的版权储备真正成为了其发展的最大掣肘。

  拥有丰富的内容储备,核心是需要足够的资金支持。

  从2016年开始,网易云音乐传出独立融资的消息,在传出独立融资消息近一年后,2017年4月11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对外宣布获得7.5亿元A轮融资,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曾对《潜望》表示,该轮融资将主要用于网易云音乐产品体验升级、加大内容投入、健康版权体系打造和音乐上下游解决方案建立等。据其介绍云音乐也在继续在争取一些独家版权,“我们也会对版权加大投入,特别是优质的独家版权”。但并未透露其具体计划和目标。

  与昂贵的版权相比,7.5亿元资金显然无法在版权拼杀中获得优势,加之其他成本支出等,该轮融资后,网易在版权储备上并未获得明显突破。

  但内容已经成为网易云音乐发展的最大瓶颈,尽管从上市体系中拆出来,但网易对云音乐业务的投入显然也需要视主体经营状况而定,不巧的是,受电商业务拖累,网易利润被摊薄,同时,游戏行业的管控使得网易最大的现金牛遭遇挑战,而广告行业整体的下行趋势,也为网易的营收增添了不利影响。

  有用户、但缺钱的背景下,网易选择牵手阿里。对于在音乐业务上走了诸多弯路的阿里而言,其需求也十分明确:需要用户。

  2013年1月,在收购了虾米之后,阿里宣布成立音乐事业部,这是阿里正式进军音乐产业的开端,随后,阿里收购了音乐播放器天天动听。在此基础上,2015年,阿里组建阿里音乐,高晓松任董事长、宋柯任CEO.但是对阿里星球的错误判断使得阿里音乐在2016年几无作为,强制改成阿里星球后,天天动听的用户大量流失;而对虾米的忽视,也让这款产品逐渐丧失市场竞争力。

  过去三年,阿里音乐面临着用户流失、版权流失的双重困境,在行业内的存在感越来越弱,团队规模缩减,宋柯离开,架构不断调整,虾米音乐的价值急剧缩减。但阿里布局大文娱业务的决心却一直坚挺。面对现实,阿里选择投资人气颇高的网易云音乐,曲线挽救音乐业务。

  简言之,网易云与阿里的合作是一次人+钱的资源整合,在音乐业务上各有弱点的两个玩家通过互相捆绑希望补齐原先的短板,共同争夺日益庞大的在线音乐市场。

  寂寞的虾米

热闹是阿里和网易云音乐的,并不属于虾米。

  阿里领投网易云音乐,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虾米已经被战略放弃。作为目前阿里音乐仅剩的有用户存在感的产品,虾米出局标志着阿里对音乐业务的操作思路已被重新修订。

  根据此前的市场传闻,阿里与网易联手的方式是虾米与网易云音乐合并,但一位从事在线音乐相关业务的行业内人士对《潜望》透露,虾米每年亏损几个亿,没有人敢买。阿里此前通过FA团队向市场潜在买家接触,之所以传出虾米有被卖可能,是因为虾米背后站着强大的阿里巴巴,“通过虾米搭上阿里巴巴,增加自己生存的安全性。”

  然而从结局来看,在版权、用户两个重要维度均无竞争力的虾米终究能没等到重生的机会。对于目前钱包紧张的网易而言,亏损额度如此之大的虾米价值并不大。而在布局大文娱的目的驱使下,阿里最终选择重仓网易云。

  虾米的落寞,是三年前宋柯、高晓松主导下阿里音乐发展战略失误埋下的苦果。

  2016年4月,阿里音乐推出了一款囊括音乐播放器、粉丝社交、直播等众多功能的APP阿里星球,作为宋柯、高晓松以及何炅加盟阿里音乐后准备了大半年推出的平台,阿里星球承载了阿里音乐铁三角对打造音乐全产业链的重要期望,但从结果来看并不如人意。

  阿里星球由天天动听改版而来,突然间的巨大变化让许多用户一时感到不适应,上线初期阿里星球曾收获大量负面评价,同时,阿里星球庞杂的功能架构对用户而言意味着更高的使用门槛。打造全产业链的设想则对阿里音乐团队本身提出了更高的运营要求。

  同时杂糅了TO B和TO C业务,导致阿里星球无法在短时间内实现快速增长。

  而在以阿里星球为发展重心的时期,虾米在运营和维护上相对被忽视,作为阿里音乐仅存的播放器,将近一年的忽视使得虾米迅速丧失了竞争优势,用户大量流失随之而来的是对版权方的吸引力下降。恶性循环下,曾经手握好牌的虾米逐渐沦为了行业边缘角色。

  在此次阿里通过投资外部音乐产品,虾米被战略放弃的信号已经十分明显。作为一款成立于2006年、在音乐产业曾颇具影响力的产品,虾米的结局令人唏嘘。

  巨头的游戏

随着阿里通过入局网易云音乐重拾音乐业务,时隔四年后,BAT在在线音乐领域再度聚首。

  百度一度缺席在线音乐产业。

  2015年,百度通过航母计划将旗下音乐业务分拆并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分拆三年后,百度音乐于2018年6月宣布更名千千音乐。彼时分拆音乐业务对于在版权储备上比较薄弱的百度而言是一个减轻成本投入的选择,但三年过后,随着百度大力推行信息流、DuerOS等相关产品和平台,文娱产业的内容储备与百度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新形势下,百度通过投资补课音乐业务。

  2018年10月12日,网易云音乐宣布达成B轮融资,百度为战略投资方。延续了丁磊对公司拥有超强把控力的一贯风格,该轮融资后,网易公司仍单独享有对网易云音乐的控制权。

  对于百度而言,是否能够控制网易云并不是最核心的诉求,此前为了甩掉版权投入的包袱而卖掉的音乐业务,在如今新的战略下显得愈加重要,国内在线音乐老大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百度尽管在内容层面达成了一些合作,但对百度而言这远远不够。

  投资网易云音乐为百度的内容护城河加上了一重保险,对于希冀通过信息流、智能音箱翻盘的百度而言,相关的付出显然是值得的。

  相较百度,阿里的在线音乐路虽没有那么波折,却也是个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悲伤故事。

  在QQ音乐与海洋音乐合并后,网易云音乐曾有极大机会补位海洋成为国内在线音乐第三极,但薄弱的版权储备成为网易云音乐的最大短板,错失良机的阿里音乐也愈加暗淡。而在对版权长期投入的坚持,以及多业务构建商业模式的帮助下,2018年12月,腾讯音乐娱乐在美国成功上市。

  百度、阿里再度入局,意味着在线音乐产业重新成为巨头的游戏。

  与四年前相比,行业格局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但在当下的监管环境下,版权仍是扼住行业发展咽喉的关键力量,合纵联横结束后,围绕内容的争夺显然将是行业下一阶段的主题。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