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只看到一笔交易赚进22亿 光线传媒营业利润在下滑

标签: 新丽传媒光线传媒 来源:界面作者:陈菲遐2018-03-1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因此从光线传媒自身业务出发,其自身的主营业务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再持有一个短期内无法套现的新丽传媒,显然并不合适。

“是的,放弃IPO了。”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向记者做出这一回应之前,这家公司刚刚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买家。

3月11日晚间,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的股份,以33.17亿转让给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腾讯将代替光线传媒,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股东。加上通过马化腾控股的世纪凯旋所持股份,腾讯在新丽传媒占股31.72%。

对于光线传媒来说,在新丽传媒上市屡屡受挫后卖出,看似无奈,却是一个相当正确的投资决策。

光线传媒卖新丽传媒 得到了什么?

光线传媒从这笔交易中直接获得的投资收益,将超过22亿元。

2013年,光线传媒以8.29亿元拿到了27.64%的股份,当时新丽传媒的估值为30亿元。根据此次33.17亿元转让27.64%的交易方案估算,新丽传媒目前的估值已经超过120亿元。

5年的时间,投资收益率超300%,平均每年投资收益率超过60%。这一收益回报率,超过一级市场的绝大部分投资收益。

如今的退出,也是“性价比”最好的一个时间点。

投资最困难的一点,不是获得多少投资收益,而是可以顺利退出。目前市场上,退出的两种手段:IPO和找新的资本方接手,光线传媒都有过尝试。但想要以IPO的方式退出新丽传媒并获得投资收益,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不是件容易的事。

2015年年底开始,传媒股遭遇弱周期。2016年以来闯关过会成功的公司,仅有金逸影视(002905.SZ)、中国电影(600997.SH)、幸福蓝海(300528.SZ)等8家公司。这些公司,多数涉及电影院等线下渠道,单单做出品的影视公司并不多。

而新丽传媒依然还是个传统的影视剧制作公司。

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4至2016年度,新丽传媒营收分别为6.55亿元、6.56亿元、7.4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1.17亿元、1.56亿元。根据最新的交易公告,新丽传媒2017年的营收为16.7亿元,净利润为3.49亿元。

新丽传媒有着影视剧制作公司的通病。资金流转缓慢以及应收账款过高,都造成了新丽传媒现金流一直很紧张。

2011年至2013年期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值,2014-2016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25亿元、1.53亿元和61.58万元,2017年现金流量净额直线下降至-3.1亿。

从新丽传媒2014年6月第一次公布招股说明书,已经过去了近4年时间。现金流较差等行业特性,都让新丽传媒等不起。终止IPO找寻新的投资方,是目前新丽传媒,也是大多数传媒企业选择的主要路径。

对于投资方光线传媒而言,不能通过IPO获得套现,引来了腾讯系并以一个不错的价格退出,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另外,光线传媒也需要这笔投资收益。

根据业绩快报,2017年光线传媒实现收入18.7亿元,同比增长7.98%;营业利润实现6.67亿元,同比下降16.08%;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实现8.17亿元,同比增长10.38%。营业利润是公司自身经营性业务的体现,归母净利润则还包含了投资收益等非经营性的利润。营业利润同比下滑,归母净利润同比上升,这也意味着光线传媒自身的电影宣发、出品等业务在2017年中有一定程度的下滑,但是依赖着投资等业务,最终保证了业绩的稳定性。

2017年是光线传媒电影滑铁卢之年。《大闹天竺》、《嫌疑人X的献身》、《春娇救志明》、《重返?狼群》、《大护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及《烟花》等13部影片,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都没有激起太高的水花。

逐渐下滑的毛利率也暗示着光线传媒的日子并不好过。

数据显示,2016年年报至2017年第三季度这四个报告期内,光线传媒电影板块的毛利率分别为54.6%、39.1%、47%以及37.6%,2017第三季度这一指标掉入了历史低点。毛利率下滑,与公司前三季度电影成本的上升以及票房收入的下滑有直接的关系。

另外,光线传媒近期重金投资的猫眼,也证明了业务重心的变化。

光线传媒以影片宣发业务起家,近年转型至出品方,但是其身大的优势以及最深的烙印依然是宣发业务。

不过,宣发市场发生了逻辑上的变化,过去的媒体营销和观众营销逻辑,正在转化为电影内容为中心的模式。重点已经从吸引媒体报道,提高曝光率,转为基于社交网络等新媒体的电影话题讨论和病毒式传播。好电影具有传播效应,票房冠军《战狼2》以及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2》都是案例。线下的宣发正在逐渐弱化。

这也是为何光线传媒会重金投资猫眼的重要原因。

除了宣发逻辑的变化,应用场景也正在发生变化,线上销售成为票房的主要来源。根据艺恩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有60%左右的票房都是由线上销售所贡献。因此,线上流量端口的营销成为目前重要的营销手段。

因此从光线传媒自身业务出发,其自身的主营业务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再持有一个短期内无法套现的新丽传媒,显然并不合适。

腾讯买新丽传媒 得到了什么?

腾讯愿意接手新丽传媒,也有其自身的考虑。

首先,腾讯的大文娱板块,需要优秀的内容输出方。

目前,腾讯大文娱板块掌舵人任宇昕,掌管着包括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以及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三大事业群。这意味着腾讯大娱乐板块集结了腾讯旗下视频、游戏、文学、动漫等多板块业务。其中包括最大的IP源头阅文集团、月活跃用户超过9000万的腾讯动漫、付费会员数量超过4300万的腾讯视频和赛事用户超过1.7亿的腾讯电竞。

以上都是平台业务,仅仅有平台但没有内容方面的输出,无法支撑持续运营。因此,视频网站做自制剧等内容是大势所趋。

在内容方面,腾讯通过参股来完成内容的孵化。投资名单中,腾讯此前投资的工夫影业、柠萌影业是其核心企业。在2017年腾讯影业发布的43部影视片单中,包括《全职高手》、《黄金瞳》、《刺客道》、《张公案》等在内的片子都是与投资生态体系下的影视公司合作的。

腾讯选择在目前的价格接手新丽传媒,看重的莫过于新丽传媒的资源,正好可以补充腾讯在电视剧方面的布局。

创作人才是新丽传媒的核心竞争能力。具有浓厚内容基因的新丽传媒,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和签约模式深度绑定了包括导演陈凯歌、刘进、宋晓飞(《情圣》导演);编剧申捷(《白鹿原》编剧)、马伯庸、流潋紫(《甄嬛传》编剧);制片人陶昆、陈红等在内的二十余名创作人才。

从作品质量来看,新丽传媒在2017年上线的剧目中,包含了引起广泛讨论的《我的前半生》,还包含《白鹿原》和《风筝》《剃刀边缘》这些题材迥异,却口碑较高的电视剧作品。

另外,起步于2014年的新丽电影成为电影市场快速崛起的代表,《情圣》、《悟空传》、《羞羞的铁拳》和《妖猫传》四部作品的总票房已经超出39亿,占到2017年年度总票房559亿的7%。

此前,腾讯已经与新丽传媒有过项目上的合作。2017年,腾讯影业在其发布会上公布了与战略合作伙伴新丽传媒的合作项目《庆余年》,这个项目合作时间长达5年。除此之外,腾讯影业与新丽传媒也已经宣布合作《赘婿》、《我真是大明星》等多个项目。

腾讯方面也同样证实了这一点。根据腾讯科技关于腾讯增持新丽传媒的媒体QA,其相关方表示,“在腾讯生态中,既有以阅文集团为代表的IP培育平台,又有涵盖海量用户的在线视频平台。新丽传媒有持续制作头部影视内容的能力,后续双方将利用各自优势资源,深入合作,为行业带来更多口碑式作品。”

另外,腾讯系也没有项目退出的压力。以腾讯的体量,继续孵化几个行业内的独角兽,并不是问题。

从交易双方的需求来看,腾讯接手光线传媒入主新丽传媒,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不错的买卖。光线传媒获得了投资收益,而腾讯接手了优质资源,并以自身的资源继续孵化。

3月12日收盘,光线传媒股价报收13.16元/股,涨2.02%。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