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围剿电影行业

标签: 电影影视互联网 来源:电影情报处作者:陆小二2019-05-1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互联网正在杀死电影行业,电影行业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之中

互联网正在杀死电影行业,电影行业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之中。

当奈飞打败美国DVA发行霸主百视达,吞并百视达的内容库,踩着它的尸骨成为今天全球最大流媒体平台时,当苹果,亚马逊,谷歌接连进军影视行业,制作自己的影视剧,依靠内容争夺用户占有时长。

辉煌的好莱坞六大已经是一片哀鸿遍野,由于技术的冲击,电影制作成本投入一部比一部高,北美院线营收一年比一年低,入不敷出的好莱坞死死守着最后的荣光,而福克斯就已先倒下被迪士尼收购....

在国内,当乐视作为流媒体瞄准了低廉的影视版权,还在通过低买高卖的原始操作狠赚一笔时,正在沉迷于股市上市来钱快的影视公司,不会想到仅仅几年后,三大流媒体平台已经通过版权建立自己的内容护城河,他们在版权战争中一年可以烧掉二百多亿的资金,几乎是中国电影产业一半的收益....

那些传统电影公司更不会想到,中国的互联网巨头集体向电影行业吹响了进攻的号角,百度,阿里,腾讯,今日头条,小米,豆瓣,暴风,B站,苏宁,国美.....就连以游戏起家的巨人网络和完美世界都瞄准了影视产业这根骨头....

几年过去了,中国电影院线的场均收入一降再降,星美闭店,院线门可罗雀,已经缺钱到利用复联4提高服务费趁火打劫的地步,而传统电影内容公司收入也一降再降,欢喜,印纪,唐德影视股债双杀,一度面临倒闭的危机。整个影视行业更是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公司已经注销关门....

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大潮里,城头的王旗变幻,曾经的影视巨头们,在新王加冕的时刻,统统缴械投降,只余下了苟延残喘的力气。

纵观好莱坞与国内影视产业变换历程,可以说,互联网是影视行业最大的敌人!

技术冲击电影

对于电影产业来说,它是建立在影院渠道,以电影发行作为体系核心的经济结构,所以极容易因为科技发展,出现新的内容分发渠道,造成电影观众的分流。

在它的发展历程中曾经遭遇两次挑战,第一次是以电视技术构建新的内容发行方式时,对全世界电影产业造成的冲击。

比如上世纪50年代由于电视的普及,美国电影产业遭到了极大冲击,观众大幅度减少,票房急剧萎缩,电影业陷入了困境。美国人想尽办法,试图挽回颓势,他们将宽银幕电影、立体电影、汽车影院等一系列新技术推向市场,但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在这种冲击下,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电影产业处在低谷之中,大批黄金时代的电影人由于电影行业的不景气宣布退休。

但好莱坞没有消失,反而迎来了更辉煌的历程。因为当时在这种危难情况下,新一代的电影人在科波拉这个带头大哥的带领下,年轻的乔治-卢卡斯、斯科塞斯以及斯皮尔伯格等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视听革命,建立起以视听特效为雏形的大片模式,最终旧好莱坞消亡,新好莱坞从此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而且不止好莱坞面临这样的问题,就连法国、意大利、德国也都是如此,日本电影在60年代末受电视机的冲击也陷入困境,制片厂制度崩溃。连黑泽明都找不到投资,无片可拍;大岛渚也无所事事;今村昌平离开电影圈,拍电视纪录片去了;铃木清顺、敕使河原宏等大导演全部沉默了。在这十年中,日本电影也没有一个真正有水平的新导演冒出来。

中国电影产业也深受电视技术带来的冲击,由于电视和VCD的冲击,本来80年代红红火火的电影产业,到了1999年,中国电影全年票房仅8.5亿,其中国产电影只有1.5亿,观影人次仅750万。

电影行业的这种衰落是科技驱动内容进步带来的,任何国家都逃不掉,在这种困境中,好莱坞利用科技革新了电影语言,诞生了一系列顶级的视觉特效电影,用商业大片的坚船利炮,在其他国家电影产业都陷入衰败时,摧枯拉朽一般的统治了全球电影市场。

但电视由于当时的技术限制,视听性不强,好莱坞升级了电影特效技术逃过了这一劫。可60年后的今天,由于视听技术小型化的进步,当手机都能拥有投影功能4K画面,杜比全景声影响效果时,好莱坞已经不再拥有技术上的优势。

尤其当互联网科技公司由于人口红利见顶,纷纷成立影视部门制作自制剧,进军影视行业,升级观影技术,组建流媒体自有平台,抛弃好莱坞传统影院发行渠道的情况下,好莱坞的劫难终于来了。

第二次电影行业的劫难,则是由于网络视听技术的出现,全球电影产业面临新产业结构调整。互联网以更低廉,更快捷方便的发行技术出现在舞台上,以传统院线发现为根基的好莱坞开始彻底的没落。

全球最大流媒体平台奈飞踩着百视达的尸骨登上了王座,苹果亚马逊谷歌制作自制剧,自制电影,依靠网络发行茁壮成长时,仅仅五年过去,好莱坞六大之一的福克斯已经在冲击下被收购....

互联网对好莱坞的冲击是全方面的,由于视听技术的成熟,拥有更廉价快捷的网络发行,互联网公司对好莱坞拥有巨大的成本优势,依靠网络销售更容易实现衍生品的销售和变现,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在直插好莱坞的命门。

北美进电影院的人群已经一降再降。纽约电影节名誉主席理查德·佩纳在2016年北京举办的一场国际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上曾断言:““我预计10年或者15年之后,许多在美国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多功能放映厅可能都要倒闭。”

这不是耸人听闻,美国电影协会相关报告称,2017年全球电影票房达40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世界第一大市场北美在这一年里的票房收入111亿美元,下滑2%,而其观影人次为12.4亿次下滑6%,是1995年以来该市场观影人次最低的一年。

据美国电影专家分析,之所以出现这种高增长,是因为经济发展带动的通货膨胀以及高票价造成的。市场实际的情况是,在一片增长数据的背后,越来越少的人走进电影院去看电影。根据美国电影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电影院上座人数基本持平,略微下降。

同时,该报告指出,家庭娱乐收入在2017年高达478亿美元上涨11%,其中大部分来自视频流媒体服务。”前派拉蒙影业总裁亚当·古德曼(Adam Goodman)说道,“你花了更多的钱,却只有更少的观众和更少的影响,你开始电影项目,就只能看到票房在逐渐烧毁。”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好莱坞开始了保卫战,他们利用自身多年累积下的内容库优势,疯狂烧钱进军大制作续集,环球吞入梦工厂完善自身动画内容产业链,派拉蒙迷信大明星用《碟中谍6》苟延残喘,华纳主攻超级英雄系列续集,成立了专门针对DC电影的独立部门,同时任命执行副总Jon Berg和DC首席内容官Geoff Johns共同管理。

迪士尼拥抱互联网,与iTunes等网络媒体平台合作为其输送内容,丰富内容渠道和用户基础,同时扩张主题公园,打造漫威超级英雄系列,在方向改变下,迪士尼成为一个涉及电影、电视、消费品、主题乐园、网络媒体的综合娱乐帝国,成为好莱坞传统巨头里活的最滋润的公司。

但帝国的黄昏已经出现,未来注定无可更改。

除了迪士尼和环球影业之外,华纳,索尼,派拉蒙烧钱大制作的战略,并没有获得预期的回报,2016年,派拉蒙影业被《忍者神龟2》《宾虚》等电影的失利坑惨了,当年全年利润的下降幅度超过了1500%。华纳超级英雄系列不敌漫威,索尼出售电影业务的传闻一再喧嚣尘上....

看来福克斯将不是第一个倒下的巨头,只是好莱坞下一个被兼并的巨头会是谁?

国内的影视巨头与互联网的战争

与好莱坞不同的是,中国电影起步极晚,在80年代发展之初先是师承欧洲,直到新千年左右才师法好莱坞,走上了商业大片的道路。

但命运充满了巧合,中国民营电影和互联网都开始于1998年,经过21年的发展,却最终呈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结局。

1998年,王中军王中磊在广告公司内部组了个华谊兄弟电影办公室,一共四个人。他们第一次试水,是英达的电视剧《心理诊所》,盈利百分之百。

就在华谊庆幸自己进入光鲜亮丽的电影行业时,时代好人张朝阳1998年决定正式成立搜狐门户网站,瞄准了门户资讯网的生意。与宠儿张朝阳不同的是,同年11月,由马化腾、张志东等五位创始人创立腾讯,他们对以色列诞生的QICQ更感兴趣,认为网络时代来临,人们需要更便捷的网络通讯。

1998年的结尾时,日后风靡全国的新浪诞生了,跟好人张朝阳一样,王志东也看准了门户网站的生意。

1999年的王长田决定下海,记者出身的他告别了自己一手创建的《北京特快》,与几个媒体朋友成立了“光线电视策划研究中心”。5个合伙人凑了10万块钱,靠写策划和拍摄专题片赚钱。

王长田创立光线不久,一个叫马云的年轻人说服他英语补习班的18个年轻人,在杭州正式成立了阿里巴巴,立志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这一年,于冬从中影集团辞职,怀着对电影的梦想与憧憬,创立了中国第一家民营电影公司,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通过发行《说出你的秘密》《我的兄弟姐妹》《和你在一起》《天脉传奇》等影片,在国内电影发行领域获得了令业界瞩目的成绩。

我们熟悉的主角登上了舞台,正在未来的迷雾前茫然前进,即将开始他们传奇的故事。

2002年,借着影视产业改革的春风,王健林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借着文化地产的概念,万达成为了日后中国商业地产的龙头。

就在地产大亨王健林进军影视的前一年,北京的物资宾馆里,回国的李彦宏盘腿坐在床上,正在与他的同学商量百度未来的蓝图。

在他们小心翼翼探索自己前程的时候,下海前的赵依芳已官至东阳市广电局副局长,这个恢复高考后第一届浙江传媒学院的新闻系毕业生,选择从体制内主动“下海”,收拾了几件换洗衣裳便来到杭州,创办了华策影视公司。

而吴宏亮,从中影系统出走后创建唐德影视,并带领后者上市,市值一度突破800亿元,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20多年里,吴宏亮走了一条顺遂的人生路。

看到机会的陈援也一头扎进了影视行业的红海里,他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欢瑞世纪发展的路线,大明星,大制作,大格局。

生于大变化的时代,是世人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当视线能够稍稍停下来的那一刻,世界已经变成另一种样子。

当2009年的博纳选择赴美上市,华谊兄弟在国内创业板敲响上市的钟声,创造惊人的财富神话时,无数影视行业的同行无比羡慕他们,疯狂的筹备自己的上市计划时。这些影视产业的前辈没有看到,由于苹果3的出现,移动互联网已经拉开了颠覆所有行业的大幕。

这个时候的国内互联网公司,已经感觉到了内容对流量的吸引,他们明白,没有什么内容,能够比吸引用户驻留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更能显著提升用户在线时长和庞大用户注册量的了。

于是,阿里巴巴在2014 年毫无预兆地收购了文化中国成立了阿里影业。2015年,又以45亿美元收购在线视频平台优酷和土豆。第三方售票平台方面,2014年上线淘票票业务,阿里影业在2018年将其更名为淘票票,自此开始疯狂砸钱培育淘票票的市场,2018年底注资彻底控股了阿里影业。

阿里除成立阿里影业之外,还在行业内大量投资其他电影公司,早在2006年阿里就投资了华谊兄弟,之后入股博纳、光线等大量影视公司。在电影院线,阿里也曾以10亿元入股大地影院,之后更是入股万达电影,涉足电影产业上下游。

腾讯则先是从腾讯视频开始,此后成立了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第三方票务平台则拥有猫眼和微影时代,收购电影制作公司新丽,阅文集团大踏步的布局网络文学+影视领域。

在院线方面,腾讯入股万达影业,通过微影时代投资了中环影城、比高影城。相比阿里,在原创内容方面,腾讯早在2015年就收购盛大文学,成立阅文集团,几乎垄断了国内80%的网络文学IP资源.....腾讯同样摆出了进入电影行业的战斗姿态。

百度则成立了爱奇异,并在2014年入股华策影视,共同出资成立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该公司旨在为爱奇艺提供高品质的剧集、综艺等丰富多元的互联网内容。更是于2015年成立百度影业,1.5亿港元入股星美院线,利用百度糯米在线售票,构成了自己完整的内容制作,在线播放,线下院线,线上售票的全产业链体系。

互联网公司普遍认为电影产业将是各个公司决定胜负的下半场,谁占据了影视带来的流量,谁就有机会做大做强。在BAT的带领下,今日头条,小米,豆瓣,暴风,B站,苏宁,国美.....就连以游戏起家的巨人网络和完美世界都瞄准了影视产业这根骨头....

影视和互联网共同起步于1998年,交战于2014年。面对互联网的来势汹汹,那时候的影视巨头们在做什么呢?

华谊兄弟嫌弃电影赚钱难,于2015年提出了电影单一化。印纪传媒正在股市专心致志的炒作中美联合的影视概念,环瑞世纪,唐德等公司正热衷于大明星粉丝经济的狂热中....

面对互联网迅速建立起以网络发行为主的影视新模式,以售票平台,内容和衍生品为阵营,全面围剿电影行业时,这帮前辈们竟然毫无察觉,只有博纳的于东绝望的在2014年上海电影节喊出,“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

所有人都以为于东是在危言耸听,却没有想到仅仅四年后,影视行业就遭遇了一场天灾人祸式的大劫难。

曾误认为影视市场是大明星,大制作大格局的欢瑞世纪,却在2017年遭遇深交所连环16问,年报问询、核心艺人流失、股价持续下跌、董事长陈援爆仓危机等诸多不利的影响下,2018年的欢瑞世纪头部大剧又两次被斩,《天下长安》不“长安”,欢瑞世纪或面临退市危机。

与欢瑞世纪相同的是唐德影视,同样的绑定明星对赌横行。曾经800亿的辉煌市值5个月内股价腰斩,大跌近60%,市值已较最高时缩水超过96%。10月28日发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仅1008万元,同比大幅减少83.7%。

唐德影视2018亦是祸不单行,绑定的明星范冰冰与高云翔先后出事,《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

世界的快乐可能不是因为同一个原因,而影视股的悲剧则大多相同,均是陷入捆绑大明星大制作,无核心竞争优势,在内容生产和衍生产业链平台布局欠缺的企业,相比好莱坞面对互联网的进攻,还能反扑的局面不同,在流浪地球之前,国内的电影公司连制作重工业科幻电影的能力都不具备。

当互联网进军影视行业,从效仿奈飞定制内容,依靠大数据发行,利用互联网变现容易,涉足影视上下游,在线视频平台分流走了影院观众,第三方售票平台主宰影院生死,利用内容分发渠道卡位传统电影巨头时。

就在最近,上市影视公司高管向记者透露,现在大量项目被视频平台“搁置”,价格“拦腰砍”,甚至成为砍价第一步。“优酷受杨伟东案发事件影响,很多项目都停了,爱奇艺、腾讯也趁机放缓购剧节奏。很多项目本来都筹备差不多了,但就是开不了机。”他说。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之下,中国的影视公司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到新技术的开发之中,去学习好莱坞用技术拉开战争范围,进入差异化竞争,最终达到共存的目标了。

中国电影的新时代,以光线,阿里,腾讯,博纳,爱奇艺,B站等影视行业新王后来居上时,传统的电影公司诸如华谊,唐德,欢瑞,印纪等公司正在面临退市的危机。

胜负如此一目了然,让许多人感到诧异,却似乎又本该如此。2018年中国电影609亿的票房,仅仅是万亿文化市场上的一小块蛋糕,但这一小块蛋糕,都要国产电影和好莱坞两分天下,缺钱的中国电影巨头,连进军重工业大制作电影的魄力,如今都变得谨小慎微了。

那些旧的电影巨头还在用旧的作坊式生产电影时,新的电影巨头在努力向标准化,流水线化的电影重工业领域大踏步迈进,流浪地球一出,轰动全国。

诚然在宏观的层面,电影行业未来发展的大局充满了宏大而又茫然的画面,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地争夺那一线的胜机,但当整个战斗落下帷幕时,人们才发现这一切又是如此的简单与顺利成章,甚至答案简单得令人感到诡异。

这些影视文化产业新王踏着旧日统治者的尸骨,登上了神坛。那些传统电影公司耳朵里,一定还回响着2015年广电提出电影工业化的号角声。

一个产业的升级转型,只用了区区三年多一点。在它背后,是影视行业上万家公司惨遭淘汰。

互联网下电影产业的未来

中国电影2019年第一季度成绩单,全国总票房为186亿元,相比去年下滑8%;总观影人次为4.79亿人次,同比2018下滑14.5%;平均上座率为12%,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65个百分点;自从2002年开启商业大片以来,中国电影产业首次出现票房和观影人次的下滑。

从光线、华谊在内,多家影视和院线公司业绩预告都表明,第一季度净利润将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与传统电影巨头艰难求生状态不同的是,无论爱奇异,优酷或者腾讯,都迎来了会员数量的大爆发。在市场规模上,2018年网络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00亿,会员付费内容的市场规模已有536亿,而且这种增长趋势仍在扩大,很快三大视频平台会员付费营收,就能超越中国电影市场2018年全年609亿的票房记录。

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由于营收下滑,传统电影巨头无力投入大制作,开发能把观众拉进电影院的重视听技术的电影内容,因此制作的内容在2018年接连遭遇票房失利,在电影回报上,已经呈现出严重的二八分化现象,百分之八十的电影不挣钱。

电影行业无论从制作还是到院线,整个产业各个环节都面临着危机。相对于前几年院线和内容的快速扩张,如今影院的关门潮和电影公司的倒闭潮,正在说明一个事实,中国电影的大拐点已经来到。

市场已经通过自身的数据变化阐述着这个未来了。中国电影院线全面下滑的数据中,以普通2D荧幕下滑最为严重,而拥有杜比全景声,巨幕技术,IMAX技术的单块荧幕,盈利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在持续上升。

在这种市场趋势下,未来影院必然出现高端化、功能化发展趋势,如华谊兄弟要自建高端影院品牌,国美要建VR(虚拟现实)影院,苏宁要建智能化、个性化影院。

这种趋势表明了电影产业的一个未来,在以后重视听效果的大片观众仍然会选择去影院观看,中小型不那么依赖视听技术的电影,用户则会选择更方便快捷的网络平台进行观看。

但缺钱的传统电影巨头们,还有钱投入重工业电影的大制作吗?很遗憾的一个答案,在传统电影巨头营收下降的情况下,资本正在撤离电影行业,即使仍然看好电影行业的资本,投资方向已经发生了严重转变。

从增长空间来看,中国电影市场仍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因为文化娱乐市场的增长,一个方面是跟经济发展相关,经济高速发展,人均购买力增长,文化娱乐的消费市场会水涨船高。另外,则是如果遇到了经济停滞,消费出现降级,也可能带动娱乐经济的景气。

比如,原本经济发展景气,人们充满了社交活动,消费主要是吃饭喝酒,或者去高档次的会所,健身馆。那么经济停滞时期,消费会降低等级,变成看看电影、漫画、动画,打打游戏。原本跟朋友在一起,消费承受不起,那么就变成一个人,看看电视、看看漫画,玩玩游戏。相对于群体聚集,大家都要维持体面社交活动,一个人的话,是可以极大的降低消费水平的。

考虑到国内现在普遍的去产能,以及今年上半年被各种市场证明喊出的消费降级,那么说明我国的人均收入将不再进入快速增长期,在收入停滞,甚至是下降到状况下,文娱市场将得到消费者的青睐。

毕竟在这种消费降级到情况下,年轻赚钱只能满足自己到精神需求,由于收入的降低,年轻人会普遍进入自我消费降级,低欲望社会的证明之一就是佛系青年的流行,也正是因为如此,文化市场一定会出现井喷。

但在投资方向上,,关注动画、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关注二次元、虚拟偶像的投资集中出现,201810月19日,智能交互技术研发商魔珐科技获得数千万元级天使投资,10月8日,国内四大AI视觉独角兽之一云从科技完成B+轮融资,巨人网络推出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 Chan(又称“Menhera酱”),进军虚拟偶像领域,布局二次元细分市场。B站收购洛天依,打造自己的虚拟偶像,主攻动漫制作,产业链涉及游戏和电商,建立了庞大的衍生品产业链.....

从这些投资倾向中可以分析得出,现在的资本更青睐拥有核心技术,或者对细分市场有独到见解的专业型公司,哪怕这些公司是初创公司。

而对于原来老牌的电影巨头来说,似乎也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未来的影视行业,大公司依靠各自的内容优势,涉足上下游产业链,平台之间竞争越发激烈。中小电影公司,则会成为影视行业专业的技术服务公司。

未来的行业态势,将是以平台优势为代表的爱奇艺,腾讯,阿里三大流媒体平台。有以内容为优势的博纳影业和光线传媒,有打通了多个衍生品关联,以社区文化+手游优势为主的B站。 更有以技术服务崛起的国内后期顶级公司,天工异彩。

而其他曾经的诸多影视巨头,既没钱进军重工业电影,又无核心技术优势驱动内容制作的发展,或许都将面临淘汰。

互联网,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