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X 宣布退出VR市场:在5G时代来临之际,VR影视未来在哪?

标签: VR技术IMAX影视 来源:娱乐独角兽作者:Mia2018-12-24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不可否认电影史上每一次技术革命对内容反过来的推动作用,但忽视内容的唯技术论只能是本末倒置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2018年既是大师告别之年,同样也是见证众多风口风停的一年。无论是共享经济,还是VR影视,及VR与院线的组合。

近日,开设了7座VR体验中心的IMAX正式宣布退出VR(虚拟现实)市场,今年6月起已陆续关闭4座VR体验中心,包括国内首家线下体验店,位于上海虹口龙之梦金逸影城的IMAX VR店。2019年第一季度将关闭最后3个VR体验中心,即洛杉矶旗舰店、曼谷店、多伦多店,还取消了原本预定的VR内容投资,例如与Google合作开发影视级VR捕捉相机的计划。

从2016年VR元年前后,华策、奥飞、万达、BAT等巨头纷纷布局VR,到2017年VR降温遇冷,到2018年持续寒冬,VR投资似乎早已成为明日黄花。而众多影视巨头对VR影视的热忱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目前的VR影视似乎更像是一种跟风和试错,像卡梅隆的《阿凡达》一样,对整个行业技术变革产生深远影响的影片尚未出现。

由于只有1家VR体验中心的财务表现达到预期,原本计划于全球1000家影院内开设VR体验中心的IMAX止步于这用来试错的7家。“消费者反应很积极,财政数字却不够好看。”巨头IMAX在VR市场上的退场是风口已停的信号。

风停后苦苦支撑的巨头们:“头号玩家”式未来想象

1938年,法国戏剧理论家安托南·阿尔在《戏剧及其重影》中首度提出了“虚拟现实”概念。随着2014年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投资圈VR热潮全面大爆发,并蔓延到国内,2015年国内VR投融资规模达到24亿,占全球VR投资的51%。2017年成为VR的转折之年,国内投资额度仅占前一年的28.1%,VR游戏企业和VR影视公司均下降到前年的十分之一数量。

今年华纳兄弟在上半年口碑票房双爆的《头号玩家》当中,为VR从业者造了一场盛大的狂欢美梦:2045年,主人公戴上VR头盔,瞬间穿越于“绿洲”游戏世界当中,上天入地寻找彩蛋,并赢得了爱情和财富。电影中的VR奇观未能在戏外推动VR复苏,经过几轮洗牌之后,只剩下几个头部玩家还在苦苦支撑。其中包括以VR技术著称的顶级特效公司数字王国,以及台湾手机制造商HTC。

数字王国这家曾经宣告破产的特效公司,凭借用虚拟人技术复活邓丽君,以及对2016年底的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进行360度VR直播,而名声大噪。被转手给香港奥亮集团后,数字王国大规模进军正在风口上的VR影视产业,核心管理层大多来自VR行业。此后数字王国制作了全球第一部VR微电影《Evolution Of Verse》,投入巨额资金制作VR电影《微观巨兽》,去年底,数字王国宣布与世像传媒和唐德影视合作,为《十年三月三十日》打造VR解决方案。今年3月,数字王国向国产VR头显品牌3Glasses投资2.4亿元,并宣布将加码布局VR线下影院。

2018年中报显示,数字王国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负2.29112亿元,同步减少9.04%。All in VR的数字王国烧钱之路还在继续,而变现依然遥遥无期。

今年7月,同样All in VR的HTC公开反驳了“VR已死论”,认为设备销量下降另有原因。今年11月,据港媒报道,HTC计划将金庸《笑傲江湖》拍成电影,由侯孝贤监制。8月7日,HTC发布了2018年7月份财报。财报显示,当季HTC亏损20.85亿新台币,约合6800万美元。其中7月的数据营收仅为14亿新台币,约合4570万美元,同比下滑77.41%,创下15年以来的月度最差记录。

这几家巨头赶上了风口,却没料到风停得如此之快。——或许,在5G时代到来之前,VR还没迎来自己真正的爆发,目前更多停留在概念层面。

在VR风口过去之后入局的还有爱奇艺。去年爱奇艺发布了爱奇艺VR一体机,今年发布了基于VR技术的移动影院——iQUT未来影院,创始人龚宇说:“VR是我们的第四个终端,甚至它的意义超过第四个终端,前三个端是PC、移动跟互联网电视,所以我们对这个事特别重视。”

从争相排队到无人问津,悄然关闭,短短几年间VR体验走过了大起大落。从C端体验来看,内容匮乏、收费高昂、观感体验欠佳都是消费者对VR影院或VR体验中心尝鲜过后,再无复购的原因。此前IMAX设立了一个由CAA、China Media Capital以及Raine集团投资的5000万美元的基金,用于联合制作VR内容,但最终仅投入了400万美元,仅于去年推出一部《正义联盟VR》,但缺乏与IP结合有足够吸引力的独家内容,有VR头显的用户在家中就能体验到这些内容无须线下。

而平均每10分钟VR电影需要花费两三百万元制作,兴建一家VR影院也需要配备专门的“蛋椅”和头显,高昂的成本决定了偏高的定价。去年“全球首家专业专业VR影院”在北京国美大中电器马甸店开业,收费价格为30元/小时。该影院首月营收约为9000余元,作为未来院线的可能发展方向之一,前景似乎显得略为渺茫。IMAX VR体验定价为每分钟约1美元,每次体验大概10美元左右。

与高昂定价不匹配的是VR电影令人不适的观感。目前VR影院大都提供的是“VR短片合集”,360度的画面需要观众不断调整自己身体姿势寻找故事主线角度,甚至可能遗漏情节,最后依然一头雾水。

VR电影是个伪命题?游戏救世还是电影救市

“VR电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它剥夺了创作者的剪辑权利。”影评人波米这样说到。

如同全片基本在电脑屏幕上进行的《网络迷踪》一样,VR电影对主流电影来说仍然是绝对的小众,其沉浸式创新概念意义大于娱乐意义,视觉奇观大于剧情感知。宥于技术困境,如果将VR电影视为一个全新诞生事物,现在它的发展阶段类似于百年前电影诞生之初的婴儿阶段,没有成熟的相关电影语言理论体系可言,基本停留在短片当中,难以拍摄出一部长达90分钟的完整剧情长片。

风停之后,一些影视行业大佬并未全盘撤退而是坚守阵地,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也给予了这一新生事物更多鼓励。早前贾樟柯的暖流文化与法国MK2签署了联合开发VR电影,建造VR体验中心的协议,MK2宣布将为全球的影院客户提供VR影院系统的成套设备服务。

去年威尼斯电影节首次设立VR竞赛单元,四部华语VR电影入围,当中有Sandman工作室的《自游》,Pinta工作室的《拾梦老人》,上海魏唐影视的《窗》,Jaunt、HTC与蔡明亮合作的《家在兰若寺》。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由爱奇艺出品的《无主之城VR》、Pinta 工作室出品的《烈山氏》以及Sandman 工作室出品的《地三仙》均入围VR主竞赛单元。

相比于变现困难的VR电影,盈利路径清晰的VR游戏甚至VR直播似乎是可能的商业化方向。在已有的VR体验中心中,约有半数是VR影视,有半数是VR游戏。日本VR ZONE新宿店自2017年运营以来,将高达、最终幻想、马里奥赛车、攻壳机动队、EVA等超级IP应用于VR游戏当中,一年总收入约合1.63亿人民币。

对头部艺人演唱会进行VR直播的制作门槛也相对较低,目标人群对沉浸式现场体验要求较高,同时也有较强的消费能力和付费意愿。而制约其发展前景的,可能是现有技术,观看门槛与演出市场——数字王国VR直播王菲“幻乐一场”,有观众称清晰度还不如普通直播,在微鲸VR上观看人数仅为8.9万人。王菲尚且如此,整个演出市场的不景气也会制约VR直播的前景。

人人穿戴VR装备的“头号玩家”式未来想象图景,会在2045年之前出现吗?不可否认电影史上每一次技术革命对内容反过来的推动作用,但忽视内容的唯技术论只能是本末倒置。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