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县的电竞诱惑:重庆忠县逐梦电竞产业生态圈

标签: 资本市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李果2017-12-2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发展电竞产业需要产业基础作为支撑,电竞产业培育是一个长期过程,单纯依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动,其政策的执行效果要保持长期性”。

跨过忠县长江大桥,出租车继续行驶三公里,在一座安静的工业园区旁边停下,司机好心提醒记者:“这里打不到回去的车哟。”

12月21日,记者来到重庆忠县,两天后,“CMEG2017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总决赛”将在忠县举办。巨大的电竞场馆就在工业园区另一头,尽管还有两天便将举行比赛,但这里仍像一个忙碌的施工工地。

忠县目前是重庆市少数几个未通高铁的区县。如果从成都出发,最佳的选择是先坐3个小时的动车到石柱县,转乘大巴车蜿蜒行驶一个小时后,抵达忠县县城。

和大多数三四线城市一样,忠县的青壮年外出务工,本地以中老年人居多,这里的生活状态似乎与电竞无关,整个县城与旁边的江水一样,安静而缓慢。

忠县这座距离重庆210公里的三峡库区城市,寄希望于电子竞技产业带动全县经济发展。在没有电竞产业基础的背景下,“举全县之力”所发展的电竞产业是否有逻辑可循,能否真正带动经济发展?

电竞诱惑

冬季的忠县,总笼罩着一层白雾,当地居民习惯围坐在一起,烧柴取暖。临江路是忠县的一条景观路,顺长江而建。天气晴朗的时候,江边出现很多洗衣服的妇女,她们用木槌捶打衣物,白色的洗衣粉泡沫很快消散在江水中。

还能在这个时代看到用江水洗衣的场景,26岁的孙传宗只觉得,“忠县的工业还是太落后了,连水都不曾被污染。”

孙传宗在这座县城长大,高中辍学,已经娶妻生子,现在做着网约车司机,他准备过完年出去找工作。“忠县太小,不好挣钱,”他说,“但是有些消费比重庆还贵,比如吃烧烤一个人要七八十元。”

2016年,忠县刚刚把贫困发生率降至3%以下,摘掉了市级贫困县的帽子。事实上,这座库区城市正经历着GDP增速和常住人口双降的问题,迫切需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而在做《2017年忠县政府工作报告》时,忠县县长江夏对于地方经济发展问题有更直接的描述,第一是忠县工业经济总量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只有62户,与周边区县差距较大;第二是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周边区县均已开通铁路,而忠县开通铁路还要做大量的工作;第三是区域竞争激烈。近年来,重庆市先后有7个县撤县设区。在剩余12个县中,不少县发展势头迅猛。

“标兵渐远,追兵渐近”,江夏说,而撤县设区任务同样艰巨。在此背景下,电竞产业被忠县寄予厚望。

根据企鹅智酷与腾讯电竞发布的报告显示,预计2017年我国电子竞技产业规模和用户规模分别将达到约400亿元和2.6亿人,“电子竞技目前正处于爆发期,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用户规模都在大幅度的增长”,上述报告称。

“现在人是不多,但是到了过年,打工的人回来了,这儿都停满了车”,孙传宗所指的地方,是忠县的长江大桥,会让人想起贾樟柯电影《三峡好人》中,郭斌修建的那座大桥。

而事实上,忠县长江大桥的另一端,承载着这个县城的希望——全国第一座专业的电竞馆,以及吸引总投资50亿元的“电竞小镇”,都在江的那一头。这对2016年GDP仅240亿元的忠县来说,无疑是一种诱惑。

投入14个亿

如果不建电竞小镇,忠县的知名度远不像今天这么高。这座三峡库区核心区唯一一座未被完全淹没的城市,以三国文化、柑橘、豆腐乳出名。

2017年以前,百度搜索“电竞+忠县”几乎没有任何显示结果。而首次“触电”,则是在《2017年忠县政府工作报告》中,报告提出“积极打造集电竞文化乐园、产业孵化中心及其他商业配套为一体的电竞综合体”,彼时,忠县尚无“电竞小镇以及举办全国性的大型比赛的规划”。

记者注意到,《重庆日报》在今年8月的一篇报道中,还原了忠县打造“电竞小镇”的细节。

报道称,今年2月中旬,一位在大唐电信工作的忠县老乡在与当地一位副县长交谈时,透露出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正在与大唐公司合作,挑选地点建设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赛事点。听到这一信息,这位副县长立即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

当夜,县领导即召开会议,发现“这是一项前景极大的产业”。次日,县委主要领导与这位老乡面谈,希望将总决赛赛场选在忠县。

而根据忠县媒体《忠州新闻网》的报道,2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相关负责人和大唐公司负责人便来到忠县进行考察,考察团认为“忠县环境优美,景色迷人,适宜发展电子竞技产业”。

3月1日,上述三方在忠县签下协议,宣布从今年起,连续五届全国唯一由官方举办的移动电子竞技大赛CMEG总决赛将在忠县举办。

4月,忠县启动了电竞馆、电竞产业孵化园建设,并规划启动了包含一场馆、一中心、一学院、一园区、一基地、一景区,面积为3平方公里的“电竞小镇”建设。

忠县县长江夏称“举全县之力”打造电竞小镇,在这一口号的推动下,11月24日,随着3.2万吨的钢结构全部吊装完成,这座占地110亩、总建筑面积114117平方米、建筑高度72.86米、观众厅座位数6096个的全国首座专业电竞馆,仅用时6个月便完成主体施工,当地媒体以“超常规的忠县电竞速度”形容这一工程进度。

12月21日,记者走访电竞馆所在的工业园区,工人们正忙着打围,蓝色的铝制围栏竖起来后,工地杂乱的景象被遮掩。洒水车不断的来回冲洗地面的淤泥,而修路工则推着施工车,在道路中间添上区分车道的黄色实线。一群穿着橘色工装的清洁工,正在集结准备进场做最后的打扫,而附近社区的志愿者,则在领队的招呼下,与身后巨大的电竞场馆合影。

电竞场馆内,大量的施工人员,带着红、黄、白三种颜色的安全帽,正在为场馆安装大门和道闸机,电竞场馆中心巨大的四边形高清屏幕拼装完成——两天后,20支队伍、118名选手、几千名观众,将第一次给忠县带来真正的电竞大赛。

按照规划,忠县将先期投入8亿打造赛事园,再投入6亿建设孵化园,“电竞小镇项目是忠县区域产业经济发展转型的一个符号。14个亿的投入,带动36亿的社会资本进入,不是简单的50个亿,我们要把它变成一个聚宝盆”,忠县县委书记赖蛟称。

电竞产业生态圈

把电竞比赛变成聚宝盆并不容易。

“忠县的特点是忠勇有余,发展不足,”忠县县委一位常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诚表示,“我们就是要想办法发展经济。”

为此,忠县布局了工业、文旅、物流、电竞四大产业平台,而只有电竞产业不具备任何产业基础。一座没有任何产业基础,无区位优势的小城镇,能否依靠电竞完成“逆袭”?

江夏称,电竞赛事举办仅仅是一个开端,忠县真正寄希望的是发展包括娱乐体验、游戏研发与检测、人才培养、电竞装备制造等为一体的电竞产业生态圈。

目前,忠县已经联合有关部门,建立了全国性的游戏软件诊断测试平台,还计划在2018年与重庆邮电大学等合作,建立面向本科阶段招生、规模1万人的电竞学院。

有了完整的产业发展思路后,忠县开始解决电竞产业发展中的“路障”。

对于基础设施的滞后,上述忠县县委常委人士回应说,包括一条高铁和一座通用机场都将在此修建,“未来交通将不再是问题”。

对于发展电竞缺乏基础人才的问题,12月18日,《忠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出台,宣布将安排不少于1亿元的电竞产业发展资金,重点支持电竞产业企业引进、人才引进和专项政策落实等。

忠县电竞产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似乎将逐步获得解决。从国内来看,包括江苏太仓、宁夏银川、河南孟州、安徽芜湖、陕西西安等很多争相建设电竞特色小镇的城市,尚在探索产业模式的过程当中。

从电竞小镇发展模式看,各地方均不相同,其中太仓聚焦于赛事举办;孟州采取“保税+电竞”的产业发展思路;芜湖则联手腾讯共同打造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产业园;西安的电竞小镇则关注电竞人才培养。

对于国内电竞小镇的建设热潮,世界体育总会亚太电竞委员会委员、暨南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吴延年有些担忧,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赛事举办并不赚钱,大部分收益都归属于游戏厂商,因此电竞所延伸的上下游产业链才有真正的掘金机会”。

他对记者称,“发展电竞产业需要产业基础作为支撑,电竞产业培育是一个长期过程,单纯依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动,其政策的执行效果要保持长期性”。

“我们也不断在探索,摸着石头过河”,上述忠县县委常委人士对记者表示。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