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截图支配的影视圈

标签: 影视审查 来源:看电视作者:喜力2019-06-17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被截图支配的恐惧”背后,是影视业的集体的不安全感和焦虑。

-去哪?

-回家。

-然后呢?

-上班。

-不上班行不行?

-不上班你养我啊?

-我养你吧!

当张柏芝听到这句话,心思复杂地停下脚步,在海风撩拨着被吹乱的头发假装镇定地回头说,“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这一段对白让《喜剧之王》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爱情经典。

演员S(化名)最近被要求进行声音补录,然而整部戏的声音早已制作完成,这一次补录是由于制作方收到了审查意见。其中有一场戏是曾经S认为剧中感情的重头戏。夫妻一方被工作折磨的焦虑,另一方安慰。“大不了不工作了。”“不工作你养我啊?”“我养你啊!”

审查意见要求删除这一场戏,原因是有“包养”的嫌疑。

不信谣 不传谣

可谁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谣

影视圈近来的群情激昂和集体恐惧,基本都是由截图引起的。前几日,一张事无巨细的审查条目传遍了影视圈。这么一张没有来源、没有红头、没有作者介绍的图片,却成为了大家字斟句酌地自省宝典。

部分截图内容

正在参与由小说改编的上星卫视定制剧的编剧告诉记者。原先的剧本根据小说设定的男女主人公是同居关系,看了截图后,从投资商到导演到编剧都做出了改戏的决定。于是,男女主角共住一间公寓的两个房间,没有发生任何身体关系。

剧情的改动很像爱看韩剧的大妈和情窦初开的少女喜欢的设定,但却似乎离现实远了一些。

整个影视行业陷入了被截图支配的恐惧。突如其来且事无巨细的规定,意味着很多正在创作或者已经创作完成的剧本、影视剧可能要面临推导式的重建。

这已经不是影视圈第一次为一张截图奔走相告了。就在半年前,影视圈都不知道补税如何进行、自己该以何种标准补税之时,也是同样白底黑字、毫无来由的补税细则从天而降,为影视圈群众答疑解惑。

“补税细则”截图

某位亲历税务风波的导演告诉记者,出现截图的前一天,税务部门的工作人员通知的还是自行决定补税金额。当截图出现后,税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则建议按照截图提及的数字补税。

到底是谁在发布这些截图,至今仍是谜题,然而截图自身似乎非常希望自己只是谜题。一些人推测是总局不推出实际的法规,而用这样的方式为影视圈提个醒。也有人推测这是影视公司根据以往项目情况自行总结的秘籍。

关于截图的群槽

不得不说,这样模棱两可的截图很有水平。说它是假的,但它对政策方向把握却十分精准。比如对于古装剧、翻拍剧的限制。说它是真的,其中一些细枝末节的话语又让人啼笑皆非。“唐嫣因为太傻,不能加入我党”成为谈论起这张截图一片哀号之时,一定会被提及的笑料。

比起它是不是真的,更加可怕的问题在于,很多人相信它是真的。相信这种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就是审查的一贯风格。对于不符合真实情况和破坏创作自由细则的群体吐槽,让许多不明真相的影视人一身戾气。

然而,真实的情况,真的是一个审查意见就决定了几千万甚至上亿投资的生死吗?

编剧郝茹在前些时候刚刚处理完一部电视剧的修改意见,主角原来的人设是富二代,但之后由于正向价值观的要求,调整为创业致富的青年。郝茹告诉记者,“对于这个剧本来说,人设改动差别并不大。故事主要表达的核心是爱情戏,爱情戏的部分并没有因为审查方向有改变。在如此的情况尽可能传达正能量没有什么问题。”

一刀切的规定引发了一片倒的恐惧。在截图之后,郝茹身边的许多编剧和从业者陷入了不必要的恐慌。“在骂的过程中,可能很多人对政策的理解都不对了。其实最近我身边也有很多古装戏、民国戏都顺利沟通和进行,关键还是得看写的什么。”

恐慌的根源来源于政府和从业人员的沟通机制,很多人不知道能沟通,也不知道如何沟通,自然出现了逆反心理。

一位资深导演、编剧告诉记者,“在收到的电视剧审查意见里。有一些创作者认为不能改的其实是可以和审查人员沟通的。比如一部涉及到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抗战戏,审查意见要求加强党的领导。但是创作时已经是将党放在重要的领导角色上,面对这样的意见,就需要举例告知对方创作是如何思考、实现的。沟通之后,就过审了”

截图中提到,汉奸不能有任何人性柔软点(比如临死前想念自己的孩子)。而这位导演却遇到了截然相反的审查意见。

“在一部戏里,塑造过一个汉奸,许多剧情的构思都是为了把他塑造成一个麻木不仁的利己主义者,这样他才有当汉奸的性格根基。但是收到的审查意见是,把汉奸描写的太坏了。有一场戏,是他面对日本人残杀老百姓,毫无怜悯之意地吃着日军奖赏给自己的罐头。这场戏最终因为不能让汉奸太坏,而被删除了。”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钟大丰介绍美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常常是具体的制片人和影片的创作者认为观众可以或应当接受的东西得不到审查者的认可,而原因是审查者认为影片如果发行会影响电影业的整体社会形象。但这又回到了个人对个人的矛盾。作为具体的审查者的意见不可能总是准确和正确,有时往往会很荒诞。这就是审查制度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抨击的根本原因。”

没有截图

中国影视就会好了吗?

影视圈陷入关于创作自由的集体抱怨,可在截图出现之前,中国影视圈又做出了什么?满屏的数女争一男矮化女性的宫斗戏,男男女女穿着廉价窗帘飞来飞去的玄幻剧,大家都不敢吃螃蟹集体回头吃老本的“翻拍戏”。

好莱坞编剧教父罗伯特·麦基表示:“很多中国导演在听完我的课后对我说,您讲的内容并不适合中国,因为这些内容我根本无法拍。我理解中国的电影创作上,一些技术、资金和政治方面的问题,会限制他们的才华发挥。但这并不是你创作一部烂片,或者一部不知所云的电影的理由,因为你完全可以将犀利的观点,放在古代,或者放在未来世界。”

“作为一个艺术家,你要做的是有创造性,有智慧,有表现力,而不是一味的抱怨。如果你不喜欢这些限制,你可以离开电影做别的行业。”

罗伯特·麦基还举出了审查并不严格的欧洲电影的例子,“那些拍小众电影、独立电影、艺术影片的导演,常常为了显示自己是艺术家而拍一些意识流的东西,完全不顾观众的感受,这种做法非常自私,且没有水平,没品位。但鉴于欧洲有很多类似的导演,因此对这类艺术片导演持保留意见。”

事实上,审查制度并不是一文不值。钟大丰介绍认为美国好莱坞电影的“爱与正义”意识形态表达系统的形成,恰恰与审查制度所规定的边界相关。

“由于审查是由产业组织实施的,这一制度的存在却推动着好莱坞在较小的社会性风险的范围内发展其表述体系。使触碰内容限制边缘的创作在这个系统中得不到制度性的鼓励。这作为一种制度性存在,就推动着创作者在这种边界里面寻找能表达自己意愿的方式,从而推动了好莱坞电影一套意识形态表达体系的形成,特别是类型话语的形成。”

即便没有了所有的限制,中国的许多影视编剧,仍然写不出好剧本。一度时间青春片的恐怖走向,已经显示出部分中国编剧、导演的思维固化和能力欠缺。必须依靠酗酒、夜店自杀、堕胎、好友反目等外化矛盾来增加所谓的故事感。

他们脱离了青春的本体进行创作,如果这是一个职场剧、一个家庭剧又或者是一个动画片,这些创作者们依然只会使用相同的套路塑造矛盾。

这份截图,与其说是对影视圈的整体要求,倒不如说是对于差等生的红线教育。

那么,完全按照截图而做,就做不出好作品了吗?被观众一直奉为经典的《生活大爆炸》《老友记》《请回答1988》,不也在中国一直在被复制,从未被超越吗?

难道《生活大爆炸》的成功就是因为Penny与超过3人发生了性关系,《老友记》的成功是因为Rachel未婚先育怀上了Ross的孩子,《请回答1988》的成功是因为宝拉参加了学运吗?

事无巨细的操心,防的不是有实力有情怀的高人,而是拿着截图上被限制的条目当成故事宝典的‘’野蛮人‘’。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