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影视行业侵权或被遏制!

标签: 影视知识政策 来源:影投人作者:九九消寒2019-01-18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所有人应该都有种感觉,过去的2018年,关于知识产权案的新闻消息格外密集。

2018年4月,徐峥导演处女作《人再囧途之泰囧》侵权案两审之后,终于有了结果。最高人民法院认定《泰囧》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徐峥及5家出品方光线传媒、真乐道公司等被判向《人在囧途》版权方武汉华旗影视公司赔款500万元。

6月,奥飞娱乐诉三宝动漫玩具等3家公司侵犯专利权,索赔1000万元。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做出裁定,同意查封、冻结三被告银行存款合计1000万元或其他等值财产。

7月,《白夜追凶》出品公司优酷及编剧因版权归属问题被诉至法院,至今判决未出。

12月,作家李霞诉《人民的名义》涉嫌抄袭案一审宣判,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驳回李霞的全部诉讼请求。

同月,“抖音短视频”诉“伙拍小视频”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案正式宣判。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明确:涉案的抖音15秒短视频虽然篇幅短小,但具备很强的独创性和正能量,应当属于“类电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前天,《夏洛特烦恼》导演状告影评人侵权案宣布一审判决,影评人文白败诉,北京市朝阳人民法院判处被告赔偿原告8万元含对方律师及诉讼费并公开道歉。

所有人应该都有种感觉,过去的2018年,关于知识产权案的新闻消息格外密集。而随着案件的陆续宣判、相关法案的陆续出台,人们对国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决心也愈发坚信。

2018年2月6日,中办、国办正式印发《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揭开了2018年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的序幕。随后,国家知识产权局又在年中印发了《“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方案》。

2019年开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北京揭牌成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就此正式建立。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进一步完善了行为保全制度在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领域的实施。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目的是刺激经济体的创新精神,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而在所有产业中,影视产业的地位尤为特殊,其作为我国文化输出的重要媒介,一直都存在行业生态混乱,创新意识不足的弊病,过去一年一直受到重点关注和严格整治。

生态混乱、相关机制建立不全,致使知识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这恐怕是阻碍影视行业发展的最大拦路虎。2017年3月,腾讯视频维权总监兼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刘政操在一次会议上透露,每年侵权盗版对于影视产业中互联网视频产业可能造成的损失高达150亿元。

可计算的是内容成品带来的收益,不可计算的是创作热情被干扰、抹杀所造成的损失。这些损失远不止150亿。以剧本环节为例,编剧作为内容创作者,被侵权后因为维权行为性价比太低选择放弃维权已经成了常态。

和对普通创作者来说高昂的维权成本形成对比的是低廉的侵权成本。在我国侵犯专利的诉讼中,法院判予的平均赔偿额在8-15万人民币,而美国是450-500万美金——可谓天壤之别。

如今,为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年第一号通知中提出,将完善符合知识产权案件特点的诉讼证据规则,着力破解知识产权权利人“举证难”问题(降低维权难度),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标准,建立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侵权成本)。法规进一步完善,加上执法力度的加强,被侵权方的维权动力必将提高。

新规伊始,具体数额会提升到多高还没有案例可以说明。不过就当前力度来看,具体数额一定会以能否起到震慑作用为判定依据。

任正非曾说:“中国缺少创新、没有原创,主要原因是不尊重知识产权,没有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要想促使影视行业回归正轨,除了抑制片酬、建立审查机制,必得通过保护知识产权来恢复创作者的信心和士气,相对而言,后者才是根源性问题。

随着这一根源性问题的解决,影视行业的创新活力得到释放是必然的。一方面是编剧解决了后顾之忧,更加专注于创作,另一方面,IP模式化导致的影视作品同质化危机也将得到缓解。

众所周知,网文平台早已形成套路化、流水线的内容生产模式,抄袭事件层出不穷。《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寂寞空庭春欲晚》等头部内容如此,名不见经传的小IP更是数不胜数。而一旦网文平台和作者树立了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抄袭导致的同质现象必将减少,IP质量也将随之提高。

影视公司为了避免侵权危机,在项目开发过程中更加重视侵权界定自不必说。值得注意的是,当下一些新兴内容形式,如竖屏剧、短剧的诞生和传播往往容易让人产生松懈心理。

以竖屏剧为例,鹦鹉君之前分析竖屏剧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要靠段子来制造看点,但段子易学不易造,很多人在创作脚本的过程中很可能会下意识地照搬和化用一些既有素材。

运用这些素材算不算侵犯知识产权呢?文章开头提到的“抖音短视频”诉“伙拍小视频”提醒我们,15秒的短视频尚且属于“类电作品”,不可随便盗用,在短剧里化用网络梗会不会也存在风险?

比如诞生过很多经典段子的知乎一般都会在回答最后标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只不过从前大家版权意识不够强,照搬者无知无畏,原作者也不以为意。但做剧挣钱和没有商业收益的个人传播性质毕竟不同,随着人们版权意识的增强,再将网络段子写进剧本,或有被原作者追讨上门的风险。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