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务工line”集体回流的两难境遇

标签: 偶像 来源:清娱作者:甄真2018-07-20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随着部分中国人在海外练习后成功出道,“海外务工line”渐成网友们调侃这类群体的代名词。

  原标题:“海外务工line”集体回流国内综艺,韩国制造的中国偶像正面临两难境遇

7月12日腾讯视频上线了一档偶像搭档对决音乐真人秀《潮音战纪》,其中不少嘉宾出自韩国练习生群体,如PENTAGON的闫桉、SEVENTEEN的徐明浩、文俊辉以及参加了《Produce 101第二季》的Samuel。加之此前《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亦不乏有着韩国练习生经历的导师、选手,此番“海外务工line”的回国浪潮来势凶猛,而“偶像”们在国内综艺荧屏的C位之争也愈演愈烈。

  韩国有Kpop,中国有Cpop,在以黄子韬、吴亦凡等人为Cpop代表的最好时代,这群偶像也被列入了Cpop代表人的队伍,他们被称为Cpop的下一个黄金时代,代表着未来华人音乐的潮流趋势。但目前而言,他们对音乐到底如何贡献,难以给出一个结果,可见的是他们暂时填补了偶像在国内综艺里的缺口。

  归国四子、“土偶土练”

  海外务工line集体回流

  仔细翻开《潮音战纪》这群嘉宾的履历,可以简单地将他们分成三种类别,一种是传统意义上能写能唱的华语音乐人,如参与过TFBOYS与黄子韬专辑制作的宫阁、为张信哲等歌手创作过歌曲的周兴哲;

  第二种近几年从各类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的偶像,分别是《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燃烧吧少年》《声动亚洲》的Jony J、周震南、伍嘉成与符龙飞;

  第三种则是在韩国经历了多年练习生生活并出道的正统偶像,如PENTAGON的闫桉、SEVENTEEN的徐明浩、文俊辉以及参加了《Produce 101第二季》的Samuel。

  实际上,2016年腾讯视频就已经打造过偶像音乐真人秀节目《作战吧偶像》,但从成品来看,中方的嘉宾薛之谦、王栎鑫、胡夏、于湉四人与韩国偶像的气质并不相符。

《作战吧偶像》胡夏、ZICO

  直至从韩国传来的成熟制度不断完善着国内偶像文化的体系,如今我们的偶像已经是集演唱、舞蹈、编曲等能力于一身,所以作为一档偶像音乐节目,《潮音战纪》在某一程度上比起《作战吧偶像》更具有完成度。

  其实将这种体系带到国内来的最大功臣莫过于在韩国出道的中国人。初期的韩庚、宋茜是将韩流带到中国大众视野的先驱者,随后,EXO中国小分队EXO-M在国内出道并成功将韩国偶像文化带入国内,国内的各大综艺节目与颁奖典礼几乎全勤出席,《快乐大本营》的门票更是一度炒到上万,但结局总较为惨烈,“归国四子”中吴亦凡、鹿晗、黄子韬都与原公司解约。

EXO-M

  或许是感受到了两地文化的差异,在解约后,韩庚带着乐华娱乐打造的几名中国练习生前往韩国与StarShip Entertainment公司共同推出了女团“宇宙少女”,其中中国成员程潇因艺术体操在韩国有了关注度,同年,从《Produce 101》诞生的女团I.O.I中唯一的中国人周洁琼也收获了高人气,她们今年回国转而成为《偶像练习生》的舞蹈老师,凭着节目的热度成功在国内市场刷脸,开启了中国line回流3.0时代。

  海外不再是偶像天堂

国内市场扩大 回流终成必然

  如果说少数国外人对中国人的误解是“都会武功”,那么在韩国务工的中国line则是将这一印象深入人心了。

  不少粉丝常说“不翻不劈叉不是中国人”,从中国line第一人——Super Junior韩庚算起,宋茜、黄子韬、董思成、程潇、文俊辉、曹璐、王嘉尔以及参加了《Produce》系列的朱正廷与王怡人,皆是在舞蹈、武功上有着软体绝技的中国line。

  如此下来,语言不熟悉的人设、会武术会劈叉的技能逐渐增多,然而能给予他们展示的舞台并不多,彼此间竞争只会愈发激烈。更何况偶像市场这块香饽饽韩国本国人都不够吃,又何来中国人的空间呢?

  除此之外,不得不承认坊间传言的“限韩令”更是中国line回归故乡的催化剂。将偶像最大产出国关在门外,国内的市场就急需已经拥有成熟偶像体系的人撑起这片天。

  所以今年偶像养成类真人秀《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中几乎都是韩团出身的导师,而名次排在前列的选手也大多接受过韩国体系化的训练。

  而这只是开始,偶像文化的输入已经不再局限于小众的粉丝群体,如果说《超级女声》是偶像文化意识的起步,那么《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则是偶像文化落地的本土化。国内偶像市场的大门开始被打开,中国开始诞生所谓的“国民男团”与“国民女团”,新兴偶像在国内的发展空间得到无限放大。

  回流中国lineVS本土偶像

谁能占领一方天地?

  国内粉丝经济迎来高速发展的红利期,偶像市场爆发式增长,紧随其后的是围绕着偶像而诞生的综艺节目开始霸屏,成功出道的偶像忙着演唱会代言和一线卫视的综艺客串,未能成功出道的如菊姐、豆子等高人气选手,也不停接各类活动通告。

  他们从偶像到“通告人”仅一步之遥,如此看来,不久后,这几十个偶像也满足不了国内综艺市场的需求量。

  另一方面,并无共享合约在身的程潇与周洁琼在《偶像练习生》结束后的3个月间,就已经参与了包括《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奔跑嘉年华》《爱奇艺粉丝嘉年华》《快乐中国毕业歌会》等5档节目。无作品的她们只能用上综艺刷脸的方式保持热度,但就如同前文所说的,如果再继续这样毫无规划地发展下去,只会任由观众审美疲劳。

  要如何在保持初心的情况下还能持续热度?似乎也没个定论。从韩庚、宋茜以及“归国四子”的经历来看,本应是“初心”的音乐作品成了其次,戏剧成了最重头的工作内容,综艺、代言则成了赚钱、刷脸的手段。在不少观众看来,不够精进的业务能力反而成了被diss的内容。

  更何况,他们还面临着国内偶像的夹击,几档爆款偶像养成节目还将继续,而慢慢壮大的偶像经纪公司也在虎视眈眈,不少人早在年初就预测今年会是偶像元年,但谁知道明年会不会是偶像爆发的一年呢?

  随着不断传出“限韩令”将解禁的消息,韩国SM公司也于前日发布了新的三名中国line练习生,分别来自于广东、澳门以及德国的华裔,一经公开便引起了众议,上个月SM公司代表李秀满就曾表示“NCT中国队正在准备中。”这三名成员的公开似乎也证明了韩国公司对中国偶像的进一步开拓势在必得。

SM公开练习生SMROOIES

  中国用综艺捧出来的偶像们正当道,本土偶像诞生也不是没有可能,再加上韩国成熟体系制造的国际化团体,“韩国务工line”似乎正面临着尴尬的境地。两地差异的文化、甚至难堪的制度都是阻挡他们前进的路障,但若是找准了自己发展的制胜点,或许才能脱颖而出。当然,顾及两地合约,在发展时不忘初心才是接下来“海外务工line”亟需考量的。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