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明星的人海公关:没有蹭不上的热点,只有不努力的粉丝

标签: 明星粉丝经济 来源: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作者:郝圆2019-05-1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经过了被称作偶像元年的2018,中国偶像市场在2019年迎来大爆发。

优酷年初开播《以团之名》,爱奇艺《青春有你》刚刚收官,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激战正酣,三档节目截至目前已经向娱乐圈“空投”300位偶像。

在选秀的密集轰炸下中国的饭圈规模高速扩张,越来越多的“圈外人”被动接受并反抗着“饭圈亚文化”,其中便包括被称为饭圈基本素养的“控评”。

“控评”,简而言之,就是粉丝试图把握评论里主动权 ,输出粉丝定义爱豆形象,主要表现为“安利”“反黑”两大形式。比如,这两天相声界顶流张云雷因2018年表演时拿汶川地震做逗梗,引起巨大争议。

虽然张云雷火速道歉,但架不住粉丝玩命“控评”,全网招黑。

粉丝们通过“控评”为自己制作“完美偶像”,而在更多的人眼中这不过是“粉丝掌握话语霸权的手段”,像一场“网络软暴力”。

安利:没有蹭不上的热点,只有不努力的粉丝

安利纽崔莱公司有一种简单粗暴的营销方式,开门推销,也就是到你家门口来推销自己的产品,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曾有过被安利支配的恐惧。社交网络时代,安利变成了常见的网络用语,意指“强烈推荐”。当饭圈对偶像的“安利”达到一种近乎极端的状态,“控评”出现了。

“时刻都可以安利,尤其要抓住热搜机会,比如单眼皮上热搜,那么就要找各种角度把爱豆和单眼皮联系在一起发帖,这样大家点进这个热搜一眼看到我爱豆,没准儿就入坑了呢?”饭过韩团,如今入坑unine的蕾蕾告诉记者。

在她看来“控评”一定是有组织的活动,即使你没有加入官方粉丝群、控评组,但依然会从这些渠道获取最新信息,成为“编制外队员”。

“加群是有门槛的,审核不严的群组通常只会去你微博看一下是不是黑装粉,更严格的需要‘超话’等级、多少个月之前的微博安利爱豆截图。而且现在火一点儿的爱豆大群早满了,有时候即使在群里,管理员看你总不说话,也会踢了。”蕾蕾一直没能加入初心男偶像的微博粉丝群,所以日常就依照官微公告行事,“基本就是点赞评论,每次都有专门的点评模板,同时也会明确告知点赞哪些评论”。

由于环境开放、玩法更多,粉丝“控评”的主要阵地是微博。按照粉丝的说法,不同的微博账号权重不同,分工也不同。

“跟等级、会员、信用分都有关,权重越高,同等条件下在一条微博下评论的排行越靠前,所以控评组会对粉丝中权重可以的账号进行养号,比如每天发三条带图的原创微博,每天发正能量tag的微博等等,让权重越来越高”,饭圈女孩夏夏向记者介绍,还有一类账号因为经常需要参加饭圈撕逼,被举报使得权重降低,因此就作“战斗粉”使用,还有一类被称为“广场号”,用于随时卖爱豆安利。

“比如今天鸡爪这个词很热门,大家搜索后按实时看最新微博,这就叫实时广场,经常能上广场的就是广场号。但有的人发了鸡爪,却上不了实时广场,就是广场黑号,据说这是因为总转发不发原创。总之要养一些广场号,蹭热点圈路人粉”,夏夏说。

根据豆瓣鹅组整理的粉丝控评模板,“既然这么关注xxx,不如来看看ta的《xxx》吧”,“工作/拍戏之余去xxx而已,有这功夫不如关注一下《xxx》”最为常见。

“一般就是引导大家关注作品,或者罗列耀眼的成绩,有点儿强行安利的意思?不过我是麻木当中带着骄傲,毕竟感觉我爱豆还是很优秀的”,喜欢韩国男团的土土对于自家偶像的奖项已经倒背如流。

反黑:从温和的“净化”到凶残的“屠版”

由于饭圈“互撕现象”频发,因此“反黑”也是“控评”的重要组成部分。

“举报恶评、净化主题、净化黑词条,这些都是粉丝日常要做的一些任务,算你对爱豆的一种贡献吧,”如果你读不懂夏夏这段话,那说明你完全不了解饭圈。

国内的流量明星在微博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反黑站”,负责组织粉丝净化网络中的负面评论,维护爱豆的正面形象,“反黑不只是我看到有个人在黑我弟,我就去卡他一下(卡,饭圈用语指举报)。还有一种这个人是我弟的粉丝,但他骂了别人或者内涵了别的流量,也要被我们自己人卡掉的”,夏夏更愿意把自己的爱豆称为“我弟”,“我们都是主张,不撕x,只举报”。

微博中的词条其实就是搜索时的联想词,比如你搜索蔡徐坤,紧跟着联想词是“鸡你太美“,那在粉丝眼中这个就属于“黑词条”,应该通过一些方式用正面的词条净化。“净化词条有一些浏览器插件的操作方式,比如可以用浏览器的定时刷新功能,然后不停的搜一个词,我想把‘蔡徐坤 超帅’刷上去,就输这个关键词,然后让浏览器就是隔十秒钟刷新一次,刷一晚上,搜索量就上去了,就可以出现一个新的词条”据夏夏介绍不同的反黑站推荐的方法不同,也有的饭圈app专门有“净化”功能。

当矛盾升级,相对温和的“净化”功能已经无法满足粉丝需求,双方会进入到激战模式——“屠超话”,微博超话是在新浪微博里面的兴趣内容社区,像一个小型贴吧。所以“屠超话”类似贴吧的“爆吧”。

流量明星的粉丝之间常常水火不容,撕番位、撕资源都是日常操作,甚至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成为引爆粉丝冲突的引线,比如近日女团成员程潇的粉丝就曾先后因应援色冲突与李汶翰、范丞丞、red velvet的粉丝互撕。而“屠超话”的具体方法则是在对方超话广场内密集发表一些有损艺人形象的帖子,形成“轰炸效应”。

控评:杀敌100,自损1000

粉丝并不满足微博的“控评”,豆瓣鹅组,QQ音乐、网易云音乐评论区、虎扑、B站都是她们的目标,她们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为偶像控制负面舆论或扩大影响范围,殊不知不仅为偶像招致了更严重的恶评,同时也使自己成为了大众眼中的“跳梁小丑”。

由于粉丝在“控评”时注重密集的轰炸效应,模板生硬千篇一律,除了当初“梅格妮”大战虎扑Jr创造了让人眼前一亮的skr梗,大部分“控评”都不过是劣质的复制黏贴,刷屏的效果不仅没有震慑效果,反而像一场充满讽刺意味的行为艺术。

ikun跨越饭圈远征B站,于是蔡徐坤的“黑词条”成为今年全网最热的鬼畜素材。微博博主@斯库里 在见识到张云雷粉丝“控评”的场面后写道:“控评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损招。没准儿就是卧底的黑粉琢磨出来的。我这里放句话,不会有任何一家有脑子的公关公司会把‘控评’当作是解决、缓解负面舆情的方式。解决负面舆情的首选方案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安静如鸡。控评这事儿,只有一个作用——激起路人的反感……“

“只有路人不喜欢吗?我们也不喜欢,很累,但这种文化已经形成了,已经没办法放弃了。大粉丝会说‘你甘心xxx每次点赞都在队友下面吗,然后队友粉丝拿这个嘲笑你idol,你idol这么优秀,你却什么也不能为他做‘之类的话,这时候感觉自己和偶像共命运,已经失去理智了”,土土参加过几次“控评”,其中有一次需要去ins反黑,她同时注册了十个号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翻墙反黑,“太累了,到最后其实就是图一个心理安慰”。

套用公众号“Murphy的饭圈观察”中的那句话,大部分时候,“控评”其实是与偶像本人无关的饭圈团建,只不过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