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家平台被约谈整改,网络文学站在了十字路口

标签: 网络文学 来源:刺猬公社作者:骆北2019-07-30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在商业道路上埋头猛冲十多年的网络文学,在外部力量的干预下踩了急刹车。

  在商业道路上埋头猛冲十多年的网络文学,在外部力量的干预下踩了急刹车。

  7月15日至17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了咪咕阅读、天翼阅读、网易文学、红袖添香网、起点中文网、追书神器、爱奇艺文学等12家企业,对近期发现的网络文学内容低俗问题,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整改。

  “有点人心惶惶,这次是动真格的。”一位网文编辑对记者表示。

  5月下旬,行业巨头起点中文网和晋江文学城被约谈整改,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不是一次突击检查或小打小闹,一场风暴正在酝酿,继影视和游戏之后,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到了内容行业的核心门类——网络文学头上。

  对网络文学行业的商业进程来说,这次整顿是一场打击,但对网络文学这种形式来说,危机中隐藏着机会,这既代表了主流的认同,也让网络文学有了摆脱模式化发展,回归其勃兴之初百花齐放的可能。

  整顿风暴

“力度一次比一次大,几乎是无差别地毯式整顿,没几家公司敢说自己的内容一点问题都没有,在被点名前,平台必须尽快自查自纠,不然损失太大。”听闻12家网络文学企业被约谈后,某网站女频主编七叶很担忧。

  两个多月前,上海市网信办就传播导向错误、低俗色情小说等问题约谈起点中文网,“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暂停更新七天,几乎同时,北京市扫黄打非办等部门对晋江文学城展开检查,关停古代纯爱频道下的东方架空栏目及衍生纯爱频道下的东方幻想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

  起点和晋江,分别是网文行业中男频和女频的领头羊,上海北京两地的这次联合突击检查有种抓典型的意味。

  “晋江以前被约谈过好几次了,经常整改,一些中小原创网站倒是很少被查,这次也是,大家抱着一种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的心态,没有太当回事,另外一方面,中小网站的内容审核机制也不如大网站健全,技术力量和人力成本都不够,很容易出现内容安全问题。”七叶坦言。

  然而此次整顿,力度之大,范围之广,时间之久,都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7月16日中午,“扫黄打非”官方微信推送了一则消息,晋江文学城、番茄小说和米读小说被约谈,并被要求针对传播网络淫秽色情出版物等问题进行严肃整改。

  处理结果是,晋江文学城网站及客户端停止更新、停止经营性业务15天,在双端首页登载整改公告,并接受行政处罚,番茄小说和米读小说更严重些,被处停止更新、停止经营性业务3个月,并在网页及客户端首页登载整改公告。

  另有咪咕阅读、天翼阅读、网易文学、红袖添香网、起点中文网、追书神器、爱奇艺文学等12家企业被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针对更宽泛些的内容低俗问题,被责令整改,下架相关小说,停办征文活动,清理低俗宣传推介内容,健全内容把关机制。

  一时间,风声鹤唳,所有的网络文学平台都绷紧了弦,生怕重蹈晋江、米读的覆辙。

  “部分网站仍充斥低俗标题或配图,一些网站在小说简介上可以通过带有暗示性、挑逗性、刺激性内容诱导用户;有的网站设置‘主编推荐’‘全网热销’栏目,大量推介模式雷同、情节荒诞的作品;有的网站开展‘一夜暴富’征文活动,宣扬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别网站为逃避平台内容审查责任,利用平台引流、使用即时聊天工具传播淫秽色情内容。”

  在这些问题中,淫秽色情是最严重的,最容易受到查封和处罚,但小说的价值取向也逐渐成为内容审查的重点对象。

  “网络文学这门生意,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人性之上的,能迎合读者的心理需求,才有市场价值,作者和平台才能赚到钱。”网文行业分析师李宛说。

  事业成功和感情顺利,分别是男性和女性读者群体最普遍的心理需求,辅之以擦边球的色情内容,一部模式雷同、情节相似的“爽文”很快就能被生产出来,一个网文平台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部作品,只有极少数算得上“精品”,平台的基础还是这些类型化、套路化的东西。

  “有些晋江的读者认为,晋江三番五次被约谈整改是有关部门想大力打压耽美,其实不止是耽美,网络文学行业在市场导向下,整体内容质量都不高,存在各种问题,只不过以前大力向前冲,这些问题被忽略了,现在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

  在李宛看来,整顿对行业不一定是坏事,反而是一次出清低质内容,建立更健全的内容评价机制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在完全市场导向的行业形势下几乎不会出现,只要读者还喜欢看那些低俗的内容,作者就会为了钱去写这些东西,现在有一只“看得见的手”伸进来,反而能让一些以往不受市场待见的内容有了更多可能。

  网络文学的“文艺复兴”

  “我手写我心”,二十年前,痞子蔡、李寻欢等第一批网文作者开始在网络上创作时,追求的并不是经济利益,而是心理认同。

  传统文学体制下创作和发表都是有门槛的,互联网则给了任何一个喜欢写作的人,圆自己文学梦的机会,不需要送出版社,不需要审批,只要写了发到网上,就会有人看到。

  “初创期的网络小说有着广博杂糅的文化背景、强烈的平民立场和自由书写的狂欢快感。”网络文学研究者欧阳友权教授在其专著中提到。

  第一代的网文作者们什么都写,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甚至日记体、对话体、意识流,形式丰富,题材也多,毫无定式,直到2003年起点中文网创立了按字数付费的网络文学商业模式,创作生态才发生巨变。

  “类型化小说是网络文学市场化的必然结果,一方面读者规模扩大,口味各种各样,需要针对性地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另一方面类型化可以显著提高作者的内容生产能力,模式和写法可以复制,新人容易上手,能更快产业化。”李宛说。

  在网络文学商业化进程中,类型化小说不断挤压其他形式的作品,将其赶出网络文学专业平台,分散到了豆瓣、天涯、知乎等非赢利的网络社区中。

  “靠写文为生的职业网络作者专职从事类型化小说生产,只有业余爱好者会写这些没有商业价值的东西。”一位网文作者坦言。

  如今,类型化小说霸占网路文学市场十几年的态势在逐渐改变。

  著名的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这几年不怎么写他熟悉的玄幻小说了,倒是连续写了四部现实题材的小说,最新的一部是《隔河千里 秦川知夏》,讲述了一场以京杭大运河为背景的爱情小说,历史、文化、爱情、现实交织在一起,与《斗罗大陆》相比,不像是同一个人写的。

  现实主义的创作方向正在成为近两年网络文学的突出特点,玄幻、言情、穿越等模式化题材几乎被写尽了,架空的幻想类作品虽然还占主流,但颓势已现,反而是反映现实生活和民族历史文化的作品更受读者欢迎,起点中文网上《大王饶命》的成功就是一个例证。

  “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更容易改编,矛盾集中,特效制作难度低,贴近更多人的生活,比如阿耐的《都挺好》,从作者到平台再到下游版权合作方,都看到了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IP价值。”某平台版权商务经理对记者说。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国家层面主动推动的结果,在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协联合发布的“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中,相当一部分作品开始“趋主流化”,描写改革开放进程,新时代的个人成长,中华文明历史文化等。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认为,网络文学界已具有较为理性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在保持网络文学特征与活力的同时,日益向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文化传统、主流文学审美靠拢。

  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界限进一步被打破,网络文学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提升。

  朱威廉阔别网络文学界十几年了,在这个新风吹起的时候,带着“当年榕树下”的情怀回来了。他创立了“全球中文原创作品分享社区”榕书App,想打破类型小说对网络文学的垄断,回归21年前榕树下百花齐放的文学盛景。

  21年前的故事对于朱威廉来说,像是黄粱一梦,那是一次理想主义的破灭。“在榕树下时期,我似乎看到了我的梦想实现,平凡人都能执起笔来,而在今天,这一切烟消云散了”,他说。

  榕树下是网络文学的伊甸园时代,没有商业的沾染,充满草根气质,自由奔放,无数文学青年在上面满怀热情写下十几万字的网文,大家一起交流、争辩,惺惺相惜,凝聚起一股纯粹的精神力量。

  榕树下在网络文学商业化浪潮中被市场淘汰了,留下的个人写作风尚先后在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知乎、豆瓣延续下来。

  第一代著名网文作家陈村曾经认为,网络文学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网络文学的初心是不功利的,是老子所说的那种赤子之心、婴儿的状态,但从今天来看,网络文学把文学做‘瘦’了,文学本来海纳百川,有文学批评、散文、诗歌、杂文、小说,但网络文学出于经营的原因,需要把文章写长,这导致类型文学一枝独秀。”

  这次朱威廉会成功吗?

  这是一个玄学问题,选择了一条路,只有走到路的尽头才能知道结果好坏。榕书App只是一个切面,内里是网络文学界文艺复兴的大幕,网络文学将慢慢由“瘦”变“胖”,回归其初兴之时“在网络上创作的文学”的定义,而不只是市场化的精神消费产品。

  新常态,新风向

整顿阴云之下,“国家队”进场了。

  7月5日,一则消息传来,人民日报数字传播、量子云、瀚叶股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成立三方合资公司“人民阅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最终以工商核定名称为准),从事数字阅读相关业,着力发展文学内容创造、收集和分发。

  “人民阅读”还有另外一份责任:积极开拓行业标准,配合主管部门推行行业自律。

  “互联网付费阅读领域目前缺乏行业监管,急需具有行业公信力、正确价值观的平台企业作为行业标准制定者和内容提供方。”人民网报道称。

  这是行业规范化的常见套路,行业发展初期由民间资本力量角逐,行业蓬勃发展,蛋糕不断做大,等出现社会风险时由政策及市场双管齐下,国家同时派出裁判员和运动员,治理行业乱象,把狂奔的野马逼入正轨。

  近日,阅文集团响应上海网信办的指导,在上海地区招募举报志愿者,帮助识别平台上的不良信息,提高平台用户的认知,将自查工作列为日常重要事项。

  行业内普遍认为,监管将成为常态,而不是一时的运动。从上到下,网络文学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自由,但得到的也是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调整期将是漫长的,监管趋严,但新的苗头还未形成大势,这会让很多人都不太好过。

  “现实主义创作倾向虽然露了苗头,但基本上是国家在主导,由网络文学平台通过举办征文大赛等形式大力扶持,由行业头部作家带头表率,记录新时代,然而市场上的反响并不强烈,读者层面的阅读口味并没有改变,绝大部分网文作者还是要通过创作类型小说来吃饭,从市场层面来看,只有IP改编算是比较好的优势。”李宛说。

  受限于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大部分作者埋头苦写,没有时间观察生活,作品现实表现力匮乏,难以脱离传统网络文学脱离现实的天马行空的创作手法,现阶段的现实主义创作只能由财务相对自由的头部作家来尝试,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仍然处于艰难的探索和过渡期。

  信心还是要有的。

  网络文学研究学者欧阳友权曾预测网络文学的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草根生长,商业模式形成,数据为王,这一时期单一市场化将走到极致,网文形态完全取决于市场选择;

  第二阶段开始,网络文学将逐渐成长为主流文化形态,被传统文学、影视、媒体接受并热捧,形成IP热潮,从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中获取支持,慢慢将网络文学从类型化的泥潭中解放出来,目前的网文行业正处于这一阶段;

  最终,网络文学将向规范与高效的方向进化,向更垂直、更精细、更专业的方向发展,到时,诗歌、散文、戏剧等都将有一席之地,读者品味多样,作者创作手法、题材、价值取向都将丰富多彩,网络文学真正迈入“百花齐放”的时代。

  我们正站在转折的节点上。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