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咖云集,年上映数十部,悬疑片要成2019影市新贵?

标签: 电影电影类型 来源:话娱作者:玉娇龙2019-04-1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三月文艺片黯然落幕,四月悬疑片慨然接棒。

三月文艺片黯然落幕,四月悬疑片慨然接棒。

在月末上映的漫威《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尚未强势席卷票房之前,靠着各类中小体量影片勉强撑场的四月影市中,悬疑电影倒却自成一道风景线。

临近本月时上映的西班牙悬疑电影《海市蜃楼》,目前累计票房超1亿元;印度悬疑电影《调音师》上映10日,目前累计票房超近2亿元,行业内多家媒体也乐观地预测这部影片的最终票房将超3亿元;悬疑元素、文艺风格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虽然目前票房近乎于折戟,却也因命途多舛的上映之路而赚足了风头。

而在本周上映的新片中,无论是改编自日本悬疑推理小说天王东野圭吾的《祈祷落幕时》,还是演员郭涛首执导筒的作品《欲念游戏》,也均主打悬疑题材;青年导演左志国自编自导的悬疑片《云雾笼罩的山峰》和张震、廖凡等主演的《雪暴》也已定档于本月末上映。

此外,据悉还有《秦明·生死语者》(乐视影业出品、严屹宽主演)、《秘密访客》(郭富城、段奕宏等主演)、《她杀》(曹保平执导、范冰冰、黄轩等主演)、《南方车站的聚会》(刁亦男导演,胡歌、廖凡等主演)、《热带往事》(彭于晏主演,宁浩监制)等主打悬疑或带有悬疑元素的国产片,可能将会在本年度与观众在影院见面。

上映影片数量如此显眼,知名导演和大咖演员云集,类型赛道上看似不再空旷的悬疑片,到底会以量取胜还是还是以质服人?近些年国内市场上悬疑片成绩又如何?而当前的市场环境中,悬疑片又如何能成为2019年国内电影市场新贵?

国产悬疑佳片不少,小语种悬疑黑马频出

但票房仍难突破4亿天花板

悬疑片是类型电影中的重要一支,该类型电影在上世纪40年代就在美国好莱坞定型并发展,不断走向成熟。而在近些年的国产商业电影发展进程中,“悬疑”多是作为其它各种犯罪、动作、奇幻甚至是喜剧类型片用来锦上添花的一种元素而存在,多年来难成一派。

而自类型化程度相对成熟的《催眠大师》之后,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商业悬疑片才有了雏形。该片于2014年“五一档”上映,上映三日票房过亿,最终票房2.73亿,刷新了当时国产悬疑电影票房的最高纪录。而在同年早些时候,从第64届柏林电影节上载誉归来的悬疑片《白日焰火》,也收获了超过1亿元的不俗票房。

记者梳理了2014—2018年国产悬疑犯罪类电影的票房成绩,发现虽然距离《催眠大师》上映已经过去了近5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产出的国产悬疑片也不在少数,但此类电影的最终票房却始终徘徊于2—4亿的体量之间,未能产生阶段性的票房突破,甚至有些受到观众认可的口碑佳片,最终也仅能收获几千万的票房。

2015年,在《烈日灼心》和《我不是证人》中,悬疑元素与犯罪题材紧密集合,在影片叙事中都起到了重要的辅助作用,但“悬疑”仍然不是影片主角。

2017年,国产悬疑片黑马频出,《嫌疑人x的献身》、《心理罪》、《记忆大师》等主打悬疑、推理类型的影片,均获得了相对不错的市场成绩。一时间,悬疑片似乎要成业界新贵。

但在2018年,“悬疑”元素又陡然转为在《唐人街探案2》、《狄仁杰四大天王》、《动物世界》等喜剧、奇幻和动作电影中“打酱油”的配角,仅有主打悬疑、烧脑的《幕后玩家》才称得上是该年度真正意义上的国产悬疑片。但该片因局限于影片本身口碑的不尽如人意,最终票房也止步于3.5亿元,未能达到业内预期。

因此,虽然近几年走悬疑路线的国产影片不断,但大多混杂与其它类型的影片中,难以进行细分成类;同时,即使一些主打悬疑元素的影片颇具诚意,但火候不够,整体尚未形成相对成熟的类型风格,在国内商业电影市场上依然未成气候。

而对比国产悬疑片因仍处于类型摸索阶段而导致的影片质量的参差不齐,敏感的发行商们,却也能在海外电影市场上淘到了一些商业类型化都很成熟的优质悬疑片。

虽然这些海外批片在中国内地获批上映之前,网络上的各种相关盗版早已在影迷们的网盘里流传了一段时间,但这并不十分妨碍这些质量过硬的悬疑片照旧吸引自己的受众去影院观影。而对比“十万到几十万美金不等”的买断价,这些影片大多能在内地市场收获上亿元的票房,收益相当可观。

从2017年泰国的《天才枪手》、西班牙的《看不见的客人》到2019年初美国的《密室逃生》、印度的《调音师》,这些仅仅靠故事就紧扣观众心弦的悬疑风格影片却成为大盘冷清期的票房“小明星”。

国产悬疑多靠卡司,进口悬疑多靠口碑

市场和观众需要什么样的悬疑片?

数据显示,在该年度的票房体量贡献比例中,一向籍籍无名的悬疑片异军突起,贡献了5%的票房。

虽然相较于统治内地影市票房天下的喜剧和动作类电影,悬疑类型的票房占比只是九牛一毛,但从无到到有,从一部到数部,悬疑片逐渐开始从一直被杂糅于“其它”电影类型的处境中分离了出来。

但可惜的是,这仍是市场给予观众被动选择的结果,而并非观众主动选择悬疑电影的结果。当前仅靠着寥寥几部较为出色的电影,还不足以吸引观众养成对于悬疑片类型的清晰认知;同时,在观众现仅有的认知中,国产悬疑片和海外引进的悬疑片之前也存在不小差距:

国产悬疑片虽然在电影类型上、数量上有所拓宽和增加,但吸引观众依然多靠著名IP和知名演员宣传,在悬疑片最重要的故事结构上依然是弱项;而海外批片则多纯粹是靠着出色的故事结构,即最终的影片口碑,突破了在内地市场上遭遇的类型瓶颈。

从本周上映的两部中外悬疑片目前的票房结果来看,这一境况对比更加明显。

郭涛执导的悬疑片《欲念游戏》,由郭涛和在《唐人街探案》中有过令人难忘的惊悚演出的“新四小花”之一的张子枫主演,并拉来了国民度不错的范伟和王迅客串,甚至还请来黄渤唱推广曲助阵宣传,但该片上映三天,目前累计票房仅过600万,豆瓣评分也仅有3.2分;

而根据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改编、由阿部宽和松岛菜菜子等主演的日本悬疑片《祈祷落幕时》的表现则要亮眼不少,上映3天,目前累计票房超2500万,豆瓣评分也高达8.0分。

但不论是国产靠卡司还是进口片靠口碑,它们与日俱增的显眼存在也在说明,一个健康的电影市场理应该存在悬疑片这种电影类型。这不仅仅是市场平衡发展的需要,也是观众多元化观影的需求。

因为当仅有一种或两种商业电影类型占据了电影市场全年票房体量的绝大部分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电影市场和电影观众的不成熟。

曾经执导过《我的唐朝兄弟》和《匹夫》的杨树鹏导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认为,“在我们当前的电影市场上,悬疑片的票房‘天花板’是最低的。而喜剧电影时没有‘天花板’的,一个亿到几十亿的票房的电影都是它。我们的电影市场应该是纺锤形的,而不应该是倒金字塔形的。”

因此,为保持电影市场平衡,在头部巨制受追捧之外,制作成熟的中等体量商业电影也应该逐渐成为观众观影的日常选择,更不提及那些小众化、低成本艺术向影片。

另一方面,从观众观影需求来说,根据中经文化产业发布的《中国电影受众市场研究报告(2017)》显示,当下电影受众群体有差异,观众需要更加被精分区别对待。

虽然时至2019年,在内地电影市场上,喜剧和动作电影依然独占鳌头,但获得市场成功和口碑肯定的现实主义电影、小人物影片、硬科幻巨制等实例也已经不枚胜举。这些类型不一旦口碑过硬的影片,也印证了观众口味的逐渐个性化、多元化和成熟化。

因此,国产悬疑片要出挑并成功上位,除了明星卡司带货和宣传声张,必须得在故事原创力上先声夺人,才能吸引现在口味越来越挑剔的观众驻足。目前正在热映的印度悬疑片《调音师》就是一个讲好了故事的典范。

它成功地将一个十几分钟时长的短片扩充成一个时长两小时多的商业片,不仅适宜地杂糅了多类型电影风格,而且情节转折顺畅且颇具创造力,在艺术性和思想深度上也不显浅薄。

但讲好一个故事,并非是一朝一夕之事,这不仅只是国产悬疑片的一个难点,也是国产电影的普遍痛点。因此虽然要在2019年上映的国产悬疑风格影片数量喜人,也有不少知名演员明星云集加盟,但该类型影片能否成为真正成为电影市场新贵,目前仍是个不太乐观的未知数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