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G改革侧记:人事重新规划后,“上海模式”的可复制性几许?

标签: SMG电视 来源:广电独家作者:林沛2019-01-11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因人成事,因事设人。

“应该说,SMG地面频道在上海及长三角市民观众群体中仍然具有相当影响力。但纵向来看,近几年来,SMG地面频道市场份额、广告收入、自制节目数量等与全国大多数省级地面频道一样,也出现了快速下滑的趋势,”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高韵斐表示,“地面频道面临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

在采访中,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教授、博士生导师胡正荣多次以“困惑”二字形容省级与地级媒体的当前处境,“上不接天,下不接地”。如今,央媒整合和县级融媒体还形成了上挤、下压之势,“它们面临着继续深化改革的问题。不光是融合,还有生产模式、生产方式、产业链条都需要重新建构。”

2019年1月1日起,上海广播电视台(SMG)对东方卫视进行全新改版,同时整合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打造面向长三角的全新“都市频道”,整合炫动卡通频道和哈哈少儿频道打造全新的少儿频道“哈哈炫动卫视”。

从字面上看,这无疑回应了2018年1月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上提出的“深化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精办频道频率”,探索一条全国广电媒体转型的“上海路径”。而在实践中,却没有只消政策在上便一帆风顺的改革。

早在2018年2月,高韵斐便在内部讲话中指出,“对于集团和各个单位来讲,现在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是要认清在战略上有哪些需要舍弃。我们对一些边缘业务、亏损业务和所谓‘产业链拓展’而拓展之后又没有产生效益、消耗了集团大量资源的业务,要舍弃,要精简。我们要明晰哪些是在集团发展过程中即便是亏损也要力保的,哪些是在发展过程中要彻底让它市场化、活不下去就应该让它死的,哪些是没有前途没有意义、现在看来就要舍弃的。”

高韵斐 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因人成事,因事设人。频道组织架构调整的背后,是人与事的重新规划。此番SMG的全新改版,既有媒体改革“上海模式”的特殊性,亦有打通广电改革任督二脉的普遍可取之处。

整合制作力量,压缩剩余产能

合并后新成立的都市频道,在组织架构上仍属SMG东方卫视中心下属的二级部门,和此前的娱乐频道、星尚频道一样共享东方卫视中心的前后期技术力量、后台行政辅助体系。据高韵斐透露,此次调整,“将两个频道的节目制片人、编导、运营编播人员进行合并,目前每天的自制节目量在4.5个小时,基本上是调整前两个频道自制节目量之和。”

此前,上海新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已经积累了《新老娘舅》《嘎讪胡》《新娱乐在线》等一批知名品牌节目。保留、改版加上创新,都市频道整合民生服务、海派文化、美食、健康养生、生活资讯5条日播线,以及周五原创季播节目带,内容贯通一到七天,达成了精品整合。

《欢乐蹦蹦跳》《画神闲》《小鬼当家》及“哈哈”系列动画IP……哈哈少儿频道与炫动卡通频道的优质内容也集于哈哈炫动卫视。针对3~12岁孩子特点,新频道每天提供长达22小时的内容,包括自制节目、优质动画影视片、家庭和校园情景剧等。

“现在对于广电来说,特别棘手的一个问题就是频道过多、节目过多,必须进行剩余产能的压缩。”胡正荣告诉记者,产能压缩就是广电供给侧改革的首要任务。

“现在很多台还在纠结,要多办频道,多上自办栏目,只有投入没有回报,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其实这完全是以生产者为中心的思维,解决不了广电的问题。”由此他认为,SMG此次的改革方案符合规律,尤其是符合传统媒体变化的规律。

胡正荣 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教授、博士生导师

而在内部人员机制方面,高韵斐告诉记者,都市频道在整合两个原有频道制作力量后,还将“通过内部竞标、团队间的合作,打造季播精品节目”。

“整合以后,一定会在内部做全员竞争上岗,不然很难激发活力。”在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张志安看来,湖南与芒果体系的竞争优势正因其内部机制,“节目能够快上快下,市场化目标和与节目孵化上线评测相关的一整套评估机制很重要——如果还是以领导拍板的方式去做,肯定不行。”某种程度上,广电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与竞争上岗、节目评估的新制度框架是可以划等号的。

张志安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

在“优化地面频道结构布局”之外,高韵斐告诉「广电独家」记者,SMG本轮改革的主要目标是“推进东方卫视转型升级、频道资源优化和内容供给侧改革,集中优势资源做大做强东方卫视”。

在本轮改版中,东方卫视继续扩大新闻播出量的举动尤其引人关注,除《东方新闻》等主要新闻节目全面优化外,周一至周五22:30还推出时长一小时的日播新闻时评栏目《今晚60分》,加上《中国长三角》《双城记》《环球交叉点》等,再度充实了东方卫视的新闻版面。

东方卫视的改版,表面上同地面频道的改革模式多有不同,实则在对本地化服务的认知上异曲同工。

“上海的新闻在长三角地区有天然优势,很有文化亲近感,所以把新闻加强一点,也是因为上海的都市辐射性,能更好地满足周边地区的观众。”张志安分析道,“很多江浙一带的人看新闻不看本地卫视,而看东方卫视。像上海这样重视新闻报道的省级台其实不多,而且这些观众对都市化都是有想象的,上海是一个很好的投射对象。”

服务迁移运营发力,生产力正向再释放

“广电的改革和发展,不是只做增量,还要做减量,”胡正荣说,“把旧的减掉,才能集中优势人才、物力放到新的产能上去。”

胡正荣将省级地面频道的发展方向归纳为“一种是接地气,一种是接人气”。所谓接地气,就是服务本地,打通最后一公里;所谓接人气,就是对接少年儿童、老年、都市白领等垂直的社会群体和阶层。

在产能压缩的模型下,市场服务与内容生产一样,成为改革的目标和重点。

哈哈炫动卫视成立后,“炫动传播将人员作了两端迁移,从原来的频道经营向内容端、服务端转移,把内容产品和服务的交付与支付做实。”高韵斐告诉记者,面对传统频道观众流失和少儿频道广告受限的双重困境,炫动传播开源与节流并举,一方面拓展少儿服务业务,通过电影票房、教育培训、衍生产品等方式持续产生长尾收益;一方面压缩传统频道成本。“频道正从原来广告模式下的经营终点,成为内容与服务模式下的经营起点。”

早在合并前,哈哈少儿频道和炫动卡通卫视多年来便由SMG炫动传播公司统一运营,这为服务端迁移提供了便利条件。公司组织结构较为灵活,团队熟悉市场化运作,基本形成了“在播、在场、在线”融合的经营模式。“目前传统广告收入已经仅占总体收入的30%、利润的15%。”高韵斐说,“这次合并,有助于SMG炫动传播更加聚焦优质内容的研发生产和ToC业务的拓展。”

目前,新的哈哈炫动卫视除了继续打造上文提到的IP节目之外,还已形成了很多知名的活动服务品牌,如在上海市教委指导下开办的“青少年STEAM电视公开赛”,与上海市写作学会合作的“走绿水青山,访金山银山”《作文小镇》游学之旅,与上海市气象局合作的科普活动及节目《宝贝报天气》等。

根据国家统计局于2018年年底披露的数据,上海的GDP总量约为3万亿左右,在城市经济排名中占据第一,经济增量比第二名的北京高出0.2个百分点。背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长三角地区及世界级城市群,围绕海派文化、家庭娱乐、民生服务、生活方式,位于上海的媒体具备通过服务业务、衍生产品在市场突围的先天优势。

“任何改革一开始都无法直接遇见结果,至于能不能达到预期,要看改革后的运营能力。”张志安认为,频道合并一定会带来人员盈余,而这正是产业升级的机缘,“必然有更多人投入做更多的整合营销、更多的产品孵化、更多的对外关系合作及品牌运作。”

尤其谈到上海都市频道未来可能的发展路线,“面向长三角地区,一定会涉及到与江苏、浙江和与其他地面频道之间的合作,可以资源共享;也可以利用上海中心城区的辐射力,去做更多面向本地区域、垂直领域的活动,比如论坛、展会、广告、策划,或其他的一体化运营。”

这与当地的经济规模、区位优势显然息息相关,对上海都市频道等发达地区省级地面频道来说,这无疑是一条明路。“同样是县级台的融合转型,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实现过亿产值很难,但是在江浙地区,”张志安谈起自己的老家浙江湖州,“湖州的长兴和吉安两个县就都出现了1~2亿以上的规模。”

精简频道的最终目的,一定是生产力向更高阶段的再释放。据高韵斐向记者透露,虽然上海都市频道广告经营团队目前仍归东方卫视中心广告营销中心管理,但“也在考虑未来将服务都市频道的广告团队并入频道,直接管理运维”。

“典型的上下联动”

“这是一次典型的上下联动的改革。”胡正荣对「广电独家」记者说。从中央层面,2018上半年中央三台的整合、新闻出版与广播电视管理机构的重新规划、广电总局“三定”方案设立媒体融合发展司,以及总台成立后与BAT、三大运营商的深度合作等信号接连释放,央媒改革步伐加快。从地方层面,县级融媒体中心加快建设,“郡县安则国家安。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自下而上的倒逼。”

既有自上而下,也有自下而上,省、市一级媒体的大面积改革也必将提上日程。

广电总局就“精办电视频道”工作已开展多次调研。早在2018年4月9日,广电总局传媒司副司长刘朝荣便曾带队至南京开展调研,南京、宿迁、连云港、扬州局分管领导、广播电视台台长悉数参与;4月8日,常州、无锡、苏州、泰州局及台领导也参加了同样的座谈会。从2018年1月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的召开,到6月广电总局发布《2018年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要点》,以上海、南京、苏州为代表的经济发达地区成为本轮地面频道改革的先行地带。

从成立SMG到制播分离改革,从大小文广整合到地面频道改革,上海又一次率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据高韵斐介绍,此次上海电视三大频道调整,也是SMG启动新一轮战略性改革的标志,“接下来,SMG还将在第一财经、广播等其他领域推出新举措。”

近年来,面对媒体融合发展的趋势,围绕广电供给侧改革的大命题,SMG除了“精办频道”、改版升级外,在组织架构调整、技术升级、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也作了诸多探索。如重构采编流程及队伍,重点打造看看新闻Knews、阿基米德APP、第一财经新媒体矩阵和BesTV四个融媒体产品。在人才队伍建设上,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实施意见》,推出高层次人才引进政策、高校优秀毕业生生活补助、SMG“领军人才”等10项人才新政,并投入2000万元年度专项资金进行财力保障。

SMG的路线是否具备可复制性与可推广性仍有待观察,“上海路线”与“上海经验”却是全国媒体实打实的参照系。

同样在去年2月的内部讲话中,高韵斐曾指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船大难掉头。大小文广集团整合的时候是1.8万人,现在不到1.6万人。整合之初大刀阔斧的改革,没有一点勇气、魄力和担当,是难以做到下降2000人的。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以报业为首的上海媒体改革,已提供了某些殊途同归的经验。“上海其他媒体的改革,探索了人员分流、工龄买断和其他的人员退出机制。”张志安告诉记者,“比方说临退休的这部分员工其实已经缺乏创造力了,那就买断工龄,发放工资自主择业,到60岁的时候重新在体制内办退休,这就是很好的处理办法。而新的业务,也可以分配人转岗去做。”

“这个改革发出了重要的信号,就是中国电视业也到了通过进一步整合来做精做强的关键转折期。”张志安提到上海报业集团于2013年合并时所引发的巨大争议,“很多人觉得上海胆子那么大,把三个厅级事业单位合在一起,而且那时有的报社活得还不错,这个整合力度在全国也是少见的。”

他对SMG的再次先行一步表示钦佩,“但也不奇怪,这就是上海一以贯之的改革精神和改革力度的再体现。”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