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之下,中国电影终于被逼成了一门精明的「生意经」

标签: 国产片电影 来源:深水娱乐观察作者:深叔2019-02-12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此时,一部电影,早已不再是一部电影

2019年春节档结束,尽管每部影片的票房数字仍在上升,一个让不少人感到惋惜的事实是——

周星驰和成龙的“霸榜”时代,真的过去了。

或许很多人已忘记,过去六年的春节档,一周一成,包揽了其中的四个冠军(以6天假期为标准)。而未夺冠的两年,只因为,他们并未有作品公映。

意即是:不管人们是否主观意识到,在此之前,“周星驰作品”和“成龙电影”的标签,就等于四个字,“观众买账”。

2017年,《功夫瑜伽》还和《西游·伏妖篇》在春节档齐头并进。短短两年过去,《新喜剧之王》从16.5亿到现在的5亿,《神探蒲松龄》更是从17.5亿狂跌到1亿出头。

有人说,在口碑驱动票房的时代,两位大佬是折在了质量上。可对比着看,两部影片与前作的大众评分,事实上并无本质的差距。

他们没变。周星驰依旧笑中带泪地讲述着小人物的残酷童话;成龙也依旧带着一众二三线明星为观众带来例行的动作奇观。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那个时代的电影。不妨让我们,稍作回溯。

1994—2001:青铜时代

美国大片,一个按下开关的闯入者

建国后的几十年,看电影始终是国人为数不多的、大众基础较好的生活娱乐方式。改革开放后,尽管国产电影也在尝试跟上大众审美的步伐,但碍于整体电影工业基础与体制的不健全,电影的吸引力,愈发下降。

90年代初,国内电影市场一派死气沉沉,年观影人次早已从1979年令人咂舌的293亿,下降到1993年的3亿人次左右。

变革从1994年1月开启。

广电部当月下发文件,批准中影公司(即后来的中影集团)从1995年起,每年引进10部“基本反映世界优秀文明成果和表现当代电影成就”的影片在国内上映。

1994年11月12日,中国首部以票房分账方式引进的好莱坞大片《亡命天涯》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重庆和郑州等六大城市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首轮放映。

就在各个地区发行公司的老总们,仍在为这是“繁荣市场”还是“引狼入室”争吵不休时,《亡命天涯》在全国“默默”收下了2500万人民币的票房。

那是一个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充满旺盛求知欲的时代。

尽管,张艺谋陈凯歌等在艺术电影的成就上相继达到巅峰,但观众对电影所带来的视觉与感官刺激,仍然充满了最本能的渴望。

于是,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开放,和银幕上与国产电影截然不同的影像质感惊呆了。很快,求知欲占了上风。人们用极大的热情拥抱这开放,并彻底沉浸其中。

1995年,《真实的谎言》、《狮子王》、《阿甘正传》等7部大片轰炸中国市场。随后,《拯救大兵瑞恩》、《偷天陷阱》、《完美风暴》、《珍珠港》等超级巨制接踵而来。

尤其是1998年上映的《泰坦尼克号》,3.6亿的纪录,一直在内地票房冠军位置上待了11年之久。至今,很多70、80后回忆起来,依然对当年银幕上悲壮的沉船、生离死别的爱情,乃至带着启蒙意识的裸体美人,印象深刻。

2012年影片以3D版本在国内重映,再次席卷近10亿票房

90年代末,国产电影同样开始复苏。冯小刚贺岁喜剧的崛起,与好莱坞大片相映生辉。

在21世纪到来之际,中国观众脑中只想着:一年只有10部美国大片,如何够看?什么时候,才可以随心所欲地看大片?

2002—2016:白银时代

《英雄》之后,国产片野蛮生长

不可否认的是,观众总是有着强烈的“母语情结”——外国大片再精彩,都不会带来国产电影天然的亲切感与情感力量。

顺应这情结,新千年过后,中国电影正式迎来新的商业时代。

2002年6月,全国电影行业自上而下,推行城市“院线制”改革。实行以院线为主的发行放映机制,减少发行层次,改变按行政区域计划供片模式,变单一的多层次发行为以院线为主的一级发行,发行公司和制片单位直接向院城公司供片。有条件的地区,甚至可以组建两条或两条以上的院线。

“戏台”搭好,好戏很快便上演了。

这一年的12月19号,集结了华语顶级阵容的《英雄》上映。据当时参加了首映礼的观众回忆——

记得那阵仗,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还有巨大的“冲奥”横幅。中国影人和观众真是骄傲啊,我们终于也能拍大片了!

一部《英雄》,不仅是占全年总票房四分之一的2.5亿元,也是开启大导演进驻商业巨制的转折点。

同时,对观众而言,最直观的变化是:“院线制”与国产大片双剑合璧,催生了国内新式高级影院的诞生。而影院的变革,更直接推动国内新型商圈的发展。

这逻辑很好理解,电影开始赚钱,电影院自然很快便成为一个急需开发的全新领域。

而《英雄》背后浓缩的,更是此后十几年间,中国观众面对国产大片时,心中那复杂而微妙的情绪——

国产大片,既享受着“母语情结”带来的天然好感,却也不乏内容空洞、技术落后、情感薄弱等各种弊病。

但不管怎样,从《英雄》开始,加上此后香港力量的北上,国产商业电影开始联合起来,正式向“好莱虎”发起挑战。

十几年来,从古装武侠,到战争巨制,从爱情小品,到疯狂喜剧…

观众对国产电影类型上的口味变化之快,喜新厌旧程度之高,让电影人倍感压力。

这压力背后,或许亦是创作上的一种迷茫与误区——一个题材大火,随即蜂拥而上,水准直线拉低,直至无人问津。

但不可否认,中国电影进入了群雄并起的时代,观众在国产大片与好莱坞大片之间来回做着选择。在这个过程中,观众培养着走进影院看电影的生活习惯,电影人也在同步寻找着——

什么样的电影,才是当下与未来这个新时代的王者?

至少在2017年之前,他们仍未找到答案。

2017至今:黄金时代?

电影真正成为一门“精明”的生意

2012年2月,中美双方在洛杉矶签订《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引进分账片的数额从20部增加至34部,而新增的14个名额全部为美国大片,并以IMAX和3D电影为主。

更重要的是,引进大片在中国的分账比例从13%提升至25%,“好莱虎”变得前所未有地强壮。

但也正是从2012年之后,中国电影年票房榜的TOP10,好莱坞大片再也没有超过半数——这预示着国产电影正式开启逆袭。

站在市场角度,电影创作当然是一门考验精明的生意经。

“生意”是它的本质,而在2017年,中国电影人意外地发现了,如何做到“精明”。如果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总结——

简言之,即为观众制造某种自我满足的幻觉,并以此激起最大面积的本能情绪。

与此同时,社会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以鬼畜为标签的亚文化,开始全面占领各个年龄段。无论年轻人还是中年人,都乐此不疲地对过往流行文化进行着各式各样的解构——

不管这解构的姿态,是反对权威,还是自我调侃,亚文化都展现出了旺盛而持久的生命力。

标题党、表情包、短视频、魔性动图、鬼畜音乐,娱乐的形式越刺激,越爽快,大众便越迟钝,越懒散。

从被好莱坞大片打开眼界,到沉浸在移动网络的虚拟狂欢,时间,只过去了20年。

于是,当电影人的“精明”误打误撞地赶上时代的风口,《战狼2》便成为了亚文化狂欢的发泄口——56.8亿的票房背后,是愈加精致的电影制作,与愈发饱胀的情感宣泄。

在这个时代,好电影的定义,是不仅要能够引发情感共鸣,更要调动起观众的某种本能情绪。

《前任3》、《芳华》、《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相继成为院线爆款,它们对《战狼2》开启的“精明”,做着各种补充——

军事、爱国、救援、前任、老兵、底层患者…

每一个话题,都能引发全民性的热议与好评,这反过来,又让更多人走进电影院。甚至,网络上可见一轮又一轮升级的论战,从话题本身,到对电影的好恶,口水飞溅之处,是人们高涨不降的情绪。

此时,一部电影,早已不再是一部电影。

今年春节档,最新的案例,是《流浪地球》。

不可否认,这些电影本身的质量,当然都在水准之上。但要拍出这个时代观众喜欢的电影,单纯依靠20年前的视觉与感官刺激,早已远远不够。

于是,始终停留在过去的成龙、从未主动迎合过观众的周星驰,或许再也拍不出,属于这个时代的好电影了。

结语

2019年,作为又将迎来重要节点的“纪念大年”,可以预见的是,有望继续成为案例的作品,将会越来越多。

这也意味着,那个“精明”的阵营,将会更加壮大——

吴京的《战狼3》、林超贤的《紧急救援》将延续军事救援的大国情绪;管虎的《八佰》、高群书的《刀尖》是战争谍战复活的爱国情绪;刘伟强的《中国机长》、陈可辛的《中国女排》是对英雄主义的现实化改造…

以及,还有更多尚未显露锋芒的隐藏黑马。

有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如今“影视寒冬”的大背景下,除了成本控制将愈发严格,在最初的立项上,的确也会越来越重视,是否能够触发大众情感这个选项。

在保证基础制作的前提下,中小成本或许将会成为主流,而大明星与大IP都不再如之前那么重要,有没有强情感,能否做更多的情绪调动与延展,才是一部作品成败的关键。这是必须在立项之初,就重点考虑的。甚至,已经成为最为重要的一环。

最后,他再次强调:未来的中国电影创作,将越来越成为一门考验精明的生意经。这是市场决定的,更是时代决定的。

每个时代的电影,终究逃不出那个时代。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