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十亿的人仍在银幕上卖神油,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标签: 导演欢喜传媒 来源:上市公司文娱头条作者:2018-07-09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在大家低头捡钱的时代,仰望星空很危险

若宁浩没有拍电影,必定是个哲学家,随便闲聊就金句不断。12年前,《疯狂的石头》上映,开启了他人生的另一扇大门。至今,经历过纠结、彷徨、郁闷、无奈,都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宁浩从骨子里就透露出悲情的色彩。

他的作品往往保有结实的力量,让人很容易忽略影片背后的商业逻辑,实际上,他与徐峥的头衔可能比《权利的游戏中》龙妈还要多,虽然身价很难估量,但仅凭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两人的持仓市值就在16亿多。这还不算100%持股的“亲儿子”。

亲疏有别,真乐道、坏猴子日渐强大,欢喜传媒规避同业竞争的手段,真的奏效吗?

1.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2000年,背投电视风靡一时,各大卖场的电视机里,一半播齐达内在欧洲杯光芒四射;另一半,就是《春光灿烂猪八戒》。这一年,黄渤演了人生第一部作品《上车,走吧》,并下定决心报考北京电影学院。而宁浩还在《如果没有爱》的片场当电视记者,如果再往前倒带,他也做过摄影记者,期间偶尔写稿子,第一篇报道就是采访山西老乡贾樟柯。

六年后,意大利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宁浩在刘德华举办的 “亚洲新星导” 中,拿着 320万的成本拍出了《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当年票房收入2000多万,刘德华赚大了。

在此之前,宁浩贴钱拍过很多片子,无一盈利。决定拍《疯狂的石头》后,他压力很大,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赔钱了。根据协议,拍摄成本300万,亏了的省下的都算自己的,这应该是最初级的保底制片模式。

于是,筹备之前,宁浩先把预期利润拿出来放在一边,剩下的用作经费。拍电影跟装修一样,钱永远不够花,最后无论怎么节省,宁浩还是倒贴了不少。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宁浩还是幸运的,首次拍“大片”就遇到了徐峥和黄渤,这也是三个人年轻人第一次合作。

三个小伙应该是一见如故,同是处在30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却都像40多岁的样子,尤其是在“看脸”的影视圈里,比同龄人更早的遇到了中年危机。

然后,就有了后来的《疯狂的赛车》、《心花路放》、《黄金大劫案》、《无人区》。

2014年的一组时尚街拍,大概是听到了时尚俩字,徐峥就坐不住了

2. 资本主意萌芽

2009 年的冬天一直没有下雪,原本定于贺岁档的《无人区》宣布延期,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一拖就是四年。这在当时,无疑是一记暴击,整个团队同时掉血。

同一年,华谊兄弟上市,冯小刚成为首个身价2亿的导演,而张国立对于错过王中磊的邀约耿耿于怀,投资的步伐更快了。《无人区》的出品方里排名第一的就是“国立常升”。

巧合的是,《无人区》片上映的2013年 ,华谊决定2.52亿收购张国立持“浙江常升”的70%股权,当时这家公司成立仅3个多月。

无人区

冯小刚的心理应该是五味杂陈的,自己拍的电影全给人家赚了钱。他不是没想过离开,也曾自立门户,与张国立一起开公司,结果根本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与王中军讨价还价后,又回到华谊。

所有的内容创作者,大概都有这种不忿,自己创造的价值,却只能放在别家的财报里。可当时,影视公司强势,无论是大导演,还是一线演员,都得依靠公司提供各类资源。冯小刚背后是华谊兄弟,宁浩靠的是小马奔腾。

拍《无人区》时,宁浩与王易冰逐渐熟悉,在双方探讨商业价值时,隐约中宁浩有自立门户的念头。

2010年,《黄金大劫案》开机,宁浩用早年成立的东阳映月试水,作为联合发行参与到产业链下游,为此,他甚至注册了东阳映月的北京办事处。这部电影中,黄渤客串了一场戏,徐峥没有出镜,他正在拍《人在囧途》,派出了小陶虹。

3.  商业化原力觉醒

在商业化的路上,徐峥和黄渤的思想启蒙比宁浩晚,走的路程也更长。最初,二人的发展方向是导演。大概十个演员中,九个都想当导演。黄渤表现的极具前瞻性,自导自演了网剧《特殊服务》、《2B青年的不醉人生》。

就在宁浩成立第二家公司时,徐峥、黄渤终于有所行动了。2012年,宁浩、王易冰合作成立了坏猴子影视,黄渤创立了100%持股的“黄渤工作室”,徐峥成立了“真乐道文化”,他和小陶虹合计持股76%,经纪人刘瑞芳持股 24%。

然而,步子迈得还是不够大。后来,成本3000多万的《泰囧》斩获近13亿票房,主投主控光线传媒赚得盆满钵满,而徐峥的真乐道文化、黄渤工作室作为联合出品,只喝到一点汤。

2013年,《心花路放》开机,徐峥、宁浩、黄渤三人再度聚首,这次东阳映月是唯一的制片方,坏猴子影视、黄渤工作室均在联合出品之列。次年,该片上映票房收入近12亿,这一次宁浩赚大了。

4. 换股神操作身价暴涨

经此一役,后知后觉的徐峥终于醒悟,再拍《港囧》时,就把投资权牢牢握在手中。《港囧》上映前,他以1.5亿元的价格,将47.5%的票房净收入卖给港股公司21控股。

随后,21控股宣布重组,更名欢喜传媒。徐峥、宁浩分别以1.75亿港元(约为人民币1.5亿)的价格,认购欢喜 4.39亿股(扩大股本后的19%),成为第二大股东。

当时我没见过世面,一直感叹城里人真会玩。把自己电影的票房收入先买给你,然后再用这笔钱买你的股权,顺利入驻董事会。如果用等价交易衡量,那么可以粗略判断,徐峥是拿《港囧》47.5%的票房净收入,换到欢喜传媒19%股权。

2015年5月,欢喜传媒复牌后3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达到462%。随后开启波段起伏、整体阴跌的局面。

截至到去年底,宁浩、徐峥仍分别持有欢喜传媒4.39亿股,根据最近一个交易日2.25港元/股的收盘计算,二人持股市值分为9.88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8.36亿元)。

一家物业公司就这样成功换壳,变身影视企业。导演、演员给自己打工的时代就这样来了。

5. 还在等接盘侠吗?

一个关键人物是董平,在欢喜传媒前述增发名单中,他认购了5.54亿股(占比24%),一跃升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资料上的董平是知名电影的投资人和制作人,实际上他是运作资本的高手,善用 “买壳、注入资产,更名,高价抛售” 的套路。

此前,董平曾将影视资产装入上联水泥,随后更名文化中国卖给马云,就有了后来的阿里影业。还曾将保利华亿装入壳公司,更名华亿新媒体后卖给中国宽带产业基金。

可以肯定的是,到现在为止,董平都没有表达出要离开的意思。今年以来,欢喜传媒的动作不断,签下了张艺谋,在此之前,公司已经拥有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6位股东导演。

同时又引入猫眼,7月2日,欢喜传媒披露猫眼拟以8.06亿元,认购公司4.88亿股(扩大股本后占比15%)。猫眼上市已经确定,这时候入股欢喜,会让人联想充当接盘侠曲线上市。这还要看未来股份变化情况。

不过,挺有意思的一点是,即使大导如云,欢喜传媒过去三年业绩仍旧很难看。2017年、2016年、2015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4968.82万元、1495.62万元、2.24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7954.44万元、-1.12亿元、-7774.26万元。

当初与宁浩、徐峥签了6年的合作协议,怎么就亏得这么惨?

话说回来,现在的行业的整体趋势,已经逐渐偏离为,优质项目的主创团队要占大比例,其余小部分会迅速被几家上市公司瓜分。而从收入来看,明星的公司吃肉,上市公司喝汤。烂片项目市场上一大把,上市公司经常踩雷。

虽然艺人的公司体量都很小,但是竞争实力和盈利能力不可小觑。尤其是,那些台前能拍戏,幕后会操盘的导演、制片、监制、演员、经纪人,未来会是华谊、光线这些传统影业的巨大威胁。

徐峥的真乐道成立后,光线传媒就拿不到他看中项目的第一出品了,而这就是冯小刚当初想做又没做成的事,自立门户。

2006年,《疯狂的石头》上映后,有媒体说宁浩将接棒冯小刚,如今看来,他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前辈。让人羡慕嫉妒,却恨不起来。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