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延禧攻略》说起:都8102年了,缘何宫斗剧仍有魅力?

标签: 古装剧题材创新 来源:深壹作者:雪映窗2018-08-19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意外走红的《延禧攻略》,唤醒了观众对宫斗剧的热情,算得上是今年暑期档的最大惊喜之一。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老旧而套路的题材类型,在2018年依然拥有迷人的魅力?

这个暑期档,最火的古装剧并非“收视女王”杨幂主演的《扶摇》,而是自带“自黑体质”于正的《延禧攻略》。自7月19日在爱奇艺独家播出之后,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这部剧就从无人问津到话题发酵,最终到全民追剧。

在豆瓣电影上,《延禧攻略》拿到了7.1的高分,在宫斗剧屡受套路化诟病的当下,“黑莲花”的反套路人设、每一两集都有“领盒饭”的快节奏剧情让观众大呼过瘾。而在播放量上,《延禧攻略》也不输他人,上线29天累计播放超70亿,单日播放量稳稳压过同档期的《沙海》《香蜜沉沉烬如霜》《武动乾坤》和《流星花园》。

意外走红的《延禧攻略》,唤醒了观众对宫斗剧的热情,算得上是今年暑期档的最大惊喜之一。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老旧而套路的题材类型,在2018年依然拥有迷人的魅力?

《金枝欲孽》确定类型范式

14年来宫斗剧推陈出新

2004年《金枝欲孽》的热播,在全亚洲反响空前,宫斗剧随之在荧屏上崭露头角。《宫心计》《美人心计》《倾世皇妃》《甄嬛传》等随之问世。可以说,被誉为“挽救了2000年以来TVB收视颓势第一佳作”的《金枝欲孽》,确定了宫斗剧的大体类型范式。

《金枝欲孽》以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著称,四个女主各有不同性格,也各有不同命运。没有玛丽苏全能、主角光环和道德审判,复杂的人性刻画是《金枝欲孽》至今仍被观众津津乐道之处。也正是从《金枝欲孽》起,以高度封闭的古代宫廷为叙事背景,将后宫嫔妃或女官等女性角色作为故事主体,以人物情感纠葛的勾心斗角或宣扬“以恶制恶”的主题为剧情主线的电视剧,就此横空出世。

2011年,《甄嬛传》成为了大陆宫斗剧的第一个高峰。从剧中衍生而出的“甄嬛体”,让“贱人就是矫情”等台词走红;“果郡王”李东学、“华妃”蒋欣、“温太医”张晓龙等还因剧成名,《甄嬛传》也成为其演艺生涯不可磨灭的印记。

可以说,《甄嬛传》的成功在于其人设与剧情范式——自此在宫斗剧中,主角往往是不谙世事的少女,经历后宫的磨难与洗礼,成长为工于心计的宠妃甚至皇后;慢性毒药、苦肉计、闺蜜背叛、陷害自虐流产三绝招等,衍化为宫斗剧的惯用戏码,也为后世所效仿。

待到《芈月传》问世,宫斗剧的女主角从拥有美好外表,却有缜密心机的女性形象,变成了女性政治家。后宫斗争的价值输出,也在“以恶制恶”的价值怪圈之外,添加了兼济天下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等到如今的《延禧攻略》,女主角从“小白兔”人设到“黑莲花”的转变,最为观众称赞。这位睚眦必报、从第一集就火力全开的女主角魏璎珞,是迄今为止宫斗剧最反套路的人设之一。“面对反派,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一集收割一个人头,发放一份盒饭”的节奏,也让观众大呼过瘾。

可以说,尽管有故事情节模式化、人物设计套路化、宫斗桥段雷同化等诟病,宫斗剧依然在14年的发展历程中推陈出新,其每一处的“微创新”,都得到了市场的热烈反馈。

女性视角下的“权谋剧”

完成对现实生活的映射

同样是以古代宫廷为背景,嫁接某一特定历史背景或者历史环境,以反映权力争斗为主题,但宫斗剧与历史剧具有鲜明的题材分野。

历史剧往往以正史为剧本支撑点,立足于史实的人物塑造与情节设计,有深厚的影视改编基础。从人物塑造来看,帝王将相等男性群像,围绕朝野政争、皇权继承等主题展开明争暗斗。而在宫斗剧中,女性话语权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矛盾主题也由主导话语权的男性转移到女性。简而言之,通过深度刻画女性人物,宫斗剧完成了叙事主体的转换。

但某种程度上来看,宫斗剧是女性视角下的“权谋剧”。在高度封闭的社会空间内,后宫有利益争夺激烈、权属清晰、并与前朝利益团体有千丝万缕关系等特点。在矛盾集中化的戏剧冲突下,宫斗剧与历史剧同样有一个最高权威——帝王,他集合了至高无上的君权以及封建等级制度下的夫权。

正因为帝王权利的至高无上,后宫资源的争斗呈现出互相排挤、争宠上位的趋势,无所不用其极的权力争斗接连涌现。只不过,溢满“男性荷尔蒙”的结党营私,被后宫“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暗藏玄机”的争斗模式所取代。

可以说,宫斗剧的类型建构,与现代社会息息相关。曾有制作人表示,“我们只不过将这些化成一个以紫禁城为历史背景的戏,带出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观众也乐于在追剧的过程中,完成对当下处境的衍生。如《甄嬛传》播出时,不少观众把该剧视作清宫版的《杜拉拉升职记》:“甄嬛刚刚入宫,好比刚毕业的大学生,通过父母的关系进入大企业。为了保全职位,她小心翼翼、拉拢同事,建立自己的战线,开始一步步反击,最终扳倒了最大竞争对手,成为老板眼前的红人。”

由于宫斗剧往往善于借用历史背景与历史人物的“名目”,将虚构的故事安插于某个特定历史时期中,制造宫斗剧虚幻的历史感与真实感。观众也非常乐意进行饶有趣味的二次创作,形成独特的宫斗剧文化。

如《延禧攻略》播出后,观众惊奇于福安康、永琪、紫薇等人与《延禧攻略》的关系。一篇阅读量火速超过10万+的微信推文,正是以《清宫言情宇宙:如何串起还珠格格甄嬛传如懿传延禧攻略?》为主题。在这篇推文中,无论是宫斗剧还是言情剧,只要是经典的清宫戏的人物们,来了一次大串联,竟然形成了独特的知识体系。

暗合国人的社会心理

是“窝里斗”还是“打怪升级”?

易中天曾指出,从《左氏春秋》到《红楼梦》,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都在不断演绎着“窝里斗”。“家国天下”的中国传统社会,即便在经历了摧枯拉朽般的十年动乱和四十年改革开放,“窝里斗”的习惯依然得到了强势保留。从故事架构来看,“窝里斗”几乎是对宫斗剧最精髓的概括。

无论是开山鼻祖《金枝欲孽》,还是不断复播并走向北美市场的《甄嬛传》,抑或正在掀起追剧狂潮的《延禧攻略》,由于男性权威被置于宫斗剧的主体矛盾之外,女性争斗被限制在男权秩序内,“窝里斗”成为了后宫争宠的唯一方式。例如,在《延禧攻略》中,魏璎珞除了在富察皇后的照拂下成长,面对娴妃、高贵妃、纯贵妃等人,都是横眉冷对,使用各种手段让其“下线领盒饭”。

此外,宫斗剧里的“斗”几乎与传承千年的权谋文化划上约等号。所谓的“三十六计”等“国粹”遗产,兵家、纵横家等谋略大师,都让国人叹服。宫斗剧对权谋、谋略等文化元素的呈现,让观众身处其中细细揣摩,仿佛得到了“厚黑学”的真传。而其实用主义的利益去向,成王败寇的丛林法则,也暗含了国人的社会心理。

从另一个角度看,“窝里斗”与权谋的集大成体现,最终化作了女主角在后宫里的逆袭神话。无论人设如何变化,宫斗剧的女主角总是从低级阶层向高级阶层的曲折前进,女性成长的过程中,有姐妹情深的有力扶持、有深情男配的无悔付出,还有太监、宫女等仆役的忠心相伴。善于编制成功人生神话的宫斗剧,让人们对女主角的产生某种崇敬。

事实上,现代社会的职场女性普遍渴求功成名就的自我价值实现,有胆识有谋略、性格刚毅坚强、在男权社会生存却又努力独立自主的宫斗剧女性形象,能够成为现代女性眼中的人生赢家,是现实女性价值标杆的典范。

古色古韵的视听享受

传递出温婉古典的美学意蕴

当然,女性角色占有主体话语权的宫斗剧,还以传统文化韵味著称。学界对此早有研究,宫斗剧无论妆容发饰还是服装设计,或者音效声韵,都具有古色古香的传统美学韵味。其文化底蕴与艺术效果,并没有因套路化的剧情而削弱。

以妆容发饰为例,《甄嬛传》是宫斗剧中的成功典型。初入宫时,甄嬛尚且是内心单纯的小姑娘,妆容是淡淡的弯弯眉,黑色眼线与淡色唇彩,衬托出其少女的清新自然;得到皇帝宠幸后,甄嬛将长发盘起,略施粉黛的妆容显示开始走向成熟,但中分发型预示着已走向成熟;当历经磨难,重新走入后宫时,甄嬛用深邃的眼影来凸显其阴郁的内心——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际遇的不同,甄嬛的妆容发饰完成了与性格一致的变化,有不同年龄段传统女性的美感。

《延禧攻略》也以传承中华古典文化为卖点。打破了于正的阿宝色美学,用高级的莫兰迪色代替,是《延禧攻略》在美学风格呈现上的第一枪。此后,该剧的服化道水平成为观众点赞的焦点。此时,又有一篇10万+的爆款文章问世,《深究丨<延禧攻略>的衣服真有大家说的那么好么?》的标题,强力为《延禧攻略》加持,“细节控”“处女座剧组”的评价也不胫而走。

当然,《延禧攻略》还以刺绣、昆曲等传统文化自居。在宣发时,该剧发出多组刺绣主题的海报,展现了传统文化之美,为其强势圈粉。

至于音效声韵,“娘娘”主演的《甄嬛传》与《芈月传》都是其中翘楚。如《甄嬛传》的片头曲《红颜劫》片尾曲《凤凰于飞》化用了诗经和宋词的句子;《芈月传》的《满月》《伊人如梦》《繁华》悠扬动听,有浓郁的中国风等。

宫斗剧为何风行14年经久不衰?除了上文提到的呈现传统美学意蕴、暗含社会心理、完成对现实映射等原因外,颠扑不破的情感戏,也是所有宫斗剧赖以生存的根本。且看《延禧攻略》,“不得体”夫妇、帝后CP、卫后CP、卫龙CP……强势圈粉的感情CP,足以在社交时代发酵多日了。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