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创到社交媒体,在线音乐如何破解收入与传播困境?

标签: 音乐社交 来源:腾讯娱乐作者:毛予倩2015-05-1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制作人全年无休,编剧们事无巨细,韩国综艺节目,便是在这样废寝忘食的氛围里,做成了“自有品牌”。

两天前,腾讯娱乐《贵圈》推出了筹备已久的“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第一期,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小伙伴看完高呼“涨姿势”的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好奇——韩国综艺是如何做到引领国内综艺风潮的?他们做的节目为啥就那么有创意?这也是记者最想解开的谜团之一。

在全面摸清韩国综艺的现状后,记者们不仅继续约采韩国综艺界各线大佬,还亲身到MBC、SBS、tvN电视台一探究竟。在和顶级PD罗英石、tvN电视台模式创意部部长黄振宇、《RunningMan》能力者金钟国等人面对面的采访中,韩国综艺制作背后的秘密也逐渐被揭开。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谁是最了解一档节目的人?韩国电视台的联络人们给我们的答案出奇一致——总制片人。他们是掌控节目全局的灵魂人物。在国内,《我是歌手》总制片人兼总导演洪涛,不是歌手红似歌手;《奔跑吧兄弟》总制片人俞杭英的名字,也随着“撕名牌”的环节渐渐被观众记住。到了韩国,为了采访到“韩国第一PD”罗英石,记者们提前近一个月便开始准备:邮件、提纲、电话,你来我往数个回合。而到了采访当天,采访人数、问题也都被严格限制,阵仗完全不输明星。

制作人当“包工头”  自组“工程队”

“韩国综艺在创意之初,往往就是一两个人的灵感。”因着SBS电视台《丛林的法则》的节目模式被安徽卫视引进,出发前我们已经先在国内初会了该节目的制作人(韩国习惯将“制片人”称作“制作人”,下同)郑舜泳。他的这句话乍听有些霸道,却实实在在地击中韩国综艺制作的最高奥义。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韩国综艺节目制作人及导演团队职务说明

在首尔的第一天,我们便私下拉着SBS的工作人员恶补了下韩综团队的人员配置。通过介绍我们了解到,在韩国本土,“PD中心制”(Program Director,既制作人监导演)尤为突出。一档综艺节目从创意开始,是生存还是灭亡全由制作人操控,堪称整个团队的灵魂人物。他的麾下,还配有FD(Floor Director,现场执行导演)、AD(Assistant Director,助理导演)、作家(编剧)、摄像、灯光等等。除了PD和一部分FD、AD、编剧是电视台台聘外,其他工作人员基本都是自由职业者,这就让制作人看起来更像个“包工头”。每当一档节目开始筹备,制作人一声呼喊“有工开啦!”,平日歇在家里的小伙伴们便立刻拿上吃饭的家伙上工了。

工作10年以上的PD,有机会升为电视台里的CP(ChiefProducer,类似于总监制,负责把关多档节目的创意、制作),就像如今手握花样系列和《三时三餐》的罗英石。但他们仍然喜欢别人称他们为PD。

顶级PD说做就做:罗英石想放假  催生《三时三餐》

顶尖制作人是如何让一档综艺节目从无到有的?在充满后工业时代设计感的CJ E&M公司大楼里,我们见到了韩国年轻PD们的终身偶像——罗英石。“他比艺人还要红!”晚辈们都是这么介绍他的。

《两天一夜》的收视份额曾到达过40%,那正是罗英石任制作人期间的辉煌战绩。从KBS电视台转投CJ E&M旗下的tvN电视台后,他又一炮双响地打造了《花样爷爷》和《花样姐姐》。最近,他的新节目《三时三餐》刚刚播放完毕,无论是口碑还是收视,都位列同期节目前茅。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罗英石接受采访讲述《三时三餐》节目创意

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做这档去农村做饭的节目,罗PD先是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五个字“因为我想做!”。见我们仍是一头雾水,他索性慢悠悠地说起了故事:其实在创意之初,是他跟《花样爷爷》在赌气呢。

有段时间,罗英石因为做《花样爷爷》太过疲惫,整日感到心情烦躁。于是,他就向其御用编剧李?v汀抱怨:“要不我们别做节目了,找个农村去放大假,吃吃饭喝喝酒,让谁也找不到。”说着说着,他脑中灵感的小灯泡却突然打开:“难道只有我们有这个想法?工作压力大的都市人是不是也有我们一样的困扰?”——罗英石一拍脑袋,《三时三餐》便提上了议事日程,整个过程就是这么霸气。

有了创意,就一定会被电视台采用么?tvN模式创意部的部长黄振宇也有点“着魔”了:“如果是罗PD做的节目,就一定会超乎大家的预想,我们肯定会大力支持。”

普通PD提案需调研:10个创意  只被采用1个

然而,在韩国全境,能和罗英石一同站在第一集团的,绝对不超过10人。更多的则是尚未出头的普通PD和初出茅庐的助理PD。

在首尔的一家炸鸡店里,一位已经逃离综艺圈、转行电视剧制作的韩国PD掰着指头给我们罗列了目前国内的顶级PD:“罗英石、李明翰、刘浩镇(代表作《两天一夜》)、金泰浩(代表作《无限挑战》)、金英熙(代表作《我是歌手》)、徐秀敏(代表作《搞笑演唱会》),也就这几个人,其他的PD们都没这么出名。”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韩国的顶级PD都是从助理做起来的

年轻的PD们想要出人头地比中彩票还难,黄振宇说,“一名普通PD,提出10个节目创意,有一个能过就不错了”。在正式向电视台提案之前,PD们要进行周密的市场调研——好看吗?播多长?谁会看?谁来演?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氛围相对保守的三大公共台,PD上交创意提案之后,内部的研发中心还会组织专门的分析员对其进行评估。据说,这些分析员们平时只干三件事:坐下看节目、分析收视率、猜观众喜好。而在更有活力的有线台,评估虽然没那么正式,但也要参考策划部其他PD们的综合意见。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今年3月,中国版《花样姐姐》播出,宋茜因在节目中有些“任性”的举动而被网友声讨。心疼偶像的粉丝们立刻晒图声援,表示一切都是“编剧设定”;前一阵,还有网友曝出韩版《Running Man》的纸质剧本,意指所有情节、对话都是编剧的提前安排……对于韩国综艺是否真的靠“编”、明星是否真的在“演”这件事,网上的讨论已经不是首次。

带着对韩国综艺编剧们的好奇,初到韩国我们便打听到:和韩剧类似,综艺编剧的薪酬在全体工作人员中是最高的,差不多可以占到全部制作费的1/3。

10年才能磨出一个好编剧

在国内,也许“综艺编剧”还是这两年才兴起的新鲜名词,但在韩国,他们却早已是名声鹊起的综艺工种,地位仅次于CP。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韩国综艺节目编剧职务说明

《无限挑战》的编剧朱基卜曾亲口叙述:一档户外大型综艺节目,编剧标配是6-9人。通常,CP脑暴出创意后,会联络自己相熟的编剧,把想法变成白纸黑字的“大纲”。能写大纲的,都是编剧中的战斗机——大编剧,也就是创意编剧,需要10年以上的资历。

熬成大编剧之后,就不再是任PD挑选的商品了。罗英石的御用编剧李?v汀,他可以拒绝其他所有PD的邀请:“我只跟罗英石合作。”黄振宇不止一次向我们“隆重推荐”这一黄金组合,每每提起,声音都要高个八度:“他们就是韩国现在最牛的组合。”

除此之外,还有中编剧——构成编剧、小编剧——细化编剧。中编剧负责细化节目、设计游戏环节;而小编剧,就是打杂学徒,查资料、踩点、确认场地……最底层的小编剧需要2-3年时间的磨砺,才会有机会接触到游戏环节设定;5年后,才有资格晋升“中编剧”。这时,他们才敢对外宣称:“我是一名编剧!”

主要工作就是给艺人“挖坑”

一档韩国户外真人秀的录制现场,少则30-40人,多则近百人,长什么样的才是作家?远看,手里拿着一堆A4稿纸;近看,黑眼圈绕地球一周。没错,这就是韩国的综艺编剧们。

听说国人都以为韩国综艺编剧会事无巨细地写“剧本”,韩国编剧们笑了:如果真能“一切尽在掌握”,《无限挑战》也就不会从最初的12人阵容变成了现在的6人。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三时三餐》通过细节设置推动嘉宾的表现

罗英石说起编剧的那点儿事,毫不讳言自己会经常和御用编剧李祐汀商讨如何在节目中“虐待”艺人。“在设计《三时三餐》的环节时,我们俩常在一起讨论节目的环节安排。比如碗给还是不给,米给多给少,吃的是给2个还是给3个等等,每个细节都是经过设计的。”

设置了这些细节之后,演员们究竟是愤怒、无奈、冲突还是温情,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一如杨熏植爆料的:“很多艺人会自己给自己安排吵架的戏份。”所以,韩国的综艺编剧们更擅长“挖坑”,如果一个环节需要100步来完成,那么编剧会先设定其中的99步,最后的临门一脚,艺人们必须“自由发挥”。所以,综艺编剧的工作是用细节设定来推动情节发展,但绝不包括撰写台词。

甚至,“很多节目一开始都没有特别明确的人物设定,都是团队在做后期时聊出来的。”《Running Man》的编剧孔智贤坦白道。比如,韩综粉嘴里的“长颈鹿”李光洙,他的这个绰号就不是事先想好的。一次聚餐,小伙伴们开玩笑称李光洙为“长颈鹿”,于是孔智贤便顺势用进了《Running Man》里。还有Gary和宋智孝的感情线,也是编剧发现他们俩都是单身,企图把他们配在一块,没想到播出一期后,观众还挺愿意“买单”,银幕情侣就此产生。

编剧现场随时记亮点  连剪辑思路也要贡献

与PD一样,论资排辈是编剧必经的过程,而要成为编剧界的“能力者”,随机应变是必不可少的。采访罗英石时,他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三时三餐》在某次拍摄时突遇倾盆大雨,“本来安排的是做农活,因为天气却不得不放弃。那我们要干嘛呢?我就把编剧叫过来,让他们去想新的环节。”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即便冒着大雨,李光洙仍需录完节目

在《星动亚洲》首尔发布会的后台,我们截住了保镖环伺的金钟国,他也聊到雨天拍摄的问题,竟然带着一丝调侃:“下雨天录的节目,观众们不是更喜欢吗?”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现场的编剧根据实际情况重新设定游戏环节,切不可辜负老天爷的一片美意。

9年前,黄振宇也遇到过一趟乌龙,若不是这次说起,他自己都快淡忘了。那时,还是PD的他正在制作一档“鬼故事”节目,本已邀请了一位当时颇有知名度的艺人,讲述关于猫的怪谈。谁料想,录制当天,竟接到了“艺人过敏、无法拍摄”的通知。他的编剧小伙伴立刻开足马力,将这一档“明星节目”,生生改成了“素人纪录片”,街采了不少路人,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恐怖经历。最后,竟也成功地力挽狂澜。

PD们虽然掌控全局,但也忍不住对我们坦白:全程参与节目的人除了自己,就是编剧们了。除了前期策划、现场应变,就连后期剪辑,也有着编剧们的一份功劳。在拍摄现场,你能看到编剧们不停地写写画画,他们是在记录现场亮点——谁在这次拍摄中更有戏、谁和谁的“对手戏”更有看头、哪个场景需要放大、哪些又可以蒙太奇。拍摄结束后,编剧们会根据自己最初的大纲和现场捕捉的细节,将剪辑亮点提供给PD,方便他们把控剪辑环节。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和国内真人秀节目一年播3个月的情况不同,打开韩国的电视机,我们发现诸如《无限挑战》、《两天一夜》、《真正的男人》等绝大多数节目都是全年无休周周播。这种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播出模式,让韩国综艺人大吐苦水,纷纷表示对中国同行们的羡慕嫉妒恨,并认真向我们咨询跳槽中国的可能性。

累死个人!真人秀全年无休 周周播

“在KBS,罗英石曾经5年没有休息过一天。”抵抗力一流的罗PD虽然没有亲口向我们诉苦,但黄振宇却帮他偷偷爆了料,这正是他想跳槽的主要原因……这样的故事,在韩国综艺圈走一走,可以听到无数个。

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很大程度上与韩国综艺的全年周播制度有关。因此,很多节目播个两三年,便再无力继续。2年寿命的韩版《爸爸,我们去哪儿》是国人最熟悉、最亲近的例子;还有一些节目,因为收视不好,从周末的黄金档调到了工作日,这也是即将“下车”的预告。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花样爷爷》在tvN率先尝试季播模式

全年周播的综艺节目在三大公共台比比皆是,回忆起从前没日没夜的拍摄生活,罗英石几乎是崩溃的。像《两天一夜》这样的户外真人秀,通常以半个月为一个制作周期:现场拍摄要3-5天,每次录制两集的节目内容;由于多机位拍摄,节目的素材量非常庞大,光把素材导出就得花费近一周时间;再加上不少于5天的后期制作,半个月就这样过完了,而下一次拍摄又在等待他们了。

相比之下,以tvN、JTBC为代表的韩国有线台,明显“聪明”了很多。这两年,它们开始向欧美靠拢,选择集中预算制作季播节目。连韩国编剧协会理事、韩国喜剧之母文善姬都不得不承认,有线台吹起的季播模式新风,让韩国综艺人向往不已。“花样系列”就是一次性拍摄、完成剪辑后季播的节目,“作为一个PD来讲,季播节目的完成性会更高。”罗英石告诉我们。

6个月定生死!  《无限挑战》播10年简直就是神迹

虽然多数节目是年播,但此次韩国之行,我们却常常听到一个期限——6个月:和艺人签约,6个月;和广告商签约,6个月。6个月,似乎便是韩国综艺节目的“生死线”。一档节目是杀出重围还是流于平凡,全看这期间的表现。

每6个月一次的审判对大部分韩国综艺节目来说都很重要。如果收视不理想,艺人可以拒绝续约,广告商看不到利润,也会果断斩仓。而这两件事,恰恰会导致一档节目的停播。不过,编剧孔智贤也直言,韩国综艺节目的审核标准,也并没有那么残酷:“节目只要不差到被停播、还有收视率,就会一直播下去。”

于是,像《无限挑战》和《两天一夜》这样撑满10年和8年的节目,在韩国已经是神迹了。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无论在哪里,“预算”都是个敏感词,在韩国自然也不例外。每每提及这两字,制作人们总是一脸神秘:“不好意思,这个不能告诉你,因为涉及到经营秘密。”我们一再追问又迂回相询,对方总是巧妙躲闪。最终,像是为了弥补我们,他们还是主动爆了料:原来韩国综艺节目如果预算超支,是有惩罚的;而演员的片酬也终归是比不了国内漫天开价的。

编程部门做预算  超支可能受处罚

SBS台郑舜泳制作的《丛林的法则》是一档预算颇高的野外生存节目,团队的工作人员加起来有40来号人。人员配置包括PD、作家、VJ(跟拍摄影)、灯光、照明、音响、大小摇臂、空中摄影、水下摄影、随队医生、厨师等等……光是这些工作人员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那么,韩国的户外真人秀的预算到底有没有上限?听到这个问题,温和的郑舜泳微微扯了扯嘴角,并向我们做了解答。以韩国三大公共台为例,都会设立一个“编程”部门,负责给所有节目拟定粗略预算。但郑舜泳是谁?他可是有30年从业经历的SBS台柱,“如果是我的节目,就可以直接做,不用经过那个节目的审批。”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也有些骄傲。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为保证制作质量,《丛林的法则》预算很高

虽然是电视台的资深制片人,但当同事们看到郑舜泳提交的高额账单时,所有人还是惊呆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但节目收视率很高,他们(电视台高层)也没说什么。”

事实上,超支的情况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时有发生,只要收视坚挺,什么都好说。但如果收视不佳,那么有人就要倒大霉了。SBS内部就有明确的奖惩制度,并且按照不同程度有细致的分级。当我们问到处罚的内容是罚款吗?刚才还口若悬河的郑舜泳突然模棱两可了起来:“差不多就是那样吧。”

演员片酬控制在制作费4成以下

“中国版《跑男》的固定嘉宾最高片酬过千万人民币,一个人就差不多占了总预算的1/4。”黄振宇听完这句话,表情纹丝不动,只淡淡回了一句:“我听说中国是这样的。”但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邀请所有嘉宾的费用会被控制在总预算的3-4成,制作成本中最费钱的,还是设备。

韩国“国民MC”刘在石如今录制一次《Running Man》的价格大约在10万人民币。4年前,他曾因与前经纪公司的纠纷,起诉过三大公共台追讨欠薪。彼时,他索要的12集《Running Man》的片酬是1亿2000万韩元(约70万人民币)相当于一集片酬不到6万人民币。不过,在后来的采访中,自由制片人杨熏植也指出,在《Running Man》里像刘在石、池石镇、李光洙、宋智孝这样的常驻嘉宾,除了片酬之外还会有额外分红。

谈到选择艺人的标准,“还是要看他的性格,是不是符合节目定位。”黄振宇的答案听起来有点官方,但经过一周的采访,发现里面确实没有什么更高深的门道。对于那些出场费过高的当红艺人,韩国制作人会毫不犹豫地舍弃。用黄振宇的话说:“如果艺人开出1亿韩元(约60万人民币)的出场费,我可能就会放弃。我宁可花同样的钱去租直升机航拍,直升机对节目的帮助要远远大于艺人。”

罗英石告诉我们,韩国艺人参加综艺节目的出场费,并不是他平时的报价,而是根据节目的情况来制定价格标准。和出演韩剧不同,参加综艺节目会让艺人有持续的曝光度,并且能展现出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有助于提升商业价值。一位业内人士向我们指出,即便是目前国内爆红的EXO组合,他们也曾免费或者以极低的片酬出演过综艺节目。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前一阵,“是否该给劣迹艺人重来的机会”一度成为国人热话。本是在饭桌上和杨熏植无心闲聊,孰料却打开了对方的话匣子:在分外注重形象的韩国,艺人是不允许有任何失误的。

放节目组鸽子的艺人,在韩国算是稀有物种,黄振宇就曾经“封杀”过爽约艺人的“经纪人”。没错,在他看来艺人没有错,错的是不负责任的经纪人。事发后,他“警告”对方公司“以后这个经纪人带的所有艺人都不要上我的节目”,这位经纪人便从此消失在了韩国娱乐圈。

除此之外,如果参与综艺节目的艺人有了不良行为,从PD到当事人都必须出来道歉。退出节目还是轻的,从此离开演艺圈也不是没可能。

正因为艺人声誉重若千斤,韩国综艺节目对嘉宾的保护便异常严格。当我们提出探班请求时,所有的节目组都婉言谢绝了。因为他们没法控制探班时媒体会看到什么、拍到什么。万一有些“不当”的照片流出,很可能会断送节目的前途。在听完下面种种故事后,我们“没能探班成功”的那点不甘心,也都化成了情有可原。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两天一夜》曾为不当言论道歉  侮辱女性成投诉热门

去年夏天,《两天一夜》在韩国某海水浴场录制节目,在游戏环节中将女性物化成了“奖品”,获胜的成员有比基尼美女相伴,而失败的成员则是和“丑女”笑星一同接受惩罚。节目播出后,这期节目接到了多宗“令观众感到不快”的投诉。

随着声讨的音浪越来越大,《两天一夜》的刘浩镇PD只好站出来道歉:“这期节目没有表现出《两天一夜》特有的纯粹面貌和真诚,非常抱歉。不管怎样,从结果来看,摄制组的意图有可能会让观众感到不快。今后我们将播出没有刺激性、让大家感到舒服的节目。”

要知道,在韩国评判女性需要非常谨慎,一旦失言后果相当严重。无独有偶,一度成为《无限挑战》嘉宾的张东民,因为在一次电台直播中提到韩国百货大楼倒塌事故中的女幸存者“靠喝尿维持生命”,当事人得知后,一怒之下起诉了他。张东民随即召开了记者会,向公众道歉。然而,道歉不足以挽回一切,张东民很快便宣布退出《无限挑战》。

池石镇节目中吸烟引争议  卢洪哲酒驾刘在石谢罪

中国观众熟悉的《Running Man》池石镇,前不久也被贴上了“劣迹”标签。在4月19日播出的节目中,两队人马以超大型台球桌为背景展开对决。在游戏的间隙,嘉宾们聚在一起聊天,镜头不小心捕捉到了池石镇吸电子烟的场景。

节目播出后,观众们提出强烈抗议:“竟然在综艺节目中播出吸烟镜头,太冲击了”、“很多小学生都在看,怎么能这样”、“天啊,池石镇疯了吗”、“不会是真的吧”……

引发争议后,制作组导演立马道歉:“这属于剪辑失误。这是嘉宾们的休息时间,制作组在剪辑过程中误用了该画面,我们未能及时发现问题,非常抱歉。在此,也向池石镇表示歉意。”幸而,池石镇虽然被顶到了风口浪尖,但却并未在《Running Man》中下车。

韩国综艺实地调查制作篇:顶级制片5年没休假

卢宏哲犯错,刘在石也要一并出来道歉

而在《无限挑战》中,被刘在石一手提拔起来的Gagman——卢洪哲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去年底,他因为酒后驾车被警察拦截并进行尿检。我们此次的韩国之行,听到了事件的真实版本:当时卢洪哲正与朋友在饭馆吃饭并小酌了几口,车就停在了路边。期间,有人找他出去挪车,前后开了不到50米距离,便被交警逮了个正着,一失足成了“劣迹艺人”。

事件曝光后,带卢洪哲进入综艺圈的刘在石便率先出来替“小弟”道歉,而卢洪哲本人则选择退出节目。

总结陈词:

通过采访,我们发现韩国综艺的意气风发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制作人全年无休、编剧们事无巨细,韩国的综艺节目,便是在这样废寝忘食的氛围里,做成了“自有品牌”。

此次受访的几位韩国制片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中国做出自己风格的综艺,是早晚的事。”在此之前,向他国学习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韩国的综艺人们早年也向日本取经,现在也在学习欧美的播出模式。



编辑:vian

IRSRES#0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