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沦陷,电竞、体育无一幸免,圈层饭化时代来临?

标签: 粉丝经济偶像泛娱乐 来源:清娱作者:大静2019-01-29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饭圈女孩们的新战场

何为“饭圈”?

粉丝群体壮大之后,开始谋求团伙作战,在日韩文化的影响下,粉丝逐渐聚拢,形成了针对特定艺人的饭圈。饭圈让粉丝有了身份标识和归属感,内部也分化出美工、文案、宣传、财务等职能部门,个体力量与群体力量的叠加重新定义了星粉之间的话语权结构。由此,追星脱离了自由松散单兵作战的原始形态,上升为一种聚众性的、规模性的、有组织有纪律的群体行为。

从2018年的一系列事件来看,饭圈战斗力可谓凶猛——如吴亦凡的梅格妮们杀入美国屠榜iTunes;蔡徐坤的数据女工们为其11月份的9条微博制造了1.3亿次转发;为送孟美岐出道,创始人们公开集资数额超1200万……动静虽然都挺大,但不至于让网友诧异,毕竟在大众普遍认知中,饭圈本就是流量明星的专属词,为了爱豆,饭圈女孩们控评、打榜、做数据、反黑、斗灯牌等都属理所当然。

然而,曾经蹲守在流量大本营中的饭圈有了向外扩散之势,一些与饭圈既往喜好格格不入的新圈子、甚至主流之外边缘化的小圈子,都在成为饭圈女孩的新战场。

相声园子迎来新观众

1月11日,德云社举办了2019年的第一场演出——张云雷生日专场,北京展览馆剧场里座无虚席,“相思赋予谁,小辫儿张云雷”的呼声整齐划一。

去年年底,德云三宝A组邯郸站演出的视频登上了微博热搜。视频中,张云雷、杨九郎、孔云龙、李云杰等一众相声演员身着褂子背对舞台,张云雷哼唱着自己的成名曲《探清水河》,语调婉转颇具古风。

与传统相声表演气质不符的,是现场堪比演唱会的盛况——上千名观众挥舞着手中的绿色荧光棒,与张云雷齐声合唱《探清水河》。

去年以来,同样的场景在张云雷相声专场北京站、沈阳站、青岛站、德云社黑龙江分社等地多次上演,全场大合唱的也不止《探清水河》,还包括张云雷拿手的太平歌词《白蛇传》、评剧《乾坤带》等。

换到从前,德云社相声演员们抖了个响亮的大包袱时,现场不过还以笑声和吁声一片,衡量一个相声演员受欢迎与否,具体要看收到的捧花数量和观众的返场呼声。如今,以荧光棒、应援灯牌、女孩儿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为代表的饭圈文化开始出现在相声园子里,成为衡量演员受欢迎程度的新标准。

饭圈横扫德云社的背后,是相声演员张云雷在2018年的现象级走红。据百度搜索指数,“张云雷”一词在2016年8月、2018年3月曾到达搜索顶峰,至2018年10月开始搜索流量稳步蹿升。

2016年8月,张云雷因醉酒跌落十米高台,郭德纲去南京探望,事后把这件事编成了相声段子,说张云雷是德云社的敢死队队长、高空跳伞无伞运动员、十米跳台无水高手,并预测张云雷“几个月后就红的不要不要的”。

2018年3月,张云雷作为补位喜剧人参加了《欢乐喜剧人》第4季。11月,又作为国风召集人加盟《国风美少年》。从搜索指数上来看,这两档节目正是张云雷走入顶级流量梯队的推手。在综艺曝光及张云雷自身颜值、外型、苦练多年的童子功、重情重义的人设以及抖音和B站上作品大范围高频次传播的合力作用下,张云雷成为相声圈的“蔡徐坤”,拍时尚杂志、做客“快本”、出单曲、与杨超越一起代言金拱门、甚至“被拽”都上了热搜……

走红后,郭德纲与其同台演出,迷妹们将舞台团团围住,不断给张云雷递上鲜花和礼物,郭德纲感慨:“还说不说相声了,快来人管管这帮妇女吧。”

郭德纲口中的“这帮妇女”,正是在张云雷走红过程中献计献策、出钱出力的饭圈女孩,她们管张云雷叫“二爷”,管自己叫“二奶奶”。二奶奶们将饭圈的打法照搬到了相声圈——在她们的努力下,张云雷微博的转赞评均是数万起跳、人气评选压过了陈立农、应援礼品送的是大牌奢侈品和金条。近一年来,张云雷各个专场的门票发售即售罄,哈尔滨专场的500张票创下7秒售罄记录,业内由此出现了一票难求的“云雷灰”现象。

除张云雷外,德云社中郭麒麟、杨九郎、孟鹤堂、张鹤伦等相声演员均有了“饭圈”,受这些“偶像派”影响,德云社有了新名号——男子天团DYS48,相声园子里的“捧角”也从起哄的大汉更迭为时尚的年轻女性,相声圈由此迈入了“饭化”时代。

圈层饭化时代

德云社成为相声圈与饭圈文化融合的缩影,而这并非孤例。正常的追星轨迹正在偏离,一些与饭圈看似无交集、受众有差异的圈子,这两年来都受到了饭圈的关注和青睐。

以电竞圈为例,早期的电竞圈选手与不务正业、死宅挂钩,随着资本介入,LOL、王者荣耀、吃鸡等游戏的风靡,电竞运动向全民普及并成为一门职业,选手们走上了直播台、走入了国际化的专业赛事中,在游戏玩家眼里“封神”。

如今各大电竞赛事、尤其是英雄联盟的各大赛事中,灯牌、应援横幅、应援口号已经成为标配。如去年S8全球总决赛到来之际,EDG粉丝集资远赴韩国买下巨幅广告牌,更有粉丝个人出资拿下了24块地铁站显示屏广告及92家便利店电子屏广告。

饭圈群体也产生了极具电竞特色的分化,粉RNG、iG、EDG、RW、WE、OMG这类电竞战队的,叫做“战队粉”;支持Uzi、明凯、Rookie、Mystic等选手的,称为“个人粉”。去年底S8总决赛期间各家战队粉的骂战、掐架就没有消停过,而因为个人粉的存在,同战队的饭圈间也会发生“内讧”,如RNG内部Uzi与小虎的粉丝就曾因发箍创意抄袭撕得不可开交。受电竞文化的热血、竞技性基因影响,电竞粉丝也以战斗力爆表闻名饭圈江湖。

体育明星的饭圈也在“养成”。距离张继科的生日还有近20天,粉丝制作的应援公告已经发布,公告称“全国来电屏大屏和小屏总计共5300个,在1月27日见面会当天与2月16日生日当天在全国各大商圈轮播”,微博话题#张继科0216生日快乐#阅读量已达7.3亿次,参与讨论人数超过413万。此外,作家群体中的“偶像派”也有泛滥之势,苑子文、苑子豪、张皓宸、卢思浩等人的签售会已然变成了大型粉丝应援现场……

当应援文化涌入了相声园子、电竞赛场、体育赛事等“非典型”行业,圈层饭化,也就成为了泛娱乐领域的一种新景象。

经营之外还需要警惕什么?

这种“破次元”的饭圈文化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笔者认为,随着内容产业将目光投注到各垂直领域,各种亚文化、小圈子文化陆续在主流文化中登场,“个体亮点”在互联网的传播效应下前所未有地被放大,“偶像崇拜”由此诞生在各个圈层之中。

一方面,在圈层饭化时代,粉丝不再是娱乐圈流量明星们的专属,各行各业均有了受镁光灯直射的机会。粉丝经济所代表的强购买意愿和强消费能力,无疑将给行业带来新的商业转化,从这点来看,饭圈或许能改变“潮水”的方向;

另一方面,“圈层饭化”也值得市场警惕,这种警惕正是来自于饭圈本身自带的“荣损与共”的属性。

自形成以来,饭圈就与脑残、刷榜、掐架等负面词语强关联。对特定领域来说,饭圈入侵或许等同于文化污染,如点亮德云社的荧光棒就被《新京报》点名批评,传统相声的爱好者也发出了抗议声音;对新晋偶像来说,以女性粉丝为代表的饭圈,一般“始于颜值”,其“才华”反倒成为了附属品。而消费频次的“高”,对应的,或许便是生命周期的“短”。

有网友曾形容张云雷的走红:“就像是把一个在地窖子里住了好几年的人一下子扔进了阳光刺眼的人群大空地。他还在畏缩着,簇拥就排山倒海地来了。”这或许能解释张云雷走红后因“女人就该做家务”、“无法接受男主内女主外”等言论引发的舆论质疑——一个在相声圈里插科打诨十余年、以“嘴皮子”功夫受关注、被饭圈女孩“捧”出圈的男孩,或许并不具备一个“偶像”的自知。

可以确定的是,圈层饭化是大势所趋,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自赏”时代已经过去了,饭圈女孩们用自己的狂热、努力、坚持催生出一套全新的追星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个体的走红,既有个人IP价值的释放,也有饭圈应援文化的助攻,更有互联网时代的大背景,而有无福气“消受”,则另当别论了。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