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片酬5000万封顶政策引发的连锁反应

标签: 明星片酬政策 来源:影视独舌作者:闻人语2019-02-25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明星片酬限制政策发布后,视频平台内容成本下降

限制明星天价片酬的问题再一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2月22日,爱奇艺2018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龚宇在回答分析师提出的内容成本控制问题时,列举了明星片酬下降带来的利好因素,随后,#顶级演员片酬限价5000万#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热烈讨论。

龚宇

与舆论形成呼应的,是近段时间以来相关影视部门持续出台的一系列重拳整治政策,反复强调贯彻执行影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片酬按“四七三”比例配置的政策意见(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40%,其中,主要演员片酬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片酬不低于总片酬的30%)。

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与六大制片公司也响应相应指导政策,并在此基础上尝试推行单个演员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总片酬(含税)最高不超过5000万的具体定价规则,引发市场关注。

对于明星天价片酬这一问题,影视部门的高度重视、行业的联合发声、舆论的持续关注都有因可循。

在资本进场,助推明星片酬居高不下的同时,一则在影视内容生产环节,制作成本空前高涨,生产压力遽增;二则在影视内容采购环节,制作方将相应制作成本转嫁至采购平台,版权内容价格水涨船高,平台议价余地有限。

两相叠加,于平台而言,无论是自制内容生产抑或版权内容采购,都面临较高成本控制压力。抑制明星天价片酬的必要性由此凸显。

而这背后,不仅是出于平台内容成本控制的现实需要考虑,最终受益的,也将是包括明星本身、其余工种从业人员以及内容消费者在内的内容产业生态链端的各方人士。

成本下降

自制、版权内容近两年有望实现盈利


自制内容是平台彰显自身实力、提高用户黏性过程中必须占领的高地之一,在自制内容生产环节,过高的明星片酬支出分摊大量制作成本,容易导致成本配置失衡,挤压包括布景、服装、拍摄周期、后期制作等在内的其余制作经费,致使最终作品制作粗陋、内容生产效果大打折扣,影响用户消费体验。

根据中国基金报于2018年8月11日发布的《别了天价片酬演员报酬最高5000万封顶九大视频影视公司重大宣布》一文内容,“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经达到影视剧全部制作成本的50%-80%。”

在此前提下,预留给服化道、剪辑、后期制作等各生产环节的支出比例压缩至20%-50%,在违背生产规律的同时,也导致明星之间攀比薪酬之风盛行,漫天要价的行为数见不鲜,不利于良好生产秩序的建立。

编剧高满堂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曾表示:“演员高片酬的现象导致很多投资方真是不敢拍了。一部剧投资一个亿,如果小鲜肉拿走7000万,还剩3000万编导费用、制作费用,我想这部剧的质量肯定是不敢恭维的。”

对于当下正在扩充自制内容储备、吸纳新增订阅用户的平台而言,一旦这种不合理的制作成本配置情况延续下去,将干扰其正常生产计划,不利于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

此外,在“台退网进”整体格局下,包括爱奇艺在内的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影视版权内容采购的大头,在版权军备赛的角逐过程中,制作公司受制于高额明星薪酬成本,顺势将成本压力转移至采购方,催生版权内容价格动辄数亿元的不合理市场行为。

按照当下正在推行的“四七三”制作成本配置比例政策,剔除明星至多40%的薪酬支出后,余下至少60%制作成本将在其余内容生产环节发挥积极作用。

这在保证影视内容高质量、持续、稳定产出的同时,缓解了成本投入压力,市场上将涌现更多高性价比的优质内容,自制内容生产支出与版权内容采购支出都将有机会控制在合理区间内。

根据龚宇在今年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的信息,自2018年8月份“三大六小”联合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后,自制剧演员最高限价为5000万,制作成本同比大幅降低,同时,版权剧的采购成本也由最高超过1500万一集回落至现今的800万以下一集。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市场信息都将在不久的财报内得到积极响应。

按照行业规律共识,并结合爱奇艺2018年内容成本投入经验计算,正常情况下,电视剧的制作周期普遍在6-10个月前后,综艺的制作周期普遍在5-7个月前后,各取双方中位数,按照电视剧制作周期8个月、综艺制作周期6个月的标准统计。

同时考虑内容完整播出并计入财报等滞后因素影响,倘若以2018年8月份推行顶级演员片酬限价5000万的政策为时间点,那么内容投入成本下降在财报中产生正面影响的时间点预计发生在2019年Q3-2020年Q3这一时间段内。届时,平台有望摆脱内容成本控制危机。

内容成本控制引发的连锁反应:

获益的不只是明星


在限制明星天价片酬,影视内容生产、采购成本得到有效遏制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中,平台虽然是受益匪浅的一方,但绝不是唯一的获利者。

在各工种参与内容生产、平台进行内容采购(自制)、内容抵达用户这一相对稳定的闭环内,包括明星在内的各工种从业人员、平台方以及用户都是身居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并且他们之间彼此影响,共同带动内容产业生态链的生生循环。

平台是当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在其积极控制内容成本的前提下,正面影响将在包括明星、其余工种从业人员以及用户在内的各方身上释放,这有利于内容产业生态链的全方位优化。

首先,对于明星本身而言,平台的内容成本控制迫使天价演员走下神坛,未成名演员脱颖而出,新人效应逐渐明显。

在平台严格控制内容成本的过程中,明星薪酬投入占总内容投入的比例大幅降低,天价明星面临有价无市的尴尬处境,在政策指导以及新人辈出的压力下,有更大概率以正常价格参与演出。

对于要价合理的未成名演员、新人演员而言,平台更加倾向于与他们合作,进而实现内容成本控制。这些演员知名度大涨的同时,商业价值显著提升,获得更多发展机会。

今年1月份,影视制作人谢晓虎接受北京日报采访时曾表示:“以前演员就是一切,片方见面互问‘你家用谁’,从来没有人说拍的是啥,现在大家都在想怎么讲好故事、用什么样的拍摄手法、演员怎么表现。你看看最近火的戏和演员就知道,还是故事好、演得好更能打动人。比如《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萍走了,好多观众舍不得。还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的大娘子和老太太,就因为演员演得好,现在多火呀!”

其次,对于产业链条内除明星外的其余工种从业人员而言,平台出于合理控制成本的需要,一定程度上削减版权内容预算,采购行为愈发谨慎,这有利于缓解为明星打工的不合理现象。

更多经费被用于剧本创作、现场拍摄、后期制作等环节,极大激发编剧、导演、摄影、剪辑等其余链条从业人员创作活力,进而提高内容制作品质。

最后,作为内容最终的消费者,用户正在变得愈发“挑剔”,他们是否愿意在平台产生消费行为,极大程度上取决于平台优质内容的储备情况。

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18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网络剧篇)》受众属性分析显示,在影响观剧选择的影响因素中,82.7%的受访者认为题材、故事是最重要的,其余均是次要因素。

满足用户需求的关键正在于合理控制内容成本,保证优质内容储备,用高质量的作品俘获用户。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也曾表示,当下观众和市场日趋成熟,“现在观众的选择一定是好作品而不是大明星”,建立和完善影视剧投入、分配比例,有助于加速影视行业供需关系平衡。

可以明显感知到,内容为王的时代已经到来,在当下愈演愈烈的用户争夺战中,平台肩负的压力不言自明。抵制不合理薪酬,肃清行业风气,是平台基于自身内容发展需要的一次主动出击,其正面效应正在持续不断释放中。

此外,平台在推动健康行业秩序建立的过程中,应当得到各方积极响应与支持,共同重构正常市场秩序。

编辑:mary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