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网综产量预计达108个 谁在为视频网站贡献脑洞?

标签: 网络综艺电视节目视频网站 来源:看电视作者:叶实2017-08-07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2017年网络综艺产量预计达到108个,大体量节目供需背后是节目公司持续的内容输送。盘点梳理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这三大视频平台与一线节目制作公司的合作,呈现平台对优秀制作公司的“养成”,也可以折射出视频行业的集体面貌和不同公司的态势起落。

原标题:年产量108档的网综谁在制造?盘点三大视频网站背后的网综公司

制播分离作为传媒产业趋势已在广电行业形成共识,平台方和制作方在市场无形之手的调控中寻求利益共谋,调动了产业活力,也催化了优秀制作公司的喷涌。

对于产业化程度更高的商业视频网站来说,平台化更是其节目生产的主流选择,林立的制作公司成为视频网站动力不竭的内容源头。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综艺产量预计达到108个,其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爱奇艺33个,芒果TV22个,腾讯视频20个,大体量节目供需背后是节目公司持续的内容输送。在优质的的内容争夺战中,爱奇艺无疑成为视频网站中产量最为丰富的。

灿星制作、远景影视、唯众传媒等老牌节目公司,以及专注纯网内容米未传媒、笑果文化、乐禧文化、日月星光等新兴公司,正在构成网络综艺生产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一流平台和一流制作公司的耦合,让节目制播效果实现加乘效应,而优质平台孵化出爆款项目后,对于背后制作公司的反哺也是立竿见影,一些新兴公司在强势平台加持之下悄然崛起。

目前,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强争霸,形塑了视频网站寡头分割的基本格局。盘点梳理这三大视频平台与一线节目制作公司的合作,呈现平台对优秀制作公司的“养成”,也可以折射出视频行业的集体面貌和不同公司的态势起落。

现状概览:米未、远景等公司异军突起,能量、大碗等积极入局

网络综艺的井喷,带动了一批制作公司脱颖而出,在目前的制作公司中,与三大视频网站基本均有合作的公司包括米未传媒、远景影视、唯众传媒等,这些布局较早的公司成为网络内容运营的第一梯队。

孵化于爱奇艺的米未传媒是网综领域的领军者,由其打造的《奇葩说》在爱奇艺播出后,已成公认的第一“网综”。此后,米未传媒和腾讯视频合作了《饭局的诱惑》,与优酷合作了《拜拜啦肉肉》,品牌进入上升期。

远景影视是由江苏卫视主持人孟非、原江苏卫视副总监王培杰、原江苏卫视项目部副主任王刚创立。远景影视擅长于素人真人秀,去年该公司先后与爱奇艺、优酷合作了《了不起的孩子》和《美女与极品》,其中《美女与极品》因尺度问题后被下架,而《了不起的孩子》则收获了较高关注和口碑,成为素人网综的力作。

唯众传媒是较早的民营节目制作公司,它同样很早的介入了网综内容的生产,为腾讯视频和优酷分别输送了《你正常吗》和《暴走法条君》。

今年,网络综艺生产迎来一批新入局者,如能量影视、大碗娱乐、日月星光影视、SMG互联网节目中心等,这批公司有传统节目制作领域的强者,也有因网而生的新秀,他们向网综的进军让市场竞争变得更加复杂和多样。

公开资料显示,能量影视今年将与爱奇艺合作《青春演说家》《十万个大猜想》;大碗娱乐将分别与爱奇艺、腾讯视频合作《大碗秀》和《快到碗里来》;日月星光也将与爱奇艺、腾讯视频合作《男子甜点俱乐部》《看你往哪跑》。

脱胎于体制内的SMG互联网节目中心,是广电系目前唯一一个以互联网内容为主打产品的机构,此前该中心曾先后制作《wow新家》《国民美少女》《小哥喂喂喂》等网综,据悉,今年它还将与爱奇艺合作汽车音乐脱口秀《卡拉偶客》。

在传统制作公司中,灿星制作无疑稳坐第一把交椅,凭借《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等项目,灿星成功开启了中国电视的“大片时代”,并实现了真正意义的“制播分离”。尽管灿星目前在网综领域发力尚小,但它依然以各种形式与视频网站领军企业进行合作“预热”。

今年,灿星王牌节目《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由爱奇艺独播,一线平台与最优公司的会师,让项目最终表现拥有更大想象空间。未来,灿星制作是否会与爱奇艺联合打造重磅网综,也让行业倍感期待。

生产机制:腾讯优酷更依赖社会公司,爱奇艺内外联动形态多元

依照内容来源的不同,目前视频网站可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体制内视频网站如央视网、芒果TV,其内容基本依赖自身团队生产制作,属于自产自销式,另一种是商业视频网站内容几乎全靠外部力量供应补给的PGC模式,还有一种是将两种方式深度结合,自制+PGC。

就视频网站三强来说,腾讯视频、优酷以外部公司研发、制作为主要形式,内部不设完整建制的制作团队,只设有制片人或监制职位,是典型的PGC模式;而爱奇艺是三大头部视频网站中,唯一一家在平台内部扶植内容制作团队的公司,既对外部制作力量保持开放姿态外,也始终不忽视内部力量的扶植,自制+PGC双管齐下。

在爱奇艺发展的历程中,先后成立了众多内容工作室,如前几年的马东工作室、吴晓波工作室、瘦马工作室,到此后VC工作室、达尔文工作室,再至最新成立的幼虎工作室,这些工作室保证了爱奇艺次第更迭的网综供应。

不同生产机制代表了平台方对待“制播分离”理解的差别。全然依赖制作公司的PGC模式,固然可以让优秀制作公司为我所用,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但由此也可能带来平台生产的“空心化”,由此让平台方在应对市场波动方面增加了一层风险。

爱奇艺将两种方式有机结合,优势互补,既有自制的主心骨,又能有效激活社会资源,是一种较为良性的生产机制,这与浙江卫视崛起时提出的“对外风云际会,对内百舸争流”的思路不谋而合。

特征管窥:金牌电视制作人转型触网,内容定位各有聚焦

走出体制是正在成为传统广电从业者的潮流选择,众多金牌节目制作人在体制内完成职业经验积累、个人品牌缔造后,进入市场旋即以更灵活的身段操盘内容项目,触网便成为他们在新环境中的重要发力点。

在此背景下,出身于央视、湖南、江苏、浙江、东方等卫视平台的一线制作人,纷纷献出了他们的网综首秀,如马东团队打造《奇葩说》《饭局的诱惑》、王培杰团队打造《了不起的孩子》、陈伟团队打造的《中国有嘻哈》《偶滴歌神啊》、马力团队制作了《十三亿分贝》、谢涤葵团队操刀《约吧,大明星》等。

不仅是大陆制作人,包括港台一线制作人也开始参与到内地网综“军备竞赛”中。例如,台湾顶级制作人、《康熙来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等王牌节目的操盘手詹仁雄,自2016年以来就与爱奇艺合作《大学生来了》《姐姐好饿》等项目,在台湾综艺大势已去的背景下,内地一线视频平台为詹仁雄提供了可以扎根的新土壤。

涉水网综的不同制作团队,在节目类型上也各有擅长和聚焦,如米未传媒在语言类节目上精耕细作形成独特风格。《奇葩说》后由此衍生的《奇葩大会》广受好评;爱奇艺VC工作室在音乐真人秀的打磨上日臻纯熟,继《偶滴歌神啊》之后,尤其集结一线资源打造的《中国有嘻哈》,无疑是网综新旗帜。

此外,唯众传媒在社会话题类节目的制作上拥有独特心得,笑果文化在脱口秀内容上渐成规模,悦联动力围绕“模特”生意线上线下布局。不同公司在五花八门的网综类型中发挥优势,推动了整个行业的百花齐放。


编辑:xiongwei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