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国特色文化娱乐产业发展路径

标签: 电影电视游戏 来源:艺恩网作者:艺恩网2011-10-18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第一个互动环节,主题是中国特色的文化娱乐产业发展路径,主持人是东方证券投行董事张亚波先生。参与这个环节的嘉宾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先生,华谊兄弟副总

       艺恩网2011年10月18日消息,由艺恩咨询携手东方证券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文化娱乐产业高峰论坛顺利召开。光线传媒、腾讯互娱、华谊兄弟、博纳影业、淘米网、优扬传媒、PPTV、奇艺、特艺集团、DMG、青青树动漫等机构高层以及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等学术机构发表精彩演讲并展开热烈讨论。论坛以"融合、共赢"为主题,通过观点碰撞,沉淀行业疑惑,分享独到见解,促进和推动中国文化娱乐产业持续、蓬勃、健康的发展,来自金融机构、影视传媒、新媒体、游戏动漫等机构代表济济一堂。

       华影盛视赵雨润:我们未来的影视剧,包括电影和微电影全部是从盛大文学出来,在新媒体时代下,每一个版权下面要做好产业链上的多样化运营;认清自己的核心价值,内容好渠道应该是互助模式。

       华谊兄弟胡明:我们会坚持以内容为核心,向渠道和延伸领域拓展,探索全产业链的运营框架;内容和渠道的融合是天然的,电影行业是一个生态体系,不可能有人控制完整的产业链。

       星美影院任建宏:中国电影的发展要有整体的市场,我们未来也会拓展和延伸电影相关产业;在内容和渠道的连带关系上,我个人认为制作应该把制作做好,终端应该把终端做好。

      北大文化产业研究所副院长陈少峰:市场的结构性问题使中国只靠电影无法做大,应该是全产业链的建设;中国电影的突破必须是全球市场,必须小企业解决好生存问题,大企业要突破现状。


嘉宾左起:华谊兄弟副总裁胡明、华影盛视总裁赵雨润、北大文化产业研究所副院长陈少峰、星美影院总裁任建宏、嘉宾主持东方证券执行董事张亚波

 

  以下是互动环节现场实录

       张亚波:我是本次活动的联合主办方东方证券的张亚波,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今天几位都是跟电影工作相关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电影这个行业在我们国家近几年的文化体制改革中间,做的是最彻底的,而且也可以说是目前文化产业里的领军羊,所以今天这几个像产业融合、模式之惑的主题都是围绕电影展开。

  我想华影盛视的赵总可能深有感触,你本来是学外语的,电视台在网络公司在电影都干过,而且华影盛视两大股东也是我们国家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网上文学平台和卫视平台,所以你本人和公司都面临很明显的产业融合问题,所以请赵总首先给大家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赵雨润:我是赵雨润,在整个影视界还属于新兵,因为我们是陈院长刚才特别说的盛大下面的影视公司,陈院长刚才说有钱的人在做平台没钱的人在做内容,我们也在做内容,其实对盛大来说一方面是平台,另一方面我们希望通过版权,因为任何内容我觉得都是在做版权。盛大旗下有九大业务我们是最小业务,我们是09年成立的,今年是我们的第一期成果的初展年,像《新还株格格》就是我们投资的,年底的《龙门飞甲》也是我们投资的。我们常常说屁股决定脑袋,因为有些是自己在做制作的,我们是一个集团下面的制作公司,因为我们觉得在好莱坞比较好的模式是哈利波特模式。

  所以我们今年做调整之后,我们未来所有的影视剧,包括电影和微电影全部是从盛大文学出来的,因为各位可以理解到的是,一个不错的编剧写的一个新的剧本,和一个500、600万人次畅销小说的所能够改编的方面,当然对我们来说更有投资价值的是后者,而且现在的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很多一部分的钱是来自于新媒体,当你的新媒体在做选择的时候,当然你的卫视平台是比较有话语权,同时你这个名字、这个版权拥有的新媒体的观众的转化率,也是各大新媒体视频网站所考虑的,所以今年我们想做这样的尝试,我们从盛大文学600多万次的小说选起,我们主题歌是交给种子音乐做,而且明年准备推出游戏,但是这个游戏跟各位几年前理解的游戏不太一样,不但有大型的客户端游戏,还有手机上玩儿的无线应用的游戏,所以一个版权下面如何做好产业链上面多样化的运营,是现在在新媒体时代,或者说在新的影视模式时代,每家公司应该想的,或者自己做或者跟别人一起做,而且最好同一时间达到协同的效果,千万不能等影片上映半年才上游戏。

  我们现在看到文学到音乐到产品其实是观众的转化率,从读者到观众到用户到歌迷的转化率,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些人,你到底让它变成多的钱,这就是真正的价值。

  张亚波:我在华谊兄弟公告多次看到全力构建综合性的娱乐集团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影视娱乐传媒集团,那么胡总您肯定很熟悉,我研究过华谊兄弟的发展情况,可以看到上市之前公司做的跟传统传媒企业的四大件业务:电影、电视艺人经济、广告,还想做其他的事情,但是出于资金、节奏上的考虑,这些事情我们一一看到在上市之后逐一实现了,所以请您谈一谈华谊兄弟在产业融合方面遇到的难点和解决之道。

  #p#副标题#e#

       胡明:我是来自华谊兄弟的副总裁胡明,华谊兄弟在09年10月底在创业板上市的,上市之前我们的业务是非常的集中在内容这个方面,就是说我们在内容方面,刚才主持人非常熟悉的帮我介绍了,我们的电影、电视剧和艺人经济,实际上上市我们从布局考虑上依然以内容为核心,但是我们会向渠道和延伸领域拓展。我不知道跟今天的主题是不是最贴的,华谊兄弟本身的探索我觉得更多的是全产业链的运营的架构。但是在全产业链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的核心和我们非常注意的,依然是我们最有旗帜性和最有招牌性的内容。

  其实,我觉得企业做生意的模式有很多,就像刚才聊到,可以是一个从文学到游戏到音乐到电影、电视剧,那其实华谊兄弟更注意的是,我们希望我们出品的内容都是能够在这个领域是最顶尖的,因为其实电影也好、电视也好,内容是一个典型的赢家通吃的逻辑,中国电影一年拍500部,但是真正能够进入电影院放映的不到100部,真正能够创造票房和盈利的,前20部可能就占了70%、80%的票房,所以华谊兄弟给自己的定位,我们希望我们的每部作品从品质上能够深入人心,从商业上能够带来最好的回报,所以我们在全产业链布局的时候始终是以内容为核心,但是反过来您可能也会问,那你既然做内容为什么往渠道和延伸方面发展?这个还是基于中国市场和行业的现状。因为我们今天所处的中国这个行业有着一些非常非常现实的特点。

  第一,我们实际上是传统的娱乐内容和传统娱乐行业和互联网带来的娱乐方式,实际上两个在同时发展,美国从票房这边先发展,然后才是今天的,当然也有以互联网为技术的游戏等等这些模式,那其实中国没有先后顺序,两个是同时发展的。

  第二,我们在中国的产业政策上有非常多的自己的特点,作为一家企业来讲我们不会评论政策的对与错,从我们来讲我会看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但是作为一个媒体公司需要找到一个更多的盈利渠道,更多的能够产生协同效应的这样的领域。所以,也是决定了我们所走的路一定跟美国的六大传媒集团肯定不一样。

  张亚波:很多会觉得影院类似于连锁消费的行业,根据我们综合的信息影院在产业融合的角度上,在资本层面上,已经接受各式各样的业态资本的进入和推动,我想请任总来聊一聊产业融合的感想。

  任建宏:大家好,我是星美影院发展的任建宏,很高兴今天能够跟大家探讨文化产业的话题。

  刚才各位老师也都谈到了关于文化产业的一些主要话题都放在了关于内容制作、发行这方面的议题上了,作为我来讲,我从01年到现在一直在做文化电影这一部分板块的终端,尤其是这几年,我们可能大家都很清楚,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影院的出现造就了我们今天这么好的票房,可是有很多人都不清楚,在这个影院板块当中最后的环节有很多很多的困惑。随着电影的发展,我们现在出去拿影院的成本跟以前大大不一样了,我们每年的电影票房都在30%的比例增长,但是我们的租金是什么增长比例呢?可能大家都觉得做终端赚钱,我在7、8年前跟冯小刚、张艺谋都探讨过这方面的问题,以前在胶片时代的时候,很多院线公司的老总都求导演、求发行公司多给我们几个拷贝,但是现在什么情况呢?反过来,导演要求院线的老总能不能多给我几个厅,我们一部影片的成功,从这方面来看我不承认,我拍的片子好发行好就可以,我认为是一个整体市场。你的内容要好,你的阵容要好,发行团队要强,再有我们必须有我们终端的市场,如果缺一肯定是不可以的,这是我们中国电影市场未来的趋势,我认为是整体市场的现象。

  作为星美来说我们有我们的战略,从星美影院来说这么大举拓展电影院市场的趋势现在是这样,从发展战略上来说,我们是多方的,第一我们要自建,也有收购并购,也有一些合作,这种合作是多方的,我们都很清楚建一个影院很容易,但是建100个影院不容易,所以我们在合作方面、融资方面是多方面的。其次,我要讲一下什么?可能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票房上了,拿美国市场来讲是很成熟的市场,他的第一支柱企业是航空业,第二大支柱企业是电影业,但是电影业里票房只占30%,将近70%来自于非正常收入,但是国内大的电影公司可能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这一点。那星美影院来说,从去年来讲我们就调整了未来电影院发展的市场趋势。我今天在这儿也不是做广告,跟大家说一下,从星美影院来说已经成立了星美汇,就是要拓展我们的延伸产品、相关产业,并不是搞制作能挣钱搞影院也能挣钱,我可以这么说开10家影院可能7家都亏钱。那我们要研究我们新的业务、新的板块。因为现在我们的租金给各个影院公司造就了很大的压力。

  张亚波:刚刚听任总的介绍,顾名思义的猜想可能更多的会做成休闲俱乐部的形式对吗?

  任建宏:俱乐部倒不是,所谓的星美汇就是拓展和延伸我们的跟电影相关的产业,不是简单的一个什么玩具这些东西,也不是简单的餐饮品牌,我觉得很多业务要等待我们拓展。

  张亚波:我想请陈教授对这个话题贡献一点点评。

  陈少峰:其实很少有机会对一个具体的行业讲的比较深入一点,很多想说的话都没有机会说,或者说了之后他引导你不要往那方面说。其实我对文化产业的评论也比较多,但是具体的就一个领域还是没有很有机会讲,今天几个老总都不太愿意多讲,因为讲多了会泄露商业机密,我是没有任何问题,我想跟大家交流两个方面的事情。

  第一,我们影视领域现在有一些领域到底对不对。第二,我们怎么做?

  第一,我们这个电影存在一个结构性的缺陷,这个缺陷让所有电影公司都做不大,换句话说在中国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票房再涨3倍我们电影公司照样做不大,因为我们票房主要是以国内票房为主,而国内票房院线垄断以后电影公司就要更求他们了,这就越来越麻烦。但是院线总体来讲目前阶段比电影公司好一点。那么电影公司像国外有20部电影大片国内就算10部,30部就把所有好档期都占完了,那么国内10部大片一家分两部。所以我觉得从电影的角度来讲是一个小小的公司,永远做不大的,就是你再努力,一年拍几部分到你手里的票房就那么多。所以这个市场处于结构性的问题,就是说中国光靠电影本身是做不大的。

  那我们做法有没有问题?比如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电影制作主要放在国内,那国内的分配机制,你想如果投资3个亿票房5个亿很可能还亏呢。所以国内电影的市场很小,所以应该是全产业链,我认为像华谊兄弟这几年方向都是正确的,但是速度太慢,这么长时间速度太慢了。你做电影或者做电视剧的时候做法都是错误的,大家都知道电影和电视剧都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是植入式广告,既然有植入式广告那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多人都拍古装片,因为古装片很多是不可植入的,像赵本山那样的狂拍4部电视剧植入广告可以收入四千万。另外,做电视剧的时候根本不要请大牌明星,把投资放在剧本,这个肯定是更正确的。或者比如说你在做电视剧的时候想这个电视剧能不能拍成电影,我觉得这里有一个总体的产业和关联的产业,这个东西可能很多人都不熟悉,那么你可能做了就亏本了。另外,就算你做古装也做一个系列,不要东敲西打,总之很多人在做内容产品的时候没有很好的规划,那么这里的资源怎么挖掘,怎么做产业链。我们现在很多人在做电影和电视为什么不做艺人公司,如果你自己做不了可以跟艺人公司合作。

  如果我们这么想,那么下一阶段中国电影的突破必须是全球市场,因为投资越多市场规模还那么大。所以要跟国外合作共同来投资。但是总之,这里面小有小的做法大有大的做法,大的一定要想办法突破。那么小的公司呢,你想要拍一部电影的话一定要考虑你的发行渠道在哪里。

  另外,怎么做大的问题。我觉得像盛大的架构,就是做网上迪斯尼或者线上迪斯尼,我觉得这个架构是对的,但是这个架构要用平台,平台会赚钱,但是平台和内容结合会更赚钱。那我们知道,如果是做网上的迪斯尼的话,这个迪斯尼是三部分都做,如果你想做迪斯尼就必须三个都做,只不过你的重点是在平台,网络如果盛大的战略要以平台为主的,因为你做网上的迪斯尼,平台为主的话平台收入一定要比别的高很多,所以现在的最大问题,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至少要把视频这个产业做到中国第一,那么盛大再做网上娱乐迪斯尼肯定是老大,你视频业务收入或者广告业务收入应该是中国第一,所以你的战略跟商业模式的选择要对应才能完全实现你的战略。但是我觉得他的战略方向是对的,而且非常好。

  所以,这里面有很多需要我们考虑的战略跟商业模式的因素。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不一样的,小的企业是考虑生存方式,大的企业是有没有能力突破现在的格局,你没有能力的话可能会掉的很严重,就像诺基亚。所以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大的企业有大的企业的做法,小的企业有小的企业的做法。但是小的企业今年如果在中国做影视其中一个最基本的东西要有,植入式广告要会有,如果连这个都不会做你就是十足的外行。

  我想这些东西要思考一下。

  #p#副标题#e#

       张亚波:我听了陈教授的分析,我也感觉业内的从业老总不像陈教授这么言谈,可能更多的是涉及商业机密的问题,所以接下来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个局面打开。接下来的话题是内容与渠道共舞:如何打通产业链条?我这里首先看到一个评论,今年5月份腾讯去收华谊4.6%的股份,有一个评论说腾讯需要内容华谊需要渠道,所以这样的合作是双赢的。

  胡明:我觉得内容和渠道其实就是像夫妻一样,互相谁也离不开谁,但这两口子过日子也会吵架,因为内容和渠道各自有自己的利益,相互之间有冲突但是又分不开,所以我觉得这两个的融合是天然的,但是又不会是100%的谁会把谁合并了,因为各自就像夫妻双方一样都有自己独立生活的理由和价值。今年腾讯投资到华谊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这条评论,渠道在国内的情况,刚才我们有聊到中国现实的政策环境,其实对于娱乐行业来讲,现在同产值上讲最大渠道还是电视媒体,但是电视媒体不是一个市场化的,电视播出的频道依然是事业制,并不是产业化和企业化的。所以,从内容方来讲,你那边有一个最大的渠道但是你只能给他服务,你不能跟他融合成为他一部分,现在这个政策不允许,因为你会看到美国的六大实际上都有自己的电视频道。所以那边放着最大的渠道不能动。那么还有一个渠道是电影院和院线,电影院是非常市场化的领域,它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今天我们的电影院相对来讲还是非常散的,没有形成三大院线的格局。所以,它有很多非理性的竞争,为什么会有非理性的竞争?还是家数太多了。唯独有互联网这个渠道来讲是天然的,第一跟它跟全世界发展是同步的,第二它是非常市场化的,就是说我们作为内容方完全可以从商业的角度,两边可以你情我愿的结合。那么华谊和腾讯合作背后很大的逻辑是这样。

  但我们合作以后,在腾讯投资了华谊兄弟之后,实际上我们双方也有非常多的负责在业务上融合的小团队,其实今天下午还有一场是讲到动漫和游戏,包括有腾讯互动娱乐事业部的也会过来。我们现在双方在游戏上的合作、电影营销上的合作、微博上的合作、视频上的合作,实际上已经从各个点大家在做很多接口的工作,但是没有对外宣布很多,是因为每部的结合其实都是不容易的,都要经过很多的磨合过程,可能也要过一两年才能看到很多现实的成绩。

  张亚波:那腾讯和华谊兄弟作为各自行业领先企业,双方的融合我们期待着在未来一两年能够碰撞出更绚丽的火花。

  任建宏:刚才都谈到了电影产业,为什么今年我们也做制作?从制作量来讲,跟华影盛视和其他公司上来讲弱点。为什么做制作?我觉得既然做传媒公司就应该做全产业链的公司,我们有终端的部分,那么上游我们也不能没有,所以星美在每年也做两三部的电影制作。

  张亚波:我们也观察到博纳、新影联这样的公司,这几年都在网上内容制作和网下渠道都有投入,那么发行起家的公司网上、网下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

  任建宏:大家都提到关于内容和渠道的连带关系问题,我觉得目前来讲,从终端上来说,可能国内市场是比较乱,为什么?初期的时候进入门槛比较低,那么现在也出台了一些新的政策,但是又不是硬性的,可能还是需要大家自己调节这个市场。我认为在未来3、5年之后,中国的民营传媒公司可能也会像美国产生八大金刚、六大金刚的形式,但是花落谁家都不知。我觉得现在就踏踏实实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而且也不可能有一家公司把全产业链都做的最到位的。那么在美国现在也会有一些限制,怕垄断。但是目前来讲在国内还没有这个限制,那我们在行业内部的这些公司大家都在努力,我是做制作的就把制作做好,我是做终端的就把终端做好,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

  张亚波:国庆大家前后如果留意电视剧,湖南卫视有一部《步步惊心》,如果没有记错,最早是网络小说,也就是华影盛视的上游公司盛大文学的。那么想请赵总来给我们分享一下您对内容和渠道共舞的观点。

  #p#副标题#e#

       赵雨润:内容和渠道刚才胡总说夫妻关系,现在我觉得是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的。其实我觉得内容和渠道我自己感觉有两大方式,一大方式是在实体当中的,下面人要上来,因为我不能只是做发行只是做渠道,各位有没有感觉到?影视这个领域除了钱还有一个东西,而那个东西太迷人就是名。在美国拍的电影都是一个影视公司老板到了夜总会后面都是一批人跟着,名的东西真的是没有办法,在很多办法不可能把名跟利划的那么清楚,而影视界产生的就是这个立场。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终端上来,你制造出来的东西是产权。

  很多人说今天的《还株格格》没有以前的好,对不起,这个是给90年代的人看的。但是下面的人也想上来,很多人也想做院线,但是这个世界如果说现实当中的上下各位找不到位置,还有一个位置,就是现实跟虚拟,新媒体的方向,当然大家看到新媒体方向主要是视频网站,视频网站现在都在做购买版权,其实现在视频网站已经不是视频网络电视台是视频网络电影台、电视剧台,可是像盛大、腾讯,哪怕像阿里巴巴,我们有一个什么东西?我们有一个支付平台,其实现在像优酷这些都在尝试网络点播,我们做游戏的人都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花一块钱未来的效益就太长了。而且对我们盛大来说今年提出几个方向,我们觉得未来的互联网就是移动互联网,那么如果各位有没有想过,在移动的终端上,这个渠道上什么东西是适合的?可能不是大电影、大电视剧,而是网络的几个微电影,而且这个领域在今后两年会跟电影切割。所以我可以提醒各位,如果有机会的我们艺恩咨询也可以关注新媒体上的影视剧,而且我想说一个事情,很多公司在做电影和电视剧,但是各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客户和用户给你钱,电影是用户收费,电视剧是客户。其实这两个本质完全不一样的,因为你今天要作为电影,你的钱是从用户这边来,你不管通过星美还是其他方面来说都是这样。但是对客户来说我只要搞定客户就可以了。

  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缺少两类的参与者,一个是经纪公司,我们现在拍一个电视剧差不多60%是演员的片酬,所以我觉得华谊兄弟未来最强的一块不是电视剧而是李冰冰,而且老实说这是一个稀缺资源,刚才我们陈院长经常在说的是植入广告,其实现在很多广告公司进入了影视领域。我觉得这个市场可以有合作,最好是我能够通吃,我们说影视里面谁收钱谁就是老大,所以今天没有什么讲不出来的秘密,其实中国的市场够大,中国在现实领域的渠道够大,中国在新媒体领域渠道也够大,就看你将来在哪里,我们现在所有的公司都在布局。

  我觉得影视的东西一定要有坚持,张艺谋也是从第一部电影开始的。影视真的是一个长期的马拉松,我觉得我们现在考虑的是今年活得下去明年活不下去,其实每个电影公司都在想,每个作品是一个容器,我在里面放进去什么获得的是什么,或者说是一个园地我种的是什么种子,可能现在不能发芽,但是下一步就发芽了。所以我希望艺恩咨询在交流方面多提供一些机会。

  张亚波:感谢幽默的赵总。

  张亚波:我想请问几位,我们知道在美国的电影工业已经成为中国学习模仿的榜样,我知道194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了一个东西,就是说一个电影公司如果涉及制作、发行、放映多个环节在美国环境体系下是构成反垄断的,我们看到中国的博纳去年年底在美国上市时,比较标杆已经变了,但是路演的时候据于东先生在媒体透露的信息说,美国很多投资人看不懂,你既可以做影院又可以做发行又可以做制作,因为在美国是不可以的,那么假以时日像华谊兄弟、中影已经可以称之为娱乐帝国,当他们控制完整产业链的时候,这个对于很多中小型的,尤其是中小型内容创作公司来讲,是好是坏?

  胡明:我其实说实话我听到这个问题蛮震惊,其实就算是在好莱坞其实没有一家娱乐公司可以控制所有的娱乐产业的,我觉得从逻辑上来讲不可能的。我觉得在中国中影也好、华谊兄弟也好产业规模还比较小的情况下,能够控制到整个产业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性,原因是什么?

  第一,艺术的创作其实是非常个体的也是非常民主的过程,现在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电影公司或者传媒集团说可以控制全世界最牛的电影,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性,美国有六大传媒集团,但是每年都会有冒出来一些新的非常棒的独立的制片机构,像这两年相对成绩比较好的两家,一家是拍《墓光之城》,另外一家是叫传奇,所以我觉得电影行业是一个生态体系,在这个生态体系不可能有一个国王掌控所有人的命运。

  赵雨润:有一句歌词叫你负责美丽妖艳我负责努力赚钱,这个社会是有分工的,随着这两年是微创新的团队,比如说《愤怒小鸟》是五个人做出来的,那么影视界一定会有大而全和小而美,可能对于制作公司影视有一点很重要,你在做内容制造的时候,你的内容是不是够好,你的内容是不是能够打动人心,就像在影视界比如说哈利波特的作者,他就是从文学开始,他自己控制着版权,然后再把这些销售给电影公司,你让他自己去做私募投资做一部哈利波特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吃着锅里的,还是要把锅里的东西吃好,但是不要弄碗里的。资本市场的东西还是太多了。所以我们还是要认清自己的核心价值。我相信未来的渠道也会像互联网一样的开放,渠道可能也会有一个评估机制,包括在国外有很多试片会都是这样做的,而且我觉得未来新媒体渠道里渠道成本是零,包括像《老男孩》已经拿到了1亿多的有效点击,所以在现实渠道里,像星美影院已经造了院线,你要付很多费用,那新媒体成本就是零,那就要看你的内容了。

  张亚波:今天时间有限,我们不得不进入最后的环节,就是模式之惑。那么任总咱们的院线什么时候能够在排片和票价上和经营差异化上有创新?

  任建宏:其实是这样,关于票价的问题我想在座的大家都清楚,虽然零售票价都是70、80,但是真正有多少人花这个钱看电影,我相信不是很多。拿韩国来讲,我相信韩国应该是上座率最高的,但是它的市场不是很大,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张卡,这个卡就跟他们身份证一样。在国内有很多人不经常去电影院,从03年到现在每年都按照30%的比例在递增的票房,第一有很多人不是说只看一部电影,甚至一部电影还看两三次,他进影院的频率高了,我们追求的就是上座率。谈到票价,我想我们以后票价应该是越来越低的,当然各种方式越来越多了,包括星美在推各种类型的卡。刚才也提到星美汇,从现在开始星美已经真真正正的进入我们的非票房产业的业务。

  张亚波:最后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华谊兄弟的胡总,因为提及商业模式的创新,我们可以观察到华谊兄弟上市过程当中,至少在中国内地的市场创造了很多新的东西,比如说通过明星大腕来凝聚人才,现在已经成为业内上市的标准配置。那么胡总,我们在网上搜索到一个关于华谊兄弟模式的最新表示,叫做蝴蝶商业模式,我觉得讲起来挺有意思的,请给详细介绍一下。

  胡明:其实我个人的观点是,我觉得商业模式就是刚才陈教授讲的非常有道理,你要看自己,如果小企业要解决生存问题,大企业要突破现在自己的状态。那我觉得其实华谊兄弟这么多年,我们想到的和对外说的都能够做到,这里面就是一点就是考虑它的可执行性,因为我们现在从模式上来讲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在座的一拍脑袋都能想到,我们以内容核心为带动,这是我们最擅长的,我们进入到渠道和衍生,要不然多赚一些钱将来有更多的产业机会。但是模式里最重要的是怎么能够实现它,因为我们自己在的每一个小的细分市场都是非常特殊的油需求的情况,有中国人才的状况,其实非常非常的现实,我觉得现在在娱乐行业什么人才都缺,对于华谊兄弟来讲,我们上市以后被各个机构研究员问到的最多问题,如果冯小刚离开怎么办?我说冯小刚离开并不是我担心的,而中国缺少的是王中军这样的。

  我个人体会其实没世不重要,世界上有很多条路只要你走得通都是好的路。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