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预告片公司现状调查:黄昏还是黎明?

标签: 预告片 来源:36氪作者:念北2019-08-2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总而言之,身处风浪之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前段时间,拍sir跟几个电影预告片剪辑师唠嗑。聊起各自近况,大家纷纷感慨——我太南(难)了。

  的确。税务风波虽已过去一年,但其影响可谓方方面面。无论是从观影人次还是票房数据来看,都预示着今年影视行业整体活力的欠缺。而电影预告片行业,作为产业链的下游,自然也免不了受此冲击。

  “电影项目减少了” ,从多位预告片业内大佬以及普通从业者的采访来看,这是最为直接的影响;同时伴随的可能还有 裁员、降价 等一系列连锁反应。

  而事实上,鉴于电影周期性制作的特性——也就是说今年上映的都是前两年拍摄完成的影片, 或许明年会更难。 那么,在此困境之中,作为从业者又该如何应对?

  业务调整:电视剧、网剧等项目逐渐增多

“大概是从 今年上半年 开始,就能感觉到行业有变化了,会比以往更有压力吧。”谈及今年预告片市场的变化,老牌预告片公司太空堡垒的联合创始人张小北说道。

  当然,变化的根源在于电影项目的减少。去年下半年的那场税务风波,让整个影视行业陷入阵痛期。伴随着部分资本撤离,以及政策限制, 处于上游制作端的产能下降 ,必然会对处于产业链下游的预告片行业产生冲击。

  正因为此, 部分预告片公司会随之进行业务量的调整。 比如,某些 此前业务较为单一的预告片公司 ,就会更多考虑将触角延伸到其他领域。“今年明显感觉找上门来的电影少了。所以,电视剧、网剧、包括网大这些,合适的话,我们也都会接,也是积累这方面的资源。如果是去年,(电影、电视剧)同时找上门,肯定会推(电视剧),因为也忙不过来。”某公司业务负责人说道。

  不过,对于 规模稍大一些,或者说本身业务就比较多元的综合性预告片公司 而言,这方面的变化倒不是太明显。如追踪影视的CEO张宇彤所言:“我们之前的业务当中就包括了电视剧、网剧,所以不会有太核心的影响。 但整体项目数量上会有相应减少。”

  与此相似的还有太空堡垒,早前就将业务触及到了电影、剧集的开发和制作之上;如业内的后起之秀幻星文化,则不仅仅有电影预告片剪辑,还包括了长片剪辑,以及广告拍摄等。

  因而,对于行业内几家头部公司而言,或许业务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但依然存在。如张宇彤所言,应该辨证地看待。“当业务面宽的时候,获取行业资源的途径多一些,相对不容易受单一因素的影响。但若是马车负重前行,压力也会更大。”

  整体而言,受此风波,行业之中的预告片公司们,无论大小,新老,难免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业务架构做出调整以适应这段阵痛期。而表象, 即为电视剧、网剧、网大、宣传片甚至vlog、抖音等项目有所增加。 毕竟,这是个“抖音也要剪出电影质感”的年代。

  数量减少:小公司面临淘汰或转型

当然,比起业务调整,没有业务才是最大的痛。就如同一些影城熬不过这个夏天, 可能也有一些预告片公司熬不过今年。 不过,相对来说,这部分公司还是属于 较少数。

  这和预告片行业的市场格局也有一定关系。 事实上,作为后电影而生的服务型企业,预告片公司的兴起离不开影视行业的兴盛。

  2009年,魏楠给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剪了一支预告片,开始将预告片的概念带入市场;2010年,太空堡垒、追踪影视(前身为简单点文化)相继成立,还在读大四的张琪,混进剧组剪了《让子弹飞》的预告,国内第一批电影预告片公司和预告片从业者开始崭露头角。而彼时,中国电影票房刚刚突破百亿级别,开始进入黄金发展期。

  直至2015年,国产电影票房以48.7%的年增长率达到增速的顶点。在此之下,催生了电影预告片行业的极大需求。2016年、2017年,仅两年时间,预告片公司 从此前不到十家,发展至近三十家。

  而整个电影预告片行业也形成了以 专业的预告片制作公司、独立个人工作室以及独立剪辑师 三者并行的格局。也正因此,行业内始终存在着一定的乱象。有业内人士直言,“似乎大家都觉得当电影预告片剪辑师门槛很低,只要会技术就能上手。但其实,这里面还有很多门道。这也造成了行业水平良莠不齐。”

  因而,这次调整期,对于电影预告片行业而言,也是一个“被动的借助外力来进行 优胜劣汰的过程”。 从整体数量上来看,会有一些小的波动。

  不过,鉴于预告片隶属于电影营销物料的特殊性,行业内部分预告片公司都处于 有投资和被收购 的状态。如英事达,就是光线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三目童子,是和和影业参股公司;有名堂,属于伯乐营销旗下公司,追踪影视也有无限自在投资。

  由此,在风波中最承受不住压力的是那些相对 本身业务能力不够强、且独立运营的小作坊式预告片公司。 如某些原本有十余人规模的团队,已经缩减至几人。也有从业者告诉拍sir,公司正寻思着往拍摄、制作企业宣传片等方向转型。

  影响滞后,明年或许会更难

只是,即便眼下行业内已经出现了“不景气”的初始迹象和征兆,但还远称不上是“至暗时刻”。毕竟,多数公司还是能正常运作,即使有人员流动也是在合理区间内。而在采访中,如张小北、张琪等人,都提到了 “影响的滞后性”。 即,今年我们能看到的项目大多是前两年已经拍摄完成的。

  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开机率陡然下降,尤其是在风口浪尖的八九月。也就是说,今年可能只是一个过渡期, “明年感觉才会比较明显”。 可以想见的是,在这两年,恐怕很难再会有一批新的预告片公司拔地而起的阵势。或许,更多的人会处于观望状态。

  总而言之,身处风浪之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而面对未知的挑战,从业者能做的大概就是 保持平常心,做好眼前事。

  如成立于2017年的影上,相对来说还是个新兴的预告片公司,但凭借着《战狼2》等项目在业界小有名气。其创始人黄上在谈到面对行业困境时,提到了一点,即“把公司控制在自己能把控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一年只接固定数量的项目,“大概10到15个项目,多了我们也做不了。毕竟,对于预告片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出作品。别的想太多也没用。”

  也正因此,比起前些年的热闹和浮华,眼下的行业阵痛期,恰恰是从业者提升自我的阶段, 也是预告片公司们真正比拼实力的时候。 如张宇彤所说的, “修炼内功,把专业的东西做扎实。” 如此,才有底气应对更多的变数。

  当然,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能试底。在采访中,张琪也提到了两个词, 热爱和坚守。 想来,只有踏踏实实干事儿的人才能体会,影视行业不只有光鲜亮丽的表面,背后需要足够的付出和心血。那些只牟一时之利的人,终究也只能享一时之乐,而无法笑到最后。 如张小北所言,“电影人们要做海边的礁石,而不是那朵浪尖的花儿。”毕竟,浪潮退去,浮出水面的唯有亘古不变的礁石。而把眼光放更长远些,以视频为介质的电影预告片行业,度过阵痛期,借着5G的东风,势必会迎来更为丰盛的春天。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