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将于近期成立,带给了长期自由生长的游戏圈一丝波澜

标签: 游戏政策 来源:岛上十点作者:乔治王2018-12-10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于近期成立,并对首批20款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了评议。

01.

前天央视13套有则20秒的新闻播报:

这则播报言简意赅,给沉寂已久的游戏圈带来了一丝波澜。消息一出,同行都炸锅了,觉得以道德标准评判商业游戏这是什么花式操作,但是我觉得这未必是坏事,因为至少有了开始审核的迹象。

现在都没米下锅了,就别多操心满汉全席的事了。

虽然我们无法得知这20款游戏姓甚名谁,也不知道道德评判的具体细节,但这是个新信息,今后法律审核也好道德评判也罢,版号八个多月没发了,作为从业者大家都要吃饭,我仍然憧憬着这也许是放开版号的前兆。

对于游戏行业来说,我的期望就是如此之低。

02.

中国游戏行业该不该管?该管,甚至说游戏行业本就需要一场寒冬,来结束这场荒蛮的盛宴。

在过去的几年,大量的游戏小作坊崇尚着游戏产品研发的“去游戏化”,拿来一套经过无数玩家验证过赚钱的玩法,换上数个新皮,反复的洗着不同细分领域的玩家,形成了产业。

一套卡牌游戏的养成系统,被换成了仙侠、二次元、传奇的新皮,再买量刷榜和渠道分账,数量像蝗虫一样扩散。做这道生意的老板,自己也数不清有几款换皮产品正趴在渠道的榜单上吸血。

这套流水线作业的产物喂饱了游戏的发行渠道(例如各个应用商店、硬核联盟),也喂饱了可以量产同个模子游戏的小作坊,唯独把真正热爱游戏的玩家给洗了个干净出去。

更别提还有海量的棋牌赌博抽水,隐秘一点儿的搞搞房卡模式,本地化做到了每个县级市,这在去年开始也被一锅端了个干净。

这批换皮产品压根都不需要游戏策划,玩家对游戏的审美能力尚且初级,换皮产品在过去几年就像亚洲鲤鱼一样制霸了一个个湖泊,吞下了一批批粗放的玩家。

而当政策收紧时,它们首先就没有了活路,而其实玩家缅怀的也并非是这批流水线产物,而关心的是正经的游戏行业,是不是还能有春天。

祛病如抽丝,过程会有些痛苦。

03.

贾樟柯有一个神奇之处,就是他的每一部电影都盈利。

2000年《站台》拍完之后,贾樟柯在小西天一家盗版DVD店里瞎逛,老板上前搭话:“有一个假科长的《站台》你要么?”

隔天一大早,贾樟柯打车回了那家店,买到了自己无法公映的电影的盗版DVD。

电影被禁,自己买了自己的盗版碟,想想就心塞。

他的另一部电影《三峡好人》,任性地选择了与当年最热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同天上映,最终只拿下200万元票房。

国内市场惨归惨,但其实早在影片上映前,《三峡好人》就已经通过海外版权预售收回成本。这部片投资仅600万元,却销售到了75个国家,版权收入高达4000万元。

事实上,从第一部长篇《小武》开始,除了纪录片《海上传奇》,他指导的每一部电影,都是盈利的。

总体来看,贾樟柯的商业模式是“艺术片+电影节”,通过电影节打开影片的国际知名度,通过海外发行出售发行权,最终拿回了成本的同时还能赚上几笔。

《小时代2》上映的时候,贾樟柯表达过对影院排片标准的不满,而郭敬明给出的回应是:

时间挪到现在,所有人是不是都看贾樟柯了我不知道,但是郭敬明集结大牌和流量明星的《爵迹》亏得底裤不剩,而贾樟柯依然在海外挣钱。

出海同样成了国内手游厂商自救的办法,就好比日本,人口不到美国一半,但是手游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在氪金方面尤为大方。

但是同样日本也有着超高的文化壁垒,有着强大的文化输出能力,何况日本做游戏的年代可比我们源远流长,大家可不要相信猪场丁三石说出“民间高手任天堂”的鬼话。

可也正因为文化壁垒,日式手游往往移植到中国往往水土不服,但没想到迫于国内政策,国内厂商反倒衍生出了澎湃的出海自救的决心,以至于这一两年像钉子一样打进日本市场的手游越来越多。

不管是《舰C》《阴阳师》《第五人格》还是米哈游《崩崩崩》都开始出现在榜单之上,猪厂的《荒野行动》甚至一度成为日本的国民游戏,流水近三亿美金。

而腾讯的吃鸡手游《PUBG MOBILE》发行了全球上百个国家,在2018年第三季度,成为全球月活跃排第二的手游产品。

我不知这一奇观到底是政策制定者的智慧,还是根植于各位老板心中的求生欲在奏效……

也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04.

既然该管,寒冬期还带来了别样的生机,但是具体如何操作依然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

今年,《大象席地而坐》在金马奖上斩获最佳剧情长片等三项分量十足的奖项,而29岁的导演胡波于17年10月,在北京东五环一幢楼的楼梯间里自缢而亡。

胡波一毕业,就和女友住在北京东六环,每天的工作就是写小说,这根本养不活自己,女友便跑路了。按照胡波自己的说法,一年里出了两本书,拍了一部艺术片,总共拿了两万的版权稿费,而电影一分钱没有。

《大象》的拍摄成本只有76万,拍摄时间25天,剪辑时间6天。投资少、时间短,剧本、拍摄、导演、剪辑,几乎是胡波独立完成,在更多条条框框的限制下,独立电影的门槛将越来越高,再有情怀,也要吃饭。

独立电影尚且如此,那独立游戏近况如何?

2016年6月2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一份《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横空出世,这份通知罗列了16条有关事项,千言万语可以汇成一句话:游戏需要获得版号,没有版号不得运营,不然按非法出版物查处。

当时的游戏业哭天喊地,都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迎来了黑暗期,因为当时一款手游的开发周期差不多一年,以前找个好时机说上就上,但是从要求版号以后,那至少得早早提前三四个月用来先搞定一个提审包,用来给广电总局审核。

这个提审包非常讲究,首先我们会加上最严格的屏蔽字库,字库是一个txt文件有好几MB,我曾好奇地打开看过,一句词不单单有正常句式,还囊括了许多相近字的变种,搞得聊天频道常常一句整话都很难讲完。

而游戏其他大部分的英文都会修改为中文,例如BOSS改成首领、WARNING改成警告。女性角色的大胸长腿能遮就遮,要是有飙血那就全改成绿色。很多还没做完的功能,能屏蔽则屏蔽,只保障最小可玩的版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做出来的审核包,看起来就像放假回家和父母相处的你,不管二十老几了平日里和同事皮的不行,偶尔嘴边还讲讲脏字,一过年回到了家,全得打碎了咽下去,变成父母的手心里的宝。

经历过审核的修改、打回、再提交、最终拿版号,真的到了上线的那一天,市场环境早已变天。

而对于独立游戏团队来说,这还没到版号呢,《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就是难以逾越的障碍,只能乖乖掏钱找有资质的公司挂靠,更别提后面还有软著、ICP证、文网文。

而时隔不到两年,从3月29日以来,游戏版号甚至已经完全停发了,大厂有余粮和早早申请的版号可以熬过寒冬,甚至也有发行海外造血的能力,而独立游戏团队则难以为继,眼睛一睁一闭,脑子里每天只有两个字:省钱。

不过这事依然还有些许希望。

一是找大厂包养,交给大厂来发行。大厂要口碑,小团队想活下去,调性相似,运气好可以一拍即合。

二要么是放弃中华文化内核,老老实实地做海外市场,在缺钱的寒风中苦中作乐,在小而美的定位上与国外产品搏一搏,走贾樟柯的路子。

05.

我曾写过一篇《中国不配拥有好游戏》,结果《古剑奇谭3》上了,有人问我脸被打的狠不狠。

其实我非常希望有一天,玩家拿着Steam榜单上各路国产游戏过来打我的脸,说:“你看看这些游戏不都好游戏吗!”然后我仔细一看,这些游戏各个赚得个盆满钵满,玩家挥着钱用钱投票,把好游戏买爆。

我对着这些金闪闪的大作名字,不由得落荒而逃,喃喃自语:想不到,中国的好游戏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然后像罗胖子一样猛扇自己几个耳光。

然而事实上,就好比《古剑奇谭3》,99块的售价,还有一帮人说售价太高,如今让玩家用钱投票,大家也更愿意花328氪几个“免费游戏”的皮肤。哪怕古剑3是个好游戏,而我们连他们下一代的研发费用都养不起。

真的哪天有人不想赚钱,全靠情怀几千万砸下去出来了个好游戏,但是你有想过玩家您配吗?

作为一个游戏从业者,国产游戏能做赚钱又赚口碑,扇自己几个耳光有何足挂齿呢。

“这个社会喜不喜欢好游戏,公众选不选择好游戏,这是民族的文化审美问题,它绝不是某一个人能够改变的。我今天就算不做换皮、马甲、流量游戏,所有人都玩好游戏了吗?”

很可惜话虽然放在这里,我却难以辩驳。教育玩家和培育市场的路阻且长,需要时间和教训,正所谓吃亏是福,吃一堑长一智,总有一天还是会有田野与远方。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