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3到2017年:网络文学经历了什么

标签: 网络文学阅文集团腾讯 来源:界面新闻作者:科技蟹2017-07-1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阅文集团让网络文学在生意的基础上,早就孕育了一个全新的产业生态。 这一幕,刚刚开启。

原标题:网络文学15年,从生意到生态

2003年,网文付费阅读制度正式启动,作家血红收到了他的第一笔稿费:50块。第二年,他的全年稿费超过了一百万,成为第一位年入百万的网文作家。

这是网络文学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幕。50元的稿费,掀起了一个时代序幕。

网文商业模式,确切地说,是"微支付",滥觞于起点中文网,付费阅读制度的推手,有6个人,除了一位成员后来退出,其余五人成为网文界风云人物:"黑暗之心(吴文辉)"、"藏剑江南(商学松)"、"宝剑锋(林庭锋)"、"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他们创立了起点中文网,13年后,有了"阅文集团"。

起点中文网的前身,是2001年由林庭锋牵头成立的"中国玄幻文学学会(CMFU)",那时候,林庭锋是车管所的公务员,吴文辉是程序员,商学松在上海某大学上班,罗立是杂志社编辑,而侯庆辰则是网络文学作家。2002年5月15日,起点中文网正式成立,这群人,因为兴趣,走到了一起。

起点中文网的创业,其实是"兼职"出来的。几位小伙伴各自有自己的工作,下班后如约聚在电脑桌前,商讨如何经营,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然后天亮了,又回到各自岗位,继续上班。

虽然都是"兼职",但吴文辉几人还是默契十足,吴文辉与商学松负责网站搭建和运营,罗立负责版权拓展,本身写玄幻网文的林庭锋与侯庆辰负责与作者打交道。兴趣是最好的动力,当然,也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能熬夜,也是创业资本。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顺应时势之外,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微支付"的推出,回头看起来是顺理成章,但在起点内部却感觉是经历生死之劫--对创办不久的起点中文网来说,付费模式的尝试,便是一次豪赌:互联网,免费模式盛行,有多少读者会为内容付费,这充满太多不确定因素,何况起点也才创办一年多。

付费,虽是一次豪赌,又不得不做。如我们所知,免费经济机会摧毁了音乐产业,直到现在依旧在缓慢的重建中。免费阅读,亦如此,是一次双输的困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收入,谁来写作,没有内容又有谁来阅读?吴文辉等人,决定,跳出免费的恶性循环。

起点中文网推出的"微支付"模式,是VIP阅读制度,即按章节向读者收费,与作者分成。幸运的是,起点中文网的"微支付",一经推出,便经历住了市场考验,一年后,2004年,起点中文网世界ALEXA排名第100名,成为国内第一家跻身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

原本是兴趣的社区,有了合理的商业模式。也是2004年,盛大以200万美元将其纳入麾下。

从起点,到盛大文学、腾讯文学,再到"阅文集团"的横空出世。一场酝酿了15年的产业变革,最终爆发,舞台上还是那几位起点中文网的核心创始人,只不过,舞台更大了。

提及盛大,人们留下的更多的是一句,"迪斯尼春梦:一场盛大的游戏"。

将起点中文网,以及红袖添香等等纳入麾下,曾经的盛大帝国,其布局,也是颇有建树,有酷6、盛大游戏,以及盛大文学,几端扛鼎,相互协同,从上游的内容IP,到文学出版,再到影视、网络视频,网络游戏,全产业链,铁索连环。

只不过,2007年开始,盛大游戏逐渐式微,2010年,其娱乐版图最终被腾讯超越,盛大文学也成为盛大集团的造血源。再后来,2012年盛大开始不断剥离资产,大撤退的时候,盛大文学谋求独立上市,也随即幻灭。但盛大的失意,并不意味着网络文学的式微,与之相反的是,也正是那时候开始,网络文学不仅拥有了更多读者与受众,更开始攻陷荧屏,不断推出影视作品,市场不断扩大。

2013年,起点中文网团队离职盛大,加盟腾讯文学,再后来,2015年1月腾讯并购盛大文学,作价50亿元,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为一,于是乎,有了此刻的"阅文集团"。

当下的阅文集团,多少有些独孤求败的样子。这是一家既年轻又有历史传承的企业,创办仅仅3年,但阅文的种子,包括团队,却是起点中文网的核心,如吴文辉、罗立等。也因此,阅文集团能够"一年走完10年路"。

包括此前的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等在内,阅文拥有接近1000万的原创作品储备,超过100万的网络签约作品,每天新增销售过万元作品2.3部,去年发放了近10亿元稿费…

当然,这仅仅是阅文产业布局的上半场,在此之后,还有影视与游戏的开发,电纸书上市以及"起点国际"进一步出海。这一切源头,其实,还是2003年那一次的豪赌"微支付"。

现在,对吴文辉团队来说,他们的挑战,不再是如何维系一门生意,而是如何运营一个平台,一个基于网络原创内容的超级生态。"所有的产业,都是一场较量进化速度的竞赛",吴文辉说,阅文不仅是享有者,更应该是创造者与保护者。

在阅文操盘者看来,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核心要义是,"全"。

全内容、全渠道以及全价值链--首先要实现的是全内容的聚合,除了继续培育更多优秀原创文学作家作品,还要加大引入海内外优质出版物电子版。几天前的2017阅文生态大会上,阅文宣布已跻身国内出版类型数字阅读平台第一集团,今年还将投资2亿内容产业基金用于出版内容的引入扶持。其次是全渠道的运营,除了PC端原创文学网站,移动端已成为阅文流量和营收的主体。不仅手握QQ阅读、微信读书,以及手Q"阅读中心"、手机腾讯网书城等内部渠道,还与百度、京东、多看、当当、OPPO,VIVO,华为荣耀等外部平台达成了合作,据称已打通将近50家渠道。生态大会现场还上线了"阅文开放平台",敞开接纳更多渠道。事实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移动阅读已经成为主流,没有了时间与地点的限制,QQ阅读的定位,必然是数字图书馆,海纳百川,全渠道与全内容是相辅相成的;最后,是全价值链,这也是网络文学从"生意"进化成"生态"的核心,"微支付"解决了内容变现的问题,不过,优质内容的价值未能"物尽其用",现在除了付费阅读,还有影视剧改编,以及游戏开发,目标就是内容价值最大化。

从生意,到生态,正如吴文辉所说的,这便是进化。

回头来看,网络文学市场有两个历史节点:一是2003年起点中文网推出"微支付",它完成了最原始的商业模式探索,网络文学变成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生意;二是阅文集团的创办,它在过去两年完成了商业生态的建设,搭建起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丛上游的内容创造,到中间的QQ阅读、出版内容引进,再到后端的影视、游戏衍生品开发,阅文集团让网络文学在生意的基础上,早就孕育了一个全新的产业生态。

这一幕,刚刚开启。

 

编辑:xiongwei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