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视秋交会首日,纵深观察国剧新趋势

标签: 电视剧发行 来源:影艺独舌作者:李星文2018-10-10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有句老话叫“富贵险中求”。创新成功了必然有口碑,敏感题材通关了必然有市场。还是希望这近800部剧里,多出创新之作和脱敏之作,以品质和实力带动中国电视剧走出低谷,走向灿烂。

2018年秋季电视节目交易会今天开幕。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项目辑录”,本次秋交会共推荐各类节目1122部,54600余集。其中电视剧近800部,包括前期筹备317部,拍摄和后制111部,首轮发行227部,二轮和多轮发行144部。此外,还有网剧128部。

虽然所谓资本寒潮正在席卷影视行业,但从秋交会收录的剧目来看,中国电视剧市场仍然称得上货源充足,玲琅满目。先做个简单的数据对比:

2017年制作完成并获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一共314部(13470集),本届秋交会的参展剧目的数量相当于去年产量的2.5倍。如果这些剧目全部完成,“去产能”仍有余地。

把成片首轮发行和拍摄后制中的剧目加起来,一共是338部,与去年获得发行许可证的剧目的数量持平。这些剧目可以保证未来一年内,电视剧市场不会出现供应短缺的状况。

可能遇到问题的是:前期筹备的这317部,是否还能融到足够资金完成拍摄、制作?是否还能请到性价比合适的演员如期开机?是否还能跟播出平台达成默契,实现大致可控的制作播出回款?这些事都需要一一落实。

项目辑录上的剧浩如烟海,而且不同板块上的剧目有所重叠。我们无法对每一部做详细介绍和精确分析,但从这些剧目的题材选择和进展动态,也能看出一些市场风向和行业前景。

最大的蛋糕是什么

今明两年,是献礼剧的繁盛之年。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都是宏大叙事中的重要年份,也是和每一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大日子。

向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湖南卫视已率先打响头炮。而且是以“惊世骇俗”的方式,把已经播到一半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从黄金档拿下来,换上剧名就充满了时代纵深感的《你迟到的许多年》。可以想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各家卫视将完成这个规定动作。

向共和国的70华诞献礼,将会是明年的主基调。如果说改开献礼剧还有个主题限定,您得以过去40年的沧桑巨变为主体。建国70周年涉及的题材范围可就广了。为了新中国成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战争题材可以,为了建设新中国而献了青春献子孙的题材可以。英雄群像可以,豪杰传记也可。先富起来的传奇可以,精准扶贫的故事也可以...

电视台首先是国有宣传机构。今年的最后三个月,乃至明年的一整年,主旋律剧目将成为电视台的首选。对于心明眼亮的从业者来说,这样的趋势可以预知,并且早就进行了资源的相应配置。

在秋交会项目辑录的版面安排和现场海报的摆放次序中,改革开放40周年的献礼板块是醒目和突出的。这些剧目集中了优质的编导演班底,平均水平有保障,预计会有精品佳作诞生。

像《芝麻胡同》这种以小见大的市井题材,对京味剧能手刘家成来说,把握性极强。像《海洋之城》这种勾勒出邮轮消费进入寻常百姓家的社会变迁的剧目,有社会学审视价值,也有很强的揭秘性。像《面向大海》这种反映深圳潮起潮落发展史的作品,没有比它更贴合“改革开放”这四个字的了。像《大江大河》这种敢于描绘国有、私营、个体三种经济形态的力作,弄好了甚至可以当作中国经济的断代史来看。

除此而外,《光荣时代》《启航》《觉醒年代》《新一年又一年》《我爱北京天安门》《破冰行动》《不说再见》《破局1950》《晴朗的天空》《飞行少年》《军婚》《如果岁月可回头》等剧目也已在路上,或前或后,次第前行。

在影视板块股价不振,观众趣味诡异难测,新旧媒体形态更迭的时刻,市场交易的不确定性增加,而献礼是不言而喻、家家皆有的需求。于电视平台而言,这是作业。于网络平台来说,这是姿态。制片公司都号准了这个脉,都盯上了这块蛋糕,都在这一领域部署了自家的尖端武器。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的确是目前最为稳妥的选择。但任何板块都一样,供大于求有利于催生精品,同时也会淘汰非精品。世界上没有只赚不赔的万全之策,做什么都应该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反向输出成气候

在秋交会项目辑录的“成片首轮发行剧目”板块中,我们还看到了一些似乎不是首轮发行,但细说起来也可以算首轮发行的剧目。

《如懿传》《天坑鹰猎》《芸汐传》《许你浮生若梦》《萌妃驾到》...等一系列作品,已经在网络上开播或者播出完毕,赫然也挂着“首轮发行”的招牌。

因为网上播了,所以给人“旧剧”的感觉。但如果发行到电视台,还真就是电视首播。这里头有些剧目,从策划到制作一直都是双屏播出的打算,只是在最后时刻遭遇台风,先行在网络平台上降落了。网播过后,并没有引发大的争议,就有了电视回炉的可能。说起来,有些电视台专捡播得不错的网剧的漏,偶尔也能取得不错的收视率。

当然也有些剧目,打根儿上起就是奔着网剧去的,现在有了新的可能。今时不同往日,在台退网进的大背景下,视频网站向电视台反向输出节目早已蔚然成风。

原本,发行部门为制片公司所专有。一部剧启动或者做完了,发行人员把网络播出版权卖给视频网站,把电视播出版权卖给电视台。播出模式基本上是电视台先播,网络跟播。后来,网络出价走高,出现了网台同步甚至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电视台一直在退守,可是视频网站仍然觉得:出钱多,话语权少,不能自主决定档期。

改天换地的版权销售和发行模式出现了:视频网站一把买下全版权,然后再分销给电视台。于是,视频网站也有了自己的发行部门。于是,视频网站可以决定网台之间的权益划分了。究竟是网络独播,还是会员优先,或者纯粹给电视台二轮播出权,都是网站说了算。

这就有了前面说的那些明明已经网络播过,但还属电视“首轮发行”的剧目。也有像《黄金瞳》《外八行》这样全宇宙都还没播,但也已经在寻求电视发行可能的剧目。当然,还有些剧从剧名看就只能在网上播了,像《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妖出长安》《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装死》《我的邻居是妖怪》等,电视台应该不会接手。

影视行业进入了整盘期,电视台暂时不可能有大的进击动作,视频网站在制作和版权两线的话语权越来越重。虽然三大视频网站仍然在搞军备竞赛,但母公司的股价和战略一定会对其形成牵制。而且,已经有了足够话语权,也就不需要再高价抢夺话语权了。联合限价已是既成事实,制片公司在视频网站处获得超额收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除了少数有绝对实力的公司,一般性的团队基本上只能赚取有限的来料加工费。

这一趋势在秋交会项目辑录的“前期筹备项目”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稳中还需有创新

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买力在分化,作为供货商的制片公司的筹备项目自然也就面目分化了。

五大卫视尚有相当购买力,能和视频网站形成部分大剧的瓜分。但五大卫视和所有卫视一样,都承担有传播主流价值,把定舆论导向的任务。而且,2018年到2022年,年年都有重要献礼档期,主旋律剧目的需求只增不减。市场信号已是如此明确,制片公司要做的就是按销定产。从剧名和题材就能看出来,哪些是主打电视台的,哪些是专供视频网站的:

比如说,《抗大之青春往事》《烽火女兵》《孙光明下乡记》《你无悔的许多年》《我爱北京天安门》《我爱你中国》《我亲爱的祖国》,摆明了就是给电视台用的。而《新金粉世家》《新孔雀公主》《四十成年礼》《当你老了》《这就是生活》 《中国式家庭》这些合家欢剧目,肯定也会主发电视平台。

比如说,《马卡龙物语》《易轻尘》《奇侦异案》《热血女神龙》《采珠勿惊龙》《步步生莲》《若如年少般遇见》《下姜春暖花正开》《帝业如画》《江山不悔》《论习惯对颜值的影响》《光芒纪》《楼上的姐姐快下来》《天理男容》《虎鹤》《新名利场》这些剧目,有的题材奇崛,有的剧名搞怪,有的IP色彩浓郁,网络播出才适销对路。

其实,电视属性明显的给电视台,网络属性明显的归于网站,这些操作起来倒也不难。难就难在一些创新性的剧目和敏感性题材,属性不明,风险难测。

创新是所有文艺形式持续发展的生命力,电视剧也不例外。但市场中跟风者多,创新者少,也是一直以来的常态。近几年流行的大IP+流量明星的风潮,更是打着创新的旗号,进行低水平的重复建设,进一步重创了原本就薄弱的创新力。

所谓敏感题材,不是指相关律法或者制作通则上明文所载的不许触碰的题材。而是那些原本并不敏感,而且很有观众缘,但过了一段时间就敏感起来的题材。电视剧是有制作周期的,体量越大的项目周期越长,不可控的风险也就越大:题材、编剧导演、演员任何一个环节都需慎之又慎。

有句老话叫“富贵险中求”。创新成功了必然有口碑,敏感题材通关了必然有市场。还是希望这近800部剧里,多出创新之作和脱敏之作,以品质和实力带动中国电视剧走出低谷,走向灿烂。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