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金马,青年导演和独立电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标签: 暂无标签 来源:犀牛娱乐作者:岛主2019-08-1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不去金马,青年导演和独立电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关于金马的争论,这几天一直没有停止。

  8月7日早间,国家电影局传出消息: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翌日又曝出香港多家电影公司取消参加金马奖,部分电影公司将主力参与同一天举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

  一时之间,金马奖和执委会主席李安陷入到了新的“至暗时刻”。

  不去金马,青年导演和独立电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之所以说是“新的”,是因为去年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上,一位纪录片导演在领奖台上发布了政治向的言论,这令坐在台下的李安尴尬不已,露出一脸苦笑。自那天起,大陆影片和影人还能否参加今年金马奖就成为了影视行业内心照不宣的猜想,一直持续到今天。

  如今真的到了官方宣布“答案”的一天,还是令人震惊,毕竟作为华语地区最权威、最隆重、最具包容性的电影平台,金马奖在5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对于台湾乃至整个华语电影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推动意义,大陆和香港部分影片的缺席,对于本届金马奖来说无疑是重击。

  对于影视人来说,不能参与金马奖也是遗憾的,很多优秀的作品和导演、演员、幕后工作者值得站到更大的领奖台上去接受表彰,但现在却因为外部因素要在履历表上失去重要的一笔,这对于创作者们来说是莫大的遗憾。

  尤其很多青年导演和独立电影创作者,不能前往金马,可能会失去人生中特别珍贵的“镀金”机会。这当然不仅是关乎于名声与地位,更在于能否获得更多机会和资金,来维持之后创作上的投入。

  金马奖冷场、创作者失声,今年这匹“金马”真的就像海报上散发出的阴郁氛围,走进了暗夜之中。

  从毕赣到胡波:那些获金马奖垂青的青年导演们

去年处于争议声中的金马奖,还是出现了温馨一幕:当李安宣布《大象席地而坐》获得最佳剧情长片时,该片的制作团队人员都留下了眼泪。这些眼泪中包含着辛酸、激动、难过和伤感,可惜导演胡波本人不能来到现场领奖,401天前他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29岁的生命。

  在《影》《我不是药神》等强片对垒的情况下,这部长达4个小时的独立电影竟然突出重围,这不仅是对青年导演创作的肯定,更是对胡波这样有思考意识、敢发声的导演最好的表彰,这在内地的电影节展上,几乎是不可能见到的事情。

  事实上这并非金马首次将大奖颁给青年导演,2016年的第53届金马奖上,张大磊导演的独立影片《八月》击败《我不是潘金莲》《树大招风》等影片,成功问鼎金马大奖,34岁的张大磊上台的时候意外地连口香糖都忘了吐,只能匆忙揣到兜里。

  金马给了《八月》更多的机会,不久后影片登上了院线,获得了400多万的票房。这个数字虽然并不高,但对于这样一部毫无明星、宣传的小成本独立影片来说,已经是一次难得的胜利,而张大磊也有机会拍摄自己的第二部长片《蓝色列车》,并请到了知名演员海清出演。

  从金马走出来的青年导演中,毕赣应该是佼佼者。在第52届金马奖上凭借《路边野餐》获得最佳新导演的他,迅速跻身国内一线青年导演行列,不仅有了更加充足的资金与支持拍摄《地球最后的夜晚》,还凭借该片入围戛纳、登上院线,用2.82亿票房刷新了文艺片纪录。

  成名、获得资金支持固然重要,但来到金马与前辈电影人交流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毕赣就深得当时执委会主席张艾嘉的青睐,不仅在影片筹资上帮了不少忙,本人更是友情参演,可见金马对于青年导演的扶持力度是非常大的。

  如今金马不能去了,青年导演们还有出路吗?也许只能靠FIRST影展了。

  从FIRST到金马:这几年青年导演们的发展路径

在FIRST崭露头角,然后再去金马上大发异彩,似乎已经成了这几年青年导演们成功的模式路径。

  从《八月》斩获金马奖影片开始,FIRST就成为了“高原上的两岸新锐前哨”,每年都会有几部从FIRST走出来的片子,入围金马的重要奖项,进而登上院线。像《大象席地而坐》获奖不受配额限制,甚至可以直接在台湾上映,最终还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除了这两部之外,《心迷宫》《暴雪将至》《四个春天》《老兽》《郊区的鸟》《囚》《笨鸟》《强尼凯克》《川流之岛》等FIRST系的影片也都成功入围了当届金马的重要奖项,这对于首次执导长片的青年导演们来说,是莫大的肯定。

  但今年的FIRST,无疑要面临内忧外患的尴尬境地。

  内忧指的是今年FIRST举办过程中面临的巨大争议,工作人员绑架观众评分的言论、闭幕片《寄生虫》因“技术原因”取消、颁奖嘉宾在闭幕式上关于女演员的发声,使得影展的氛围与风评愈加浮躁,甚至偏离了电影本身。

  而外患自然指的是停止去金马对于影片的冲击,按照之前既定的路径,今年的几部获奖影片是完全有资格入围金马的,而金马对于这些青年导演的影片也是持开放与欢迎的态度,如今这条路被堵死,这些影片接下来该何去何从,确实要费一番思量。

  在青年导演们的背后,其实是这几年内地独立电影的格局的改变,随着资本的涌入、文艺片受众的细分,风格化的作者导演不断新鲜出炉,参与国际电影节的也不再是那些老面孔,审查、市场虽仍然横贯于创作者面前,但作品承载的价值渐渐显现出来。

  FIRST与金马虽然评价的体系不同,但对于青年导演都有着极强的包容性,这对于FIRST这个还在成长期的“撒野孩子”来说不算意外,但金马这样一个“知天命长者”却能够愿意吸纳更多新鲜血液与力量,确实体现了一个国际电影节的胸襟与气度。

  不能参加金马对于内地独立电影和青年导演们来说,确实是很大的遗憾与损失。

  不去金马,青年导演和独立电影还有机会吗?

  当然不光是金马、FIRST这样的影展在进行辅助与探索,近几年,中国内地独立电影也逐渐形成了制作宣发体系,出现了一小部分专门从事艺术电影、作者电影创作的公司,而越来越多的影视头部公司也开始注重新人导演和独立电影的培养与扶持。

  比如《路边野餐》《八月》《北方一片苍茫》等影片就是由爱奇艺影业出品或是拥有网络平台版权,在文艺院线获得了较好的传播效果,最新推出的“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也是面向青年创作者推出的。

  阿里大文娱则是推出了“薪火计划”,将阿里影业“A计划”、优酷“青年导演扶植计划”及“早鸟计划”进一步融合,对阿里大文娱打通后的人才计划进行了升级,《老兽》《在码头》《追。踪》等片的拍摄就受益于阿里的支持。

  腾讯影业方面则有NEXT IDEA青年影视人才计划、“春藤电影工坊”、“青葱计划”等,都致力于年轻人才的挖掘,对新导演的项目也倍加重视,科幻电影《拓星者》以及已经上映的《动物世界》都是新锐导演的新类型尝试,令人耳目一新。

  这样看来,即使失去了金马这条路,其它路也未尝走不通。

  总的来看,大陆电影和影人不能前往金马奖,会对青年电影人有一些影响,但并不是绝对的。现在需要更多行业内的巨头给到青年电影人机会,让更多独立电影佳作得以走进观众的视野,给这个极其小众的电影圈子提供在产业内更广阔发展的途径,这会鼓励更多人勇敢创作。

  而青年电影人也要放平心态,近期《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口碑双丰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虽然谈票房可能有点俗,但在当下这确实是衡量导演创作能力的重要标准之一,而爆款诞生的背后,是创作者们若干年辛勤的默默耕耘。

  毕竟一分付出,一分回报,有梦想与艺术追求的人,总会有发光的机会。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