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地喜剧电影的类型创新和市场突围

标签: 喜剧片 来源:中国电影报作者:林莉丽2018-08-20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喜剧,喜剧电影下一个类型突破和市场突围值得期待。

  原标题:中国内地喜剧电影的类型创新和市场突围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电影逆境起步、蓬勃发展的40年。喜剧电影作为最贴近观众消费习惯的电影类型,经历了主流书写、作者表达、类型创新与市场突围三个发展阶段,呈现出轻喜剧、黑色幽默、都市喜剧、复合类型喜剧等多种形态,已经发展成为当下最具中国本土特色和市场竞争力的电影类型。

  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至今共上映喜剧电影600多部,其中票房超过100万的喜剧电影350部左右,2012-2016连续五年间,国产片票房冠军均由喜剧电影摘得,喜剧单片票房纪录已从世纪初的3000余万迅速攀升至33亿多元,实现了100倍的增长。

  来自艺恩票房智库的2017年新上映国产电影供需指数(人次占比/场次占比)显示,喜剧电影供应量为14%,高于动作、奇幻上映部数占比之和。与此同时,喜剧电影的供需指数为1.1,和动作(1.15)、奇幻(1.18)一同位列最受市场欢迎的电影类型。

  历史回顾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基本路线,启蒙思想和精英话语成为新时期文艺创作的主旋律。

  70年代末、80年代初,电影领域第三代、四代、五代电影人同台竞技,创作者没有投资回报的考量和来自市场的压力,对人性的深入挖掘和反思成为这一时期电影的主旋律。

  喜剧电影作为相对小众的类型,延续了此前“轻喜剧”的创作风格,表达了创作者对时代的歌颂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瞧这一家子》《她俩和他俩》《小字辈》《邮缘》等作品大多通过巧合、误会、夸张等手法营造喜剧效果。这一时期,最具作者风格的喜剧电影当属黄建新的《黑炮事件》(1985年)。影片从一枚丢失的黑炮入手,通过情节之外的隐喻呈现出一种黑色幽默的效果。“揭示民族落后的文化心理积淀与现代化物质进程之间的矛盾,唤起人们对传统文化心理的反思和更新的自觉”是导演创作电影的初衷。

  进入90年代,随着行业和大众对电影娱乐性认识的不断深入,喜剧电影创作逐步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特点。冯小刚、张建亚等创作者在喜剧的大类型下着力追求不同的个人表达和艺术探索。张建亚通过《三毛从军记》《王先生之欲火焚身》《绝境逢生》三部作品确立了独树一帜的后现代的喜剧创作风格,一改社会讽喻和道德教化的喜剧创作传统,用一种夸张、变形甚至癫狂的风格呈现超越传统的喜剧精神。

  冯小刚喜剧电影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异军突起,直接呼应了当时的社会文化心理,在嬉笑怒骂间完成了对消费社会和媒介时代的深刻指涉。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冯氏喜剧成为占据中国喜剧电影市场大半壁江山的类型样本。

  冯小刚的喜剧电影可以看做是对王朔“京痞”文化和语言风格的一种继承和发扬。对小人物生活梦想准确捕捉和幽默呈现让冯小刚迅速收获了观众的认可,1997年起《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推出,语言的狂欢、情感的宣泄和满足成为冯氏贺岁喜剧救市的杀手锏。应该说,90年代横空出世的冯氏喜剧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观众对国产电影的信心,随后逐步成长为国内最具生命力的喜剧电影品牌。

  进入新世纪,《英雄》《十面埋伏》《无极》等中国式大片集中涌现,将中国电影迅速带入古装、动作主导的亿元大片时代。中国式大片的出现迅速启动了电影市场,在满足了最初的奇观体验之后,古装动作大片架空的世界观也面临着来自市场的诟病,扩容后的电影市场亟待有现实观照的内容填补。

  江上代有才人出。以《疯狂的石头》(2006)、《失恋33天》(2011)、《泰囧》(2012)为标志,新世纪的电影市场正式进入了喜剧为王的类型更迭新时代。2006年,《疯狂的石头》以前所未有的黑马姿态将喜剧重新带入观众视野,小成本喜剧超高的投入产出比有力地带动了后续创作;《失恋33天》以爱情喜剧开辟了“石头”之外另一种以小博大的可能,随后作为年度票房冠军的《泰囧》首创公路喜剧进一步拓展了喜剧电影的市场想象空间。

  类型突破

  所谓喜剧,是指以种种手法引人发笑并表达人类自信心和超越精神的电影。进入新世纪的中国喜剧电影,在吸收借鉴香港喜剧电影经验的同时,进一步深化了对喜剧电影创作规律和类型特点的理解,并在本土地化的过程中全面对接内地观众审美需求。特别是2012年以来,喜剧电影在以往轻喜剧、市民喜剧、黑色幽默等基础上,不断升级和叠加,喜剧作为一种类型元素,开始全面对接各个类型元素,形成了一系列具有本土特色的复合类型喜剧。复合喜剧兼顾了观众多元化的观影需求,类型密度大幅提高,这样的类型创新也可以看做一线电影人对文化消费升级时代的积极回应。

  爱情喜剧

  “爱情+喜剧”是喜剧电影的经典配方,《全城热恋》《假装情侣》《撒娇女人最好命》《前任攻略》《坏姐姐之拆婚联盟》《我愿意》《陆垚知马俐》等都是这一类型的代表作品。

  从爱情喜剧的市场表现看,由于贴合了主流观影人群的审美诉求,爱情喜剧几乎每年都有爆款问世。“前任”系列围绕“前任”这一情侣间的小隐秘做文章,三部电影票房连续走高,已经形成自身品牌;《撒娇女人最好命》《我的早更女友》等作品聚焦爱情中的“病态”反应,紧贴现代都市生活节奏;《闪光少女》《陆垚知马俐》等作品则叠加了青春、爱情、喜剧等多个类型元素,展现从青春到成年的不同爱情阶段。由此可见,对当下都市情感生活的积极观照和快速回应是爱情喜剧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奇幻喜剧

  利用奇幻元素,突破传统喜剧的时空观念,实现更多维度时空的故事讲述……从近年来的创作实践看,《开心魔法》尝试打造中国本土的青春魔幻品牌;《重返20岁》《超时空同居》等在奇幻的前提下进行全新的亲情、爱情的讲述;《西游。降魔篇》尝试经典IP的另类讲述……从创作空间看,由于叠加了多重时空,奇幻喜剧跳出了语言幽默、动作幽默的窠臼,在情节铺陈、电影场景营造、价值观的传达等方面探索了更多的表达空间。

  舞台喜剧

  这里的舞台喜剧指是以相声、话剧等舞台表演为基础跨界而来的喜剧电影,主要包括“德云社”和“开心麻花”两股力量。

  开心麻花的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话剧资源,尤其是在电影化呈现之前上百场舞台演出带来的故事检验和表演演练,不断为电影的可持续生产蓄能。从类型的市场反馈看,《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驴得水》等经典剧目都取得了令人刮目的市场反馈。

  作为一种跨界生存策略,“德云社”比开心麻花更早触电大银幕。除2017年推出的《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之外,德云社成员还先后参与了《车在囧途》《疯岳撬佳人》《大闹天竺》《祖宗十九代》等多部喜剧电影创作。由于缺乏完整的故事情节和戏剧结构支撑,相声电影化的前景并不明朗,《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市场表现乏善可陈。德云社的喜剧电影探索更多是依靠个人影响力的跨界客串。

  “囧”喜剧

  “囧”喜剧或者说公路喜剧从2010年的《人在囧途》肇始,2012年徐峥和王宝强联手创作的电影《泰囧》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囧”喜剧、公路喜剧随之升格为主流的创作类型。2015年,徐峥、包贝尔又合作了电影《港囧》,“囧”系列喜剧随后告一段落。

  分析“囧”系列喜剧成功的元素,首先根植于对当下生活的细致发掘和巧妙呈现,核心竞争力在于通过公路片的结构串联“一智一愚”两个喜剧人物在极端状态下的反应,触发笑点和主题。

  探案喜剧

  刑侦、探案类电影在香港有比较丰富的创作实践,国内市场近年也有《不二神探》《暴走神探》等探案喜剧出现。2015年《唐人街探案》的出现将探案喜剧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一方面影片将戏剧空间建筑在“唐人街”这一标识度极高的中国空间,同时借助秦风、唐仁两个反差极高的角色编织高密度的探案故事。《唐人街探案2》转战美国唐人街,全面对接好莱坞制片管理经验,《唐人街探案3》也早早将拍摄地锁定日本……

  作为探案喜剧的全新创作实践,“唐探”系列一举跳出了中小成本喜剧的创作窠臼,在类型、题材突围的同时,实现了中国本土喜剧的系列化生产和技术、艺术全面升级。

  古装喜剧

  古装喜剧是近年来市场起伏最大的类型,也是被诟病最多的类型之一。有观点认为这部分创作是有明显拼贴、戏仿特征影像狂欢、话语狂欢,甚至直呼其为恶搞喜剧。

  不可否认,古装喜剧中的确有相当数量的作品存在上述问题。另一方面,《十全九美》《大内密探零零狗》《熊猫大侠》等作品的集中生产也反应出彼时市场内容供给和终端需求间的矛盾缺口。古装喜剧或者可以看成类型探索期电影市场上的一个阶段性产品。

  从亚洲电影创作的整体经验看,2001年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风靡一时,2002年电影《河东狮吼》、2012年《河东狮吼2》先后进行了本土化跟进。创作者准确把握了社会文化心理和市场需求,结合自身文化特点的及时跟进也为古装喜剧创作提供了经验。

  IP改编喜剧

  这里的IP改编喜剧既包括《西虹市首富》(改编自《酿酒师的百万横财》)这样的电影改编,也包括《武林外传》《爱情公寓》这类的电视剧改编,以及《极限挑战之皇家宝藏》这样的综艺改编。

  从目标受众看,IP改编喜剧最大的优势在于存在一定的观众群基础,劣势在于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转化可能造成观众的不认可甚至平地起高楼的尴尬。以最近争议较多的《爱情公寓》为例,创作者期待的视听升级和IP叠加大大超出了观众的观影预期,造成影片上映后口碑迅速坍塌。从既有的市场经验看,IP改编喜剧的关键点在于,尊重电影的创作规律,寻找不同平台间的最大公约数。

  功夫喜剧

  功夫喜剧是香港电影人结合功夫片、喜剧片经验开发的相对成熟的电影亚类型。新世纪以来,随着内地和香港电影交流合作的不断深入,功夫喜剧在内地迅速发展,涌现出《功夫》《韩城攻略》《十二生肖》《功夫瑜伽》《大闹天竺》等一系列代表作品。相比以台词见长的市民喜剧等类型,功夫喜剧更善于从动作、场景中发掘笑点,同时也容易滑入情节简单、人物扁平、主题单一的创作窠臼。

  黑色幽默

  2006年宁浩《疯狂的石头》(300万投资、近2600万票房)一战成名,“石头”在多线索叙事和黑色幽默两方面的探索也直接影响了之后的创作。

  多线索叙事方面,《提着心,吊着胆》在众多追随者中完成度相对较高。《驴得水》《我不是王毛》等作品则在黑色幽默的风格探索上实现了各自的突破。

  以《驴得水》为例,影片讲述了民国时期一所偏远学校中,教师们将一头驴虚报成老师冒领薪水而引发的故事。在嬉笑讽喻间,完成了对历史和当下的互文书写。影片最终实现1.72亿票房,为中小成本喜剧的创作提供了艺术和市场两方面的样本。黑色幽默不是创新的喜剧样式,但用喜剧的方式表达悲剧的内容创作难度更大、艺术感染力也更强,也是喜剧电影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市场突围

  分析2000年以来的喜剧电影市场投放轨迹,200-2005年每年只有三五部喜剧电影投放;2007年开始,市场投放量迅速攀升至两位数。随后稳定在每年30部左右,2012年共有近50部喜剧电影上映。在保证充足的市场供给前提下,喜剧电影不断打破类型的市场天花板,单片成绩突破30亿,成为有别于好莱坞制片工业之外,具有强大本土市场竞争力的电影类型。

  单片票房屡创新高外,喜剧电影的市场突围同时表现为一种连续稳定的市场投放量及喜剧生态的形成。

  一方面,喜剧电影重创意、轻投入的类型特点为新人提供了电影创作的入场券;

  另一方面,多元化的喜剧创作丰富了市场,2012年以来,电影市场连续保持每年30-50部喜剧投放量,成为各个档期的标配商品。

  市场突围的第三个表现是一系列喜剧品牌的建立,如最早建立自己喜剧王国的冯小刚喜剧;以徐峥、黄渤、王宝强为标识的囧系列喜剧;以沈腾为代表、话剧改编见长的开心麻花喜剧;以周星驰为代表的无厘头喜剧;以成龙为代表的功夫喜剧等。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喜剧。回顾改革开放40年中国喜剧电影的发展,一个核心的发展动力在于观众对中国故事的需要、创作者对社会心理的准确把握和对文化消费习惯的及时回应。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消费升级的时代,文化的消费升级意味着不断地推陈出新。创作要顺应市场,创作也要引导市场,喜剧电影下一个类型突破和市场突围更值得期待。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